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47 Views

此時堵在城門口的這些人也均是看見了這裏所發生的一切,其中有不少人都在開始議論紛紛。不過很明顯從這些人所說的話中完全可以看出,當他們看見秦飛出手打那些蕭家的守城士兵之時,一個個在感覺到大快人心之際卻又是爲秦飛狠狠的捏了一把冷汗。

Written by
banner

他們有的在爲秦飛感覺到有些惋惜,畢竟他們還是知道蕭家人的手段的,在他們看來秦飛今天肯定是跑掉了的;有的則是心裏非常緊張的爲秦飛感覺到着急,在爲他的處境擔憂;更是有一個離秦飛不遠的老人此時竟然在小聲的提醒着秦飛叫他趕緊帶上年小蝶快跑……

“年輕人,趁蕭家還沒有強者過來,你們趕緊逃吧?”

一個六十餘歲的老者一臉擔憂之色的對着秦飛低聲說道。意思很明顯要是等下蕭家的人趕過來了便就走不了啦。

“呵呵…沒事,老伯,我還準備好好教訓一下他們呢!”

秦飛一臉感激之色的望着那位老伯,毫不在意的說道。

“是嗎,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是打算怎麼好好的教訓一下我們?”

就在秦飛的話音剛落之時,突然從數丈之高的城樓之上凌空飛下一人,聲音剛到,人也是已經到了城門口處。

只見來人是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老者一雙惡毒的眼神狠狠的瞪着秦飛,看那樣子似是秦飛今天令他氣得不輕。

“唔..嗡…嗯…”

……

這名老者剛一站穩,那名四十餘歲的中年男子便就疾步上前來到老者的身旁“嚶嚶嗡嗡”地說了一些什麼。不過看那老者的表情就知道那名中年男子所說的那老者一句也沒有聽懂。很顯然中年男子的嘴巴也是有些漏風,說了一陣似乎什麼也沒有說清楚。

“年輕人,有些地方不是你隨便能夠撒野的!”

老者一臉不屑的對着秦飛說道,看那樣子似是根本就沒有將秦飛看在眼裏。他乃是這蕭城中蕭家的長老,又何曾將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放在眼裏過,在他看來以自己一個高級武師的身份要拿下這麼一個矛頭小子那還不是手到擒來之事,這或許也是他作爲一個蕭家長老和作爲一個高級武師應有的一種驕傲吧!不過很可惜的是他今天遇見的卻是秦飛…

“是嗎?不過我覺得這蕭城應該不在你所說的‘有些地方’之列吧?”

秦飛最看不慣的人就是那些動不動就擺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態,而眼前的這個老者很明顯就是他看不慣的那種。見別人那麼一副嘴臉與自己說話,他當然也不會給別人好臉色看。他就是這麼一個人——你囂張我比你更囂張,你低調我就比你更低調……

“哼…你是在找死!”

秦飛的話音剛落,老者便就一聲冷“哼”,對着秦飛就衝了過來。

“哼…老傢伙,我就來會會你,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秦飛也是感覺到了這個老者說散發出來的氣勢似乎與自己有些不相上下,於是此時他也是有些重視起來,只見他雙眼露出了些許凝重之色,見那老者動了,他便也就跟着動了。 第064章 蕭城風雲之大戰蕭城長老

“呀…”

“嘭…”

“小蝶,走!”

秦飛與那老者一記鬥技氣旋的對轟之後,只剛交手一個回合便就抱着一旁的年小蝶似是準備策馬而逃,看那樣子就好像是非常忌憚那老者的實力打算抱頭鼠竄一般。

其實並不是秦飛害怕這個老者,而是他知道當他在城門痛打那些守城士兵的時候,肯定已經有人向蕭家報信了。

雖然這只是他的猜測,但是他知道作爲一個二級城市的蕭家,在這方面肯定是有着一定的安排的,不然要是一旦有人前來攻城的話,那住在內城的蕭家不是根本就一無所知,難道光靠這麼幾個守城士兵就能夠守得住攻城之人?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秦飛料定現在蕭家的人已經是知道了這裏所發生的事情,因此他知道此時也該趕緊離開了,畢竟他還沒有自大到可以和整個蕭家相抗衡的地步。

“哼…想跑?”


秦飛剛拉着年小蝶躍上馬背,便就聽見身後傳來了老者的一聲大喝。

“轟…”

秦飛看也不看便就對着身後隨意的揮出了一拳,這是一招“天罡拳”中的招式,天罡拳乃是以剛猛霸道著稱,所以一般人看見那氣勢就是能夠分辨的出這一招天罡拳的的威力。

從秦飛身後偷襲他的那名老者當然也是看的出來他的這一拳的不凡之處,因此他又哪裏敢有絲毫大意,只見他本來飛在空中的身子驟然間使用了一個千斤墜便就猛然從空中直接墜落到了地下,秦飛的一拳顯然也是已經落空,不過他其實並沒有打算擊中那名老者,他的主要目的無非就是想阻止老者拖住自己罷了。

老者的身體剛剛站穩便就見到秦飛與年小蝶兩人騎在那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上已經去了數十丈遠。

“哼…臭小子,竟然敢在我蕭城撒野,看老夫怎麼收拾你!”

說完那名老者跳上了年小蝶先前所騎的那匹白馬之上,一揚馬鞭,向着秦飛他們所走的方向狂追而去。

“完了,這小子今天死定了,哎…畢竟還是太年輕了,做什麼事情考慮的還是不夠周全啊,既然要跑怎麼不把兩匹馬都騎走呢,還給別人留匹馬在這裏。”

“是啊,聽說這名老者可是蕭城中的一名長老,據說他還是一名高級武師階別的,這小子再厲害肯定還是鬥不過他啊!”

“你這不是在說廢話嘛,這小子要是打得過他還會落荒而逃嗎?”

……

就在老者策馬追着秦飛而去的時候,城門口的人羣中一些人均是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不過從他們的神色中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的臉上都是帶着一絲無奈與擔憂之色。

“秦飛,我們現在去哪裏啊?你怎麼將我的馬給丟掉了,多可惜啊,那可是我爺爺送我的純種野生的汗血寶馬啊!”

年小蝶有些不明所以,他搞不懂秦飛怎麼會捨得將自己的那麼一匹好馬給扔了,自己的那匹馬可比他這匹快多了,就算要扔也該扔掉他現在騎得這匹啊。

“哦,對啊!那現在怎麼辦,要不我們就在前面等等?”

秦飛嘴角微微一瞥,邪邪地一笑。

“等什麼?”

年小蝶一臉狐疑地扭過頭看着秦飛,有些不明所以的道。

“嘿嘿…等別人來給你送馬啊!”

秦飛皎潔的一笑,高興的說道。

他本來就是打算向將別人引出來的,自己要是不給他留匹好馬萬一別人追不上怎麼辦?他心裏這樣想着,不由的扭頭看向了身後。當他發現身後此時真的有着一匹白馬在遠遠的追了過來之後,他的心裏不由的一陣興奮。

“哈哈…送馬的來了,駕!”

秦飛大笑一聲,一揚馬鞭快速地向着城外的一片密林奔去。

“哼…臭小子,我看你往哪裏跑!待我擒住你之後定叫你生不如死。”

老者望着前面不遠處正在策馬奔騰的秦飛惡狠狠的說道。

他今天可是真的被他氣到了,他堂堂一個蕭城的長老,走在哪裏別人不是對他恭敬有佳,今天當着蕭城的那麼多老百姓的面,這小子卻是不僅打了蕭家的人,而且還絲毫不給他面子和他動起了手,最可氣的是他還沒能夠將他擒住反而給他跑了,這口氣他又怎麼能夠咽的下去,今天連這麼一個小子都擺不平的話這事要是傳了出去,他的這張老臉還望哪擱啊……

老者這樣想着,又一揚馬鞭飛快的向着秦飛說走的方向追去。

“咦…去哪裏了,明明看見他們在這片樹林下馬了?”

老者終於追到了前面的一片密林之處,先前他便是遠遠地看見秦飛他們就是在這裏跳下了馬背,可是當他來到這裏之時卻是看見這裏四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灌木叢,根本就沒有任何有人進入樹林的痕跡,可是樹林外面也是不僅沒看見人就是連馬也是已經不知去向。

“哈哈…老人家,感謝你來給我們送馬,真是辛苦你了。”

就在那名老者正感覺到有些納悶的時候,突然從他的身側數十丈外傳來了一聲爽朗的笑聲。

“哼…小子,你還真不怕死,居然還敢自己跑出來!”

老者扭頭一看,便是看見不遠處一個年輕人牽着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正一臉笑意的看着他,馬上坐着的則是一名如花似玉的絕色女子,這兩人不是那秦飛和年小蝶且還能有誰?

“哼…是嗎?老人家,這話你就說錯了,其實我很怕死,只是我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會死,所以爲什麼不能夠出來,我還等着你來給我送馬的呢!”

“哼…好狂妄的小子,找死!”

老者也懶得再和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扯什麼廢話了,只見他一下子從馬背上躍起,如一隻離弦之箭一般地射向了秦飛。當然憑他高級武師的境界他不可能一下子就能飛到秦飛的身邊,所以只見他沿路凌空踏在一些大樹的枝幹上,只是幾個借力便就來到了秦飛身前不足五丈的距離。

“喝…”

剛一落地便就見到他一下子就對秦飛發起了攻擊。 第065章 蕭城風雲之手下留情

只見他的身上一下子浮閃出了一層濃烈的藍光,藍光一閃之後就全部的匯聚到了老者的手上,緊接着那老者一拳便就打向了秦飛。

“秦飛小心!”

一旁的年小蝶看見這麼一幕,心裏明顯的也是感覺到有些心驚,因爲他也看得出來那老者的這一拳威力不俗,並且他此時也並不知道那老者和秦飛到底孰強孰弱。

“哼…老傢伙,看來你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此時秦飛哪裏還顧得上年小蝶的話,畢竟在秦飛看來別人至少也是一個高級武師,甚至有可能還是一個和自己一樣的武師大圓滿,此時此刻他又哪裏還敢輕敵。只見他一臉不屑的望着老者,冷“哼”一聲也是發起了自己的攻勢。

一時間在這密林旁邊兩人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打得不亦樂乎。

“嘭…”

兩人一記強悍的元力氣旋的對轟之後,只見那名老者“嘟嘟嘟”地退了六七丈遠這才站穩腳步,而反觀秦飛他卻只是微微的向後退了一小步,此刻孰強孰弱已經是不言自明。

“這小子到底是何境界,怎麼這麼強悍?我以自己高級武師的八層功力竟然還被他打得退了這麼遠,難道他也是高級武師,只是他是用了全力,所以我才略遜一籌?”

此時老者的心裏已經掀起了千層巨浪,對於他來說,這麼年紀輕輕的一個小子,就算是再變態再逆天也是不可能達到一個高級武師的境界,只是剛纔的一拳自己明明已經使用了八層功力可是爲何還是沒有將他擊敗,反而自己還被震得退了那麼遠?這又如何解釋?

老者心裏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來今天真的是遇見怪物了,活到這麼一把年紀像這樣的事情他就是連聽都沒有聽過,更別說自己親眼所見了,顯而易見像秦飛這個年紀就達到了如此境界的人在這個世界實在是少之又少,甚至是幾乎可以說是根本沒有。

“哼…老傢伙,你不也不過如此嘛,我這才使用了七層功力就將你打飛了那麼遠,要是我用全力的話,還不一拳就將你打到你外婆家去了!”

此時與老者的心裏截然不同的當然就是秦飛了,他現在已經徹底的摸清了老者的底細,他知道這老者最多也就是一個無限接近武師大圓滿的高級武師,與他現在這貨真價實的武師大圓滿相比,那老者已經是差上了一大截了。

畢竟武師大圓滿境界的人體內的元力氣旋已經是在由氣態向着液態開始轉化,這種變化之後的元力氣旋就該稱作元力光團了,因爲體內的藍色氣旋在逐漸向着液態轉化的過程中,那藍色會變得越來越濃,從而開始散發着幽幽的藍光,一看之下便就像是一個藍色的光團一般。

雖然秦飛現在還纔剛剛達到武師大圓滿,體內氣態的元力還佔多數,可是他現在體內的元力儲備又豈是一個高級武師所能夠比擬的。

“小子,小小年紀竟然就有了這樣的造化,你也算的上是一個天縱奇才了,只是你卻錯在不該與我蕭家作對,因爲與我蕭家作對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老者一臉惡毒之色的瞪着秦飛,狠狠的說道。此時他的心中已經是起了殺心,他已是看出這個年紀最多不過二十二三歲的年輕人至少已經是個中級武師的階別,甚至在他看來他是高級武師階別的可能性還會更大一些。這種年紀就有了這麼高的境界這是他以前所無法想象的事情,可是今天在他與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戰了上十個回合之後,卻已經是由不得他不相信了,畢竟這個世界什麼樣的奇人異事都有,出了這麼一個修煉怪才也並不是什麼太稀奇的事情。

不過他現在最擔心的是這個年輕人這次與蕭家結了怨,若是此時不借助這個機會將他扼殺在萌芽狀態的話,一旦等他成長起來,那他們蕭家就會多上一個非常強悍的敵人。這樣想着,老者的一隻手緩緩的伸進自己的懷裏,拿出了一個拇指大小的竹筒一般的東西,只見他用力一捏,便就有着一道明亮的白光從他的手中沖天而起,一下子衝到了九霄雲外。

“秦飛,快,他這是在搬救兵!”

不遠處騎在馬背上的年小蝶看見了這一幕,臉色驟然一變,緊張的大叫道。這束白光意味着什麼她實在是太清楚了,這是每個大家族都必備的一種求救的信號,此時他的懷裏就有這麼一個信號筒,那是她爺爺專門爲他製作的,這種信號筒不僅能夠令家族中人分辨出自己的方位,而且還能夠令他們知道這是家族中誰在發求救信號。


“哼…老傢伙,看來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

秦飛一直都沒有起殺心,所以也就一直都沒有下殺手,可是此時他見這個老者竟然發起了求救信號,很明顯別人是想搬救兵過來將自己置於死地,既然別人都有這樣的打算了,秦飛又怎麼會還對別人仁慈呢?

只見他冷哼一聲之後,手上便就快速的變換起了手印,不出十息之後,他的身前就出現了一條數丈大小的氣龍,並且那氣龍還在呈幾何倍數的增長,當這條氣龍增長到十餘丈大小之時,終於是停了下來。

“吼…”

只聽見天空之中傳出了一聲驚天的龍吟之聲,爾後便是見到那條氣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衝向了此時正一臉呆滯地望着這條氣龍的老者。

“具有靈性的攻擊鬥技?”

此時老者的口中只是在默默的唸叨着這麼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他並沒有打算去還擊,也沒有打算去躲,因爲他知道自己根本就躲不過去這麼一條已經有了靈性的氣龍的攻擊。

“嘭…”

只聽見“嘭”的一聲驚天炸響之後,老者的身子一下子就飛出了數十丈開外,“嗵”地一聲砸在了地上。

“哎…說真的其實我們無冤無仇的,你們又何必自找苦吃呢?”


秦飛幾個跳躍之後,落在那老者的身旁,望着已經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的老者,緩緩的說道。


看得出來秦飛這是手下留情了,因爲他覺得自己和別人一無仇二無怨的,他覺得對於這麼一個老者他還真有點下不了手。

不過此時他也是知道這個老者就算沒死,估計他的一身修爲應該也是全部廢掉了。

原來秦飛當那條氣龍剛接觸到老者身體的時候他就收住了氣龍,可是儘管這樣,他還是知道那老者根本就承受不住那氣龍如此強悍的衝擊力,秦飛知道此時老者的五臟六腑應該是全部都被震得錯位了。 第066章 蕭城風雲之爲民除害

望着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人事不知的老者,秦飛在他的身上一陣亂收,幾息之後手中的拿着一個半尺大小的袋子轉身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