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1 Views

舒顏很想再勸勸江曉彤。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她也明白:江曉彤性子相對倔強,即便是她再勸,她也未必會聽。

也正是因爲江曉彤這倔強的性格,米可才這麼排斥她。

考慮到這些,舒顏道:“那好吧,我不強求,去還是不去,你自己做決定。”

“謝謝舒主編理解。”江曉彤說罷,收拾好東西,揹着包兒就走了出去。

整個過程,不帶一絲猶豫。

……

米可早就定好了就餐地點,就在《時尚今典》不遠處的那間名叫“謎樣森林”的中餐廳。


這家中餐廳,之所以會叫這個名字,是因爲是半露天設計的。

在餐廳裏,種植了許多四季常青且極具觀賞性的樹木。

顧客在餐廳用餐,感覺就像進入了森林一樣,新鮮、自由、愜意……

當然,來這家餐廳辦生日宴,米可也是花光了自己近幾個月的工資。

但是,大家都來,她高興。花點兒錢,倒也無所謂。

米可在下班之前就提前化好了妝,換了一身白色的長裙,和黎一鳴一起到了“謎樣森林”等候各位同事的“光臨”。

米可等了大概十幾分鍾,舒顏和樊瑞、李冰就到了。

當米可看到舒顏的那一刻,有些意外。

因爲,她沒想到舒顏會這麼快就趕到。

米可連忙起身,笑着說道:“舒顏,這麼快就來了。”

“生日快樂。”舒顏道。

李冰和樊瑞也跟着說道:“米主編,生日快樂啊!”

緊接着,樊瑞從包裏拿出一個禮品盒:“小小心意,請米主編收下。”

“哎呀,還準備了禮物呢?”米可一邊說着,一邊打開了禮品盒。

禮品盒裏面是一個18K的鐲子,設計精美,在燈光下很是耀眼。

“謝謝啊,竟然送這麼貴重的禮物。”米可一邊將鐲子待在了手上,一邊說道,“你沒看,正合適呢。”

舒顏見狀,笑了笑:“那就好。這是我們2206姐妹的一點兒小心意。”

“謝謝。”

就在這個時候,2205的姐妹們也都趕到了。

文知夏見到米可手上的鐲子,連忙湊上去看:“好精緻,好漂亮。誰送的?”

“喏——這些好姐妹們。”米可說話間,朝着舒顏看了看。

文知夏連忙閃到了舒顏的身邊:“舒主編,這個鐲子一定是你挑選的吧?好有眼光呀!

舒顏笑了笑,淡淡道:“謝謝。”

米可看着文知夏對舒顏如此熱情,心裏有些酸酸的。但是,礙於人多,也沒好說什麼。

緊接着,鄧藝璇和陳煒也都到了,各自送上了自己的禮物。

文知夏四處看了看:“嗯?閔雅呢?她怎麼沒來?”

“是啊,今天明明跟她說了的啊。”黎一鳴雖然保持着鎮定,但是心裏有多麼焦急和失落,只有他自己知道。

舒顏也轉過頭朝着門口的方向看了看,仍然沒有看到閔雅的身影。

“她今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就臨時走了。本來,她是非常希望能來的,也特地送了生日祝福……”米可解釋着,眼睛一直盯着門口的方向。

她等的,並不是閔雅,而是許英傑。

在米可的心中:許英傑纔是今晚的主角,可是,他爲什麼還沒來呢?

她擡手看了看時間,正好七點。

她按捺着自己內心的焦躁,坐在了座位上。

剛一坐下,許英傑就出現在門口的位置,穿着一身淺灰色的西裝,頭髮梳理得一絲不亂,看上去,英姿勃發。

“許總來了……”米可佯裝鎮定,心卻“砰砰”跳個不停。

衆人紛紛轉過頭,朝着門口看去。

畢竟,今天許英傑要來,她並沒有提前告訴大家。

現在許英傑突然出現,對大家夥兒來說,算是個意外。

許英傑到了之後,連忙說道:“人都到齊了?好久沒和大家一起聚聚。今天終於有時間了!”

“許總,您請坐。”米可將上席的位置,給了許英傑。

許英傑沒有落座,而是對米可說道:“今天是你的生日,上席還是你來坐吧?”

“不行。只要許總在,上席永遠是許總的。我生不生日的,都不重要。”米可聲音柔柔的,像是在邀請,又像是在故意撒嬌。

許英傑沒有繼續推遲,落座之後,米可選擇坐在了他的左邊。

舒顏、鄧藝璇、陳煒依次坐在了許英傑的右邊。

其它人根據自己的喜好隨意坐下。

大家都做好之後,許英傑看了看,然後問道:“是不是還有人沒來?”

文知夏馬上彙報道:“閔雅和江曉彤沒來。”

“爲什麼?”許英傑蹙眉問道。

舒顏馬上解釋道:“江曉彤很希望能來,但是家裏有急事,就只能讓我代她向米主編送上了祝福;閔雅是身體不太舒服……” 許英傑聽到“閔雅”的名字,就打斷了舒顏的話:“好,也算是到齊了。今天既是米可的生日,也是我們雜誌社的一次聚會。今晚我們好不容易聚在這裏,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我們忘記自己的年齡、忽略級別的界限,好好地開心一下!”

“好!”衆人異口同聲。

……

這場生日宴持續了兩個鐘頭,樊瑞和文知夏都喝得醉醺醺的。

米可雖然兩頰緋紅,但是眼裏並無醉意,整個過程,她都在不斷地觀察許英傑的表情和動作。


直到許英傑離開,她才真正地放鬆下來。

臨走的時候,她帶上所有的生日“祝福”走出了“謎樣森林”。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對舒顏說道:“舒顏,其實,我沒想到你今天也回來的。”

說罷,意味深長地衝着她笑。

舒顏道:“你這麼想,我能理解。其實,很多人都這樣猜想。所以,我不想讓自己的行動,讓別人猜中。”

米可聽了,臉上的笑容僵了那麼一瞬。

舒顏解釋道:“其實,關於我們倆關係不好的傳聞,一直都沒消失過。我們都是副主編,所以,在某些看法上,我們是一致的。”

說罷,她朝着米可笑了笑。

舒顏沒有把話說得太白,但是米可能懂。

她正想說點兒什麼,舒顏繼續說道:“不過,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們都是《時尚今典》的一份子。既然在《時尚今典》就應該一起想辦法將工作做好。包括2205和2206的姐妹們,包括各個部門之間,也都應該是一體的。所以米可,我今天挺感謝你的。”

“感謝我什麼?”米可問道。

舒顏停下了腳步,轉身面向米可,說道:“我感謝你今天舉行了這麼一次聚會。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大傢什麼時候才能聚一聚。米可,你還記得上一次我們雜誌社聚會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嗎?”



米可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

舒顏笑了:“你不記得很正常。因爲時間太久遠了,久遠到我們都不記得了。我也是今天特地翻出了上一次聚會時的照片,才發現是兩年前的事了。那次聚會,是我們倆一起提出來的。因爲那個時候,《時尚今典》的發行量和銷售量都創了歷史新高。但是,這幾年紙媒不景氣,我們再也沒有慶祝的機會了。所以,今天你能把大家都召集起來,一起聚一聚,我真的很高興。”

米可聽罷,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舒顏看着米可笑起來的時候,眼角已經出現了放射狀的細紋,於是說道:“米可,你很出色。長得漂亮,又有能力。如果遇到合適的男生,就嫁了吧。”

米可聽到舒顏的話,澀澀地笑了一下:“我媽今天早上也跟我這麼說。”

“老人家嘛,都會爲子女的未來着想,很正常。”

米可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舒顏,你和肖珃是什麼關係?”

舒顏沒想到米可會突然問出這麼一個問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們倆……是真的嗎?”米可又問。

舒顏想了想,回答道:“如果是真的,我一定會昭告天下的。”

米可聽罷,愣了愣,隨即極不自然地笑了笑。

舒顏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我先回去了。生日快樂!”

……

米可剛走不久,文知夏就跑到了舒顏身邊來。

“舒主編,舒主編……等等我。”

舒顏問道:“知夏,有事嗎?”


文知夏笑得很甜:“舒主編,你剛纔喝了酒沒?”

舒顏搖了搖頭:“沒有。”

文知夏似乎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她遍笑了起來,說道:“如果你喝了酒,我可以幫你開車的。”

舒顏聽罷,不禁納悶。

她分明記得剛纔文知夏在飯桌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怎麼現在突然要幫她開車了。

還有,她之前一直處處和她作對,現在怎麼突然開始想要和她親近了?

想到這裏,舒顏笑了笑:“知夏,你還真是好酒量啊!剛纔給米主編喝了這麼多杯,還沒醉呀?不過,既然喝了酒,就不要再開車。酒駕,害人害己。”

文知夏一聽,連忙朝着舒顏擺了擺手:“舒主編,我沒有喝酒啊!剛纔我杯子裏的,全是可樂。”

舒顏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她本以爲,文知夏端着杯子去給米可敬酒,肯定是“真材實料”的。

舒顏擡手看了看時間,說道:“我得快點兒趕回去了。改天我們再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