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0, 2021
71 Views

三人一獸的行走速度並不慢,但是要想到達目的地亡魂冰地,雖說可以看得到,但是還要行走近一天的路程。

Written by
banner

徒弟個個想造反 花若離為什麼聯繫不上?」路上,雲雨心問蘇媚。

蘇媚低著頭回答道:「我路過江南城的時候,去了煙花刀府一趟,不光他不在,連小薰都不在。事態緊急,我只是留下了一句話,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花若離找不到,他們更不能冒險去祁連山找長空,所以只能三人一同來。

蘇媚自嘲的搖了搖頭,沒想到兩年之前那般依附的好友成千上萬,到了真出了事,能拉扯出來的朋友,僅僅面前這兩人而已,並且他們還是在自己落難之後認識的。

患難見真情,蘇媚這時才能深刻的了解到。

走著走著,眾人來到了山澗的一條路。

這裡的溫度比外面的還要低很多,雖然他們有靈氣護體,可是仍然有寒氣逼入身體,凍得兩個少女瑟瑟發抖。

尚冥軒將身上的絨毛大衣脫了下來,披在了雲雨心的背上,問避水金睛獸:「我們還有多久才能到達?」

避水金睛獸向前方看去,片刻之後回答,「過了這條冰道,就是亡魂冰地的範圍了,再向前走不到半日,便可到達中心。」

尚冥軒點了點頭,隨即看向避水金睛獸。

避水金睛獸和尚冥軒對視,彷彿能夠明白他的意思,尷尬的避開了他的眼神。

尚冥軒有些惆然,踏上了這條路之後,他便不希望面前的這兩個丫頭跟著自己冒險,一開始他根本沒有機會拒絕,可是現在,隨著路途的征程,他們越來越靠近亡魂冰地的時候,他便感覺得到一種非常不安的情緒,他越來越能夠感覺到即將面臨的地方,有多麼的危險。現在,他在想一個借口,讓兩個女人不去那裡。

就在這時,幾人來到了一個山脈的斷層處。

兩座山脈僅僅有一條冰路相接,下面則是萬丈深淵。

「我們小心一點吧。」雲雨心看著面前的冰路,此路非常的狹窄,僅僅夠一個人通過,而且路面上有一層厚厚的冰層,若有一個不小心,結果一定是粉身碎骨。

尚冥軒向前走了幾步,望著懸崖看了下去,那深淵之下根本看不到底部。

「我們坐在大眼的背上飛過去吧。一次兩個人。」蘇媚說道。

避水金睛獸搖了搖頭,「如此強烈的寒氣,飛到天空之中,你們抵擋不住的。」

「那我們拿繩索掛在一起前進吧。」蘇媚提議。

「也好。」雲雨心應到,可是忽然眾人立刻警覺了起來。

尚冥軒冷靜的望著冰路的對面,那裡的靈氣有些微妙的波動。

「哈哈……」

這時,一聲爽朗的大笑聲傳入眾人的耳朵,冰路的對面,虛幻著出現了一個人影。

「歡迎來到亡魂冰地,你們來此所為何事?」那個人影說道,「我叫幽魂君主,是這裡的管家。」

「君主你好,我們來是想去幽夢魂地求見幽夢散人。」尚冥軒作揖,恭敬的對面前的幽魂君主說道。

幽魂君主一聽,便說道,「幽夢散人沒有時間,你們還是請回吧。」

「那個……」尚冥軒想要阻攔轉身欲離開的幽魂君主。

幽魂君主聽尚冥軒呼喊,微笑著轉過身來,看著尚冥軒,「怎麼了?你還有別的事情?」

「算了,不用他通融我們又不是過不去。」蘇媚看著面前的幽魂君主非常來氣,就和尚冥軒低聲的說道。

「小丫頭,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們面前的這條橋,叫做幽魂橋,是幻界和人界的分隔點,你想徒步進來,根本不可能,除非你掉落下去,變得屍骨無存。」幽魂君主說話眉毛還一挑一挑的,讓人看了十分厭惡。


尚冥軒卻沒有注意這些,而是問道,「我求見幽夢散人有很重要的事情,還請君主通融。」

幽魂君主笑吟吟的看著尚冥軒,好像對他很感興趣的樣子,思索了片刻,便說道,「想見散人也不是不可能,不過你要回答我三個問題,我就可以給你見散人的機會。」

試了總比不試強,不過就三個問題,尚冥軒臉上也是掛著微笑,說道,「三個問題而已,君主請問。」


「你可是要想好了,從古至今三百多年以來,因為這三個問題而死的人,不下萬數。」幽魂君主有些傲氣的笑了笑,饒有興趣的看著尚冥軒的反應。

雲雨心聽到這話已經按耐不住了,本來對面就是一個來歷不明的人,現在又出言如此,她又怎麼能讓尚冥軒去冒險?正要阻攔尚冥軒的時候,只見他信心滿滿的說道。

「君主請問。」

「好,那你便一人走過來。」幽魂君主的話語中有些驚訝又有些戲弄。

尚冥軒也沒想,徑直的走了過去。

冗長的冰路非常的滑,他必須專心的走,小心翼翼腳下的每一個冰渣子,他不畏懼高處,但是此時此情此景,也不免心裡有些恐慌。

尚冥軒十分專註的走,沒想身後傳來一聲尖叫,聽聲音,像是雲雨心。

尚冥軒猛地一轉頭,只見蘇媚的手指甲變得非常的長,正直的插入了雲雨心的脖頸之中,雲雨心的表情十分的恐懼,她的眼神看向尚冥軒,裡面充滿了怨恨。

尚冥軒驚恐的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獃滯了片刻,立刻拔腳往回走,可是就在抬腳的一瞬間,尚冥軒想起了避水金睛獸的一句話。

這裡是幻界,什麼事情都很有可能是幻覺,尚冥軒沒有動,而是冷靜的看著雲雨心和蘇媚。

蘇媚惡狠狠的拔出了指甲,直奔尚冥軒而來。她大步三邁,直接躍起,用指甲的尖扎向尚冥軒的眉心。

這次,尚冥軒沒有躲避,更沒有慌神,而是直接將身體轉了回去,向冰路的對面,繼續走了過去。

果不其然,他並沒遭受到任何的攻擊,更沒有人來攻擊他。

「小子,不錯啊。」這時,冰路盡頭的幽魂君主有些賞識的笑了,「這第一關,掉下去的人可是將近半數。」

尚冥軒笑了笑,沒有回答君主的問題,而是非常有禮的微笑,繼續低頭走著。

他沒有再管身後的場景,只有一個目的,向前走。


路途其實不長,但是尚冥軒的小心翼翼,讓這段路走的十分的緩慢。

幾乎走了近半天的時間,尚冥軒才顫顫巍巍的到了冰道的盡頭。

現在,他站在了幽魂君主的面前。

這才發現,幽魂君主並不是一個真人,而是一個虛幻的影子。

「君主,我過來了,你要問的問題,可以說了。」尚冥軒一口氣還沒有喘勻,便恭敬的對幽魂君主說道。

幽魂君主看著這個小夥子,也有些高興,「好,那我現在先問你一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你答對了,便可以允許你向幽夢魂地進發。」

尚冥軒面色有些慘白,方才的注意力太過集中,讓他有些身心疲憊之感,但是現在不是他退縮的時候,況且只是問答一個問題而已,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讓你的朋友回去吧。」幽魂君主望著冰道對面的人,對尚冥軒說道。

尚冥軒目光凝視了幽魂君主片刻,轉過身來,對著雲雨心說道,「雨心,你們先去清風城等我吧,這個地方不允許第二個人進來的。」

雲雨心聽到尚冥軒的話,顯然有些不情願,但是身旁的避水金睛獸好像是在勸說什麼,過了一會兒,雲雨心才勉強的說道,「好,那我們先回去,每天我都會來這裡,你有什麼事情一定回來。」

「我明白了!」尚冥軒看著雲雨心的臉頰,內心很是溫暖,隨即笑著說,「不用擔心我,好好等我就好了。」

隨著眾人的離去,尚冥軒轉過身。

「準備好了嗎?」幽魂君主笑嘻嘻的說道,「現在你已經沒有退路了。」

說罷長袖一揮,那兩座山脈之中的冰道,竟然消失了。

尚冥軒有些疑惑,正要發問的時候,幽魂君主說道,「現在,我要問第一個問題了。」

「好。」尚冥軒很奇怪,他會問出什麼樣的問題,能讓成萬計的人死亡?

都市至尊邪少 你的名字是什麼?」

這句話,顯然讓尚冥軒非常的驚訝,疑遲了片刻,他才緩緩的說出三個字。

「尚冥軒。」 說出了答案之後,尚冥軒有些詫異,為什麼三個問題之中,第一個問題如此奇怪?

「這就是你的第一個問題?」尚冥軒問道。

幽魂君主顯然沒有想要回答他,直接向後走去,對他說,「跟我來。」


尚冥軒撇了撇嘴,嘆了口氣,跟著幽魂君主身後開始走。

兩人通過雪山山脈,裡面的寒氣逼人,望著自己吐出的哈氣,尚冥軒哆嗦的搓了搓手。

「你的實力僅僅是下階歸元層?」幽魂君主說道。

尚冥軒點了點頭,前些日子他剛剛突破,已經到達了歸元層的階別。

「你的膽量還真是不小。」幽魂君主賞識的看著尚冥軒,「不過在凝神層以下實力的人,你是第一個過了第一關的,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心境,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尚冥軒知道幽魂君主的話多少有些誇張,但是他也沒心情和他客氣來客氣去,只是應諾了一聲,便沒有再答覆。

薄情寡歡 你小時候爬過山嗎?」幽魂君主突然問道。

「這算是第二個問題?」尚冥軒打著哈哈。

「算。」沒想到幽魂君主一本正經的說道。

尚冥軒再次皺眉盯著幽魂君主,這些問題都是什麼問題啊,讓他說的神乎其神,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問題了吧。便回答道:「爬過。」

「好。」

過了不一會,兩人來到了雪山的山腳之下。

見幽魂君主停了下來,尚冥軒也站住腳,他不禁向上看去。

那雪山非常之高,似乎已經穿破了雲層一般,讓人敬仰。

「覺得它怎麼樣?」幽魂君主也抬頭看著雪山,笑著對尚冥軒說道。

尚冥軒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看幽魂君主又看了雪山,吃驚的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也沒辦法,這幾天他在雪山上面,你想見他,就得爬上這座雪山。」幽魂君主攤開雙手,事不關己的說道。

吞了吞口水,尚冥軒開始審視這個雪山。雪山很巍峨,從遠處看並不是很高,但也有近千米。細細看去,雪山上有厚重的積雪,沒有落腳點,更看不出哪裡可以攀爬。

尚冥軒試著用靈氣震動了一下雪山,可是他剛掌風一出,就被幽魂君主攔了下來。

「你想引起雪崩?」幽魂君主的話中透露著一些鄙視。

尚冥軒又是愣神,看來大範圍的靈技是不能使用的了,這,真要靠自己的身法靈技也不是太難。

「那我開始了。」尚冥軒自信滿滿的笑容擺在臉上。


幽魂君主邊點頭邊笑著說:「好啊好啊。」

再次仰望雪山,尚冥軒雙手放在了山底的雪牆之上。

堅硬的岩石頓時裸露了出來,雪化成水,透過手掌的皮膚,把寒冷的氣息傳入身軀。

尚冥軒已經在發抖了,顫抖的雙手向前探索,撥開純白色的積雪,握住堅硬的岩石。他才發現,所有的身法靈技在這裡是行不通的,前方根本沒有落腳的地方,而自己對凌空術的龐大消耗還負擔不起,如果這中間出現了靈技支撐不足的情況,一旦失控,自己便會掉落下去,弄得個身殘。

看來只能用靈氣裹著身軀,身體向上慢慢爬行了。

尚冥軒不敢消耗太多的靈氣來保存自己身上的溫度,因為前方的道路他根本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的,如果有非要使用凌空術的地方,靈氣不足,那麼造成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手掌捂住一塊堅硬的岩石,尚冥軒艱難的支撐自己的身體,向上一點點的挪動,他第一次能清楚的感覺,這一次的挪動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