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1 Views

雖然霍月沉像是普通人一樣坐在那裡,但是他的動作,他的氣質,卻令得越來越多的目光頻頻的流連在了他的身上。

Written by
banner

甚至還有不少女人,拿起了手機,把鏡頭對準著霍月沉在偷偷地拍著照片。

夏念念心裡暗暗有些嫉妒。

她都沒有拍過霍月沉呢!

眼看著那些女人們,在拍完了照片后,一邊議論著一邊離開。

過了一會兒,又有新的一波女人路過這裡后,拿著手機對準著霍月沉偷偷拍著照片時,夏念念終於憋不住了。

「你不介意別人這樣偷拍你嗎?」她問道。

按理說霍月沉的警惕性應該很高吧?

他曾經參軍三年,旁人在拍他的照片,他應該早就已經察覺了。

「在暗處有我的人,如果是記者在拍照,他們會去處理的。」

他笑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但如果只是一些平民,他們不會幹涉。」

這種情況,對霍月沉來說並不陌生。

身為A國皇子,繼承人,從小到大,這樣偷拍,他不知經歷了多少。

有記者、有愛慕他的女生、也有一些八卦愛好者,如果他每一次都要去介意的話,只怕都介意不完。

夏念念咬牙,厚著臉皮問道:「那我可以拍幾張嗎?」

霍月沉微楞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她會這樣說。

重生之青絡公 「可以嗎?」她滿眼希翼地看著他,深怕會被他拒絕似的。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讓人恨不得滿足她所有的要求。

愛一個人的感覺也許就是這樣吧?

捨不得她難過,會想方設法的讓她開心。

何況只是拍幾張他的照片?

霍月沉淡淡勾唇:「當然可以了。」

夏念念大喜,馬上拿出手機對著霍月沉,咔嚓咔嚓地拍了起來。

他真的很上鏡,這張臉完全就是360度無死角。

總裁愛你上癮 而且他的眸子很溫和,看上去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她心中暗暗想著,難怪霍月沉會是A國皇位繼承人。

他這樣的人做了君主,哪怕什麼都不用做,只需要經常露面對著民眾們微笑,大概就能征服不少人心吧!

她手機的鏡頭正對著他的臉,而她的眼睛透過著鏡頭,對上了他的眸子。

漆黑深邃,就像是黑夜中最閃亮的星星。

那麼美,那麼震撼著人心。

夏念念看著鏡頭中的那雙黑眸,一時之間竟然有些看痴了,被這雙眼睛給吸引住了。

她甚至忘記了去按下拍攝的按鈕,只是這樣獃獃地看著。

過了良久,直到霍月沉笑笑,問道:「怎麼了?」

她才猛然地回過神來,趕緊按下了拍攝的按鈕。

吃完了東西,霍月沉拉著心滿意足的夏念念離開了小吃街。

「念念,你等等。」

霍月沉看見路邊的花店,心血來潮想要買一束鮮花送給夏念念。

他先下了車,夏念念留在車上。

他快步走向了花店,店員立刻禮貌地詢問他需要什麼。

霍月沉的視線看向潔白的百合,他覺得百合很適合夏念念的氣質。

店員笑著問:「先生,您是送女朋友嗎?」 ——————

——————

一個是名動京城的侯府嫡女,一個是殺伐果決的皇室貴胄,相逢銀絛萬里,從此只有滿目杏花成雨。

當年她含笑輕吐:「願你我,一別兩寬,嫁娶歡喜。」

時隔經年,國土瘡痍,世事紛擾,

他眉目含笑:「清清何惱,有我在,自會護你孤兒寡母,喜樂無憂。」當他狼煙中歸來,她便知道,這輩子已逃不過這薄情寡性的攝政王之手了……

——————

人們都說,大周的鎮北大將軍寵妻無度

都說世上再無第二人如此

卻料想,多年後,

大涼的攝政王卻是對,對他避之不及的寡嫂

寵嫂如命

天下都給你,你給我便好了

某人總覺他另有所圖,不得大體,卻不知情根早已深種。

當歲月如晨風般消散於寂寂流年,有些事,卻從未改變……

——————

大周靖遠元年

新皇伊始,盛世祥和

皇都中流傳著這樣的說法,敬侯府家的兩位小姐,待字閨中,美若天仙,大小姐敬清媱若一朵青蓮,溫婉可人;二小姐似芍藥,明艷動人。都定要這世間最優秀的男子才能相配。

侯府當家的敬天揚,提起這兩個女兒,也是感到無比驕傲。敬天揚雖說是世襲的爵位,但侯府能比起以往,繁盛不減,也是靠他自己在官場的一套法子。

不跟風站隊,持中立態度,平時待人友善,但處理起事情來,又絕不脫泥帶水,如此作風,甚得如今剛繼位不久的新皇的歡心。

——————

三月,柳絮紛飛,杏花微潤,十里河堤已有三三兩兩踏青的人兒。大都是皇都中的官家小姐,在自己一兩個小丫鬟的陪同下,瞞著家人,一覽這黛色遠山和悠然湖水。

靄靄晨霧,漫天而起,兩名裊裊少女穿行在杏林之中,一個著青衫,靜若處子;一個著紅衣,動若脫兔。

「大小姐,二小姐,你們慢點走,奴婢們都跟不上了。」

「流光,若水,你倆平日里和我阿姐一處,一板一眼,好生無趣,今日倒也活絡一次了。」

紅衣女子窈然轉身,調皮一笑,霎時只覺春光也在如此明媚的笑容下亦黯然失色,讓人不禁想象另一位又是擁有怎樣驚世的容顏。

「阿姐,我想要杏花,你給我摘好不好!我要這裡最漂亮的一朵。」

紅衣女子挽著青衫女子的手臂撒嬌地說到,但還沒等青衫女子回答,便朝湖邊跑去。幾個丫鬟見狀又忙向其追去,

「小姐,湖邊危險呀,老爺夫人知道了……」青衫女子搖搖頭,莞爾一笑:

「微雨,凈風,快跟上去好好瞧著你家小姐,可別受了寒」

打小小妹便身子弱,家中都捧著護著,可這頑劣的性子卻絲毫不隨年歲而減,她從來拿清歌這個妹妹沒辦法。

阿媱喜靜,闔府上下皆道:大小姐生了雙融融春水似的眼,卻是古井無波,萬事俱休的性子。

駐足杏林深處,看著滿目的杏花,似乎想要點燃她的心,灼灼如華,清媱感到一陣暖意。

花瓣已經悄然停留在她的髮髻之間,仿若有所覺,抬指小心翼翼地撫摸髮髻,指尖微涼的觸感甚為奇妙……

她仰首去摘一枝杏花,奈何這一枝已被另一隻纖長而乾淨的手先一步摘下。

她不禁回首,只見一名男子著一襲月牙白色長袍,擎身玉立,風華灼灼,卻從眼中流出幾許戲謔。

頃刻回神,阿媱只覺不妥,若有心之人瞧見,怕是對侯府頗有影響。

不等她開口,男子雙眸熠熠如水,似是散漫的瞧著枝椏,「果真,人比花嬌」

。。。。。。

如此俗套的搭訕方式,清媱也是嗤之以鼻。

不知怎的,臉頰卻也浮上一抹緋紅,心頭卻只想:不知何處的浪子,竟如此輕薄。

但又一怔,這般俗氣無比的一句話,怎的從他嘴裡吐出竟聽的並為不妥……

保持一貫端直的脊背,微微頷首,:「公子言行,甚不得大體,望自重」。

轉身想要離去,又聽見男子仿若嗤笑一聲,阿媱微微一滯,復而身後似笑非笑的聲音響起,

「方才在下冒犯了,還請姑娘見諒,日後定牢記「莊重」二字。」

不知是有意無意,阿媱只覺「莊重」二字咬字實在刺耳扎眼。

清媱不再理他,匆匆離去,

卻不知帶起滿樹杏花飛舞,繾綣纏綿,卻又最終各自飛散,終歸塵土;亦如,一往而深卻難逃命運的,多情之人……

——————

——————————————————————————

春意闌珊,自那日踏青歸來后,清媱總是不時便會回想起那日,似笑非笑的眉眼,風姿綽約的男子。

但是理智告訴她,身為侯府的大小姐,是不該如此不守禮的。

又發神了,清媱用手撫了撫頭,

又突然想到: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兒,自己已經十六了,今年年初便有好些上門提親的,其間還有雍親王府和鎮國大將軍府的媒人,雖然爹爹依著自己,看自己不情願,便婉言拒絕,但是今後的事情誰又能知道呢?

別人總覺侯府大小姐不爭不搶,古井無波,誰又曾想她一直就嚮往能有「願得一心人,白首不分離」的一生。

自認也算習讀詩書,天南海北奇聞逸事也都有所涉獵,無奈生於侯門深院,權謀官斗,誰又得事事由己,獨善其身呢?

不禁嗤笑,「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這樣美好的諾言,卻不知能否遇見能給自己這樣諾言的良人。

罷了,自己今後終歸是要離開侯府的,終歸是自個兒痴人說夢了……想到這兒,不禁有些傷感。

天價前妻 穿過綠竹猗猗的聽竹苑,正值春日,珙桐翻飛,如白鴿翩躚。

清歌推開房門,只見姐姐獃獃地坐在梳妝台前,幾縷碎發散下,嬌風入窗,翠玉雕花綉簪上的珠玉只汀汀作響,映襯著窗外的景緻,

頗有「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的孤傲冷清,不禁問道

「阿姐這是有什麼煩心事,講給清歌聽聽,清歌給你出主意。」清歌今年十五,性子單純,哪有這些嫁娶的煩惱。

清媱只笑道,「哪有什麼煩心事,看到清歌,姐姐可只有高興。」

丫鬟流光見到這場景,心中只是感嘆,兩位小姐真是生得令所有女子嫉妒,偏偏她們性子又都討人喜愛,一出門,便不知要俘獲多少男子的真心。

若水笑著對清歌說,

「二小姐今日過來,真是趕巧,今晚正要做你倆最愛吃的涼拌筍絲捏!」

獨佔愛妻,葉少的心尖寵 清歌聽了也是好不歡喜

「今日我可真是有口福啦,阿姐你這兩個丫鬟可比微雨,凈風體貼多啦,要我說她倆上輩子莫不是得罪了灶神他老人家呢。」

說著徑直坐下給自己倒杯茶喝了起來。

若水碰了碰發怔的流光:「今兒天色尚早,咋們且先去挖點竹筍。」

這時,只聽凈風邊跑叫道,

「小姐,小姐有大事發生啦!」

清媱蹙了蹙眉,輕聲說道,

「怎麼這麼久了,還是像個小丫頭一樣,一驚一乍的。」

凈風縮了縮肩,朝自己的主子清歌瞧去,清歌忙說,

「什麼大事啊,如此驚訝。」 霍月沉淡淡勾唇:「是的。」

店員笑著說:「如果是送給女朋友的話,一般都是送紅玫瑰。」

霍月沉點頭:「那就紅玫瑰吧!」

是店員的那句「女朋友」讓他心花怒放。

買好了花,霍月沉正準備回到車上,忽然身後那條公路上傳來了一陣轟然的巨響。

響聲震耳欲聾,分明是爆炸的聲音。

這麼大的巨響,在每個人的心頭上都瞬間炸開一陣恐慌,人群的尖叫聲頓時響了起來。

抬眼望去,燃起了一堆衝天的火焰。

那分明就是炸彈的聲音。

夏念念還在車上!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閃過,霍月沉的心臟頓時一陣收縮。

不!不可能是她!

那些被炸彈炸得飛起來的車子碎片,一定不是她!

他立刻扔下了玫瑰花,朝著停車的地方跑去。

他只恨自己跑得不夠快,哪怕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在跑,還是覺得這條路太遙遠,無論如何都跑不到盡頭那般。

遠遠望去,一看到那熟悉的車影。

在爆炸之後倖存下來的車身,霍月沉兩腿一軟,人差點就昏死了過去。

有暗衛從旁邊沖了出來:「閣下,不能過去,那邊危險!」

霍月沉怒道:「念念還在那裡!」

他的心裡、眼裡只有夏念念一個人,只有那一輛被炸得支離破碎的車子。

道路兩旁圍了許多看熱鬧的人,但因為之前有過爆炸,大家都不敢太靠近,只敢遠遠看著。

遠處有警笛的聲音不斷傳來,警車正在往這邊靠近。

霍月沉沖了過去,整個人幾乎要發瘋。

他看到殘骸裡面根本沒有人,一顆心才放了下來。

「月沉?」

夏念念站在不遠處,手裡拿著兩個冰淇淋,獃獃地看著被炸掉的汽車。

她的聲音猶如天籟,讓霍月沉激動得差點連眼淚都掉下來了。

他立刻衝過去把夏念念緊緊抱在懷裡,連他的身體都因為害怕而輕輕顫抖起來。

夏念念也被嚇壞了,喃喃地說:「怎麼會這樣?我剛剛想去買冰淇淋吃,就下了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