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9 Views

浮雷居的上方,隨著那一劍的落下,驚天的爆裂之威,隨之同時橫掃四周。

Written by
banner

下方的雷族之人,此刻無疑不是都呆在了原地,感受著半空之中的威勢,他們的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而對於這些事情,葉飛顯然是懶得理會,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幾乎是施展出了全速,向著遠處的雷域出口的位置踏空而去。

靈識橫掃,出口之地逐漸臨近。

後方半空,那位暗袍族老,似乎並未追了。

「但願天雷子,能夠說話算話,我能做的已經都做了。」葉飛此刻內心暗道,離開雷族之後,他與玄風子的緣分也是走到了盡頭。

源界之內,還有很多事情,等待著葉飛去做,他的時間已然所剩不多了。

而且隨著對於源界的了解,葉飛隱約覺得,

東西武道界內,隱藏的那些黑門裂縫,似乎牽扯極深,遠遠沒有他想得那般簡單。

一旦全部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

前方,雷域的出口,已經就在眼前,葉飛隨之不在多想,他踏空的速度同時更快了幾分。

「留下來。」

「老夫,可以忍受任何事情,雷族小輩的身亡,老夫也可以不追究,而你必須留下。」後方夜空之中,一道低沉的聲音,此刻緩緩傳來。

葉飛的身形,隨之猛然一震。

他緩緩轉頭,視線之中已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夜空之中,那是一位身穿藍色長袍,滿頭白髮,雙目深邃,臉上皺紋諸多,周身不曾有半點氣息波動的老者,而此刻正向著他緩步走來。

「葉某想知道原因。」葉飛目光沉靜,緩緩開口問道。

眼前之人,儘管沒有靈壓傳來,這這位藍袍老者,實力怕是至少劫境七重天,這樣的強者,絕不是如今的葉飛能夠與之一戰的。

夜空之中,藍袍老者聞言,臉上的神情稍有沉吟。

「源界,遠古一族,曾經有著四族,哪怕是神域仙境,都要禮讓我族三分。」

「而流傳下來的,卻是只剩下三大古宗,以及苟延殘喘的三族遺人,實力遠非當年,而其中一族更是直接被滅族,你可知道原因?」

前方夜空之中,藍袍老者緩緩開口。

葉飛聞言,目光一閃,臉色的神情不禁微變。

他如今看到雷族,已經是極為恐怖的存在,而當年古族強盛時期,鎮壓三族不說,還將一個古族抹去,那是需要多麼恐怖的力量才能辦到的。

「晚輩不知。」

「但此事與葉某何干?」葉飛抬頭望向前方之人,此刻低聲開口問道。

他只是個通神境的武修,就算留在雷族,怕是也沒有多大作用。

前方藍袍老者聞言,此刻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他的眼中隱約有精光閃過。

「百年內,老夫保你踏入劫境。」

「三百年,老夫可傾盡一族之力,將你的實力提升至七重劫境,老夫問你,你可想踏入真仙之列?」

「留在雷族,此事絕非空談。」

藍袍老者連連開口,他此刻周身,隱約有雷光閃動,此時無意識散發出來的威勢,可謂是恐怖至極,讓人聞之心顫。

前方,葉飛聞言,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但凡武修,最終的目標,便是那傳說中的真仙之境,若是不想無疑是無稽之談。

「葉某需要做什麼?」葉飛雙目微閃,盯著前方之人沉聲開口道。

此言一出,雷族的藍袍族老,臉上隨之露出了笑容。

「老夫不會限制你自由。」

「你若答應,魔魂宗之事,老夫可以出手幫你,而你唯一要做的,便是替換血脈,成為我雷族之人,此後守護我族長存。」

藍袍族老雙目炯炯,盯著前方的葉飛,此刻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他顯然對於葉飛極為的了解,不光知曉其來自何處,更是知道他踏入源界的目的。

「替換血脈……」葉飛面色一怔,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但也僅僅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隨即輕輕搖頭,此事絕非言中之意這般簡單,一旦替換血脈,他便不再是華夏之人,而是成為了源界武修,成為了雷族族人。

這無疑還是他無法接受的,真仙之境若是真的存在,哪怕不用外力,葉飛有信心自己終有一天能夠踏入。

至於葉靈的神魂,只需給他一點時間,定能從魔魂宗內奪出。

「多謝前輩好意,葉某並非源界之人,此事恕難從命。」葉飛此刻抬手抱拳,同時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說道。

無論身處何處,東西武道界才是他的家。

終有一天,葉飛會再回東西武道界,那是他曾經答應過藍蒼的。

「既然如此,老夫只能強行將你留下了。」藍袍族老目光平靜,在說完之後,隨即移步上前。

四周空氣中,一股磅礴的靈壓,隨之陡然而現。

葉飛目光一凝,他能夠感受到,那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其內隱約蘊含規則,前方之人的實力,怕是不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上不少。

「落雲弓。」葉飛低喝一聲,掌中紅芒一閃。

面對這等強者,道術,秘法,已然失去了意義,唯有此弓,勉強能與之一戰。

葉飛眼中露出果斷之色,周身血芒不爆發,燃血之色施展,抬手之下一根血色箭矢,慢慢的在弓玄之上凝聚成型。

「破!」一聲冷喝,箭矢破空而出。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葉飛猛人噴出一口鮮血,這落雲弓的施展,對於他的消耗著實有些恐怖。

若是今日能離開雷族,定要尋到此弓的正確用法,否則他的武道根基,遲早要被這落雲弓的反噬之力崩壞。

「呼……呼嘯。」血色箭矢,劃破夜空。

下一瞬,已然臨近前方之人,這一箭之力,看已然是似避無可避。 夜空之中,藍袍族老神情平靜,他的身形沒有後退半步,只是緩緩抬手了右臂,掌中隱約有雷弧閃動,凝聚一道屏障。

彷彿是在瞬間,將整個雷域的雷霆之力,都凝聚在他的掌心。

「砰,轟!」血箭落下,穩穩擊中了前方之人。

只是那夜空之中,但威勢散去,遠處藍袍身影依舊,掌中的來雷弧未曾消散,落雲弓的一箭之力,竟是沒有破開此人的防禦。

「神域落雲弓。」

「可惜,你沒有那一族人的血脈,無法駕馭此弓,想要破老夫的防禦,至少還需要三箭。」

前方半空,藍袍族老面色沉靜,此刻望向葉飛緩緩開口道。

硬實力的差距,幾乎讓這位族老,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擒獲前方之人抬手足矣。

「三箭么……」

夜空之中,葉飛雙目血紅,此刻體內的靈力,不在有絲毫的保留,手中的長弓再次拉成滿月。

這一次,凝聚的是一道靈光箭矢,威勢不輸方才的血箭之威。

前方不遠處,藍袍老者見此情景,此刻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

「小輩,你又何必如此,這一箭之力,耗費你體內的全部靈力,此弓你已經無法再拉開。」藍袍族老身旁平淡,望向前方低語道。

如此同時,那一箭之力,同時破開而出。

正如那藍袍族老所說,破開他的防禦,還需要三箭之力,而此刻葉飛凝聚全部靈力,祭出的這一箭,僅僅只是第一箭罷了。

前方之人,身影任就不曾後退半步。

「隨誰我無法拉弓。」

「燃血!」

夜空之中,葉飛低喝一聲。

幾乎是靈箭破空的瞬間,他體內的氣血之力,在同一時刻轟然爆發,其臉上變得更加的慘白。

「第三箭,你看好了。」

第二道血色箭矢飛出,第三箭的弓玄,可謂是在同一時刻拉滿。

同樣是一道血色箭矢,但其顏色,比方才的還好更深幾分,隨著第三箭的凝聚,葉飛身上的氣息,明顯變得低弱下來。

更是隱約能感覺到,他體內的生機正在流失。

三箭之力,除去那道靈光箭矢之外,餘下的兩箭,耗費的則是葉飛的生機壽元,他的嘴角溢出鮮血,此刻體內已然是混亂不堪,但眼中滿是堅韌之色。

夜空之中,三道箭矢劃破天空,如似三道從天而降的流星,緊隨其後地直指前方的藍袍族老。

「嗯……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

「單憑這份不屈之意,我雷族後輩無人能與你相提並論,若是老夫沒有猜錯,支撐你祭出第三箭的,應該是你體內的荒獸血脈吧。」

前方半空之中,藍袍族老的眼中,此刻不禁露出幾分欣賞之色。

下一刻,恐怖的箭矢臨近,驚天的爆裂聲,隨之襲卷四周。

「轟,轟隆!」反震之力,更是在夜空之中,橫掃出一道視線可見餘威,使得整個雷域,此刻彷彿都為之一顫。

雷族大族老,那位幾乎站在武道巔峰的強者,這一刻終於無法穩住身形,在這股衝擊力下,向後退了兩步。

「咔,咔擦……」脆響聲傳來,防禦雷霆同時碎裂。

三箭破防,可見此言不虛。

但似乎,也只是僅此而已,那位雷族大族老,僅僅只是後退了兩步,掌中雷弧被崩潰,但他卻是並沒有受到半點的傷害。

只是破防,並不代表能夠戰勝前方之人。

「你,很不錯。」藍袍族老目光微閃,抬頭望向前方的葉飛,那平淡的聲音中,終於有了一絲色彩。

這份認同,顯然是發自內心的。

縱觀源界,能夠讓他後退兩步之人,可謂是少之又少,更別說前方之人,只是個通神境的小輩了。

而此時,前方夜空之中,葉飛身形微顫,臉上不禁露出苦笑,五重劫境之上武修的恐怖,隱約超乎了他的想象。

這落雲弓一箭之威,五重劫境不敢輕易接下,而面對前方之人,足足四箭之力,才勉強破開其防禦,而此刻的葉飛已然再無半點戰力。

「小輩,結束了。」

「留在雷族,對你有利無害。」前方不遠處,藍袍族老的聲音再次傳來。

話音落下,他隨之上前一步,四周的空氣同樣一凝。

下一刻,他的右臂緩緩抬起,一根無形的雷絲,隨之掌心之中併發而出,向著前方之人襲卷而去。

「結束了么……」葉飛低喃一聲,他的手臂此刻有些微顫,似乎連掌中的落雲弓,此時都是有些無法拿穩,更別說再次拉開弓玄。

他還沒有回到葉門,沒有尋到葉靈的神魂,沒有解開華夏武道界裂縫黑門的秘密,如今就這般被限制在雷族之內,無疑是葉飛無法接受的。

前方夜空中,雷絲已然臨近。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半空之中,一股無形之威,隨之猛然襲來,同時有流光劃破半空,那竟是一道布滿的雷弧的劍芒。

「呼,轟隆。」劍芒臨近,瞬間將那一絲雷絲斬斷。

這道束縛雷術,本身威勢並不強,只是簡單的封鎖之法,而那道忽然來臨的劍氣,卻是極為恐怖,其內蘊含的力量,更是達到了五重劫境巔峰。

劍芒劃過之後,並未隨之消散,而是直指前方雷域的出口,斬開來雷域的隱匿屏障。

「古老,放他離開吧。」

「雷族留不住他……」

遠處的夜空之中,只聞一聲輕嘆傳來。

夜空之中,天雷子一臉的複雜之色,此刻閃動身形,隨著聲音臨近。

半空之中,藍袍族老目光一閃,隨之下意識地轉頭來,目光落在了此刻來者的身上。

「你保不住他。」藍袍族老緩緩開口,他身上的氣勢隨之衝天而起,那恐怖的靈壓之力,瞬間壓制全場,可見此人之強。

遠處,稍有開啟的雷域之門,此時也在慢慢關閉。

天雷子見此情景,體內的靈力,幾乎還是在同時時刻爆發,他的掌中不知何時,一把靈光長劍陡現,悠長的劍芒點亮夜空。

「秋兒的死,我遲疑了,這一次我天雷子,不願袖手旁觀。」

「古老,族弟願以以命換命!」

天雷子眼中有雷威閃過,臉上露出少有的堅決之色,此刻眼前的情景,隱約與當年玄風子離去之時有些相似,這一次他不會在選擇漠視。

話語落下,天雷子目光一凝,體內的力量凝聚,當著雷族大族老面,再度斬出一劍。

「呼嘯……」

破空的劍芒,隨之橫掃而出。

下一瞬,已然直指前方的雷域出口而去,將那原本即將封閉的入口,再度擴大了幾分。

「葉飛,還不快走。」天雷子低喝一聲,同時身形陡轉,手持靈劍向著那位雷族第一強者衝去,他的眼中滿是赴死之意。

前方夜空中,葉飛雙目微閃,臉上劃過一絲複雜之色。

「此事,晚輩記下。」

「他日再臨雷族,定當湧泉相報。」葉飛本身是果斷之人,此刻沒有任何的遲疑,抬手抱拳之後,體內氣血之力涌動,在夜空之中劃出一道血芒。

只待眨眼之間,他的身形,便是已然踏入了雷域的入口。

而此刻雷域內部,藍袍族老此時,不禁緩緩抬起頭來,深深地看了遠處的雷域出口一眼,他在稍有沉默之後,眼中有異光閃過。

但卻是並未出手阻止,而是轉過頭來,目光落在前方的天雷子身上。

此時,天雷子目光決然,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隱約達到了六重劫境的程度,手中的靈劍,隱約扭曲了空間,直指前方之人。

天雷子心中清楚,這一劍無法傷到眼前之人,但只需當初其片刻,葉飛離開雷族的幾率便會更大幾分。

「族弟,夠了。」藍袍族老再度抬手,只是簡單一指點去。

下一刻,前方之人的身形,便是被瞬間定在了原地,四周原本翻滾的恐怖雷威,更是隨之消失不見,夜空恢復了往日才寂靜。

這一指之力,顯然超出了武道範疇,這位大族老的實力,可謂是深不可測。

「雷源之力。」

「你居然已經踏入了八重劫境之列。」天雷子此刻面露慘笑,他體內的力量,此時已然被全部封鎖。

主修雷霆之力的武修,對方雷霆之力要高出數個檔次之下,根本沒有與之一戰之力。

哪怕天雷子實力極強,但在這位大族老面前,幾乎是與方才的葉飛沒有什麼區別,他想要封鎖其身形,同樣只需抬手足矣。

「八重劫境,救不了雷族。」藍袍族老並未繼續出手,而是緩緩開口道。

天雷子聞言,臉上的表情,此刻有些變化不定。

他稍有沉默之後,便是隨即望向前方之人開口道:「古老,當年遠古四族面臨的浩劫,族弟並不清楚,但若是我雷族註定無法逃過一劫,您又何必強求。」

此言一出,前方藍袍族老面色忽然一怔,沉吟少許之後,他的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