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50 Views

想着就激動啊………………………………….. 和美女呆着的時光就不會嫌長的,很快就到了陳心涵的個人公寓。

Written by
banner

這讓張不凡鄙視了又鄙視啊,這太奢侈了吧,才高一就有了自己的私人別墅,是要獨立還是要逆天啊。

從外觀看去就是一種哥特式建築,很是宏偉,只是比起她家的公寓,小了那麼一點,不過比起張不凡家的那種瓦房,那是要多奢侈又多奢侈,真是應驗了那句話,羨慕死窮人,氣暈了鬼神啊。

剛進門就聞見了一陣桂花香,看去又不少桂花樹正看着張不凡,在往前就是大臺階,不過車直接開進了車庫,車庫竟然是在天台,這讓張不凡怎麼都有些吃驚,站在天台很清楚的看見整個建築的全景,倒是讓張不凡這個鄉下俗人大飽眼福。

微風吹來陣陣花香,鳥兒忘記了要歌唱,白雲從頭上飄過,還有飛機不時的鳴響。

四處看了看,張不凡已經決定肚子有些餓了,陳心涵可沒有心情陪自己參觀,張不凡只好一個人來到主樓裏,進去,出了感嘆還是感嘆。

走進一看,就是西方帝王的裝扮估計也不過如此,油畫掛在牆上,這個裝扮,西式風吹得好強。

見一樓沒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住哪,張不凡就順道來道了二樓,剛上二樓,拐了個彎就聽見了“嘩嘩”的流水聲。

張不凡第一個反應就是水龍頭沒關向着水聲衝了過去。

之後發出“啊”的叫聲。

“你個色狼。”

“我可啥都看見了,不,不,我什麼也沒看見。”

張不凡正矇住自己的眼睛,卻是將手指縫弄得老大,通過手指縫看着陳心涵那酮體,身無一物,那個爽啊,見陳心涵雙手遮住上邊,下邊卻顯露出來,遮住下邊上邊又露出來,好滑稽的一幕。


陳心涵臉紅成一片。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洗澡啊,還看,轉身,滾。”陳心涵說完,一腳將張不凡給踢了出來。

張不凡沒有反應過來,剛纔那個真是校花嗎?她洗澡居然不關門,真懷疑她是不是在別墅裏裸奔。

可是剛纔那春光被自己看見,會不會殺了自己滅口啊。

這時聽見浴室又傳來嘩嘩的聲音,張不凡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裏那個爽啊,居然還沒住進來就有了豔福啊。

陳心涵這下害羞得不行,自己全身上下被張不凡看了個金光啊,這個叫自己怎麼見人啊。

張不凡這下趕緊找了個地方躲起來,不過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張不凡還是出來找點吃的去。

就在這時,陳心涵已經在大廳裏等着了,看着熱氣騰騰的飯菜,張不凡嘴角一動,口水一吞。

肚子不爭氣的叫了一聲。

“坐啊,我可警告你啊,想吃飯就當作今天的事情沒發生過啊,要是你傳出去,我可不是那麼好惹的,追殺你到天涯海角啊。”陳心涵說着臉色又是一陣五顏六色,竟然沒有發怒的意思。

張不凡這下哪敢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自己竟然也害羞到了極點。

“那吃飯吧,怎麼你比我還害羞呢,被看的可是我啊。”陳心涵說着發現不該在提這個事情,害羞的夾了點菜就躲進了自己的房間。

張不凡這不管了,也不管什麼紳士不紳士的,餓了誰還注意那麼多,紳士都是吃飽了沒事情做,亂搞出來的。

風捲殘雲,很快就將那些美味可口的飯菜收入肚皮中,摸了摸滿足後不在發惱騷的肚子,很滿意的靠在沙發上,過一會兒,收拾好碗筷,洗洗乾淨後,看了看時間已經快要上課了,正要敲陳心涵的房門,陳心涵就從裏面出來。

“走吧。”陳心涵說着看了看大廳的桌子上,有些滿意的微笑了一下。

“好的。”張不凡跟在陳心涵後邊。

…………………….

下午的課倒是很有趣,這倒是讓張不凡覺得生活還蠻有趣的。

時光匆匆,很快就放了學,這時陳心涵在教室外等着。

“搬東西不。”陳心涵問道。


“呵呵,怕麻煩美女啊。”張不凡一笑,這讓美女給自己搬東西怎麼都有些不好意思。

“額,那你自己想辦法吧,要是不認識路,打電話給我啊。”陳心涵居然很拽的樣子,甩了甩屁股就走了。

這張不凡原本是想這個客氣一下的,但卻是還沒來得及是,陳心涵就不樂意了。

張不凡徐步走到校門口,搞笑,樑有才衝着張不凡一笑,一大羣人圍了過來。

“額,我兒子還真是執着啊,又在這裏等老爸啊,真乖,這下要不老爸就陪我怕兒子玩玩。”張不凡很無奈的說道。

這樑有才真是個執着的人啊,居然將自己的話當回事,是個人才啊,怎麼說也要好好伺候啊。

“操尼瑪啊,怎麼,這下沒有校花載了啊,校花走了,我剛纔看見的,我說你牛逼啥,能坐上校花的車,我去,真是牛屎敷在了鮮花上了啊。”樑有才很是不服的看了看張不凡。

這論人才,論子弟,論家世,自己可樣樣比張不凡好啊,尼瑪怎麼就沒坐上過一次呢。

“我才操尼瑪呢,信不信我真去操啊。”張不凡聽見樑有才不但很拽的樣子,還口出髒話,氣就四處的狂冒。

就在張不凡準備教訓教訓這個聽話的兒子時,一輛警車停在了張不凡的身前,還按了按喇叭。

“我操,這什麼情況,你還報警了。”樑有才見是一警車,罵道。

這時警車裏下出來一個人,正是許小妹,正笑臉的看着張不凡。

“有時間嗎?找你去協助辦案。”許小妹的聲音變得溫柔,讓張不凡有些不適應。

“額,我狠忙的,還要教訓我兒子,讓他知道老爸的話是必須聽的。”張不凡這下覺得有麻煩事,正想找個藉口。

“去去,快上車,可是關於你的,不去可別後悔。”許小妹突然變得很粗暴,白了一眼張不凡。

心想,來請你,你當然不會去了,你也是當事人,不請你可不行。

張不凡看了看許小妹,然後上了警車。

“我說我是不是上了賊船了啊。”張不凡上了警車,打趣道。

“額,真是關於你的,不信拉倒。”許小妹扭頭,啓動了車,謝塵而去。

……………………………. 這不上車好說,這上了車就上了當,張不凡很是無奈。

從車窗外看見一臉怒意的樑有才,在那跳了跳腳。

“到底什麼事情啊,關於我的事情,難道你說的是早上的事情不成?”張不凡很有耐心的問道。

“不錯,可是好像不忘記了,前幾天才抓了一個,那也是和你有關係的,不過還有一個似乎也和你有關係。”許小妹賣了一個關子,打量了一下張不凡,心想“這傢伙事情怎麼那麼多,什麼事情都和你有關啊。”。

張不凡先是有所疑惑,不過仔細想了想,還真是,前後被抓的好些人都和自己與關,有幾個還是自己給送進去的,不知道千影掌那傢伙怎麼樣了。


嘿嘿一笑:“我說警花啊,我可還沒有吃飯啊,你不會是叫我去欣賞你們拘留所的伙食的吧。”,張不凡開了個不怎麼好笑的笑話,確實肚子有些餓了。

“我說張不凡,你能安靜一些嗎?想吃還沒準備你的。”許小妹很認真的開着車,並沒有看張不凡。

一門心思開車,其實,心裏卻是在想:“這傢伙怎麼這麼摳啊,不會又要騙飯吃吧。”。

“行了,反正我肚子餓了,可什麼也想不起,什麼也不知道啊。”張不凡打算死賴到底,難道你們那麼不人道,讓我餓着配合你們調查不成。

仔細的看着許小妹,一身警服,從側面看起來,怎麼都有些制服誘惑的樣子。

“額,真無賴,給我閉嘴,不說話你會死啊。”許小妹實在是沒心思聽張不凡在這裏瞎掰,一門心思在破案上,這都多久了,一樁案件,接着一樁,是忙都忙不過來啊,哪有心思開玩笑。

啊超的死,還莫名的又死了兩個,可以確定是他殺,可是兇手在那,是誰,現場也沒留下什麼指紋,蛛絲馬跡什麼都沒有,這讓她感覺到乏力啊,這樣的案件,無頭案件啊,這韓老大又不在,這自己要往上升級,那還得做出點成績來啊。

張不凡是見過啊超的人,這啊超是有武功的,而且還不差,這啊超是做什麼的,死後也沒有人認屍,身份無從查起,可以說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啊。


這請張不凡過來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從張不凡哪裏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之前,劉大炮來看過啊超,難道這件事和劉大炮有關,可是那只是認識的人啊,阿超認下所有罪,這之前怎麼都不開口,張不凡那次還幫了自己的忙,這次又請他來看看,這小子還有些門道,說不定能有新發現啊,許小妹抱着一試的心態將張不凡給找了來。

見許小妹沉思,張不凡也沒打擾,警車很快就到了警局。

很熟悉的建築,很熟悉的臺階,張不凡微微一笑。

“我現在很好奇啊,你是怎麼處理那個傢伙的。”張不凡打了個哈哈,這上次可是地痞流氓,威脅要錢,打架鬧事,很想知道這妞是怎麼處理的,一來是看看她的處理事情的能力。

“能怎麼處理,關了幾天,教育了一下,然後罰罰款,就放走了唄。”許小妹知道他說的是誰,下了車,迴應道。

很快速的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張不凡跟在了後邊,很是無奈。

“來,吃吧。”許小妹指着桌上的一份快餐道。

張不凡一看,桌子上只有一份快餐,難道是她自己的,不過請自己吃快餐,這會不會太寒酸了。

“哇,原來你們警局的條件這麼差啊,辛苦了同志,那是你的飯菜,你自己吃吧。”張不凡感嘆道,心想:“這不會是裝的吧,有那麼艱苦嗎?”。

很多警局的人可是吃得肚子胖胖的啊,這和許小妹一點也不相符啊,看她的辦公室很是簡樸,就只有幾張凳子,一張桌子,牆上什麼畫也沒有,不像是裝的。

“還算你有良心,一人吃一半吧,這不還麻煩你不是。”許小妹見張不凡這樣懂事,心裏有些感動。

張不凡嘿嘿一笑,心想,這一人一半,感情不散,這妞不會不知道吧,居然要和自己吃一碗飯,這會不會有點在跟老虎搶食吃的感覺。

“呵呵,那還是算了,我可不想你嫁不出去啊,有什麼事,你就儘管說吧,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樣你滿意了吧。”張不凡一笑,打趣道。

“好吧,嚴肅些,現在我可是警官。”許小妹一板臉,嚴肅起來冷冷道:“你認識一個殺手叫啊超是吧。”。

“是啊,認識,怎麼了,就那傢伙被我給廢了。”張不凡正想說說自己那瀟灑的事情。

“你和他交過手是吧?”許小妹打斷張不凡的話,問道。

“是啊,他怎麼了?”張不凡這下覺得不對勁,問道。

“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行,別說廢話。”許小妹接着道:“你們爲什麼會打架?”。

許小妹纔沒有心情聽張不凡在那吹是怎麼打敗啊超的。

“有人請他來教訓我啊,真是不自量力,還殺手,連我都不如。”張不凡吹噓道,卻是那次自己還從這個傢伙身上學到了沒影腿,可是受益良多啊,這下廢了那傢伙還真有些覺得虧欠。

“什麼人?”許小妹繼續問道,邊問邊在本子上記載着什麼。

“劉德凱,那傢伙和自己有那麼點小過,被我教訓了,不服,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煩。”張不凡這時覺得不對勁,難道啊超那傢伙怎麼了不成。

“他什麼人?”許小妹這下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什麼。

“額,一個傻逼,好像家裏面很有錢的樣子,裝13,我就是看不慣,怎麼這和你查的案子有關係嗎?”張不凡一臉疑惑。

“這樣啊,等我查查,我估計他是劉大炮的兒子,這啊超死了,應該和這個劉大炮有些關係纔是。”許小妹初步推測道。

她是這樣想的,那殺手估計是劉德凱僱傭過,所以懷疑。

“死了,我去,誰敢跑進你們警局殺人啊,真是牛逼啊。”張不凡這下有些失望,這啊超怎麼死了呢。

“怎麼死的?”張不凡這下起了好奇心,這按道理沒有人傻得去警局殺人吧,除非很有必要。

“他殺。”許小妹這下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 “他殺,地點,時間。”張不凡疑惑的問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不會和你有關係吧。”許小妹冷冷的看了一眼張不凡。

心裏很是好奇,這傢伙怎麼問起這個來了,這是自己在問他哎。

“你只管說,我覺得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張不凡猜道。

這啊超武功不弱,能殺他的也算是高手了更何況,在任何情況下,都有警力的纔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