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6 Views

心疼了一下,楊紫薇快速走過去,拿起了手機。

Written by
banner

本想掛斷,看到顯示黃安琪,她鬼使神差的接了。

“喂,林川,我……”

“黃總,我是楊紫薇。”

“哦。”黃安琪意外的口吻,“林川呢?”

“他在我旁邊,不過,他睡着了……”

“哦,那沒事了,先掛了……”

“喂,黃……”楊紫薇有點無語,不是誤會了吧?

Wшw ⊙ttкan ⊙℃ O

想發條短信解釋一下,又怕自己多事了讓林川不喜歡,最後又把手機放下了,去處理工作。

不過因爲林川在場,而且近在咫尺,她根本就沒辦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目光總是在各份等待批覆的借貸合同,和林川的身上游離。

還沒見過林川睡着的樣子,靜靜的,很帥很帥。

楊紫薇看得春心蕩漾,差點就忍不住過去親上一口了。

她心裏是很喜歡林川的,不過也真的覺得自己配不上,只能悄悄喜歡了。

也沒什麼,她自己感覺挺美好的。

婚姻她已經嘗試過,不堪回首。

現在對她而言,工作至上。

林川睡的很沉,也睡得很久,一覺醒來,居然快八點了。

楊紫薇也沒走,就那樣陪着自己。

林川頓時是又尷尬又抱歉:“楊紫薇你該叫醒我,或者你先走。”


楊紫薇莞爾一笑:“叫醒你,不忍心,自己先走,不地道。”

“好吧,你吃飯沒有?”

“沒吃。”

“請你吃。”

楊紫薇正餓的七葷八素,趕緊收拾了一下跟着林川出了門,來到附近一家西餐廳。

“紅酒要麼?”翻着餐牌,楊紫薇突然問道。

“你想喝麼?”林川不想喝,等下還要開車,這個年代雖然酒駕還沒有入刑,但這總歸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我是看你今天辦了大事,給你慶祝慶祝。不過你不想喝就算了,反正你每天都辦大事,也慶祝不過來。”

“楊紫薇你現在說話是越來越能叫人開心了。”

“呵呵,我可是祕書出身,嘴巴不甜一些,早就失業了。”

“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

談話間,兩人各自點了些東西。

因爲沒幾桌客人了,廚房無所事事,服務速度很快,不一會就把他們所需要的食物製作了出來。

他們倒是吃得慢,邊吃邊聊天,吃完都九點多了。

林川把楊紫薇送了回家之後,自己卻有點不想回家。

最後一個電話打給了大水牛,兩人相約到了一家高檔清吧。


“老大,你這愁容滿臉的也太不尊重人了。”坐在座位裏,大水牛說道。

閃婚蜜愛 我要是開開心心,我能找你喝酒?”林川給他一個白眼,讓他慢慢領會。

“老大,我意思是,你都人生巔峯了,你還愁成這樣, 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還活不活了?”

“你給我滾!”

“呵呵呵呵,開玩笑,老大你是感情問題吧?”大水牛正經了起來,他覺得肯定是的,這事業得意,感情就失意,什麼雙豐收,不容易的事情!

“你廢話真多。”

“酒不是沒上來麼,不說點廢話,消磨不了時間。”

“你他媽要不是貪心的想喝皇家禮炮,要啤酒的話,早該上了。”

“嘿嘿,啤酒經常喝,皇家禮炮聽得多,沒喝過,老大你現在是巨豪,宰一下不過分的,況且菲菲不喜歡喝啤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歐菲菲什麼時候到?”

“應該到附近了。”

“呦呵,這不是牛水芬嗎?真是奇怪了,怎麼你這種人也能上這麼高檔的酒吧了?你確定你消費得起?”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孩突然走到了兩人的身邊。

大水牛聞聲看去,是自己的前女友謝麗。

兩人是大學同學,談了兩年戀愛,謝麗傍上了大款。

其實傍大款也沒問題,畢竟是人各有志。

讓大水牛感到憤怒的是,謝麗是在分手之前就傍上了。

給了他綠帽子,還羞辱他,說是因爲他沒本事,自己才離開的。

那大款此刻也在謝麗的身邊,四十歲的油膩大叔,都能當謝麗她爹了。

大水牛盯着他看,他也盯着大水牛看,滿臉傲氣的問謝麗:“麗麗,這就是你那窮鬼前男友了?”

謝麗討好的說道:“火哥,沒錯呢,在這能碰上他,真是好稀奇。”

“這有什麼好稀奇的,打腫臉充胖子的人多了去了。”

“火哥說的對,這傢伙就喜歡幹這種薩比事。”

大水牛沒搭話,完全不想跟謝麗這種賤人浪費脣舌。

“怎麼不說話,啞巴了嗎?”自己在秀優越感,大水牛居然毫無反應,這讓謝麗很是不爽。

“行了,難得碰上,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火哥,金火南,開奶茶連鎖店的。”

“低調,低調,說不上連鎖,也就幾十家店而已!”

“兩位,請借一借。”侍應生的聲音響了起來,上酒了,皇家禮炮,很大的一瓶,也是全場最貴的一瓶。 我一直在想,要是哪天武漢不在那麼堵了該會有多好,不過想想也是,每座城市都會有他特定的存在方式,擁堵只是武漢溫暖之外的一絲絲冰冷罷了。僅僅那一絲絲罷了而已。

文雪峯的桑塔納雖然有點年頭了,但是保養的卻還是挺不錯的,正如他這個人一般,老氣卻如此珍貴。

廣告公司的地址在楚河漢界那邊的萬達廣場,差不多開了四十分鐘的樣子,我纔到了公司門前,將車停了下來,面前廣告公司的名字卻讓我眼前一亮“初夏”,挺好聽的。

我夾着個公文包就走了進去,裏面的前臺小姐正在電腦上面瀏覽着文件,我大概的瞟了一眼公司內部,沒有多少人,顯得有些冷清,前臺小姐看見我進來,連忙站了起來:“您好,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

我回以微笑:“我找下你們公司的老闆?”

“您事先有預約嗎?”

我搖了搖頭:“沒有的,不過沒關係,我只是簡單的和你們老闆聊聊,是給你們公司介紹業務來的。”

前臺小姐連忙擺了擺頭:“不是的先生,我們公司最近是緊缺業務,但是老闆已經好多天沒來公司了,公司裏面都走了好幾個業務員了。”

我尋思着問道:“那你知不知道你們老闆什麼時候來公司了?”


前臺小姐搖了搖頭:“這個我真不知道的,以前老闆每天都會來的,可是最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了,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了。”

“這樣昂,那要不這樣,我給你留個電話號碼,要是你們老闆哪天過來了,你立馬給我電話,我就趕過來,你看行不行?”

我也不想爲難前臺的,畢竟隨意的去找她要她們老總的號碼,要是後面她們老總怪罪下來,這樣對面前的這個女孩子也不好。

前臺小姐笑着點了點頭,我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了下來,說了一聲謝謝,轉身就離開了。

看來來的還真不是時候,只有等公司老闆回來了,我在過來一趟吧。

我回到了車上,點着了一根香菸,默默的抽着,正當我離開的時候,我卻聽見了車外有人在呼喊的聲音:“先生、先生。”

我透過車窗望着那人,正是廣告公司的前臺,我有些疑惑的踩住了剎車,將窗戶搖了下來。

前臺小姐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先生,先生,我們老闆來了。”前臺小姐喘着粗氣:“還好您沒走。”

“來了?”

“對啊,也是挺巧的,您前腳剛出公司,老闆就過來了,所以我二話不說就來找您了。”

“美女,謝謝你啊,那你趕緊帶我過去。”

前臺小姐點了點頭,立馬在前面引路帶着我過去了。

進了公司,前臺小姐將我帶到了一間辦公室:“老闆在裏面,您進去就可以,我就先去忙自己的了。”

我對善良的妹子笑了笑,在門前琢磨着進去了說點什麼好,這時候門猛地一下子被打開了,我看着面前的這個人愣住了,這個人看着我也愣住了。

我吞了吞口水:“夏沫,你是這家公司的老闆?”

夏沫一雙大大的眼睛盯着我:“你就是要找我的那個人?”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點了點頭:“恩,就我要找你的。”

“你找我給我打電話就可以了啊,幹嘛還繞這麼大一個圈子?”

“不是,我不知道這家公司是你開得。”

夏沫一臉疑惑的盯着我,完全的迷惑了。

“好了,我這好不容易來一次,你也不請我進去坐坐?我都快渴死了。”我靠在門框邊上,能清晰的看見她睫毛彎彎。

夏沫微微笑了笑:“進來吧,我給你泡點好茶喝。”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夏沫工作的地方,之前只是知道夏沫回到了武漢發展了,但是我卻不知道她自己開了一家公司,我一直以爲她是靠着他父親那邊來發展的。

進去的一瞬間,我就聞到了裏面一股特殊的香味,沁入心扉。

七扒壞老公 ,暖色調的壁紙,大紅色的沙發,還有四處佈置起來的藝術品。

我坐在了沙發上四處的打量着這個房間,夏沫則在一邊幫我泡起了茶。

“給,武夷山大紅袍,算你運氣好,就剩下最後一點了。”夏沫給茶端到了我的面前,有些人,總是會溫暖你的整個天涯,哪怕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夏沫就是這樣的人。

我喝了幾口,然後將事情的整個經過說給了夏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