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3 Views

二十六顆金丹的力量,完全禁得起消耗。

Written by
banner

這種程度的損耗,只需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可以彌補。

上官伏天的表情經過了高低不同的幾個大變化!

從驚慌,變得震驚,最後就是驚愕!

因為就這麼一瞬間的時間,他竟然感覺到自己的女兒,恢復了一小半!

那虛弱也只是因為氣血不足而已,吐出的黑血,就像是病症的根源一半!

「她還沒有痊癒,不過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司徒煉魂看到了她特殊的體質,在吞噬她的身魂,如果再放司徒煉魂出來,她還會患病,自然,等我殺了司徒煉魂,她就會痊癒,身上剩下的那一些有問題的地方也會消失。」

說完之後,吳淵直接往外走去。

吳三通自然和吳淵一起往外走。

沒有刻意和上官伏天去交好什麼,做了這些也已經足夠了。

這麼多年下來,吳淵最相信的還是自己,至於任務,最重要的完成了,附帶的結果,不是最重要的,也沒有必要去求全。

就在這時,上官伏天忽然不自然的說道:「兩位道友,司徒煉魂是個惡徒,在下識人不明,兩位道友解決了他,也幫了我扶南城,更是救了小女。」

「再下一定要感激兩位。」

「另外就是……諸葛破天是諸葛家族的直系血脈,他向來對小女很好,剛才的事情完全是一件誤會,都是小女的丫鬟胡言亂語。」

「還請兩位放了諸葛破天,他的身上有特殊的法器,一旦死亡,定然會讓諸葛家族看到他身上發生的事情。諸葛家族在南域之中影響力很大,權利也很大,兩位沒必要招惹麻煩……」

吳淵眉頭微皺,神念自然感受得到,在地獄第四層,神魔鏡相之中,諸葛破天和司徒煉魂都面對了自己的分身,正在拚死戰鬥。

正牌亡靈法師 ,明顯不敵分身。

而諸葛破天則是壓著分身一頭,他的攻勢兇猛,分身竟然有不敵的跡象!

可明顯在這個地方不是放人的最好位置。

放出來諸葛破天,肯定還會有一場惡戰。

也不能夠讓他打敗了分身,到時候他就平白無故的獲得了一場造化!

神念分出一股,控制陰陽之力,直接在地獄第四層之中幫助分身,讓諸葛破天遭到阻礙。

同時他點了點頭說道:「上官城主不用擔心,離開扶南城之後,我自會放人。」

「而且我們也不需要扶南城的其他物品。」

話音落下的同時,師徒二人直接走出了小院,根本沒有停頓,直接御空而起!

吳三通的靈力籠罩了吳淵的身體。


他的速度更快,直接帶著吳淵迅速往前飛馳而去!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之後,就來到了扶南城傳送陣所在之處。

這裡大量的人往來傳送。

還有一隊人明顯守護著傳送陣。

吳三通直接甩出了一枚極品靈石,落在傳送陣上之後,聲音冷硬的說道:「距離扶南城最遠的城池。」

守衛傳送陣的人,臉上露出一絲狂喜!

傳送陣的使用,一般一塊上品靈石就足夠了。

此人竟然丟出了一塊極品!

「回稟前輩,最遠的城池,是天府城,前輩可要去此處?」


吳三通眉目之間冰冷無比。

那人頓時打了一個寒噤,不敢多說話。

傳送陣的光芒在吳淵和吳三通的身上繚繞。

下一刻,他們就消失不見了……

那守衛之人美滋滋的拿著極品靈石,眼中喜色不減。

負責其他傳送陣的人,臉色之上都是一陣羨慕。

就在這個時候,忽而一道強大的氣息驟然臨近。

下一刻,上官伏天出現在傳送陣的旁邊。

他聲音凝重無比:「剛才可有一個離神後期,帶著一個金丹期的修鍊者來了傳送陣?」

那守衛之人,頓時驚詫的同時,帶著驚慌:「見過城主!」

他單膝跪地,恭敬無比的說道:「他們前往了天府城。」

此刻他心中驚怕無比,城主此刻的表情,難道那兩人有什麼問題?上官伏天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呢喃道:「希望他們不會傷到破天,否則的話……事情就鬧大了……」

「還有憐心……他們說的,是真的么?」 天府城!傳送陣之處!

一道傳送陣之上,光芒驟然亮起。

強大的氣息從其中散出!

天府城傳送陣的守衛隊伍,頓時面色驚變,十餘名元嬰後期的修鍊者結成了包圍圈,直接包裹了傳送陣。

下一刻,傳送陣驟然成型!

兩個身影出現在傳送陣之中!

這兩人正是吳淵和吳三通!

可這時,吳淵的臉色難看無比,他悶哼了一聲,身上頓時一團灰色霧氣爆開!

吳三通面色凝重:「放他出來!」

吳淵抬起手,灰氣凝聚之間,一道身影隱現!

可那身影竟然又變成了虛無一片,並沒有被放出來!

吳淵臉色變了變,聲音沙啞的說道:「他不出來。」

吳三通也是瞳孔緊縮。

此刻在地獄第四層,神魔鏡像之中。

諸葛破天的臉上,竟是一股狂熱之色。

他的身上灰氣繚繞,想要拉扯他離開,他身上一陣陣金色的光芒繚繞:「哈哈哈哈,難道你們沒有聽過,請神容易送神難么?這玄妙的空間,竟然誕生了和我一摸一樣的分身!我曾在典籍之中看過,此空間名為神魔墓穴,進入者將會產生一個一摸一樣的分身,如果被分身殺死,就會身死道消!」

「如果殺死了分身,那就會獲得一倍的感悟,以及自己更強大的力量!完全掌握自己的弱點,還會破開一個境界的修為瓶頸!」

「你們把我送到這樣一個地方,還想要我走么?」

諸葛破天的嘴角儘是不屑之色。

在他的面前,分身之體已然只剩下一條手臂,遍體鱗傷的身體,彷彿在遭受最後一次攻擊,就會殞命!

諸葛破天的手中,出現了一把漆黑色的鐵鎚。

鐵鎚之上繚繞著黑色的光圈。

這赫然是一把下品仙器!

真正的仙器!

和諸葛破天的身體,魂魄,幾乎都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分身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他手中同樣出現一把鎚子,可明顯,這鎚子上面沒有仙器的氣息!


神魔鏡像即便是玄妙無雙,也沒有那麼誇張的能力。

各路死亡悼念即便是可以誕生任何踏虛境界之下的分身。

卻絕對沒有能力複製出來一件仙器。

否則之前惡修羅阿鼻在神魔鏡像之中,就不會那麼被動,最後還被迫使用密法,直接自爆。

天府城之中。

傳送陣法之上,吳淵和吳三通迅速往一旁人少的地方疾馳而去。

來到一條小巷子之中以後,吳淵的身體頓時消失不見。

他進入地獄第二層的同時,只留下一個半米左右的入口通道。

吳三通直接盤膝坐在一旁靜靜等待。

結果吳淵剛剛腳踩在地獄第二層的空間之中。

一個狂笑的聲音,就從他的耳邊響起!


大量的灰色霧氣在他的身上擴散開來。

一個人影,直接從他的身上散開,飄飛到了十餘米之外以後,凝聚了身影!

吳淵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眼神之中也頓時爆發了殺機!

「哈哈哈哈!還以為那個地方可以殺了我么?這是送給我的機緣啊!」

諸葛破天的身體顯出了實體,他的手中黑色鐵鎚還散發著淡淡地光暈。

而他的實力,此刻已然不是離神中期,而是離神後期了!

深魔鏡像之中的分身……已經被他斬殺,並且吸收了……

吳淵的手中,陰陽破天弓驟然出現。

他本來想著找地方放出來諸葛破天。

剛才察覺到分身不敵,準備在傳送陣之上放人。

可諸葛破天卻不出來。

他想要先配合分身鎮壓諸葛破天,再讓他出來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

偏偏諸葛破天早不成功,晚不成功,在吳淵剛剛進入地獄空間的同時,就直接破開了地獄第四層!

這裡,有太多的秘密!不但有堆積成山的初始之石,還有很多珍貴的礦石,以及一整座金精礦的山!

諸葛破天本要狂笑,臉色卻大變,驚愕,甚至成了獃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