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122 Views

「是,大王,扔下去就可以了!」大魔法師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泓人點點頭,他使勁遠遠扔下了珠子。

只見那個珠子在空中劃出一道白色光芒,泓人驚奇了!以前一直伴著這個珠子這樣久,都沒發覺它會發出這樣的亮光。難道它真的該進入大海?

寶珠進入大海之後,它光芒所到之處,海水都讓路。一條金色巨龍飛了出來,它開始追逐寶珠,不斷戲弄寶珠。

寶珠不斷在海里四處遊走,巨龍不斷追逐它。金色巨龍在海里不斷翻起波濤,時而它飛上天空尋找寶珠,時而在海里追逐。

把整個東南夷軍隊看呆了。

巨龍逗弄了很久。突然,寶珠開始下墜,墜向了海底深處。巨龍也沉了下去,追逐了下去。

「開船!」大魔法師說道。

海上風平浪靜了,戰船紛紛駛離了那片海域。那個寶珠,應該是永遠留在了那片海。

當林勇給許風說起這個故事,許風知道,如果自己拿到那珠子,並且拿到朝歌,一定會給東南夷人心裡一個打擊。

一路上,林勇把該講的都講了,包括那個地方在哪裡。

許風知道,帶自己去那個地方,倩兒是合適的。林勇身份進入東南夷太顯眼就不用進去了。

林勇送他們到了東南夷和大商的邊境,返回了朝歌。

許風和黃兵他們一路上都在討論如何完成任務,他們設定了很多方案,細節完善到了每個人在行動中的方位,畢竟人少,要達到最佳效果。

目前這些武士水平已經很好,在確定任務之後,黃兵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做過很多訓練。

他們也總結了東南夷獅虎象豹隊的殺招,進行了很多演練。

這支部隊的偷襲殺人破壞等專業性技能越來越好。許風給他們總結時就說過,獅豹虎象隊這幾支小殺隊他們一招致命招數很厲害,很精練。

許風要求他們也要動作更加簡練,每個人根據自己武功特長,總結出那些最適合自己的殺招,一定要爭取在最快速度殺人。

這是很重要的。戰場上,不是你殺了他,就是他殺了你。迅速殺人,作為一支專業殺人隊伍,一定得做到這一點。


他們一路前行,來到了東南夷和大商接壤地方。這裡山脈縱橫。

原本是一路平原變成了山嶺縱橫。許風在想,這樣一個地形,商軍如果吃了敗仗,也是吃虧在對環境不熟悉上。

還很可能是氣候。許風從大河流域走過來,一路上感覺到往南雨水更多。雖然自己生長在巴國,雨水也很多。但是許風想,商軍的家鄉沒有這樣多雨水。

雖然黃帝那個年代,中原雨水很多,可已是幾千年了。氣候會演變的。如今的大河一代,雨水雖不是很稀罕,但還是沒有南方多。

來到了南方,這裡雨水很多,山嶺縱橫。估計那些山林里還有瘴氣。這樣一個環境,商軍如果吃了敗仗,也可以理解。

許風腦海里浮現了商軍最近戰例,特別是最近一次失敗。五萬人啊,基本是全國震動。

很多家庭都有男人死去,還有那些跟隨部落的士兵。

大商直屬地百姓死了也就死了,悲傷下就行了。

可那些附屬國部落,他們心態不一樣,他們一定會感覺沮喪的。

大商還沒有打過這樣的敗仗,當年武丁王征戰天下,婦好這樣的王妃都英勇善戰,那個年代是如此輝煌。

現在呢,這些年和東夷的戰爭,是慘勝結束。和徐夷的戰爭,也是勉強慘勝。要贏得東南夷,更是很勉強。

大商朝怎麼了,是實力不夠了還是策略不對。許風思索著。反正許風知道,大商朝這些仗打下來,國力是大大受損了。

在靠近東南夷一側,許風看到了商朝軍隊。

他們分成很多小隊散布在那一代,許風看到士兵的臉上都是有倦色。估計是長期征戰造成的。

看到這些,許風心裡有些嘆息。

既然要戰,那就儘快結束吧!許風想,以前自己沒有來,既然自己來了,就一定要加快這個進程。

許風看著自己隊伍的兄弟。

「你們看,一場戰爭遲遲打不下來就是這樣,勞民傷財!如果商軍不能撤回中原,那我們就幫助大商打下這場戰爭吧!」許風說道。

「是,首領!」大家都說道。

這天黃昏,他們進了一個小鎮,許風在小鎮外面看到了一個人。

許風對著她笑了,她也笑了。因為不方便多說話,她給許風做了一個手勢,許風點點頭。

兵荒馬亂的,鎮上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許風他們找到了一些沒人的房子。他們整理了一下住了下來,準備明日行動。

安頓好了之後,大家一邊做飯,一邊準備進入東南夷境內事宜。

許風走向小鎮旁一個小山上,他知道倩兒在那裡等著他。當他來到了山頂上,他看到了這個嬌俏身影。

「大哥!」倩兒眼裡全是喜悅。

「倩兒,你等了多久了?」許風問道。

「沒多久,我們快馬加鞭才趕到的。我們這樣多人,沒那樣多法力來遁走!」倩兒笑了。

許風在想,東南夷人都城裡那個法力高超的人真厲害。每次他都可以送那樣多人到現場去和自己決戰。

自己要是遇到了他一定會輸的,所以得小心謹慎。

「你在想什麼?」倩兒問他。

「我在想,我們一路上和那些虎豹獅象一起大戰。能夠把它們都輸送來的,一定是高手!」許風說道。

「是呀,那是我師父,騫人國師做的。」倩兒說道。

林勇說了些情況,許風現在知道了,在東南夷的國家裡,騫人和常侯這些年一直在幫騫人大王管理國家。

常侯做丞相已經快十年了,他做事很穩,出事很周到,所以他在的時候,一切都還井然有序。東南夷軍隊戰鬥力非凡,能夠在整體國力趕不上大商情況下,還能打一些勝仗。

可是騫人在勝利之後有些膨脹,以為自己實力比大商都強。所以他竟然希望常侯出兵大商,常侯不敢這樣做,他知道這對東南夷來說,這是毀滅的打擊。

所以他按兵不動。

這樣的事情是騫人無法容忍的。他早就想解除常侯職務了。

正好,騫人想得到倩兒,當時的倩兒從雷鳴的學院剛剛回到都城。騫人無意看到了她就想得到她。可倩兒卻不從。

騫人正好兩件事一起辦,他以抗上罪名,將常侯下到了宮裡的牢房。然後派人給倩兒帶信說,如果從,就放了常侯,不然死罪。

當時雷鳴看這樣子,就出了個主意。原本有魔法師這些天研究出了神鳥的事情。

因為騫人在常侯下獄后,給了雷鳴一個任務,希望他能找出速勝商軍的途徑。雷鳴把任務給了自己魔法學院的全部人。

那個魔法書研究了商的歷史,他只有想出襲擊神鳥的辦法,也把辦法告訴了雷鳴。

他看到倩兒這次凶多吉少,也在想幫倩兒。因為倩兒是一定不會從了騫人的,如果按她的想法,還不如拚死救人。

這點雷鳴是知道的,所以他就給騫人說,讓倩兒去立功,爭取殺了神鳥,拯救東南夷。

騫人當時面臨的選擇也不多,這樣逼一下倩兒也不錯。所以他就下令讓倩兒去,同時讓雷鳴安排其他東南夷最厲害的殺隊去協助。

可是現在殺隊都全部覆滅了,最後救援的雷西也死了。

「我們啥都不說,就當我們都死在了神鳥湖。然後我們我們一起悄悄去救我爹!救出后就離開東南夷!」倩兒說道。

「我現在增加了新的任務,希望你能幫我完成!「許風說道。

」那你說,我盡量做到!」倩兒說道。

「現在我們任務增加了,不光是要救出你爹,還要去海上取得一顆鎮海明珠!」許風說道。

「鎮海明珠?」倩兒一驚。


「倩兒也知道那顆珠子?」許風問道。


「當然,當然知道!那珠子是我們東南夷的鎮國之寶。曾經有一個傳說,一個古代修鍊高人在海上遊玩,他看到九條小龍在戲弄一個珠子。那珠子發出巨大白光,籠罩整個海上。那高人知道這珠子一定是這些龍家裡的寶貝。高人一時興起,就潛水入海,在小龍戲弄珠子時上前取走了寶珠。

當他取走寶珠的時候,那些小龍想來搶回。可高人卻拿出自己身手,幾下就遁形回到了岸上。當時空中突然飛來一條大龍,那條大龍一下子就幻化成了人形,站在了高人面前。

高人笑了,「這個珠子,借我一用,讓我應一個劫數,他日自當歸還!」

那大龍看著那高人神不可測樣子,他點點頭,「那好,他日我自當來拿!」然後大龍就帶著九條小龍沉下了海。

後來你也知道,我們東南夷祖先就憑藉這個寶珠的力量,建立東南夷國家。一直到再後來,我們東南夷大王戰船出海,被風浪所阻,大王將寶珠沉入了大海。後來再沒有寶珠的消息。

只是我們漁民還是偶爾在海上看到寶珠發出的光芒。他們知道,這是它在保佑我們東南夷國家。」倩兒說道。

「也就是說,寶珠在,國家在,寶珠不在,國家滅亡?」許風驚奇地問道。

「是的!就是這樣說,這和大商的神鳥一樣!」倩兒答道。

「是呀!只是神鳥可能不會永遠庇護大商,它只會庇護聖人!」許風說道。

倩兒一驚,「你花那樣多精力,不就是為了去保護神鳥嗎?為何說神鳥不庇護大商了?」 兩天之後,人妖相會。

此時兩隻大軍遙遙相望,一場大戰似乎即將一觸而發。

看到那鋪天蓋地的妖怪軍團。雖說此時灰原誠手下的軍隊雖已經得到過城主賜下的神水,但依舊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害怕、恐懼的情緒不斷在大軍之中滋生。不斷有人滋生出逃亡的想法,只是現在他們在等。等那第一個邁出步伐的人。

在這絕對的壓力下,終於有人忍受不住開始逃跑。而後第二個、第三個………

雖說此時兩隻大軍的戰爭還未開始,但是第一批獻身者已經出現。

在隊伍最前頭上空的灰原誠注意到了此時軍中所發生的情況。但是他並不擔憂。針對這一點他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自兩個月前他就開始在各個城池之中利用自己天照後人的血脈製造著自己是神明轉世的身份。

並且在這兩個月里製造著種種不可思議的奇迹。又不斷展現出非人的力量。不說九成九的人民,但是堅信他灰原誠是天神下凡的人類救世主已經超過八成。


只不過用這種狀態去大戰顯然是不行的,必須將士氣提起來。想到這裡,灰原誠加速向妖怪軍團沖了過去。

……

此時作為前鋒的骨頭七人眾、翠子、龍口九、騰峰家的長老團。已經在其他城池新收編的高手們集中在一起。

巨谷小山一般的體型在這人群中顯的極為突出,他看到自己的老大蠻骨的雙手似乎在發抖。有些憨憨的他以為蠻骨是看到這麼多的妖怪害怕了。於是走到蠻骨的身邊直言道:

「老大,不要怕。我會保護好你的。」

「笨蛋!我才沒有怕呀勒!我不需要你的保護,你待會兒要好好保護好翠子大人才行!」蠻骨看到平時不愛怎麼說話的巨骨忽然冷不丁地冒出這樣的一句話,感覺莫名其妙。開口訓斥著巨骨,讓他不要忘記自己的任務。

「那老大你不害怕你的手抖什麼呀?該不會是手抽筋了吧?」巨骨感覺更奇怪了,老大平時也沒有愛抖手的毛病呀。忽然他想到一個可能,自己老大該不會是抽筋了吧?那就不好辦了。老大的實力九成都在那雙手上。如果抽筋了,會很影響到老大的實力的。上一次老大不小心手抽筋,命都快沒了半條。想到當初那個血淋淋場景,巨骨更加為蠻骨感到擔憂。

「大笨蛋么你!我沒抽筋!我這是激動呀、是興奮呀!笨蛋!」蠻骨感受到旁邊傳來的視線。雖說自家兄弟都是露出擔憂的目光。但是其他傢伙的目光卻是顯得有些輕視。他知道他們肯定是以為他害怕了。不禁讓蠻骨老臉一紅!

都怪巨骨這個笨蛋,平時這傢伙也沒有那麼細心呀。今天正怎麼就觀察的這麼仔細呢?

想了一下,蠻骨就明白過來,巨骨這是在擔心他的結果。可是、唉。這個傢伙果然是笨蛋.自己明明是因為得到了新的力量,迫不及待的想和這些妖怪們打一架的呀啦。氣死我了。說完蠻骨也不在多做解釋。就擺著一個冷酷的表情,懂的自然都懂,他懶的解釋。當然這才不是因為他嘴笨的緣故嘞!

「哦。」巨骨聽到老大這麼說,也就相信了。他就是這種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性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