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3 Views

溫天辰能夠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修為居然開始從九品劍宗瘋狂降落,一直穩穩地停留在了九品劍王巔峰!

Written by
banner

陳揚的修為比自己強,並不能引起溫天辰的恐慌,但是一旦自己的修為比對方低如此之多,那溫天辰就真要慌亂了。

陳揚卻不給溫天辰一個解釋,一步踏出,下一刻已經出現在溫天辰面前,仍舊問出了先前那個問題,「我的戰友們,你殺了多少個,你是如何殺的?」

溫天辰聽到這句話后先是一愣,旋即冷笑道,「我設下的陷阱,自然是因為我而害死了所有人,只不過很不巧,留下了你和另外一個漏之魚,否則這一次你們四百人早就全部下地獄見面了!」


另外一個漏之魚?陳揚下意識的想到了白邪。

「那這麼說來,你還真是該死,最起碼……你的種種罪行,夠你死那麼幾百次了。」

陳揚說著,一拳轟出,瞬間將溫天辰的肩膀打碎,而後又出一拳,將後者的另一個肩膀也給打碎,這才提著對方的頭髮將其拉了起來,淡淡道,「說吧,你想讓自己的什麼器官先碎掉。」

溫天辰倒也夠硬,此刻依然是眉頭都不皺地說道,「成王敗寇,什麼事不還是你說的算,何須再問我?」

「呵呵,好吧。」

陳揚淡淡一笑,旋即一拳砸在溫天辰的小腹上,頓時後者扭頭噴出一口鮮血,只有他自己知道,剛剛陳揚的一拳已經打碎了自己的心臟,最多不過幾息,自己便會死在這裡。

不過沒過多久,令溫天辰真正感到驚恐的事情發生了。

自己居然沒有死,而且已經碎裂的心臟此時不知道由於什麼原因全部凍結住了,雖然是碎裂的,但是這樣做可以導致自己晚死很久。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溫天辰冷聲問道。

陳揚呵呵一笑,「我沒做什麼,只不過先是打碎了你的心臟,然後又利用功法將你的心臟碎片封住了,所以,接下來還有很多好玩的事情要讓你嘗試一下。」

……

!! 第296章

「我沒做什麼,只不過先是打碎了你的心臟,然後又利用功法將你的心臟碎片封住了,所以,接下來還有很多好玩的事情要讓你嘗試一下。」

陳揚的這句話使得溫天辰第一次感受到一股透徹心扉的寒意,哪怕是曾經跟隨老師經歷死亡試煉都不曾感受過這種寒意,這一次,溫天辰是真的有了一絲慌亂。

不過,不等溫天辰說些什麼,陳揚已經又一拳落在了他的小腹上,這一次,溫天辰立即感受到自己的肝肺全部碎裂成塊,而後又被陳揚給封住了。



「有本事就殺了我,搞這些沒用的東西,你算什麼人物?!」溫天辰咬著牙說道。

陳揚聽到對方的這句話時咧嘴一笑,「看起來,你終於沒有先前那種大局在握的必勝信心了,那就好,看起來我的做法很奏效。」

一邊說著,陳揚又一拳打在溫天辰的小腹上,這一次則是打碎了後者的腸胃!

溫天辰此時感受到一股濃郁的生不如死的感覺,此刻他只能憑藉著微弱的呼吸保持冷靜,他甚至已經看不清了面前陳揚的模樣,只記得自己要努力呼吸,保持最後的一絲生機。

只要自己活著,就有反殺對方的希望。

「年輕人,話可以說絕,但是事情往往還是不要做絕得好,一旦做出了錯誤的決定,那可會令你後悔終生啊……」

就在溫天辰意識模糊之際,一道自己十分熟悉的聲音突然自宮殿內傳來,聽到這道聲音,溫天辰拼盡了全身力氣支撐起來身體,大喊了一聲,「老師,救我!」

「嗯?」

站在對面的陳揚先是一愣,旋即快速退後了幾步,警惕的望著面前的空間。

不多時,一名穿著黑衣的老者緩緩走向自己,老者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是卻給人一種難以抗拒的威壓感。

但是陳揚見到對方的第一眼卻是瞬間變了臉色,這時,他想起來了火狼隊長剛剛到達北疆時,獲得第一次勝利的時候講的那件事情,那個一襲黑衣的人。

十三年過去了,雖然那名黑衣人已經變成了一名老者,但是根據火狼隊長的描述來看,此人與十三年前那名黑衣人所具有的氣息,完全相同!

黑衣老者見到陳揚遲遲沒有開口,便笑道,「怎麼,猶豫了,如果你現在願意跪下割掉自己的雙手與雙腳,老夫可以不計前嫌,饒你一條性命。」

黑衣老者的這一句話使陳揚從回憶當中脫離了出來,當下聽到對方的話語之後淡淡地笑道,「你的口氣似乎有些狂妄了,老先生。」

變身雙馬尾掌門 ,雖然吃驚,但表面上卻仍舊是一臉的淡然。

另一邊,在北疆宮的城樓上,或許是覺得陳揚很久沒有出來,也或許是認為陳揚遭受到了反噬,紅姬此時一咬牙,居然一步衝到了宮殿門前,再一步便已經出現在了陳揚與黑衣老者的面前。

望著來者,黑衣老者瞬間變了臉色,他伸手指著紅姬,良久才說道,「你……你就是那個無數年潛藏在交界山內的大妖?!」

從紅姬一進來,黑衣老者便感受到了對方身上的那股滔天妖氣,瞬間想到了什麼。

而紅姬聽到黑衣老者的這句話后整個人都冷哼了一聲,「老頭子,說話真沒有禮貌,這個人我要對付。」

說罷,紅姬已經一掌伸出,拍在黑衣老者的胸口處,直接拍斷了對方的幾根肋骨,並將其轟飛出去。

「咦,怎麼會如此脆弱?」紅姬愣了一下。

「他不應該反抗一下么?」

陳揚聞言苦笑了一聲,說道,「你自己看看他的修為。」

「居然會是九品劍宗巔峰?怎麼會如此弱?!」

陳揚苦笑,能夠說出九品劍宗巔峰弱的人,整個暗黑之地恐怕也就只有紅姬一人吧。

片刻之後,陳揚看了一眼氣息萎靡的黑衣老者與溫天辰,淡淡道,「那個老頭子,給他一個體面的死法,但是旁邊的那個人,你一定要用盡所有本事折磨他,不能讓他如此之快就死掉。」

「你幹什麼去?」紅姬望著準備轉身離去的陳揚,開口問了一句。

「我去把戰友們葬下。」陳揚頭也不回地說道。

……

轟隆隆——

天空中傳來一陣陣驚天的炸響,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如同彎蛇一般閃爍著,不多時,一場暴雨席捲而來。

陳揚正好解決掉了剩餘的一群北疆宮士兵,此時踏著一路血水走到了城樓前。

他顫抖著望向戰友們,旋即一揮手將戰友們的頭顱收了起來,獨自一人衝到當初一起來時的那個深坑,將這些頭顱小心翼翼的埋在深坑之中,然後填平了土地。

似乎是覺得有些不妥,陳揚又打出一道靈力屏障將此地封住,生怕有劍尊修為的超級強者某一日會毀壞掉了這個英雄冢。

陳揚做完這一切,整個人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他看著面前已經被填平的深坑,良久才苦笑出聲,「戰友們,我來晚了……生不能帶你們攻破北疆宮,只能在你們死時替你們覆滅了北疆宮。」

「火狼隊長……你多年的夙願,我已經替你打成了,當年那個如同夢魘一般的黑衣老者恐怕現在已經死了,死在紅姬的手中。」

「衝天鼠,對不起……在你臨走前我還欺騙了你,沒想到你這一走,竟然成為了訣別……」

陳揚聲音有些顫抖,任由暴雨傾灑在身上,將全身衣物都給淋濕。

這時,一陣輕盈的腳步聲自其身後傳來,不過陳揚卻沒有回頭。

片刻過後,一隻溫熱的玉手落在了自己的肩頭,聲音隨之傳來,「人死無法復生,你看開一點,何況你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呢。」

陳揚一愣,旋即轉過身來,看著同樣被雨淋了一身的紅姬,苦笑了起來。

甜婚蜜寵:總裁老公夜夜撩 ?不要活得太累,那樣就不是為你自己而活了。」紅姬的聲音再度傳來。

陳揚痛苦地坐到地面,由於魔血三變的反噬再加上一夜浴血的強烈反應,終於是再也忍不住,昏死了過去……

……

不知多少天,暴雨一直肆虐,直到多日之後,天空終於重新放晴。

此時,在一個竹子做成的房屋前,陳揚正安靜地躺在門前,許久之後,他的雙手猛地一顫,緊接著他緩緩睜開了眼眸。

這裡是…一片竹林,可是暗黑之地怎麼會有這種地方?

不多時,紅姬提著幾隻野獸的屍體走了過來,看著一臉詫異的陳揚,臉一紅,旋即說道,「這些野獸味道不錯……我是挺喜歡的,你要是吃不來,我再去鎮子上幫你買點別的。」

看著這樣的紅姬,陳揚忍不住笑出聲來,良久才搖頭說道,「不用了,就吃這個。」

聞言,紅姬笑了笑,然後找來一堆木柴,利用自身所修功法打出一道火焰,將木柴堆點燃,然後支撐起來一個架子,撕下一塊野雞腿放到了架子上。

……

陳揚一邊吃著手中的野味,一邊問道,「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這裡叫做竹林鎮,位於蠻巫之地的入口處。」紅姬說道。

「蠻巫之地?」陳揚先是一愣,旋即驚喜道。

記得當年在劍域中,父親給自己留下的話便是讓自己有一日去一趟蠻巫之地,那裡有留給自己的一件小禮物。

「你是怎麼來到的這裡?」陳揚好奇地問道。

聞言紅姬坦白的說道,「當初你遭受到了強烈的反噬,我怎樣做都叫不醒你,哪怕是給你輸送了大量靈力也不起作用,於是我就直接背起來你,帶到了這裡。」

「足足走了三天三夜,被暴雨淋了三天三夜,才來到了這個小鎮上。」說到這裡時,紅姬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

陳揚心中雖然感動,但是表面上卻是笑道,「以你的修為,這點雨不算什麼,我就不誇你了。」

聞言紅姬一愣,不過下一刻卻將手中的肉直接塞進口中,隨後站起身來,問道,「感覺怎麼樣了,如果休息的差不多了,就跟我一起去蠻巫之地吧。」

「嗯,話說,你去蠻巫之地做什麼?」陳揚問道。

「殺人,不,準確的說是問清楚問題再殺人。」紅姬說道。

這下輪到陳揚好奇了,「究竟是什麼人,才值得你親自跑來這裡去殺?難道是…你以前的男人?」

「別胡說,我們這個族群有規矩,不修鍊出某種秘術絕對不會嫁人!」紅姬白眼道。

見陳揚還是一臉好奇的樣子,紅姬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道,「那個人叫丹魔,常年混跡於暗黑之地、蠻巫之地、天寒之地以及煙雨之地這四方勢力。」

「近日我得到消息,丹魔將在蠻巫之地一場盛大的拍賣會上現身,所以我準備趁那個時間將其擊殺,居然敢騙我!」紅姬道。

「天寒之地,煙雨之地?」陳揚一臉愕然。

紅姬無奈,道,「先跟我離開這個小鎮,路上再跟你慢慢解釋吧,一時半會也說不清。」

「嗯!」

……

此時,陳揚與紅姬一前一後走在叢林間,陳揚不由得感到一陣詫異,這所謂的蠻巫之地,居然是一片巨大的叢林,這實在是令人想象不到。

而陳揚又向前走了幾步,紅姬突然說道,「小心點,前面有幾個你無法對付的鬼巫!」

……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97章

「鬼巫,鬼巫是什麼?」

陳揚皺眉時,在一旁的紅姬已經飛身沖了過去,屈指彈出幾道劍氣刺向遠處,沒多時便見到紅姬手裡抓著一名臉上戴著黑色面具的男人走了過來。

紅姬伸出手指在那名男子的脖頸附近點了一下,隨後才對陳揚解釋道,「鬼巫是蠻巫之地的一種特殊巫群,他們擅長使用一些古怪的偽裝術,亦或者是毒術,所以鬼巫在這裡也是最不受歡迎的。」

「相對而言,另一種叫做劍巫的巫群則是這蠻巫之地比較友好的巫群,而且也是人數最為眾多的巫群,如果……那個老傢伙還活著的話,我倒是與他有點交情。」

陳揚點點頭,又問,「不過鬼巫雖然不受歡迎,但是也不至於把他們抓過來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還用說么,這群人偽裝起來,想要伺機抓住你,然後用你煉製巫術呢。」紅姬撇了撇嘴說道。

陳揚聞言點了點頭,伸手便要去摘下地上那人的面具,不過卻一把被紅姬給攔了下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