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6 Views

卡里克顯然很瞭解目前的形勢,和卞猛一起用力,使勁的掙脫着繩索,也不知道努力了多少次,繩索終於被掙的鬆動,緩緩的脫落下來。

Written by
banner

沒有歡呼,也不敢去看敵人的面目,趁着黑夜,卞猛和卡里克拼命的逃開。等到他們遁入黑夜裏,聲音再度響起。

“我們邁出了第一步,就看西牢的七獄霸如何接招了。”

說話的是羅剎,正是在她的設計下,西牢的獄霸們面對着一道困難的選擇題。

聽了卞猛的密報,再看到卡里克的斷臂,西牢七獄霸臉色都難看的很。

“東牢擺明是要把我們滅掉,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黑山老妖的脾氣暴躁,第一個按捺不住,大吼起來。

忒修斯雖然也是主戰派,卻沉穩的多:“老妖,少安毋躁。這件事情還不明朗,需要斟酌。”

六耳獼猴六隻耳朵分爲紅白藍黑橙紫六色,他的紅色耳朵不住的抖動,似乎在探聽着什麼。

“聽到什麼動靜了嗎?”赤練仙子問道。

六耳獼猴搖搖頭:“沒有動靜,這幾個探子跑的還真快。”

六耳獼猴通天徹地的紅耳也找不到東牢探子的動靜,看來他們已經離開了西牢地界,計劃避免不了的泄露了出去。

黑山老妖眼中煞氣一現,一掌虛空劈出,他數十萬年的靈力強悍無匹,卞猛和卡里克連恐懼都來不及,立刻被劈成兩團碎肉。

“現在怎麼辦?東牢如果知道我們的反伏擊計劃,事情就全都泡湯了。”金翅大鵬鳥道。

忒修斯沉吟片刻道:“從東牢的行動來看,和平的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如果他們繼續佔據魔谷,霸佔資源,我們的形勢就十分不利了,現在只有一個辦法才能挽回我們的劣勢。”

“什麼辦法?”顯然意識到局面越來越不利,就連主和派的博魯斯•泰格也甕聲甕氣的第一個開口問道。

“先下手爲強。”忒修斯道。

衆獄霸面面相窺,六耳獼猴和博魯斯•泰格遲疑了片刻,終於一起點頭。

對於有些掌握權力者來說,當遇到勢均力敵的敵人或者敢於挑戰他們權威的危險時,他們並不介意吃點小虧,甚至也可以裝作軟弱,不過一旦最切身的利益被損害,他們是絕不容忍的。

魔谷寂靜一如往常,李海冬卻隱約的能感覺出一些緊張的氣味。

東牢的人來來往往,離交接還有兩天,伏兵就已經開始進駐魔谷,而自從前夜放跑了兩個俘虜之後,西牢還一直沒有動靜。

快打吧,最好是拉鋸戰,生意就會越來越好。李海冬儼然成了爲賺錢煽風點火挑撥離間的大奸商。想到得意處,不禁哼起自己歌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樂的大奸商,又賣軍火又賣糖……”

俞白眉和羅剎瞥了瘋瘋癲癲的李海冬一眼,都沒做聲,他們更清楚獄界之中神仙妖魔的實力,一旦開戰,亂局驟起,獄界的未來會更加的撲朔迷離。在他們兩個的心中,發戰爭財還是其次,還有更重要的目的。

久久也沒有動靜,李海冬無聊的練起剛剛學會的法術來。

“點石成金……”一道真氣從指尖射出,打在石塊上,可惜李海冬沒有控制好力道,心法也記的糊里糊塗,石塊啪的粉碎。

羅剎看着李海冬惱火的又去揀了塊石頭,不禁道:“東方的法術很有意思。”她這話是對俞白眉說的。

俞白眉得意的道:“東方修真體系博大精深,哪裏是你們魔族能夠了解的。”

羅剎淡淡的道:“也不見得,我們魔族也有許多奇妙的魔法,我看比起東方的法術,只強不弱。”

俞白眉有些不快,冷哼一聲道:“化外之民而已。” 作者是個不守規矩的人,喜歡顛覆。所以在書中看到和別人的仙俠書不一樣的設定,請勿吃驚。能接受的朋友,歡迎繼續追看。不能接受的朋友,希望你能找到別的好書。總之希望大家都能開心,僅此而已。

************************************************

李海冬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忙打圓場道:“東方有東方的好,西方有西方的好,別爭了。”

俞白眉剛想再自誇兩句,就差點被李海冬接下來的話氣歪了鼻子。

“羅剎姐姐,有空的時候你也教我兩手好不好?”

“李海冬!”俞白眉氣憤的道。

李海冬一瞪眼睛:“幹嘛,我又沒賣給你們崑崙派?”隨即又拍起羅剎的馬屁來。

俞白眉一想也是,自己不過是教他幾手而已,又沒收他做徒弟,一口氣泄了,憤憤的坐下,等看到李海冬一臉色迷迷的偷看羅剎高挺的胸部,不禁啞然失笑,心道這小子學魔法是假,一親香澤是真吧。這麼一想,倒也不氣了,只想看李海冬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羅剎也不知是心情好還是爲了氣氣吹噓東方法術的俞白眉,竟然一口答應了李海冬的請求。李海冬大喜,伸出小拇指道:“一言爲定。”

羅剎學着李海冬的樣子伸出小拇指,兩人的手指勾在一起。李海冬嘖嘖道:“羅剎姐姐的皮膚真是不錯。”說着就恬不知恥的去摸羅剎的手。

“啪……”

羅剎的巴掌已經貼在了李海冬的厚臉皮上,李海冬被打的暈頭轉向,臉上浮現出清晰的掌印。他哭喪着臉道:“姐姐,太狠了吧?”

俞白眉一旁偷笑,暗道小子活該。

從人間界的狂,到獄界的痞,李海冬恍惚的也不知道哪個是他真正的性格了。或許用隨遇而安,適應力強來形容他最好不過了。水無常勢,人無常性,不見得是件壞事。

一邊“調戲”着羅剎,一邊纏着她教魔法。李海冬體內的真氣完全是崑崙派的玉虛真訣,和羅剎的西方體系魔法來源不同,本來羅剎只是想要戲弄李海冬一下,沒料到按照羅剎的方法像模像樣的比劃了幾下,李海冬竟然成功了。


“撲”一團黑色的火焰在手上燃起,李海冬大喜道:“這個好玩。”他調皮的把手變化做長刀的模樣,長刀之上,火焰熊熊燃燒,氣魄逼人。

“這個招數就叫做火焰刀吧。”李海冬得意洋洋的道,“姐姐你說帥不帥?”

俞白眉一旁不屑的嘟囔道:“比三昧真火差得遠了。”可惜他這充滿了酸葡萄味道的話根本沒妨礙李海冬和羅剎越來越近乎。

羅剎傻看着李海冬手上的黑色魔火,不敢相信。久久才皺眉道:“火焰刀的名字太土氣了,你就不能有創意一點?”

“那該取什麼名字好?”李海冬撓撓頭,從憨憨的名字就能看出來他對取名字不在行。

“我教給你的魔法叫做地獄業火,就叫業火魔刀吧。”羅剎道。

李海冬將手臂舉起來,就見那團黑火在刀刃上翻滾沸騰,好似要把這世界全都燒燬一樣的瘋狂。


“好個業火魔刀,就叫這個名字了。”

似乎在響應着李海冬的話,那團業火猛的衝起來,直奔天際而去,在空中留下一道黑線。偏偏也就在這是,魔谷方向,傳來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

大地顫動,劇烈的震盪讓李海冬站立不穩,而一陣狂風也呼嘯而來,讓他難以呼吸。俞白眉和羅剎齊聲驚呼:“動手了!”

回首望去,魔谷方向的天際,無數道七彩斑斕的光影在天空掠過,西邊的天空,黑漆漆一片烏雲鋪天蓋地向魔谷壓了過去。

這驚世駭俗的景象,不但震住了李海冬,就連俞白眉和羅剎也驚歎不已。


“這纔是真正的強者。”俞白眉完全被魔谷上空的黑雲驚呆了。

“這是黑山老妖的滅世黑雲陣。”羅剎喃喃道,“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果然厲害。”

只見黑雲緩緩的壓下去,那些光影在天空中編織出七彩的光幕,似乎要和黑雲抗衡,可是黑雲的力道更強,凡是和黑雲撞在一起的光影,全都消散不見。

李海冬很清楚,每一道彩光都是東牢的仙人,他們的級別大多數都是和俞白眉差不多實力的地仙飛仙,修行都不超過萬年,與黑山老妖這樣修行達到獄界上限的獄霸相比,就如飛蛾撲火,除了粉身碎骨,沒有別的下場。

儘管離的很遠,李海冬還是感受到了黑山老妖的強大來,這根本是超出他想象的實力。甚至於那些在黑山老妖的黑雲之下灰飛煙滅的仙人都是他難以企及的高度。

何止天差地別?一瞬間,在人間界建立起來的信心全數被黑山老妖的強大粉碎。

俞白眉似乎看出了李海冬的頹喪,一拍他的肩頭道:“別灰心,要是運氣好的話,你也能跟他一樣。”

是啊,我憑什麼就不能跟他一樣?李海冬被俞白眉的話重新鼓起了勇氣,他能練到這個地步,我當然也能,我甚至有比他更優越的條件。


看那黑雲遮日,看那黑雲敝天,看那黑雲漫山遍野,看那黑雲橫掃千軍,李海冬的心也似乎被黑雲給吞噬掉,滿心全是對力量的渴望。

光影敵不過黑雲,漸漸的潰散,羅剎目不轉睛的看着魔谷的戰況,驚奇的道:“難道東牢沒有獄霸級的人物壓陣嗎,這樣下去,魔谷很快就會失守。”


西牢七獄霸只出現一個黑山老妖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難道東牢就無人可以和他抗衡了嗎?

正在疑惑着東牢如此快的退敗,天際出現了另外一種顏色。

無窮無盡,無形無影的壓迫力使人喘不過氣來,空氣中似乎有灼熱的感覺,天空大地的顏色本來被黑雲籠罩着,一片黑夜欲來的光影,此刻卻漸漸有了絲絲的血色。

火燒雲!鋪天蓋地的火燒雲席捲而來,一直撞在黑雲的邊際上。

莽蒼的獄界天空,一邊是黑雲,一邊是火雲。

紅與黑分庭抗禮,天地之間,再無別色。

“紅袍老祖!”俞白眉和羅剎一起驚呼。

李海冬眼看火雲和黑雲撞在一起,天空震顫,大地搖晃,聲聲悶響震的李海冬氣血翻騰,幾乎暈厥。

紅袍老祖竟然這麼厲害。李海冬呆住了,這些獄霸的威名,果然不是吹出來的,氣勢如此驚人,足以翻天覆地,移山填海。 下了新書榜,成績不理想,大家多幫忙,後面會很爽。

*******************************************

“他們都是上限的獄霸,勢均力敵,一定有場惡鬥。”俞白眉興奮起來,他當然希望黑山老妖一舉殺掉紅袍老祖。

似乎爲了滿足俞白眉的願望,黑雲大盛,兩團龍卷似的黑雲向着火雲射去,一舉突破了火雲的防線。紅色之中,兩道黑線好似利箭,向着中心腹地激射而去。

“殺了他!”俞白眉禁不住大喊一聲。

可惜黑色利箭的後勁乏力,衝得越來越慢,紅光也越來越濃,黑色被稀釋的漸漸淡了,很快就消散在紅色之中,如同從來不曾存在過一般。

消滅了侵入的黑雲,火雲大盛,狂飆突進,將黑雲壓迫的不斷後退。

“沒想到紅袍老祖這麼強大。”俞白眉嘆道,如果不是遇到了李海冬,紅袍老祖將是他永遠的噩夢。就算現在進境一日千里,想要追趕上他,依然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黑雲並沒有就此被火雲壓過去,雲間隱隱電光閃爍,顯然黑山老妖還有後招。

“小心!”俞白眉和羅剎異口同聲的叫道,俞白眉眼疾手快,一把將李海冬按倒在地。

剛一伏倒在地,一陣烈風襲來,李海冬不敢擡頭,只覺得頭頂狂風呼嘯,頭皮被刮的生疼,不禁驚駭,心道若是沒有趴下,只怕已經被風吹的飛了出去。

風聲持續了好一會,才漸漸的減弱,李海冬壯着膽子稍微擡起頭來,就見天空中紅和黑已經摻和在了一起,火光熊熊,電光閃亮,糾纏的不亦樂乎。

好一場亂鬥,把獄界攪和的昏天暗地。從局面上來看,勢均力敵,一時半會都分不出勝負。

“這要打到什麼時候?”李海冬有些膽怯的問道。

俞白眉和羅剎一起搖頭,在紅袍老祖和黑山老妖那個級數的強者面前,他們與李海冬之間的能力差距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恐怖和沉默的情緒蔓延着,大家都不說話,怔怔的看着天邊的紅黑變化。

驀地裏,天際隱隱傳來細微的聲響,俞白眉和羅剎對望一眼,眼中流露出恐懼來。

“八音魔鼓!快走……”話音沒落,俞白眉一把揪起李海冬的衣領,不等他反應過來,已經飛在空中,腳下的飛劍以李海冬從來沒有經歷過的速度瘋狂的掠過大地河流。

“怎麼了!”李海冬驚問道,他看到羅剎的巨大黑色羽翼招展開來,緊緊跟在後面,臉上流露出從未曾見過的恐懼表情。

“那是赤練仙子八音魔鼓的聲響,一旦施展開來,以你我的修行,立刻化成飛灰。”俞白眉急切的道,腳下飛劍越來越快,他的三千年修行發揮到了極致,只盼着能夠在八音魔鼓發動之前逃出魔音籠罩的範圍。

李海冬茫然回望,空中紅黑依舊糾纏着,整個天空都瀰漫着肅殺淒涼的戰意。

也不知道逃了過久,終於停下腳步。天的盡頭,紅黑依然清晰可見,李海冬猛地想起在電視上看過的核武器爆炸所產生的蘑菇雲來,一股沒來由的恐懼襲上心頭。

шωш• ttκǎ n• C〇

當在人間界操控他人的生命時,李海冬的心中或多或少有着掌握着生殺大權生死予奪的快感。那種感覺很是奇妙,人性在妙到纖毫的平衡之中左右上下搖擺,善惡在鬥爭中尋找着一個理智與瘋狂的平衡點。對於這蒼茫宇宙的無窮力量來說,李海冬的那一點點力量不過是滄海一粟恆河一砂,微不足道。僅僅這一點可憐的力量就讓人迷茫不已,何況獄霸們這樣毀天滅地的強悍實力。而他們,也不過是可憐的囚徒而已。

一瞬之間,李海冬發覺了自己實在太過渺小了,這種感覺是那樣的孤獨無助,好像擎天大廈忽然崩塌。李海冬無奈的撅起嘴來嘆口氣,一腳踢飛一顆看起來討厭的石子。

俞白眉和羅剎更是臉色煞白,頹然的看着遠方。

力量上的絕對差距簡直讓他們喪失掉了所有的信心,比起李海冬來,他們更清楚這種差距意味着什麼。李海冬本還想說兩句鼓舞人心的話,可是看到他們半死不活的樣子,又不知道說些什麼纔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