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9 Views

昏昏沉沉的趙靜慢慢的睜開了眼中,好像是在做夢樣,就向是進入了個黑暗中趙靜,不願意看到眼前的景象,他有閉上了眼睛,不想去看,“靜兒,你聽着,現在你必須離開這裏,我擋住後面的人呢,不然咱們誰也跑不了!”趙靜雖然閉上了眼中,但是他已經開始接受眼前的事實了,聽到楚風的話,他覺的自己真的有些過分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囂張,自己的人性,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田地,他不敢看楚風的眼睛,他覺得對不起楚風。

Written by
banner

楚風還在不停的搖晃這趙靜,趙靜無奈的睜開的眼睛,“靜兒,現在你是咱們唯的希望,我擋住他們,你快離開,報警,定要報警了,不然咱們手走不出去的,知道嗎?”聽到了楚風的安排,趙靜還想說不會拋棄楚風,但是看看楚風的眼神,他知道那都是廢話了。

楚風說的對這是他們唯的希望了,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後,那羣人已經看到楚風和趙靜的身影,向他們的方向走過了,“靜兒,別在猶豫了,現在就走向後面走,記得報警啊!”楚風將趙靜推了出去,然後想人羣的方向走去。楚風有身體擋住了後面的身影。

“你們來的好快啊,你們那個叫什麼混江龍的呢!”楚風不緊不慢的說着,不想給趙靜逃跑的時間,而且剛剛的激戰已經讓楚風有些累了,“少廢話,他想拖延時間,打!”前面的年輕人看出楚風的用意,楚風看自己的計劃別識破,臉上有些發燒,但是在黑暗中沒有被人看到。

楚風還是強壯鎮定,“我要見混江龍,我有是找他,你說了算嗎?你算個屁啊,”說着楚風的刀尖想剛剛說話的人指去,那個人看着楚風那明晃晃的刀子,想自己直來,也有些害怕,不敢在說話。

周圍的人也讓楚風的這番咋呼,給唬住了,也沒有敢向前進,楚風覺趙靜應該走了,只要在託點,趙靜走遠了,自己的任務就完成了,混江龍聽到楚風指名道姓的要見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走進了人羣,來到了楚風面前,“你幹什麼啊,小子?現在想服軟完了,我現在要廢了你,沒有商量!”混江龍以爲楚風是怕了,要求饒呢。

“哈哈,笑話,吾怕嗎?我是想告訴你,我現在不想玩了,你想給我把路讓開,讓你的人給我滾蛋,不讓我讓你們都死在這裏!”混江龍也是久經大敵的人,怎麼會讓楚風這兩句話嚇住,他看着楚風,“就憑你!你不怕死啊,還敢說這個,找死!”混江龍惡狠狠的瞪着楚風。

楚風笑了,笑的很燦爛,“混江龍,你應該聽說過,趙氏集團吧,你不怕嗎?”楚風的話好像真的起到了作用,混江龍的臉有了點變化,好像是害怕,還是擔憂,楚風看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這話管用了。楚風露出了絲冷笑“怕了吧,我告訴你,最好給我老實點!不讓我殺你全家!”楚風也發上了狠。

楚風的話說的很硬氣,但是他也不知道趙氏集團到底有多大的震撼力,他知道趙氏集團有錢,但是這黑道上的人呢能給幾分面子還真的是說不清楚。混江龍半天沒有說話,臉色鐵青,楚風不斷的冷笑,混江龍才清醒過來“你是趙天宇什麼人?”楚風笑笑,看着眼前的人。

“我是他什麼人有必要告訴你嗎?但是現在要是不放了我,你肯定會死的很慘的,不信就試試!”混江龍聽了楚風的話,上下看看楚風,看了很久,纔再次開口,“反正你也恨我了,我就不做二不休了,殺了你在說!”楚風沒想到,剛剛有的成果下就消失了,這話卻讓他發上了恨。

楚風無奈,那就接着打吧,沒有辦法了。看看眼前的人,楚風現在心裏也沒有了底,自己已經累的不成樣子了。 第四十八章、單挑

楚風現在覺得趙靜已經走了,現在自己打一個算一個,也不在像其他的了,他的心一下子就放鬆多了,趙靜這個包袱已經脫去了,楚風看着眼前的人,覺得這真的是一個最好的考驗,從深山中出來,還一直沒有機會好好練練呢,現在有機會了,楚風想手上淬了口唾沫,準備好了迎戰的準備。

楚風還是不往和混江龍開開玩笑,看看這個自稱是混江龍的人到底有多高的本身,“混江龍,你不是龍嗎?我看你別叫混江龍了,叫混江烏龜吧,怎麼一打上就變成縮頭烏龜啊!”楚風的笑笑在深夜傳出多遠。

混江龍的臉一下子就掛不住了,畢竟是在他的衆多屬下面前,這是說他,讓他情何以堪啊,他看了一眼楚風,那眼中充滿了憤怒,好像恨不得將楚風將剛剛的話咽回去,楚風還在狂喜,他相信混江龍一定不敢應戰,那中嘲笑只是爲了開心。

楚風沒想到,這個臉一紅一白的混江龍居然走到了楚風的面前,“楚風,你說怎麼比啊,今天我豁出去了,就和你賣賣力氣,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楚風還這是沒有想到,這個混江龍有如此大的本事,敢跟自己試吧試吧,楚風笑笑,心想要是能把混江龍給拿了,那也就解決問題。

“好啊,那我就領教一下,變你一起上還是你自己來啊,”楚風還想在寒磣一下混江龍,混江龍笑笑“和小孩子動手還要幫手嗎?”楚風聽到他這樣說鼻子都歪了,這叫什麼話啊,“是嗎,老人家,我和長輩動手,長輩都讓我一隻胳膊,你既然也叫我孩子,是要爲老不尊還是遵守規矩呢!”

聽到楚風說道這裏,混江龍笑笑,“我讓你一隻胳膊又能怎麼樣呢,好就讓你一隻胳膊,看你有什麼本事,你要是在十招內贏了了我,我就放你走!”楚風看着混江龍,心中暗想,十招,就看你手下的這些草包,單打的話,那個能接我十招啊,他看了一眼混江龍,心說,讓我一隻胳膊,在家上這個老傢伙,不定多少年沒有動過了,胳膊腿能不能用還是問題呢,這不是找死嗎?

楚風高興的直蹦,他笑笑“那就請老前輩賜教吧,”混江龍還是個很守規矩的人,他將一隻胳膊被在身後,等待這楚風的進招,楚風笑笑也不客氣,現在楚風已經沒有時間和他們磨洋工了,開始用場眼箱子的本事,想混江龍用出了全身的力氣,恨不得一招將他斃命。

楚風像是風一樣,就向混江龍的肩頭抓去,楚風就覺得一陣風閃過,楚風沒有看到是怎麼過去的,楚風就是以速度見長的,當年師父學藝的時候就對楚風說道,“你叫楚風,小名又叫小風,我就叫你一些速度上見長的**夫,這樣就是名符其實的小風了!”

楚風就是這樣多年一直是以速度著稱,以快打慢,殺人於無形,沒想到今天看到了敵手了,就剛剛這一招就讓楚風已經傻了,他根本就碰不到混江龍,就這一招就讓楚風的汗流了下來。楚風看看這人,剛剛根本就沒有感覺到他的強大,沒想到他有這麼高的本事,楚風不由的暗自佩服起來。

楚風知道現在唯一能想的就是等到趙靜報警後警察來了,自己根本就討不到半點便宜,混江龍笑笑對楚風說:“年輕人,你就是個孩子,練了兩年花拳繡腿就出來玩,這不是找死嗎?”楚風這次聽到這樣的話,出自混江龍口中,覺得沒有半點他虛假。就這樣和快楚風就要不行了,他知道就是時間的問題,莫說十招勝利,就是能接下十招都是難事,看着楚風吃力,混江龍加快了速度,好像是想殺了楚風,楚風開始往後躲,剛剛還說在進攻,現在變成了防守,楚風就覺得風聲四起到處都是混江龍的影子。

楚風的速度也變得慢下來了,混江龍笑聲傳出多遠,他看着楚風,楚風已經只有招架之**沒有還手之力了,楚風開始喘粗氣,“你要玩了,現在求饒,我可能還會心軟。”

楚風已經說不出話了,換了半天才說道:“你做夢!”楚風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這句話足以將混江龍激怒了,多年沒有動手的混江龍,今天能碰到楚風也起了愛將之心,不讓現在楚風早就倒在地上了,混江龍手中的長刀上下翻飛,在楚風身邊飛轉,楚風就覺寒氣逼人,楚風已經感覺到了,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情況了,沒想到這是藏龍臥虎。“你想好了,在不投降我可下手了!”

混江龍一直是單手和楚風動手,楚風就已經和吃力,但是投降他是覺得不會幹的,他看着混江龍喊道“你來吧,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我不怕的,來吧!”聽了楚風的話,混江龍已經不在那樣手軟了,他對楚風下來殺手,“好吧,你受死吧,”剛剛說完,混江龍已經不在是單臂對站楚風了,他開始用出全力了,楚風看到了混江龍的真正實力,更加是一陣膽寒。

楚風一下子沒有躲利落,混江龍的刀鋒在楚風的手臂上就是一刀,楚風覺得身子一震,他咬着牙接着和混江龍拼命,好像是拼勁了最後的生命。他對救兵已經不寄託希望了。

只是能抗一會就抗一會了,他現在想的是隻要趙靜能安靜就行了,這就算是他唯一的希望了。這種感覺讓他想的了當年學藝的時候,沒想到十多年的學藝會輸掉自己的性命。

“住手!”楚風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個聲音就在不遠的地方,楚風沒有看到也想到了這個人就是趙靜,楚風的心一涼,沒想到趙靜怎麼會在次在這裏出現,楚風的心血就這樣白費了,趙靜的聲音讓混江龍一愣,楚風也趁這個機會,夾擊了混江龍兩刀,但是沒有半點成果,楚風也就跳出了圈外,他已經累的夠嗆了,剛剛下了,楚風就覺得渾身發軟,他都有些站立不穩。

趙靜看着楚風這個樣子趕緊跑上前,將楚風浮起來了,楚風已經說不出話了,“楚風哥哥,你沒是吧,我來保護你,放心吧,我在”楚風現在已經累的說不出話了,他恨不得趕緊讓趙靜離開,這裏太危險了,根本就不適合趙靜呆着這裏。

趙靜的手摸到了楚風的胳膊上,那血沾了趙靜意思,“楚風哥哥,你受傷了!”趙靜關係的說道,楚風沒有說話,“楚風哥哥,你疼嗎?”楚風有了很大的力氣搖搖頭,趙靜的眼淚忍不住的散了下來。

混江龍沒給楚風和趙靜太多時間,混江龍看了一眼趙靜,有看了一眼躺在趙靜懷裏的楚風,笑笑對趙靜說:“明年今天就是你們的週年了,你到底和趙天宇什麼關係啊?”趙靜才知道半天混江龍沒有看出他的身份啊,覺得有些不高興,畢竟自己這樣的知名人物,讓人忽略的感覺不是很好。

那表情好事是孩子在撒嬌,混江龍看看趙靜,突然有了幾分憐愛之情。趙靜看看眼前人,說道:“趙天宇就是我爸爸,等我回去了,我爸爸不會繞過你的!”聽到這個結果,讓混江龍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美女就是趙天宇的女兒。看着混江龍那樣的表情,趙靜有些不解。但是,她也不想多想,他看着楚風,希望楚風快點起來。他不想楚風有事。 第四十九章、不離不棄

趙靜根本沒有想過眼前的情景,他剛剛跑來了,報了警,就在擔心楚風,生怕楚風有點意外,就不放心的有跑了回來,真好趕上楚風已經累的不成樣子了,現在的趙靜已經不在想別的了,不知想楚風好起來,楚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自己也不想活了。

混江龍聽說趙靜是趙天宇的女人,嘴有些發乾,半天沒有說話,**的打手看到混江龍的表情有些不接,混江龍鼓了半天的勇氣才說道,“媽還好嗎?”趙靜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這個怪人還有時間和自己說這個,趙靜憤怒的看着混江龍,“管你什麼事,你不配知道,要動手就動手吧,**喝楚風哥哥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混江龍看着趙靜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僵持的局面給楚風一個休息的空擋,楚風已經覺的身體好多了,但是他沒有動聲色,他只是默默的閉着眼睛聽,只有趙靜沒有危險,他就不動。過來半天混江龍還是接着問,“媽是鄭如煙嗎?”趙靜沒想到這個人對自己母親爲什麼如此關心,心裏和是彆扭,趙靜開始憤怒了,“你有病吧,我媽媽的是,你少問,”

趙靜將頭緊緊的貼在了楚風的頭上,“楚風哥哥,我會安全的帶你出去的,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趙靜安慰這楚風,他已經楚風已經暈過去了,沒想到楚風聽的一清二楚,楚風感動的淚水撒了出了。

趙靜看到楚風的淚水,“楚現風哥哥,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趙靜看到楚風醒了,想一個孩子似的狂喜,在他面前的混江龍,還是傻傻的看着他,看着趙靜的一喜一怒,好像還想我問點點什麼,但是又說不出話來,在混江龍身後的打手已經成不住氣了“老闆,還不動手啊,讓我們廢了他就得了!”

混江龍好像沒有聽到似的,還是看着趙靜,那感覺就像是看自己的愛人一般,趙靜和熟悉這種目光,沒想到自己對老男人也有這麼大的吸引來,雖然是一件比較炫耀的事,但是這種情況想,趙靜已經沒有時間多想了。

楚風低聲對趙靜說:“靜兒,你這麼又跑回了啊,不知道這裏很危險嗎?你呀,太不懂事了!”楚風還想在說幾句,看到趙靜那淚眼滂沱的樣子,楚風的話又說不出來了,楚風不知道爲什麼混江龍現在不在動手了,難道真的是看上了趙靜,楚風的腦子很亂,根本想不出到底是這麼回事。他躺在趙靜的懷裏覺得好幸福真想永遠躺在這裏,不在起來。

混江龍想了半天才對身後的人說的:“給我把他們抓起了,不許傷害他們,**活的,尤其是那個女孩,否則我不會放過你們!”楚風聽到這個說話,不覺得心中一震,沒想到還有這個待遇,楚風慢慢的站了起來,看着前面的人,他們有些不敢動手,生怕傷了前面的人。

這是一個複雜的心裏,不動手不行,動手傷了人也不行,俗話說打人沒好手,罵人沒好口,現在讓打人,但是還不許傷人,這難道係數也太高了吧。

當年趙雲要不是有曹操那就**活趙雲不要死子龍,若有一個傷趙將軍惜命,七十萬大軍,與趙將軍一人抵命,不然也不會有趙雲三進三出救阿斗了。現在楚風也得到了這個待遇,看開,逃出去還是有希望的啊。

楚風站在了趙靜的面前,有身體擋住了趙靜,爲趙靜支起保護傘,楚風有恢復的往日的英氣,看着眼前的來人,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楚風已經見着了的人殺了無數變了,楚風看到混江龍在再次擠出了人羣,到了**楚風鬆了一口氣,那個混江龍真不是吹出來的,真的是有兩下子的,看他離開,現在的楚風又硬氣了不少。

“靜兒,跟我走,楚風拉着趙靜向後跑去,他要從着了繞回到停車場,只有到了停車場,上了車,自己就安全了。趙靜看楚風恢復正常了,現在擔心的就是自己的生命了。楚風的拉着趙靜向停車場的方向走,此時的趙靜已經比剛剛平靜了和多,他現在對生死已經看到和透徹了,他想到的就是和楚風在一一起,不在乎其他的了,剛剛已經報警了,只要在託一會,也就安全的,**的人羣想馬蜂一樣緊緊的跟着他們,讓他們沒有半點喘息的機會。

趙靜覺得自己喝楚風越來越近,他喜歡這個感覺,讓過死亡不可以選擇的話,而死亡的地點可以選擇,最好的地點莫過於死在自己心愛的人身邊,就像是古代人的結義金蘭,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這能是希望同年同月死了,現在和楚風雖然沒有了爲了,但是這種生死一共的生活也讓趙靜回味。

速度月跑月快,喊啥聲也成了一片,趙靜在次將頭靠到了楚風的胳膊上,這次不是因爲害怕,而是因爲享受,他想要喝楚風那種相識相守的感覺,趙靜已經跑不動了,他想把着最後的時光流個這美好的記憶,楚風能夠感覺趙靜的額頭已經佔到了自己胳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楚風心中暗自埋怨這趙靜,這個時候不是撒嬌的時候了,已經是生死存亡的終於關頭了。

楚風看了趙靜一樣,趙靜的眼神依然溫和,不是害怕而是那種柔情似水的安靜,那種讓人陶醉的感覺,楚風沒想到這個女孩子,在這個時候,會有這種感覺,是一種置生死於度外的超然,他也感受的那絲絲愛意的溫暖,楚風不在責備他,他已經感覺到了,那冰冷的尖刀已經近在咫尺了,楚風也已經跑不動了。

“楚風哥哥,我們不跑了,無論生死,我們不離不棄,”楚風這個的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這個富家小姐能和自己說出這些來,楚風用手捂住了趙靜的嘴。“靜兒,別說了,我就是死,也要把你就出去,不許在說這個了,我和他們拼了!”楚風不在跑了,而是聽到原地,轉過身子,看那些飛奔而來的倒是,楚風仰天大笑,那笑聲好像是他最後的悲號,也好像是他最後的期許,眼前的人也停止了前進的腳步,看着眼前的這個人的表現。

趙靜依然是溫柔的靠在了楚風的身上,現在趙靜感受到的不是恐懼而是幸福,他一生中唯一愛的男人,爲了他,他們彼此都能付出生命,這就是他想要的愛情,一種生死與共的愛情,趙靜不喜歡平淡,他喜歡轟轟烈烈,現在就是他最喜歡的樣子。看着眼前的人,他覺的他們也是那樣的可愛,他們是見證他們偉大愛情的親歷着。是他們應該感謝的人。

楚風倒是沒有那種感覺,他現在見到了一個信念,那就是一定要將趙靜就出去,不能讓趙靜又事,眼前人,看楚風沒有動靜,也就開是了他們的行動,向楚風下手,楚風等待了他們很久了,他知道血戰纔剛剛開始,他看了一眼趙靜,趙靜也看着他,好像那一個相對的目光,有這千金的重擔。

楚風不敢在看趙靜,他手中的刀向眼前的人知趣,“來吧,今天就是你們的藏日,我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我看誰敢上來!”楚風的咋呼,讓前面的人開始有些忌憚,看到楚風真的要玩命,都有些害怕,而且還不能傷他,只就太難了。

趙靜又精神了好多,他想楚風喊道:“楚風哥哥,好樣的,殺光他們,殺光他們!”楚風想趙靜笑笑,不等他們在動手,楚風的快刀,已經在最近的人身上輕輕的了一下,那個人發憷了一聲殺豬般的嚎叫,趙靜又蹦又跳的拍手給楚風加油,楚風的心也看到了希望,他知道時間已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趙靜已經報警了,警察很快就會來看,警察來了,自己和趙靜就安全了,現在要乾的就是拖延時間,就算自己能打過眼前的這些人,也打不過混江龍。

時間就是他們的生命,看到楚風先下手了,面前的打手也不在沉默了,等也是死,打還是死,那爲什麼不死的有尊嚴點呢,在說打不一定就會死啊,剛剛楚風已經敗給了自己的老闆,而且體力也已經消耗了很多了,難道他真的是銅筋鐵骨不成嗎?


楚風看出他們的心裏,他攢足了力氣,他要給他們的壓力,嚇到眼前的這些然,他們不敢近前,這樣自己的有更多的時間了。楚風的快刀傷心翻飛,而且每刀比見血,這可是不是楚風吹出來的,刀客最高境界也不過如此,眼前這些人根本就到不了楚風的近前,他們開始後退,但是又不敢真正的退開,這是不敢在向前進。

楚風和趙靜現在已經安全多了,混江龍已經不像是剛剛的樣子,他要的是楚風和趙靜,是沒有傷害的他們,他們不在讓手下人強攻,只要他們圍着楚風和趙靜,不讓他們走,累到了就行,他不想傷害這兩個人,想要的就是他們的人,楚風和趙靜也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才能在這裏站住腳跟。

趙靜看着楚風的刀尖上滴着血,不知道是楚風的還是殺手的,但是看着出依然面帶着笑容,趙靜知道,楚風並沒有事,他現在還是那樣的遊刃有餘,趙靜放心多了,只要楚風哥哥沒事,他就沒事,楚風哥哥就是他的天,只要天還在,他就不會有事。

楚風的快刀雖然快,但是時間長了,那速度就不能快了,他現在的速度已經慢下來了,楚風一夜的激戰已經累的不成樣子了,看着眼前的人,都覺得有些變的重影了,讓楚風的頭腦也不在清醒了,他不知道這樣還要扛多久,他已經覺得喉頭髮甜,他知道要是一下忍不住,就要吐血了,這血一吐,自己就會暈過去,到是時候,誰來保護趙靜啊。

楚風強忍着那股的**,趙靜也看出來,楚風的速度已經變慢了,他的刀已經不在像先前那樣的飛舞自如了,趙靜知道楚風已經太累了,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只能看着楚風就這樣扛下去。打手們看到楚風的招數慢了下來,突然有人喊道:“快啊,加快速度,把着小子累趴下,就行了,快啊!”

聽到這個聲音,楚風心中暗叫不好,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了,但是也沒有辦法這能接着拼命了,楚風咬着嘴脣,嚥了口唾沫,將喉頭的血頂了進去。只要在抗一會,就能過去了,援兵已經快到了,楚風安慰着自己,他看着那人羣,心在不斷的翻騰,楚風沒有想自己也會有這樣的悲劇,他看着眼前的人,如果等我恢復了體力,我一定會報仇的,楚風想着。

此時在**,看着楚風的趙靜也心如火燒,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幫上楚風,楚風額頭鬢角熱汗直流,他現在都想放棄了,他在也打不動了,但是相對**的趙靜,想到了自己的責任,這是唯一支撐他堅持下去的信念。

在**的趙靜不斷的打着轉轉,他看着楚風已經有要不行了,他真恨自己爲什麼不學點**夫,就能讓楚風不這樣危險了,看着楚風的樣子,趙靜急的眼淚都要吊銷來了,趙靜在**想找點石頭之類的東西,也能幫幫楚風,那那是一片沙土地,什麼也沒有,趙靜急的直跺腳。

突然趙靜想到了,這些沙土如果扔出去,也能迷人眼,這樣楚風哥哥,就有機會了,趙靜捧起了沙土,用兩個手,一大捧,向,向他們圍攻的人羣走去,在一旁的楚風嚇壞了,不知道趙靜要敢什麼,“靜兒,危險!”楚風着急的向趙靜喊道。

楚風剛剛一份心,一刀就砍在了楚風的肩頭,楚風咬緊了牙關,用刀向眼前的人就是一刀,將身子躲了出來,他肩頭一陣,趙靜也開始了他的行動,將沙子向外撒去,藉助微風,人羣一片大亂。此刻楚風才明白,趙靜是在幹什麼。

楚風雖然得到了一個短暫的休息,但是他還瞪了趙靜一眼,“靜兒,這樣太危險了,你不要在過來了,!”趙靜聽到的不是楚風的表揚,而是那怒狠狠的訓斥,心中有些不高興,但是覺得這是楚風對他的關心,就像是個溫順的小羊羔一樣,慢慢的退了回去。

楚風看看眼前的人,在不停的抹眼睛,楚風一擡手,將面前的兩個砍刀在地。“好樣的,楚風哥哥,加油!”趙靜向楚風喊道。 愛情逃兵 ,一鼓作氣,向前衝殺。 第五十章、警察來了

楚風也是一時之勇,那一把小小的沙子,很快就煙消雲散了,一切有恢復了正常,楚風的肩頭還在隱隱作痛,他不敢用力,他不血在流出來,在後面的趙靜也看的清清楚楚的,他心中不免有些自責,要不是自己過去,楚風就不會分心了,也就不會讓他們傷到了。

趙靜不知道,自己還能幫楚風乾什麼,他看錶,看看時間,他希望現在警察趕緊到來,這樣他們就安全了,在拖下去,楚風就身體也受不了了,累也要累死了,看着楚風,趙靜的心心如油烹一般。楚風現在只是在想能多撐一會就躲撐一會,他已經到了極限了。不只能在打下去了。

終於趙靜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是警車的聲音,趙靜一下子就癱坐在地上了,他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沒有了半點力氣,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楚風聽到了那個聲音也是一直輕鬆,一陣喜悅,而眼前的這些打手,也開始發慌,不知所措的在這裏,不知道是打,還是退,他們不約而同的看着身後的老闆混江龍,混江龍並沒有什麼反應,人羣也不敢散開,這能接着圍困着楚風。

警車的聲音,已經很近了,楚風真想坐下歇會,趙靜就在不遠處,他知道,馬上就要的就了,現在一點要堅持好,不能讓他們在最後的時候,給自己帶來威脅。

警車終於到了,楚風看到那動個紅色的燈光,就像是看到了親人,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他的手已經沒有了力氣,聽到下車的警察在大聲喊着,“不許動,都不許動!”這場惡戰終於結束了,楚風一下子就坐在地上,他覺的胸口一緊,那感覺好像是天蹦地裂一般。警察的到了讓這些人已經不在危險楚風和趙靜,楚風一口鮮血噴在了地上,背過氣去。

在楚風后面的趙靜看到楚風,吐血了,又暈了過去,嚇傻了,趙靜已經站不起來了,他拼命的向楚風爬了過去,楚風已經沒有了直覺,趙靜一把將楚風抱在懷裏“楚風哥哥,你沒事吧,你沒事吧!”趙靜擔心的大聲的呼喚着。看着楚風那面色蒼白的臉,趙靜嚇得臉不成顏色。


他不知道此事該這麼辦,他用手去試試楚風的鼻息,看他還有氣息,趙靜的眼淚再次垂落下來,哭的是那樣的傷心,他不在估計形象,沒有了楚風,什麼形象都沒有用了。他要的只是楚風好好的活着,不要有是,不要有閃失,沒想到,他這麼小的一個要求都不能實現,難道好人也會有這的厄運嗎?

趙靜的心像是打翻了五味料,那感覺是他前所未有的,痛。很快警察將打手和混江龍已經裝上了警察,警察也沒有放過這對傷心的男女,兩個警察向他們走了,趙靜根本就沒有發現他們,好像這個世界上只有楚風和自己,這就是整個世界,沒有其他,只屬於他們的二人世界。

“你好,請問你是保的警嗎?”趙靜被這個冰冷的聲音驚醒了,趙靜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個男人不是楚風,是一個穿着警服的不認識的男人,趙靜沒有回答,還是任憑這眼淚向下流淌,他很警察,爲什麼現在纔到來,如果他們能早點到來,自己的楚風哥哥就不會這樣了,他看着楚風塗在地上的血,心都碎了。

警察看看趙靜和楚風,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公式還要公辦,“你好,現在要你們和我們一起去警察局配合我們的工作!”趙靜還像是沒有聽到。他不想裏他們。他只想抱抱楚風就這樣待下去。

警察皺皺眉頭,有看看楚風,“來人啊,將他們扶上車去!”趙靜聽說,要強行將自己扶上車,說是扶上車,其實就是拉上去,他當時就急了,他那裏受過這種的委屈啊,“你們敢,我楚風哥哥都成這個樣子了,你們還要帶我們走,你們有人性嗎?是人嗎?”

面前的警察好像覺得很正常的事情,在趙靜這裏說的如此嚴重,本來生死就是你們自己的是,和我們警察又有什麼關係呢,警察一臉茫然的看着趙靜,好像趙靜說出了什麼有違人道的話一樣。“小姐,我們只是例行公事,你在警察局被備完案就可以走了!”

趙靜怒狠狠的看着眼前的警察,“你管你女人也叫小姐嗎?還有,你有沒人性啊,都這樣了,你讓他這麼備案,他要是爸,你也這樣說嗎?”趙靜的話,好像是激動了警察,這個警察不在那樣平淡,他好像覺得只要是他能帶走的都不是好人,只要和警察局攸關的人都生死於自己沒有關係了。

“你剛剛的行爲,你要對你的言行負責,你是侮辱警察,你這種行爲是犯罪的,你這種行爲也是妨礙我們執行公務的,同樣是犯罪!”趙靜根本就管這個,“你叫什麼名字啊?”趙靜的聲音異常平淡,他要知道這個人,叫什麼,將來好找他算賬。

也許這是這個警察從政以來看到的最狂傲的女孩,說出了話,都是橫着出來的,要不是看他是個女孩,自己早就動手了,作爲一個現代的警察來講,雖然打擊壞人不是特別在行,但是對那些低頭認罪的人,一定是要程程威風的,不讓自己的威風何在啊,就向他們常說的那句話一樣,我們就是備個案,當了多年的警察審不了犯人,那把受害者審查一下,也可以過過癮啊,警察也是人,也知道疼,你不敢幹的,我一樣不敢幹,你怕死,我比你還怕,不怕死就不當警察了。

眼前的警察要爲了自己的尊嚴,爲了維護w市,警察的形象,他瞪大了眼珠子,雖然他一貫遵行好男不喝女斗的宗旨,但是今天爲了警察的形象,這個警察也算是違背了自己的底線。國家啊,我是多麼的熱愛你,爲了你,我放棄了自己的底線。他上前一把就拉起了趙靜,警察纔看到趙靜的美貌。不由的有些驚訝,這個女孩原來如此漂亮,一會記錄他電話的時候,一定要留下,將來可以多找他,談談心,這也是人民警察關心人民的舉動嗎。

想到這裏,這位年輕的警察,不住的看着趙靜,被趙靜的美貌所吸引,不斷的在趙靜身上看着,就向是能將眼睛**趙靜的身體裏面。他突然有些羨慕楚風了,如果躺在趙靜懷裏的不是楚風而是自己該多好啊,警察眼中露出了兇惡的光,他不會傷害這個美女的,他現在想對這個讓自己羨慕的男人動手了。

“這個人是誰啊,是不是剛剛打人的傢伙啊?”他那冰冷的語言問道趙靜,趙靜那冰冷的臉上沒有變動感情波動,不想向讓楚風的名字在這個噁心的人的耳朵裏面傳遞。那個警察看到趙靜對楚風如此依戀,更加憤怒,他已經幫趙靜看成了他的,就向這裏面對人都可以讓他支配一樣。

警察的手已經拉到了楚風的衣襟,我要先把他帶走,他手中有道,這就是兇器,警察還狠狠的在楚風的上踢了一腳,看到警察的舉動,趙靜憤怒了,趙靜從楚風手中拿過了刀,你在動他一下,我就跟你拼了。

警察好像是有些害怕,將身子往後一退,“你快點把刀放下,不讓這種行爲就襲擊,”他顫顫巍巍的向後退着,他說話的聲音都一些沒用了底氣,趙靜已經不想說什麼了“你給我滾!”趙靜將楚風的頭樓的更近了。

警察也開始憤怒了,但是看着趙靜手中的刀,有些膽小,不幹近前來,趙靜也就不在厲害,警察看着身後,沒有人,臉上有些尷尬,身後的隊長對他大喊到。“小王,你快點行不行啊,我們都要走了,乾點什麼事都這樣肉!”那憤怒的聲音讓眼前的這個警察有些心驚肉跳。


叫小文的這個人又將目光轉向了趙靜和楚風,看着趙靜手中的刀子,還有趙靜那紅潤的臉頰,讓他不知道敢這麼辦,他看了半天,好像是要發狠的樣子,從腰間**了手槍,那拿槍的雙手,有些發抖,“你快點把刀放下,跟我上車,不然我家開去了,”便說,他邊將身子往後撤好像是害怕的樣子,趙靜看了他一眼,不在說話。

趙靜抱着楚風,不想和這個白癡廢話,連槍都不會拿的人,還當警察,不知道是社會進步了還是社會退步了,應該說是野蠻進步了,而文明退步了,真是讓人覺得悲哀,那個警察還將槍口對這趙靜他們,半天不說話,趙靜擡起頭看了看他,說到:“你們的槍口就是對着手無縛雞之力的公民的嘛?這個社會要你們幹什麼吃啊,你能幹點什麼不?”

好像這個叫小王的警察讓趙靜給激怒了,他用槍在次對準了楚風和趙靜,但是他也知道,是是他指責意外的事,他是不能開槍的,他就是想嚇唬嚇唬他們,沒想到這小女孩居然如此淡定。他真的向給那個男人一槍,讓他知道趙靜的厲害,但是又不敢,看着這一幕,他甚至覺得有點害怕。

後面的催促聲和罵聲也就聽的很清楚了,趙靜和楚風還是坐着那裏,警察實在是受了了,“你在不走我真的開槍了,”他還在危險趙靜。警察開始明搶示警,一聲槍響,將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趙靜和楚風的身邊,他們不知道這裏倒是發生了什麼。

趙靜也沒想到他這真的會開槍,那個警察還閉着眼前不敢看眼前的情況,趙靜看他下成那個樣子,有些不忍心了,畢竟還是孩子,趙靜覺得應該同情他的。

周圍的人慢慢的向他們的方向開始聚集,楚風聽到了槍聲也慢慢的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看到了趙靜,“靜兒,是下雨了嗎?剛剛我聽到了打雷的聲音!”聽了楚風的話,趙靜更是哭笑不得,他看看跟前的警察,“我楚風哥哥,說剛剛打雷了,你沒聽到啊,還不走!”

趙靜看到楚風醒了,心裏說不出來的高興,他看看警察不在說話,趙靜摟住了楚風的脖子,看着楚風那心疼的樣子,讓人心碎,“楚風哥哥,你還好嗎?”楚風看着趙靜那擔憂的樣子,不禁心中有些發酸。他看看趙靜,“靜兒,我沒事,就是太困了,就着了,我聽到你叫我了,我就醒了!”楚風勉強的向趙靜笑笑。

“楚風哥哥,你留給很多血啊,你真的沒有是嗎?”趙靜的神色變緊張了,不知道,楚風是爲了安慰他才這樣的,還是真的已經沒有事了,楚風輕聲咳嗽了一下,“他們,怎麼樣了?靜兒,你沒事吧,”趙靜看楚風還在向着自己,淚水有流了下來。

眼前的警察好像是沒有人性的冷血動物,看到楚風醒了,便對楚風咆哮着“好了現在都性了,你們可以起來跟我走了,你們要配合工作,快點!”身後的警察也出現在這個叫小王的身邊。

“小王,到底怎麼回事啊,你開什麼槍啊,就這點事,你都幹不好,你還能幹點什麼?”小王無奈的底下了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自己能怎麼樣呢,自己就是來混飯吃的,根本就沒有幹過,這種危險的事,不開槍怎麼辦啊,老爹告訴的就是有事開槍,我沒對準他們開槍已經不錯了。

小王自我安慰着,一個女警官蹲到地上,“小妹妹,我們要對你們的事情進行備案,你不用害怕,先跟我們回去吧,”說完女警站起來,“給我把他們扶起來,帶走!”剛剛還一臉溫柔的女警,剛剛站起來就變成另一個人,好像這一切都是爲了給小王上課,小王好像學會了似的,來扶趙靜,趙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趙靜又看看楚風,楚風想趙靜點點頭,示意自己沒事,趙靜才慢慢的站起來,扶起楚風,“楚風哥哥,你慢點,慢點啊!”趙靜說話,都覺得他的心碎的感覺,楚風微微笑笑,不在說話,他不知道該這麼感謝趙靜。趙靜就是這樣的人,楚風第一天認識他的時候老徐就說過。趙靜是個對人很好的人。 第五十一章、趙靜的心

也許愛能改變一切,他完全改變了趙靜的心,他讓趙靜心中有了關愛,有了那份對楚風的愛,是一種讓他長得的愛,讓楚風成爲了他的愛人, 明末之軍國天下 ,而是爲了一份責任,一個男人的責任,就向是丈夫要保護妻子的那份責任,就向趙靜在楚風爲難的時候,會義不容辭的挺身而出一樣。

小王想上去來發趙靜,“不用你,我自己會走!”趙靜扶着楚風一搖一擺的向前走去,就好像這個人就是他唯一的支柱,相擁相伴到永遠。

那相互攙扶的樣子,就向是一對老邁的戀人,你是讓人不得不動人的感情,但是小王真的好像是不食人間五穀一般,在**不斷的催促這“你們快點行不行啊,”趙靜不想聽到這種不和諧的聲音,他狠狠的瞪了**的小王一眼,剛剛的經歷,讓小王知道了這個人的厲害,他心有預計的看着楚風和趙靜,不在說話,將頭一低,他甚至在向不知道自己是犯人還是他們是犯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