banner
1 月 30, 2021
51 Views

「啊!」馮彪大吼,頭髮飛揚,他將自己所有的力氣都用了出來,身後更是浮現出大地爆熊的獸魂。

Written by
banner

「咔嚓!」一聲脆響,響在了所有人耳邊,妖艷玫瑰面露喜色——武浩的胳膊,這下子應該斷了吧?

「啊!」一聲慘叫,但是卻不是武浩的,只見馮彪跪在了地上,他的一雙手掌詭異的扭曲著,耷拉著……

武浩屁事沒有,但是馮彪的雙手卻折斷了……

周圍傳來了明顯的吞咽唾液的聲音,還有不可思議的抽泣之聲,這人的體魄要強到什麼程度?天武者有這樣的實力嗎?

「你用的什麼陰謀詭計?」馮遠抽出了自己的戰劍,冷冷地指著武浩。

「詭計?」武浩淡然一笑,「你可以問一下你的弟弟!」

馮遠看著自家弟弟,結果馮彪無地自容,你讓他怎麼說?說我想掐斷武浩的胳膊,結果被反震力量震斷了手腕?

「找死!」馮遠看自己弟弟的表情,知道馮彪有難言之隱,他大吼一聲,拔出長劍,刺向了武浩的胸膛。

劍氣凌厲,地武者四重天的實力配合上一柄地級神兵,這樣的組合讓人難以小覷。

武浩依舊是一動不動,只是看著馮遠的長劍刺到了自己的心口之上。

一看刺中了心口,馮遠一喜,手上用力,妖艷玫瑰冷笑連連,她就不信武浩的血肉之軀可以抗住寶劍的刺殺。

「當!」的一聲,只見馮遠的寶劍從中間斷為兩截,分成兩半掉在地上。

馮遠殺了。馮彪殺了,妖艷玫瑰殺了,這怎麼可能?連劍都刺不進去?難道這人是天武者?


他們不知道,武浩雖然不是天武者,但是其特殊的體質導致他的**力量和強度極為駭人,就算比不上天武者,也相差不遠了。

「你們兩兄弟完事了吧?」武浩冷笑,「完事的話,那就該到我了!」

「不好!」風遠兄弟大驚,剛才的一抓一劍。他們已經知道自己的實力和武浩相比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一看到武浩反擊,立刻大驚失色。

武浩隨意的揮出一拳,沒有靈力閃爍,只見肌膚之上金光蕩漾,伴隨的還有雷鳴一般的轟鳴之聲。

這是純力量的一拳,方正直接,沒有任何花哨。

馮彪大吼一聲,飛起雙腳踢向了武浩的拳頭。同時他哥哥馮遠揮動雙拳,幫著自己弟弟對武浩出手。


一邊是馮氏兄弟的雙拳和雙腳,一邊是武浩簡單的一拳,四對一!

戰鬥不是數學課。數量的優勢不是質量的優勢,只聽一聲轟鳴,武浩站在原地不動,而馮氏兄弟直接飛出去三十米。飛翔過程之中那個鮮血不要錢一樣的狂飆!

落地之後,兩人直接趴在地上起不來了,其中倒霉的弟弟馮彪四肢都粉碎性骨折了。而哥哥馮遠的雙手也徹底廢了。

「你好恨的心!」馮遠怨毒地看著武浩。

「指責別人之前,先檢討一下自己。」武浩淡淡地看了馮氏兄弟一眼。

馮遠臉色一滯,是啊,自己兄弟是打算要人家命的,武浩只是重傷了他們兄弟,已經很仁慈了。

「都是這個女人!」馮遠怨毒地目光看向了妖艷玫瑰,如果沒有她,馮氏兄弟有怎麼可能招惹到武浩?

妖艷玫瑰一聲冷哼,馮氏兄弟已經廢了,就算是不借用震九宮,她也不將這對兄弟看在眼裡。

「算你有點本事,修鍊室讓給你了。」妖艷玫瑰看了一眼武浩,轉過身去,屁股一扭一扭的,打算離開。

「站住。」武浩開口說道。

「你讓我站住?」妖艷玫瑰像是聽到了世間最好聽的笑話,「你敢對付我?別忘了,我是震九宮的人!」

武浩乾淨利落地擊敗了馮氏兄弟,這讓妖艷玫瑰感到意外,但是他不擔心武浩的報復,至於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可是震九宮的人,只要震九宮不倒,她就高枕無憂。

「我管你是誰的人。」武浩淡然一笑:「我只知道你剛才想要殺我,而對這樣的人,我是不會讓她活著的,我這人不喜歡記仇,因為有仇,當場就報了!」

武浩屈指一彈,動作隨意自然,只見一道肉眼可見的火星從武浩指尖彈出,落到了妖艷玫瑰的身上,下一刻她就變成了人形的蠟燭。

烈焰滾滾,周圍的人都傻了,妖艷玫瑰這個女人和馮氏兄弟可不一樣,這是天下第一號的惹不起啊,武浩居然一把火把她燒了,可以想象,岳陽學院弟子之中第三人震九宮要發瘋了!

武浩才不關心什麼震九宮,震十宮。

就算是她放過了妖艷玫瑰,震九宮就能不找麻煩嗎?答案是否定的,既然這樣,那還是一把火燒了乾淨。

武浩一步步走向了岳陽樓七層,這下子沒有人敢惹他,一個連妖艷玫瑰都殺的人,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

「震九宮做什麼呢?」有人小聲問道。

「好像是剛剛進入岳陽樓八層修鍊。」有消息靈通之輩回答道。

「這下子樂子大了,半個月之後看好戲吧……」有人幸災樂禍地說道。(未完待續。。) 威遠侯老夫人?

聽到老太太的這句話,徐明菲和徐文峰兩個人當即就愣了。

威遠侯徐家眾人可能不熟悉,但威遠侯老夫人的名頭,他們倆兩個人卻是聽過的。

原因無他,威遠侯老夫人乃是京城徐家本家嫡女,與他們這支徐家分支有著千絲萬縷的親戚關係,嚴格算起來,那威遠侯老夫人還是徐明菲和徐文峰的長輩。

只是之前徐家落魄得厲害,徐家本家瞧不起分支的窮親戚,當時貴為威遠侯夫人的徐家嫡女也從沒將任何一點兒視線放在徐大老爺等人身上,直到徐大老爺在官場上闖出點名頭之後,京城徐家才漸漸的注意到了他們。

徐明菲突然想起,徐大爺剛中了進士回家之時,她隱約的在徐大太太那邊聽說京城徐家那邊有送禮過來。

如今威遠侯老婦人身邊的得力嬤嬤上門,難不成威遠侯老夫人有拉攏徐大老爺的意思?

頃刻間,種種思量在徐明菲的腦中閃過,除了她自己之外,沒人察覺到她心中所想。

既然老太太是威遠侯老夫人身邊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徐明菲收起了自己的心思,與徐文峰一起當即就引著老太太和她身邊的婦人進了徐家,由著徐大太太出面接待。

徐明菲領著兩人一路往內院而去,淺談兩句之後,她才了解到,這位看上去頗為嚴肅的老太太姓辛,乃是威遠侯老夫人的陪嫁,而她身邊跟著的婦人則是她的兒媳婦。

兩人因為老家有私事要處理,所以才會路過錦州城。

如今兩人已經辦完了事兒,這是在回京的路上。

對於辛嬤嬤的這番說辭,徐明菲也就聽聽而已,並沒有完全相信,不過從同辛嬤嬤的這點短暫接觸來看,她也不禁覺得這辛嬤嬤不愧是威遠侯府出來的人,說話的時候極有分寸,雖說微微有些自傲,卻並不託大,威遠侯老夫人的御下手段由此可窺一斑。

徐大太太早就從下人那裡得知威遠侯老夫人身邊的辛嬤嬤上門了,大致的收拾了一通便去了正廳待客。

徐家的正廳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來的,這次徐大太太在正廳接待辛嬤嬤,已經算是很給威遠侯老夫人面子了。畢竟不管辛嬤嬤再怎麼受威遠侯老夫人的器重,她本人到底只是一個從徐家本家出來的奴婢罷了。

而辛嬤嬤也也不是那種不懂事兒的人,一見到徐大太太,便恭順有禮的福身道:「老奴給徐大太太請安,承蒙上次徐大太太的照顧,這次路過錦州城,特上門拜謝。」

「辛嬤嬤多禮了,不過就是送了一輛適合趕路的馬車給你們而已,不足掛齒。」面對威遠侯老夫人身邊的得力嬤嬤,徐大太太的態度說不上冷淡,卻也談不上多熱情。

這一點,到讓領了人進屋之後便站在一旁的徐明菲稍稍有些好奇。

「不管怎麼說,徐大太太的舉手之勞,確實是借了我們的燃眉之急。」辛嬤嬤對著徐大太太笑了笑,然後接著道,「聽聞徐大太太頗為喜愛山珍野味兒,老奴這次回老家,順路帶了一些山珍特產,雖不值當幾個錢,卻也能讓徐大太太嘗嘗鮮,還請徐大太太莫嫌棄。」

「辛嬤嬤客氣了,我記得威遠侯老夫人愛茶,正巧我這邊有一些今年新產的雲霧茶,還請辛嬤嬤帶些回去給威遠侯老夫人。」徐大太太也不白收人家東西,立馬禮尚往來。


辛嬤嬤聽到這句話,臉上的笑容更甚,對著徐大太太拱了拱手:「多謝徐大太太,聽聞徐大爺再過不久就要成親了,老奴在這裡給徐大太太道喜了。」


「多謝。」直到提起徐大爺的親事,徐大太太的臉上才總算是露出了點笑容來。

徐明菲年紀小,加之辛嬤嬤又是威遠侯老夫人身邊的人,因此她只是乖乖的站在旁邊看著徐大太太和辛嬤嬤兩人說話,絲毫沒有插嘴的意思。

辛嬤嬤為人老練就不說了,跟在辛嬤嬤身邊的那個年輕婦人卻好似十分靦腆,進門之後也就剛開始時說了兩句話,之後便一直低著頭,看上去十分老實。

徐明菲視線從那年輕婦人的臉部往下移,最後停在了對方的手指上,發現對方的指甲有些泛紫,好像沾上了什麼顏料沒有洗乾淨一般。

正在徐明菲看得入神之際,徐大太太和辛嬤嬤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之後,便按照慣例邀請辛嬤嬤留在徐家用飯。

誰知她剛開口,辛嬤嬤便出言婉拒道:「多謝徐大太太的好意,只是我們婆媳之前在路上耽擱了一些時間,這會兒要趕著回京城,沒有辦法留下來用飯了,還請徐大太太原諒。」

「既然如此,我就不多留了。」徐大太太不過是慣例留人而已,聽到辛嬤嬤這麼說,也就沒有強留,只是吩咐了一聲,讓人將庫房中的雲霧茶給取了出來,交給了辛嬤嬤。

辛嬤嬤捧著打包好的雲霧茶,還有徐大太太特意送的一百兩銀子,告罪一聲,便帶著她那沉默寡言的兒媳婦離開了徐府。

從她們進徐府,到她們離開,總共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可謂是來去匆匆。


「大伯母不喜歡威遠侯老夫人嗎?」待辛嬤嬤兩人一走,徐明菲便忽閃著大眼睛看著徐大太太問道。

徐大太太笑了笑,將徐明菲招到身前,笑眯眯的問道:「你怎麼這麼問?」

「我看出來的。」徐明菲下巴微揚。

「你喲!」徐大太太愛憐的摸了摸徐明菲那如膏脂般嫩滑的小臉蛋,「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京城徐家的人還有那位威遠侯老夫人眼界高著呢,之前可不怎麼搭理咱們,也不知道最近是怎麼了,居然殷勤了起來,得知你大堂哥要成親了,還特意差人從京城送了賀禮來。」

「難道是因為大伯父仕途順利?」徐明菲問道。

「你大伯父做官是挺順利的,不過還沒到讓京城那些勢利眼刮目相看的地步,只是這威遠侯府……」徐大太太嘖嘖兩聲,語帶感嘆的道,「恐怕不怎麼太平。」 「怎麼個不太平?」徐明菲眼珠子一轉,看了徐大太太一眼,又低聲道,「莫不是威遠侯……」

徐大太太頗為意外的看了徐明菲一眼,隨即笑著點了點頭,語氣中透出了幾分說不出的興味兒:「如今的威遠侯可不是威遠侯老夫人的親生兒子,這有些事情當然就不好說了。不過……這和咱們家可沒有多大的關係,這些事情你聽聽就行了,可別告訴別人。」

「大伯母放心,我心裡明白。」徐明菲乖乖的應了一聲。

徐大太太滿意的摸了摸徐明菲的頭,又拉著她說了好一通話,直到管事來找徐大太太彙報事情,徐明菲才離開了徐大太太的院子。

她這一走,卻不知徐大太太與管事又提起了剛剛才離開的辛嬤嬤婆媳。

「查出什麼來了沒有?」徐大太太輕輕的吹了一口茶杯上的熱氣,漫不經心的對著前面站著的徐忠徐管事問道。

徐忠並不是徐家的家生子,而是徐大老爺剛剛做官的時候救下的人,當時徐忠被奸人所害,一家老小全都沒了性命,在徐大老爺的幫助之下報了血海深仇之後,就自願簽下賣身契,成為了徐府的得力管事。

在家中出事之前,徐忠也是走南闖北的去過不少地方,見識不比常人,因此尋常府里有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都是由他出面解決,徐大老爺這次離家上任,特意將徐忠留在家中供徐大太太使喚跑腿。

「回答太太的話,那辛嬤嬤婆媳兩人確實是今天才進的城,小的派去的人也親眼看到她們倆離開徐府之後直接出城北上了。」徐忠躬著身子,態度十分恭敬。

旁人或許會因為徐大太太市井婦人出身而生出些許輕視之心,但作為已經在徐府中幹了十幾年的人,徐忠卻是半點也不敢小瞧看似行事粗糙的徐大太太。

整個徐府中,除了徐大老爺,就唯有徐大太太能夠讓徐忠徹底的心服口服。

「嗯。」徐大太太順手將茶杯放到了一邊,伸手扶了一下頭上的赤金寶石簪子。

那管事低著頭,不等徐大太太繼續發問,又開口道:「關於那對婆媳的動向,小的派去的人也查清楚了,那對婆媳確實是回了老家一趟,不過也僅僅是處理一些老家的瑣事,然後再南邊轉悠了一圈,也沒看到具體的幹了什麼事就轉而回程了。」

「辛嬤嬤是威遠侯老夫人的得力臂膀,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她不可能為了一些老家的瑣事就特意離開京城。」徐大太太沉吟道。

徐忠立在一旁,聞言也不禁附和般的點了點頭。

別看徐大太太看似粗枝大葉的,好似對什麼都不太上心,但她要是真的什麼都不上心,那也成不了徐家的半邊天了。

打從辛嬤嬤第一次上徐家的來請安,徐大太太就對辛嬤嬤婆媳上了心,表面不顯,暗地裡卻是讓徐忠去查探一番,只是不知道是辛嬤嬤真的沒什麼大事,還是對方太會隱藏,查了半天,居然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沒有查到。

不過對於這兩種猜測,徐大太太顯然更加傾向於後面一種。

別人也許不知道,但徐大太太和徐大老爺卻是對京城徐家本家,以及跟本家密切相關的人身邊的事情知道得門清兒。

這威遠侯老夫人看著是風光,可內地里卻跟如今的威遠侯不太對付,加上威遠侯已經到了而立之年,卻始終膝下猶空,這將來威遠侯的爵位回傳給誰,自然是引得一大群人深思了。

「要是威遠侯的嫡子當初沒有出事,現在應該也長成少年了。」徐大太太突然嘆息一聲。

徐忠眼神一動,當即就順著道:「敬賢少爺上個月過了十七歲生辰,聽說威遠侯老夫人高興,還特意開了粥棚,說是要為敬賢少爺積福。」

「這親生兒子突然暴斃,好不容易留下的嫡親孫子順利長到了十七歲,能不想辦法積福嗎?」徐大太太嗤笑一聲。

徐忠嘴裡的敬賢少爺,就是威遠侯老夫人的嫡親孫子魏敬賢,就算徐大太太身在錦州,也聽到京城那邊傳出了消息,如果威遠侯一直生不齣兒子來繼承爵位,只怕將來又得將他從自己嫡出兄長那邊繼承來的爵位傳給那位嫡出兄長所留下的兒子了。

威遠侯老夫人乃是京城徐家嫡出的大小姐,一向眼高於頂的她突然對徐大老爺釋放出善意,徐大太太就是再傻也明白,對方多半是想為魏敬賢招攬人脈,為將來爭奪爵位積聚力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