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0 Views

由於她的反應慢了些,柏麗就帶著一股火焰撲到傑茜的懷裡。使勁的抱住了傑茜的腰,喃喃道:「抱著我!」

Written by
banner

「呃……」

此時此景,傑茜不知道怎麼辦好。如果推開的話,生怕會傷了柏麗的心。如果不推開……自己也是一個女人。這女人抱男人還可以,女人抱女人,請原諒傑茜的落伍,她還沒有那麼新潮的想法。

柏麗喜滋滋地,也沒有看出眼前這個「維爾斯」與平常相比較有什麼不同。因為她現在已經沉浸在對愛情失而復得的狂喜中。

「愛情使人盲目,愛到深處則讓人瘋!」

這句話正是大6上維爾斯的祖國——以盛產哲人、貴族、思想者的一個國家的一個哲人兼思想者無聊時大放的狗屁!不過處在愛情中的人們,卻都沒有逃脫這個狗屁的範疇。

柏麗瘋了!而維爾斯竟然還保持著旁觀者的清明,是他根本就不愛柏麗?還是他根本就不會愛?又或者……他與這個大6上的所有人都不同,他生出來就是為了顛覆一切人們早已認同的某些真理?

我說的維爾斯是那個在卡洛琳悉心照料下,春心蕩漾的維爾斯。而不是柏麗抱著傾吐心曲的傑茜裝扮的冒牌貨。

神經質的柏麗,先是為失而復得笑得,她笑得極其歡樂,就好像一個剛剛得到了一把糖果的小女孩兒。緊接著她又為險些失去而哭了,她哭得凄慘,就貌似一個小女孩最喜歡的糖果被一個怪叔叔搶走了。

不管是笑還是哭,柏麗都很激動。為了泄她的情緒,放在傑茜後背上的纖纖玉指在傑茜的後背上做些一些動作。先掐住一小塊皮肉,然後用力的一擰。

面對著這樣一個神經質的女孩,傑茜有些不知所措。從來都不肯吃虧的傑茜默不作聲的被柏麗在身上留下了幾點淤青的指痕。

哭過笑過的柏麗伏在傑茜的肩頭,恢復正常狀態的柏麗想起自己現在滿臉淚水的樣子應該是很難看的。伏在傑茜的肩頭的目的很簡單——不是想找一個寬闊的肩膀去依靠,只是想找一個擦拭眼淚的面料。

看著傑茜肩頭的幾點水漬,柏麗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這幾天把你的袍子給我,我給你洗乾淨!」柏麗咬了咬牙,終於下定決心要為這個男人洗衣服。

傑茜不知道從來對任何勞動不不屑一顧的柏麗做出這樣的舉動會是怎樣的鄭重其事?可惜了柏麗的這一番苦心,卻只是媚眼拋給了瞎子。

攔著傑茜的手,柏麗勾魂的一瞥,就連同樣為雌性的傑茜心臟也是猛然加跳動了幾下。

「你跟著我走!」

柏麗拉著傑茜的手臂,傑茜就這樣傻傻的跟著。

按照實力來說,柏麗是一個六級魔法師,而傑茜是九級武者加上九級魔法師。無論怎麼想,傑茜也不該對柏麗這樣言聽計從,可是她就跟著柏麗走了。

人生總有幾件不不可思議的事情,不是嗎? 「終於好了!」止洛琳抹了一把額頭上晶瑩的汗珠。


她的笑容總是那樣的快樂而純凈,是純凈!不是純潔!自從遇到了精靈族的丹妮絲,維爾斯就再也不會認為卡洛琳很純潔了。這樣的一個乾淨秀氣的小姑娘,心底卻總是有幾分維爾斯也拍馬難及的齷齪。

兩張並列放著的椅子上面搭著一塊木板,木板的另一側放在了床沿上,這樣這張卡洛琳的小床的寬度就延長了一倍。上面撲上厚厚的被褥。

現在這張小床已經被改造成了雙人床,維爾斯睡在裡面,因為卡洛琳怕他在外面會掉下來。對於卡洛琳的安排,維爾斯心裡有些不以為然,卻無法進行辯駁。因為他現在是女孩!

在他看來,兩個人擠在一張單人床上才會更加溫暖、更加舒適。當然了,這其中有一些他無法說出口的齷齪。

把維爾斯抱到裡面,令卡洛琳稍稍有些驚奇就就是這個孩子與同齡人不同的成熟。不哭不鬧,任憑擺布,並且對自己有著非同一般的依賴。為維爾斯輕輕的掖好了被子,把枕頭調到一個適應的高度,卡洛琳穿著一件月白色睡衣躺到維爾斯的旁邊。

「睡吧!」本來就是一個小女孩的卡洛琳這樣對比她更小的一個孩子說。

盼望已久的旖旎艷遇沒有如斯而至,維爾斯倒也沒有如何失望。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現在也算是和卡洛琳同床共枕了。胸無大志的維爾斯不過是夢想著有一天和柏麗、維多利亞、卡洛琳、綺麗兒、安娜、凱瑟琳等等等等十幾個女人睡在一張碩大無比的床上。

「這也算是一個美好的開始吧!」維爾斯帶著幾分志得意滿對自己說。

※※※※※※※※※※※※※※※※※※※※※※※※※星空上的星星似乎只是不被注意的眨了眨眼睛,這大6上的人們就似變了一個生活方式。只是這樣短短的一瞬,柏麗就從一個楚楚可憐的棄婦變成了一個捕捉蝴蝶的快樂女孩。

衣裙飄飄,柏麗就好像變成了一個無憂無慮的孩子。沒有人知道這只是她大悲大喜后的異常反應。

牽著傑茜的手,柏麗就跑得飛快。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而傑茜竟然不想反抗,也被柏麗拖著跑開。

跑出了亞迪斯學院,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宅子,這就是柏麗平常與維爾斯偷偷幽會的地方。

從得自維爾斯的記憶中,維爾斯和柏麗在這裡做了很多令人臉紅心跳的故事。這裡本是一個曾經輝煌的沒落傭兵團的據點,柏麗毫不眨眼的買下。

近萬枚金幣的花費讓維爾斯感嘆了一下房地產生意的暴利。

此時的傑茜再也沒有當年做山賊領時候的變態,而像是待宰的羔羊。正所謂一物降一物,傑茜對這個骨子裡透著嬌媚的年輕女孩卻興不起半點拒絕的意思。

到了屋子裡柏麗立馬又從一個小女孩變成了****的美女。勾住了傑茜的脖子,正在渾渾噩噩的傑茜知道不妙,卻不等她有所反應,柏麗的嘴唇已經印到臉上。

兩個人齊聲聲尖叫,互相推搡著對方的肩膀然後拚命的後退,希望後退到與對方足夠遠的地方。傑茜的驚惶則是因為自己被一個女孩吻了,而柏麗的恐懼則是她現了對方不是維爾斯。

火紅色的魔杖上面跳躍著憤怒的火苗,這宅子沒有點亮燭火。唯一的光亮來自於柏麗魔杖前面的一團火焰,以及柏麗雙眸中可以看見的火星。

「你不是維爾斯,那麼你是誰?他怎麼樣了?」

柏麗又急又怒,沒有想到自從與維爾斯遇到后,從來沒有讓別的男人碰到的自己竟然又被人欺騙。

傑茜有些尷尬,她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極其賦維爾斯的動作搔了搔頭皮。她有些詫異,自己的變形術雖然沒有練到頂級,可是也自信沒有人能現。就像身體的氣味、呼吸都可以和維爾斯一模一樣。就算有魔導師的實力也別想看出她的本來面目。

她只有中級魔法師的實力,是怎麼知道的?

柏麗有些羞怒,同時又驚於傑茜的實力,所以不等傑茜說話就想拿她一個措手不及。揮動魔杖,屋子內掀起了一股火焰風暴,同時她儘力的小心不去損毀屋子裡的一切東西。因為這是她與維爾斯的記憶。

魔杖上面的火焰雖然不太明亮,卻照得出柏麗的驚容。

傑茜甚至都沒有動用什麼魔法,只是一揮袖子就已經將火焰都裝進了袖子里。

這不是魔法!也不是武技!

柏麗已經呆了,這樣一個實力強得離譜的傢伙是哪裡冒出來的?

傑茜帶著幾分優雅——這些日子以來的人類社會生活不是全無收穫,至少她學會了幾分貴族式的裝腔作勢。

伸指一彈,白銀燭台上面的蠟燭就已經冒出了火苗。傑茜很滿意自己的魔法使用,就在前幾天她還不會這樣輕描淡寫的火焰術,可是剛才那個桃樂絲已經教會了她一些。

在臉上一抹,奇異的是她的面目已經回復了本來的樣子。

長長的黑色呈波浪狀披散下來直到肩頭,一張秀氣的臉上鑲嵌著一雙精氣十足的大眼睛。傑茜的睫毛很長,甚至比柏麗的睫毛還要濃密些。稍顯瘦弱的她看上去魅力十足,嗯……以表面的樣子來看,傑茜倒像是一個真正的乖巧貴族女孩形象。

只不過女孩的性格通常是不以面貌來看的,傑茜在自己的家鄉可是有名的惡作劇之王。一天沒有幾個惡作劇她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而她扮作維爾斯正是其中一個比較得意的惡作劇。

傑茜不想引起柏麗的誤會,她的本意是:瞧!我是一個女人。我根本就沒有褻瀆你的意思,這下子你該高興了吧!本來想趁著柏麗對自己的變形術驚嘆呆的時候,趁機說明自己與維爾斯的事情。維爾斯中了一個令人指的詛咒術,所以變了樣子。自己一時覺得好玩,就扮成維爾斯的樣子。其實維爾斯也沒有怎麼樣,只是現在變成了一個小女孩。

她張了張嘴,還沒有等到解釋的時候。卻現自己被一片火海所包圍了,火是爐火!海是醋海!

柏麗更生氣了,她眼中的火苗「騰」地變成了一片火焰。就好像一頭力量十足的豹子一般,她縱身撲了上去。

呃……傑茜有些**。這個擁抱也太激烈了吧!就算你看出了我本來就對你沒有惡意,也泛不著這樣熱情吧!

當然了,激烈的事情還在後面。當柏麗撲倒她,並把她壓在身上,狠狠的扼住了傑茜的脖子,傑茜才算明白過來現在的情況。這個女人要殺死她。

傑茜一身以為人類的力量是弱小的,可是柏麗的盛怒之中爆出來的力量就好像是一頭巨龍一樣。

不過她畢竟還是一句魔法師,她的力量只是像一頭巨龍。如果她真像一頭巨頭一樣的恐怖,傑茜早就頸骨粉碎了。傑茜的腰用力的一挺,把柏麗掀了出去。可是沒有想到柏麗剛被掀出來,就甩不開的又撲上來了。

「你又勾引我的男人……」柏麗咬牙切齒的同時從牙縫擠出來這句話。

令傑茜吃驚的是,預料中的對自己變形術的驚嘆,錯怪自己的歉疚……一點都沒有出現。

傑茜不得已把柏麗死死的按住,她實在是害怕這個既喜歡吃醋又喜歡瘋的女人會做出什麼事一樣傷害自己。而柏麗就算被她按住也一點兒都不害怕,用力的瞪著她。

就好像一頭野獸一樣。


「你聽我說我根本就和維爾斯沒有關係我只是到這裡來找一個人而維爾斯現在一點事也沒有他只是中了一個詛咒而變成了一個女孩而已而你看到的那個女孩其實就是維爾斯!」

傑茜怕柏麗還會反抗,所以用了最快的語。這裡話說了出來,柏麗倒真的不憤怒了,她……迷惘了!

「你說什麼啊?」

迷惘的柏麗忘記了憤怒,也忘記了吃醋。

傑茜笑笑道:「你只記得幾點就夠了,第一,我和你的維爾斯沒有一點關係,也不想有什麼關係!」

「我的維爾斯……」

柏麗疑惑的咀嚼著這句話的意思,「我的維爾斯……這句話聽著好順耳!」柏麗立刻眉開眼笑,甜蜜的感覺充斥著心頭。

「第二,你的維爾斯一點事情都沒有。那個跟在我後面的小女孩就是他!」

不等柏麗表示出她的驚奇,傑茜就繼續說了第三句話:「你真的像一個瘋子!」

傑茜說完后就仔細的觀察著柏麗的反應,哪知道柏麗根本就沒有在意,只是淡淡的說:「你能不能不要壓著我!」


這句話說出來傑茜倒有些不好意思。

話說傑茜比柏麗的臉皮薄多了,想想剛才柏麗好像吻了一下自己的臉。興許是錯覺,現在還覺得臉蛋上濕濕的。就算是對著維爾斯時也無比剽悍的傑茜,倒是有些畏懼柏麗的樣子。

一物降一物啊! 維爾斯伸了伸懶腰,卻有些不妙的感覺。他瞧瞧自己的身上,衣服是卡洛琳的。穿在他的身上大了許多,可是今天看來,卻好像沒有那麼大了。

「看來是個錯覺!」

維爾斯安慰了一下自己,卻看見卡洛琳早就起來了。一衣整齊利索的卡洛琳把維爾斯抱下床來,昨天維爾斯的衣服已經被她洗了個乾淨——對於一個大魔法師來說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卡洛琳看見了維爾斯的樣子,似乎也有些吃驚,水靈靈的眼睛盯著維爾斯瞧個不停。

維爾斯心中有鬼,被這樣一看就渾身不自在。自己也看了看自己,似乎也沒有什麼漏洞啊!

卡洛琳一幅思索的樣子,看了看維爾斯納悶的說:「你似乎比昨天長大了些啊?」

維爾斯從旁邊拿過一面鏡子,看著自己。如果要他自己去看,可能還真看不出來什麼。可是現在已經注意了這些東西,再一看……

四五歲的孩子性別特徵並不明顯,可是維爾斯現在看著自己。好像多出了幾分嬌媚的感覺,好像一個花骨朵已經張開了幾朵花瓣就等待著怒放的那一刻了。

在心中怒吼了一聲:「我……我好像長大了。」

維爾斯真是欲哭無淚啊,現在這個樣子……可怎麼見人啊!

越長越大,越長越大,到時候長到二十多歲的樣子,變不回來了可怎麼辦啊!

嗯……開始中了這個詛咒的時候,維爾斯倒沒有怎麼擔心。雖然絲卡維拉那個婆娘似乎有些不可理喻,但是對自己說實話還算不錯。只要找到她,應該會有辦法去掉這個詛咒。

可是維多利亞昨天跟他講的一番話在他的心湖裡投了一塊巨石,落下了那麼些陰影。絲卡維拉的詛咒真是可怕啊!竟然讓一個魔導師的聖階強者束手無策,竟然只要光明系的祝福術才可以稍微的減緩一下詛咒的作用。

那!畢竟還是神的力量啊。

克爾洛芙,想到這個高深莫測的精靈族長,維爾斯就好像深夜中見到了一盞明燈的樣子。就算找不到絲卡維拉,可是有絲卡維拉的這個好朋友在這裡,就算她不會解除,也可能會一些延緩的法子吧!

卡洛琳溫柔的微笑:「小柏麗,你要不要跟我去學院餐廳。等下我帶你去找你的親人!」

維爾斯現在只想求別人把自己的詛咒弄好,倒沒有什麼別的心思。什麼沾便宜,什麼艷遇什麼的,也得有福消受啊!要是一直就以現在這個樣子,恐怕要完蛋了。

抱起小維爾斯的卡洛琳面色微微一變,心中詫異著:「這個孩子似乎只是一個晚上就比昨天重了不少。」

抱著小維爾斯的小卡洛琳走到學院餐廳的時候需要經過一個不小的廣場,這是學員們散心或者談情的重要地點。特別是在傍晚的時候,如果你那個時候形單影隻出現在這裡會被認為是一個瘋子。

不過今天早上這裡的人似乎特別多。

「咦?這是怎麼回事?」

卡洛琳雖然是一個小小的魔法天才,但是畢竟她還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女而已。人類都是很好奇的,女人的好奇心尤其要強烈一些。

這樣一個水靈靈的女孩,又是亞迪斯魔法學院出了名的美女。大部分人看到卡洛琳懷中還抱著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女孩的時候,那種眼神……

卡洛琳出身於一個貧民窟,而貧民們都特別喜歡胡扯一些別人的八封事迹。每當他們在議論一些什麼某某子爵的兒子不像那個子爵,或者是某某男爵的臉上女人的指痕這種風流事迹的時候。就是這種眼神,卡洛琳討厭這種眼神,但是性格溫柔似水的她不會很激烈的去反駁,只是皺了皺眉目,裝作有聽到吧!

可是以卡洛琳的強大精神力,哪怕別人只是嘴唇張一下,她也會從這些根本就不會隱藏自己魔法波動的傢伙口中大概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