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3 Views

疑惑的掃視了一眼羅浩和迪恩,公安局局長拿出手機,按下了接通鍵,聽筒裏頓時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雷志文同志,你現在已經抵達萬豪酒店了嗎?”

Written by
banner

“是的,元書記,請問你有什麼指示?”雷志文臉色微微一變,心裏閃過了一絲不好的感覺。


電話那頭的元書記沉吟了一下,然後沉聲說道:“我知道這次的案情十分重大,尤其是網上的那段視頻,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不過,爲了大局考慮,你現在立刻帶人撤離,千萬不要和暗夜集團還有克里斯丁家族的人起衝突。”

“元書記,您!!!”雷志文眉頭一皺,而看向羅浩的眼神也徹底變了。

暗夜集團,幾乎全世界都聽說過這個名稱。而剛纔元書記說的,是不要和暗夜集團的人起衝突,那麼就是說,眼前的這名男子,是暗夜集團的人。

“雷志文同志,想必你對暗夜集團和克里斯丁家族多少有點了解。暗夜集團剛剛從國外轉移回華夏,而且產業的重心也是撤回了華夏,而剛纔暗夜集團的總裁向上頭提出抗議,說他們的董事長在杭州被黑幫劫持,好不容易逃出來後,我們警方又要抓捕他們,暗夜集團的總裁說了,如果今天他們的董事長有什麼意外,他們就馬上返回英國,並且在華夏的投資也全部取消。”

“嘶……”雷志文聽完,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還有克里斯丁家族,他們因爲暗夜集團轉移回華夏,也準備和暗夜集團合作,準備在國內進行大規模投資,而就在剛纔,克里斯丁家族的人通過大使館向上面提出抗議,意思也和暗夜集團的人差不多。”

雷志文猶豫了一會,說道:“好吧,我知道怎麼做了。”

咬了咬牙,雷志文終於下定了決心,然後對一旁的潘同光說道:“通知下去,收隊。”

“什麼?局長,您?”潘同光原本是一副打醬油的模樣,此時聽到雷志文的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愣愣道。

我是睡陰師 這是上頭的意思,我們必須服從,通知下去,收隊。”雷志文正色道。

潘同光臉色一變,想到自己的計劃和薛軍的命令,頓時一咬牙,說道:“局長,這件事情請您三思,這次的案件影響重大,我們不能給人民一個交代的話,恐怕…….”

“難道我不知道?”似乎是覺得潘同光太囉嗦,雷志文冷哼道:“我也清楚這事情的影響有多嚴重,如果你可以說服上頭的話,我沒意見。”

潘同光的臉色陰晴不定,他也明白,上頭的命令一下來,是基本沒戲了,但如果這次就這麼放走葉寒的話,那麼想要再找一個這麼好的機會,就基本不可能了。

“局長,我們可以先將其他人帶回去。”潘同光是不知道羅浩的身份,他只知道眼前的帶金絲眼鏡的男人是克里斯丁家族的人,但他卻不知道站在迪恩身邊的羅浩是誰,在他看來,羅浩應該是迪恩的祕書神馬的。

“我們小姐說了,你們不能帶走她的朋友。”迪恩沉聲道。

羅浩挑了挑眉毛,似乎在不滿迪恩搶了他的臺詞。

“我希望你明白,這裏是華夏,不是英國,你家小姐說了不算。”或許是對於迪恩的語氣有些不滿,潘同光有些火了,頓時冷哼道。


迪恩聳了聳肩,用着傲慢的語氣說道:“先生,可以告訴我,你的職務麼?”

潘同光臉色一沉,他對於迪恩的語氣非常的不滿。

身爲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在警局裏幾乎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走到哪別人都對他客客氣氣的。但現在聽到迪恩那傲慢的語氣,他徹底的火了。

不等潘同光說話,迪恩繼續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迪恩·克里斯丁,是克里斯丁集團亞洲地區的負責人。”

說到着,迪恩冷笑一聲,說道:“你有權保持沉默,但如果克里斯丁家族取消在華夏的投資,那麼一切後果都由你來承但。”

“你說什麼?”潘同光徹底的怒了,剛想說話的時候,卻被羅浩給打斷了。

羅浩冷笑着說道:“我是暗夜集團的總裁,如果今天你們非要抓走我們董事長的話,那麼暗夜集團將撤回英國,並且將所有在華夏的產業收回。”

潘同光瞪圓的眼睛,他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那個絲毫都不起眼的男人,居然是暗夜集團的總裁,而且羅浩的話,讓潘同光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因爲這話,放的太狠了。

幾乎整個華夏的人都知道了暗夜集團要轉移回華夏的消息,如果他們撤回了英國,那麼對華夏**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在腳下地洞開啟的瞬間,清靈就收到了泉泉的聲音,泉泉說,這下面的地宮中,必須要身負龍氣才能安然下去,不然的話出口會被封死,就連修真者也難以在短時間逃脫,驚動了其他高人,將會難逃一死。

天金帝國的皇帝身為真龍天子,在坐上皇位的那一天,天上星宿轉移,他的身上就會帶有微弱龍氣,因此進入這地宮可以安然無恙,而皇后卻不行,即使她是皇帝的正妻,身上也不會有龍氣衍生,因此第一個走進這地宮的一定不能是皇后。

龍氣的事情清靈不用擔心,手腕上盤著一條金龍泉泉,它身上所散發出的龍氣不知道比皇帝多了幾千倍,進入地宮對她來說自然是萬無一失。

清靈的提議皇后沒有拒絕,她相信清靈之所以這樣要求必定是有她的考量,不管是因為什麼。只要能夠治好皇帝陛下的身體,這點小事還不被她放在心上。

皇后輕輕點頭,側身移步,給清靈留出位置來,清靈探身順著地梯走了進去,手腕上的一條白色小蛇散發出微弱的金光,平滑的蛇身緩緩的生出了四個小小的龍爪,除了清靈之外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泉泉的變化。

站在天金帝國真正的藏寶閣入口處,放眼望去,清靈才知道終於五大帝國之一的藏寶是多麼的豐厚。

整個藏寶的地宮分為四個區域,入口朝北,中間開路,東南側一排排書架上陳列著各色古書,能夠被擺放在這裡的絕對不是一般貨色。西南側晃眼的法寶不似外面的平凡,其中竟然還有兩三件上品寶器存在,那可是修真者用的東西,即使在凡間也是無價之寶。

東南側幾張長桌對起,桌上一隻只錦盒裡面都是各色靈藥,因為怕靈藥的靈氣失散,因此放置靈藥的盒子都是經過符咒封印的。每個盒子上都掛有一塊木牌,上面寫著靈藥的名稱。

而西南側幾個空蕩蕩的架子上擺放寥寥幾件的東西卻讓人摸不著頭腦。有書籍殘頁,有玉石殘片,有金銀飾物,更甚至,架子上最大的盒子裡面竟然裝著一盒子的石頭!

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被放入地宮藏寶閣,和靈藥法寶放在一起的一定不是凡物,究竟是什麼?

清靈忍不住走上前去一看究竟,身後皇后的聲音卻響了起來,「清靈姑娘不是要挑選靈藥嗎?都在這裡了。」

清靈回頭,目光在皇后的臉上一掃而過,後者的視線被清靈所吸引,目光變得迷離起來。

「你什麼都沒有看到,在這裡等我。」

緩慢的聲音從清靈嘴裡傳出去之後,皇后好像失了魂兒一般,雙眼無神。看著清靈走到西北側那些放著石頭和破爛碎片架子旁,也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面色平淡。

剛剛那一手類似於凡間江湖術士所使用的迷魂術,實際上清靈的手段要比江湖術士們強得多了,她可是用精神力將皇后控制住,順便改變了她的記憶,即使在事後,她也只覺得今日兩人前來,只是選取靈藥,沒有做其他事情。即使是修真者也難以發現皇后精神中的微弱變動。

西北側空蕩蕩的一片,只有兩個檀木所制的架子,架子上的東西也是聊聊數件。

清靈伸手,輕輕的拿起架子上唯一的一本殘頁書籍,腐爛發霉的黃色紙張上有一半字跡都看不清了。連猜帶蒙的,終於也是能夠看個大概,清靈看書極快,一目十行,並且把看到的東西都記錄進腦子裡,就是以後也不會忘記。

翻書的速度很慢,因為怕翻的快了會讓這本書的殘頁更加破爛,即使是這樣,十分鐘后清靈也看完了這本書上的內容。

驚人的發現上面記載的東西竟然是清靈前所未聞的事情!

這個世界東南西北中五塊大陸分割,東側十萬大山為主,西側迷霧森林為主,南方是妖族之森的舞台,北方是北寒之地的地盤。十萬大山的殘暴,妖族之森的兇險, 萬古金身


而這本書記載的就是關於北寒之地的訊息。據說北寒之地曾今是遠古時期的戰場,那樣整塊大陸稱為戰場的存在是讓人不敢相信的,因為傳說在北寒之地大戰的不是凡人,而是天神,神一般的強者,而且是海量的神人。

………………………………………………………… 迪恩也是冷笑一聲,說道:“而且這一切後果都由你來承但,另外,不要小看暗夜集團和克里斯丁家族的信息網,我們想要知道你的資料只是十分鐘內的事情。”

“那你們可以試試看!”潘同光的肺都快要氣炸了,臉色陰沉的說道。

身爲杭州公安局的副局長,他哪裏受過這樣的對待,以前走到哪都不是牛逼哄哄的,但現在居然被別人威脅,他沒氣暈算好了。

隨後,潘同光咬牙轉身,對着雷志文說道:“局長,我保留之前的意見,這案件非同尋常,我們不能草率決定。”


“凱麗,打電話給大使館,告訴他,克里斯丁家族取消在華夏的投資計劃。”不等雷志文回答,迪恩轉身對身後的祕書說道。

而羅浩也是轉身,沉聲道:“餘明,通知集團裏的人,暗夜集團返回英國,並且收回華夏所有的產業,順便聯繫英國**,他們應該會很歡迎我們回來的。”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雷志文臉色鉅變。

如果因爲今天的事情,讓兩個巨型集團離開華夏的話,他就算死一千次,華夏**也不會放過他。

“兩位,請息怒,我們現在就收隊。”雷志文連忙說道。

說完,雷志文大手一揮,離開對着身旁的另外一名副局長說道:“通知下去,收隊。”

看着眼前的這一幕,羅浩和迪恩對視了一眼,紛紛露出一絲冷笑。

“雷局長果然是聰明人,我們最喜歡和聰明人合作了。”羅浩笑着說道:“你的決定讓我改變了主意,暗夜集團繼續留在華夏,並且加大在華夏的產業量。”

說着,羅浩微微一笑,“說不定,我們還會在杭州進行一些商業投資。”


迪恩也跟着點了點頭,“嗯,雷局長的作風讓我們很滿意,我們也選擇在杭州進行一些投資,不過嘛。”

迪恩的手指緩緩的指向了潘同光,冷冷的說道:“但這位先生的做法讓我們很失望,所以,有他在,我們還是不敢來杭州進行商業投資,嗯,還是在東海好了。”

“我們也是。”羅浩冷笑着點頭。

“你…….”潘同光此時心中怒火滔天,心裏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他完了。

但僅有的一絲理智控制了他,不讓他和羅浩兩人起衝突,因爲和暗夜集團的總裁起衝突的話,就算有青幫在,他也是死定了。

同時他也在做着心理安慰,他相信,憑藉這些年做的貢獻,上頭不會輕易的撤掉他的職務,並且有青幫這艘巨輪在,如果他要被扯下來,青幫是不會想袖手旁觀的。

心裏明白了這一點,潘同光沒有再說什麼,努力的壓制住了心中的怒火,冷哼一身,轉身離開。

隨後,數十輛警車再次啓動,離開了萬豪酒店,這樣的一幕,讓原本圍觀的羣衆議論紛紛。

“尊敬的羅先生,我剛纔就說了,有我的幫忙,您會輕鬆很多。”看着警察離開,迪恩笑着轉身,對着羅浩說道。

羅浩聳了聳肩,淡淡道:“有沒有你們都一樣,我一樣能把事情處理好。”

“好吧。”迪恩沒有再說什麼。

的確,暗夜集團的威名在,就算潘同光再堅持,杭州這邊也不敢對葉寒做些什麼。

更何況,葉寒是葉家的人,葉家不會允許葉寒有半點損失。

所以,就算沒有暗夜集團,葉寒也不會掉一根頭髮。

ωwш▲тт kǎn▲c○

葉寒之所以叫羅浩來,只是不想事情那麼麻煩而已。

站在落地窗前,葉寒看着酒店樓下,原本那些來勢洶洶的警車,現在卻狼狽的離開。

“哼,就憑你們也想抓我,呵呵。”葉寒手裏拿着一杯心語爲他倒的果汁,輕輕的搖晃着,“美國想盡辦法想要抓到我,但這麼多年了,連我的頭髮都沒碰到,就憑你們這些只會吃乾飯的傢伙,也想抓到我?”

市公安局,潘同光回到警局後,第一時間回到了辦公室,匆忙的拿出手機,撥通了薛軍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潘同光就恭敬的說道:“薛老大,不好意思,事情出了差錯。”

“怎麼回事?”電話那頭,薛軍一聽到潘同光的話,頓時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嘶啞着聲音說道。

潘同光立刻將剛纔的事情沒有絲毫遺漏的說了出來。

甚至還添油加醋,爲的就是想讓薛軍知道這次的事情有多麻煩。

雖然本來就很麻煩,但潘同光還是能有多扯就有多扯,想要薛軍把怒火發泄到暗夜集團和克里斯丁家族上。

暗夜集團和克里斯丁家族一起出馬,就算是省長來了,估計也佔不到一絲便宜。

薛軍聽完潘同光的話後,滿臉不爽的點燃一支雪茄,沉聲道:“我知道了,潘同光,從今以後,你不會再得到青幫的支持,而且,你和青幫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你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用了。”

“啪!”

薛軍說完,很乾脆的掛斷了電話。

“嘟…嘟….”

聽着聽筒裏傳出來的忙音,潘同光一下子沒有回過神來。

就這麼,被一腳踢下了青幫的大船。

一旦失去了青幫的支持,那麼他以後想要爬升,就基本不可能了。

“咯吱!”

就在這時,不等潘同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辦公室的大門被人推開。

“難道你們不會敲門麼?”潘同光正不爽呢,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滿臉陰沉的轉過身,咬着牙說道。

推門而入的雷志文,聽到潘同光的話,先是愣了愣,然後看到他手裏的手機,還有滿臉的不爽,似乎想到了什麼,緩緩的說道:“怎麼,難道你已經收到了通知?”

看到進來的是雷志文,潘同光連忙一邊將手機放回口袋裏一邊說道:“抱歉,局長,我剛纔在想案子,所以沒注意到是您進來了。”

潘同光先是歉意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局長,剛纔您說的,什麼通知,難道上頭又有了新的指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