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7 Views

“哎…但願吧!”藥仙兒的情緒很低落。

Written by
banner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來接你!”兩眼閃過一抹決然之色,暗暗地下定了決心,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找到自己與藥仙兒失蹤的那些親人。

回到自己的房間,秦飛並沒有直接休息,而是進入了修煉狀態,這次他死而復活,雖然在境界上並沒有提升多少,此時還是初級武皇,不過他的元神卻是已經強悍了很多倍。

只見他體內的元神此時已經有了兩三歲小孩一般大小,只要這元神一達到六歲小孩大小,那就表示他的元神已經達到中級武尊的階別了。

此時秦飛也是已經知道關於元神在不同層次的一些劃分:元神六歲開眼,遙望千里;八歲開耳,坐聽千里;十歲開口,傳音千里;十二歲開鼻,呼吸千里之內的靈氣,當達到十二歲這些五官全開的話,便就開啓了元神的靈智,元神有了自己獨立的意識之後,這時也就已經達到了大陸的巔峯層次——武尊大圓滿,當達到了這個階別之後,便就可以修煉分身。

此時的秦飛並沒有達到武尊階別,就已經擁有那麼強大的元神他本就是一個異類,所以就算他的元神達到了十二歲也是不可能修煉分身,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既然他的元神已經達到了那種階別,那麼他的境界總有一天一定能夠踏足武尊,這一切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緩緩地運轉自己體內的紫雷真力,在身體內運行了幾個周天之後,秦飛便就開始修煉起秦天落傳給他的那些煉魂之術,這煉魂之術有很多種,而秦飛最喜歡的就是那移魂大法。

所謂的移魂大法便就是將別人的靈魂或者元神從他的肉身上轉移出來,當別人的肉體與靈魂體一分開之後,深諳各種收魂之術的鎮魂宗人便就有千百種方法生擒那些已經失去肉身的靈魂體。

這種方法極其殘忍,但是卻又非常好用。只是這種功法必須要求施法之人要有非常強悍的靈魂力量才行,就像秦飛抓住那兩個武尊元神的時候,其實他是藉助了秦戰與潘元尊者的靈魂力量才辦到的,其實按照他現在的實力去抓一般的武皇元神還行,但是想抓武尊的還是非常勉強。

快速地散開自己的靈魂力量,越散越遠,突然,不經意間,他發現自己已經能夠知曉方圓近十里內的一切風吹草動,這倒令得他不由的一聲驚呼:“我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給力?”

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靈魂力量竟然已經變得這麼強悍,嘿嘿……這就是元神三歲與剛突破武皇之時的區別?秦飛心裏暗暗笑道。

“這武尊的靈魂力量的確強悍,傳聞只要元神達到了六歲便就能夠突破到中級武尊了,我這元神應該有三歲了吧,可是這境界卻是怎麼提升的這麼慢,不行,得趕緊想辦法去提升境界去,不然一個初級武皇還是太不給力!”


“咦?有人!”突然,就在此時,秦飛發現南面十里之處的天空上驟然閃過一道金色光影,速度很快,轉眼間便就飛出了秦飛靈魂搜索的範圍。

“唰!”秦飛收回靈魂力量,閃身融入到了空氣之中,再一出現之時已經到了五十餘丈開外。

此時他對於風之法則的掌握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再加上現在他的境界也已經穩固在武皇初級的中層階段,身體強度也是厲害很多,因此,一個靈風步能夠達到五十餘丈開外其實並不是非常稀奇。

剛一現身,頓時施展出自己的武皇戰翼,對着南面那道金色光影消失的方向飛去。雖然靈風步很快,但是與武皇戰翼相比起來其實速度也是相差不多,靈風步的優勢也就是能夠隱形罷了,說起來他還非常耗費元力,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秦飛當然會選擇使用武皇戰翼了。

快速的振動了幾下翅膀,一道金色光影劃破長空瞬間向着南面的天際飛去。

皇宮的南面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當秦飛飛出了數十里後,越飛心裏越害怕,因爲他總感覺到前面好像有種什麼很恐怖的氣息。

“唧…”

秦飛飛出將近百里,突然聽見前面傳來一陣淒厲的厲嘯之聲。

“閃電金雕?”秦飛驚呼。

“唧…”

又是一聲厲嘯之聲,只見一道金色閃電驟然對着自己衝來,且不是那閃電金雕還能有誰?

“怎麼回事,小雕?”秦飛一臉疾呼道。

“前面有個老傢伙好厲害!”閃電金雕還有些稚嫩的聲音明顯有些驚慌。

“誰敢傷我的神鵰?”秦飛對着前方黑暗的森林一聲大吼。

“哼,小子,沒想到你與這神鵰還有一些淵源?”秦飛的話音剛落,從森林的深處便就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

秦飛只感覺到這聲音隱隱地有些熟悉,不過此時他根本來不及細想,因爲就在那老者的聲音剛落,他就覺得一股滔天的靈魂威壓排山倒海般地撲面而來。

“高手…閃!”秦飛一聲驚呼,頓時消失在茫茫地黑夜之中。他的動作很快,雖然他掌握的天地法則不足以令他對靈魂力量有何超然的感知能力,不過此時他的元神已經能與一般的武尊相媲美,對於靈魂力量的感應也是已經變得非常靈敏,這也才令他逃過了此劫。

“哼…小子,算你跑得快,待我再吞噬一些靈魂體後,下次再讓我看見你,你就不會再有這麼好運了,你的那副軀體註定是我的,哈哈……”


秦飛走後,在這片天空之上冒出一個還有些虛幻的身影,赫然一看,正是秦飛以前所遇見的那個老魔頭,只是這一次老魔頭的身影明顯比秦飛上次所見到的要凝實很多。

……

秦飛帶着閃電金雕回到皇宮,對閃電金雕叮囑了一些事情後,閃電金雕便就消失在皇宮的天空之上。

回到自己的住處,秦飛總感覺到剛纔聽到的那個聲音好像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裏聽到過,一陣左思右想之後,只見他猛然擡起頭,露出一臉的驚愕之色:“老魔頭?”


他終於想起了上次在封魔塔所聽到的那個聲音,以及差點將他奪舍的那個老魔頭,想到這裏他不由地冒出了一聲冷汗。

“乖乖……他還沒死?”秦飛感覺到自己渾身都在顫抖,上次奪舍的那一幕他到現在想起來都還心有餘悸。

“小子,趕緊修煉吧,爭取早日突破到武尊,那個老魔頭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可一定要快點做好準備啊!”小龍有些低沉的聲音緩緩地響了起來。、

上次爲了幫秦飛保住他的這幅軀體,他與龍聖聯手一起對戰老魔頭,不曾想他們兩個這麼強悍的靈魂體都差點灰飛煙滅,可是那老魔頭的一絲殘魂竟然還活的好好的。

“小龍,你醒了,你沒事了吧?”秦飛一臉的興奮,畢竟小龍要是醒來之後,他覺得自己就會多上不少的安全感。

“我現在還很虛弱,一切都還得靠你自己,這次你去西龍關凡事一定要多加小心,雷家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小龍似是有些擔心。

“嗯,我知道!”秦飛若有所思的答道,心裏卻是想着:“到底是雷家是一個什麼樣的家族,怎麼連小龍也這麼說?” 第270章 鎮遠大將軍

秦飛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去想那些自己現在無法想通的事情,眼看着還有兩三個小時就要天亮了,他沒有打算讓這幾個小時白白地浪費,拿出了一些一級魔獸的魔丹開始煉化,這些都是上次在封魔谷殺的那些地靈鼠的魔丹。

前段時間在修煉的時候他就是靠煉化這些魔丹提升功力,雖然上次這種一級魔丹他得到不少,不過這段時間以來早已經被他消耗的所剩無幾。

在沒有紫雷真火之時,他煉化魔丹只能吞進體內,靠體內的元力將其慢慢地煉化,可是現在他有了紫雷真火,再煉化魔丹便就不需再那麼麻煩。

只見他手捧着上十餘枚地靈鼠的魔丹,心裏默唸口訣,幾息之後掌心處一團妖豔的紫色火焰竄了出來,這片並不算寬敞的房間溫度驟然上升,秦飛手中的那些金光閃閃地一級魔丹也開始逐漸融化,融化之後的魔丹變成一股股精純的靈力在他的手中不停地翻滾。

“吸…”

只見秦飛深深地吸允着這些精純的靈力,每深吸一口氣便就有一股精純的靈力被他吸入體內,這些被紫雷真火錘鍊過的靈力被他的金丹直接吸收他都不會有絲毫不適之感,因爲魔獸的那些狂暴之力早已經被他的紫雷真火給焚燒殆盡。

一股股精純靈力順着他的奇經八脈遊走一遍之後,全部歸於丹田之內的武皇金丹之中,本就已經非常耀眼的武皇金丹此時也是變得更加璀璨。

時間過得飛快,當旭日即將東昇,遙遠地東方已經露出一抹耀眼的魚肚白的時候,秦飛手中的上十顆一級魔丹也已被他全部煉化。

“呼…”

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他終於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當他睜開雙眼之際,只見他的眼中突然射出兩道耀眼的紫色光芒。

“哧哧…”

對面牆上頓時出現了兩個幽深的黑洞,此時黑洞之內都還在冒着絲絲白煙。

“我靠,這眼神越來越厲害了!”秦飛一聲驚呼。

每次在修煉完畢之後,他就會遇到一次這樣的事情,這一次也是毫不例外,甚至隨着自己境界的提高,這眼神所射出來的能量也是越來越大,不過平時卻又並沒有這樣的眼神,一直以來這都是令秦飛非常不解的一件事情,他問過很多境界較高的人,別人也都是說不出來個所以然。

“不行,等什麼時候有時間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這種殺人於無形的方法,這要是被自己掌握了,那可就拉風了!”秦飛心裏暗暗地道。

起身走出房間,深深地吸了幾口清晨有些涼意的新鮮空氣,頓覺更加的神清氣爽,一夜的修煉並沒有絲毫的疲憊之意。

緩步來到國王大殿,此時這裏已經站立了上百名一身鎧甲的人。

“護國公,早!”

“護國公來了!”

……

從殿內經過,一干王公大臣全都十分客氣地與秦飛打着招呼,秦飛也是一一對着大家點頭致意。

“護國公,今日便是你親自率兵出戰之時,我雲雨帝國的億萬黎明百姓的疾苦可就全部寄託在你的身上了!”風南天在首座之上緩緩地站起身,端起了一個酒杯:“來,爲我們雲雨帝國的這些英雄們踐行!”

上百名王公大臣全部拿起一旁侍者端來的酒杯,大聲的吼道:“謝陛下!”

“秦飛,你這一次帶兵出征,朕封你爲鎮遠大將軍,這是你的令牌,此令一出,如朕親臨,我雲雨帝國的所有將士均要聽從你的號令!”風南天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朗聲說道。

“謝陛下!”秦飛一臉興奮地笑道。心裏卻是想着:嘿嘿,這官貌似不小!

“出征之前,你可還有何話要說?”風南天緩緩地說道,不過他的話音剛落便就有點後悔了,因爲秦飛又開始來勁了。

“咳咳…”只見秦飛清了清嗓子:“在出徵之前嘛,我還有一些注意事項給大家說一下,在行軍過程中我們首先要注意以下幾點,第一,隊伍要保持整齊,不要稀稀拉拉的,行軍之時要前後對齊,就是走路也要走出我帝國軍人的氣勢出來,不要和賣白薯的老大爺似的,要死不活的……”

………..

一番喋喋不休之後,轉眼就到了中午時分,殿下的衆人又睡到了一大片。

“秦飛,應該差不多了吧?都到中午了!”風南天低聲說道。

戰場合同工 嗯,這個……要不今天就先說到這裏吧!”秦飛摸了摸後腦勺,有些尷尬地說道。自己這口才越來越好了,隨便說幾句就又過去一上午了。

……..

囉嗦一上午,秦飛終於大臂一揮,開始踏上了征程。

此時國都總兵力已不到十萬,秦飛挑選了五萬人馬便就向着雲雨帝國西面的西龍關浩浩蕩蕩地開去。

國都離西龍關還有萬里之遙,因此此去光是行軍按照常人來算都得花上一二十天的時間,秦飛當然等不起陪着大家慢吞吞的走,於是挑選了十多名武皇強者和五百名境界較高的武王提前向着西龍關凌空飛去。

西龍關地處雲雨帝國的最西面,這裏有着一片天然的屏障——西龍湖。西龍湖綿延上千公里,剛好將雲雨帝國與沙耶帝國一分爲二,這次沙耶帝國的侵略之戰便就將這西龍關當成了主戰場。

幾天之後秦飛與手下五百多名武王終於趕到了離西龍關還有數百里的位置,一路風塵僕僕,沿路急速飛行了三四天的時間,秦飛當然不會一下就讓衆人投入到西龍關的戰鬥之中。

一片小樹林中,幾百名身穿鎧甲的帝國將士席地而坐,均在閉目養神恢復着自己的元力。

“大家趕緊休息一下,午夜過後我們就進入西龍關戰場!”秦飛一臉興奮地說道。

“遵命!”衆將士恭敬地叫道。

“我先去探一下西龍關的虛實,你們就在這裏等我回來,誰也不準隨意走動,我走之後這裏有什麼事情便就由風無霸負責!”秦飛一臉嚴肅地說道。

這一次連風無霸這個四皇子都成了秦飛的副將,可見風南天對與秦飛的期望確實很高,風無霸此時也算得上是秦飛之下的第一人,因此秦飛走後他理所當然的要擔任第一長官。

“遵命!”衆人齊聲說道。

秦飛點了點頭便就帶着藥仙兒轉身離去,待秦飛走後,衆將士均是一臉好奇地圍到了風無霸的身邊:“鎮南王,您說這西龍關是我們自己的地界,我們是來支援西龍關的,大將軍爲何到了這裏還要獨自去查探一番才進西龍關呢?”

“大將軍這麼做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你們要相信大將軍,大將軍的思維可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猜得透的!”風無霸一臉的崇敬之色。

自從那天看見秦飛舉手投足間就收拾了兩名武尊強者之後,風無霸對與秦飛的崇拜就已經達到幾近瘋狂的程度,在他的眼裏秦飛根本就不是人,那是神。

“是啊是啊,大將軍可是神人也,他想得一些事情可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參透的!” [紅樓釵黛]黛玉是個醋壇子gl

“嗯,我覺得我們大將軍什麼都好,不僅修爲高深莫測,而且爲人也很和氣,也很體恤我們這些下屬,我們跟着他絕對不會有錯!”另外一名武皇也是一臉崇敬之色地說道。

“對,我也這麼想,不過我就是有點怕大將軍給我們訓話!”

“大將軍是說的開會……”

一羣人有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討論起秦飛來,最後還還是風無霸開口之後,衆人這才肖騰下來。

“我們還是趕緊好好休息吧,大將軍很可能是去查探敵情,他一回來我們可能就要開始上戰場了!”

…….

西龍關臨近西龍湖之處有着一道綿延近千里的城牆,城牆高達百米,厚約四五丈,城牆之下不足十丈的位置就是西龍湖。

西龍關的夜很靜,在這荒野之地,靜得連一些野獸的嚎叫聲都是一點也聽不到,看來就是這些野獸也是被大半年以來的大戰給打得遷移到了別處。

夜深人靜之時,西龍關的一處城樓上空突然閃過一道金色的閃電,這道閃電並沒有引出任何的雷鳴之聲,當這道閃電劃破長空之際,誰也沒有發現在一處城樓之上已經多了兩個一襲黑衣的身影。

“秦飛, 吻得太逼真 ?你幹嘛搞得這麼神神祕祕的?”藥仙兒使用靈魂傳音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嘿嘿…我身爲這裏的最高統帥要是不來檢閱一下我的部隊,我又怎麼知道我的這些部隊都是怎麼打仗的呢?你看這夜深人靜的,城樓之上居然連個人影都沒有,你不好奇他們都去幹嘛了嗎?”秦飛賊笑一聲,身影瞬間融入風中,他的身影剛一消失,藥仙兒的身影也跟着消失在了原地。

當秦飛與藥仙兒再次出現之時,他們二人來到了一處城樓之上的高塔之外,在綿延數千裏的城牆上每隔千丈的距離就會有這麼一座高聳入雲的高塔,站在這種高塔的頂端可以遙望方圓數十里之內的一切景物。秦飛發現離他最近的位置也就只有這裏面還有一些靈力波動,因此他才帶着藥仙兒來到了這裏。 第271章 橫渡西龍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