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9 Views

這個房間是他自己設計的,地窟翻新了好幾次,也擴大了很多,但他的房間卻沒有挪動。

Written by
banner

進到自己的房間,兩個章魚從昆羽身上滑落了下來。

兩個祕密機構的頭腦,終於卸下了僞裝,在昆羽面前露出了難得的一面。

珏恢復了活潑的性子,繞着昆羽嘰嘰喳喳的問個不停,瓊依然是沉穩的性子,但語氣和神情也頗爲輕快。

在昆羽面前,她們不需要擺任何架子,她們也知道,昆羽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

躺在石臺上,左手邊是瓊,右手邊是珏,昆羽一邊和她們敘說這幾年的事情,一邊享受着難得的放鬆。

珏的觸鬚在昆羽的身上上下游走了一番,突然問道。

“對了,你這個化形是怎麼做到的?我看你也沒有到準皇啊。”

說道化形,昆羽纔想起來,自己來的目的。

直起身子,面容漸漸嚴肅。

ωwш¤тt kǎn¤℃o

“既然聊到這,我有一件事要和你們說一下,這件事關乎到我們未來的發展。”

看着昆羽嚴肅的面容,兩姐妹也收起了玩鬧。

昆羽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

“我們現在的修煉體系是有一個很大的斷層,普通生物的頂層就是王級巔峯,而王級巔峯上面就是準皇和皇級。”

“不管是準皇還是皇級,都不是努力就能達到的,這裏面存在太多的機遇和未知。”

“但我在深淵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卡在王級巔峯和準皇之間的境界。”

“它能讓普通生物的身體和精神到達極限,甚至超越極限,算是準皇之下最強的境界。”

同爲王級巔峯的珏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最近這段時間到底有多痛苦。

實力停滯不前,能量也沒法吸收,已經觸摸到天花板的她,除了瘋狂的殺戮,根本沒辦法排解掉內心中的躁動。

她心中一直有一個弦,這根弦上掛着昆羽。

昆羽的實力越強,她心頭上的這根弦就越緊。

她很害怕某一天,昆羽的實力已經高到她完全沒法插手的地步了。

而最近這段時間,這根弦快要崩斷了。

現在一聽到王級巔峯上還有一個境界,珏又纏在昆羽的身上,腦袋不住的蹭着昆羽的側臉。

昆羽輕柔的拍了拍,說道。

“放心,這些我都會交給你們的,而且我希望地窟再出一款密碼,這個密碼只有我們自己能用,這關係都我後續的規劃。”

一旁的瓊雖然不知道昆羽的想法,但她依然用力的點了點頭。

將手指輕輕的點在珏和瓊的腦袋上,一大段信息傳輸了過去。

瓊和珏同時閉上了眼安靜了下來。

昆羽將身上的章魚解了下來,又掏出記錄注意事項的玉石,放在一旁。

安靜的走了出去。

想要消化這些知識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就連昆羽都要按年算。

不過,有了他的總結規劃,已經省去了很多步驟,也更加簡便。

想來,一兩姐妹的智力,修煉起來應該不是很困難。

出了房門,剩下的十衛已經在門外等待了。

知道昆羽回來了,他們也都非常激動。

昆羽挨個勉勵了一番,隨後問道。


“現在虯在做什麼?”

祕七衛出聲回道。

“虯現在正在山脈中恢復元氣,上一次的爭奪總部他失敗了。”

昆羽挑了一下眉。

“失敗了?原因。”


“因爲我們的加入導致了戰場出現了失衡,所以他的計劃被瓦解了。”

昆羽輕笑一聲 ,看來當初讓地窟以僱傭的方式參與爭奪是個明智的選擇。

現在的地窟成了出黑狗和虯意外第三大勢力。


這個勢力集情報和戰力爲一體,單體實力應該是最強的。

好在,成員數量不是很多,不然,不知情的黑狗和虯有可能會私下裏聯合起來先除掉地窟。

現在整個熔岩水域達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三方,誰都不會輕易的先動手。

在這個夾縫中,儒艮的商業卻奇蹟般的蓬勃發展。

底層的生物並沒有被爭權奪利影響到正常生活,反而隨着商業的發展,大大的增加了日常的趣味性。

而王級以上的生物卻都有了自己的勢力歸屬。

在熔岩水域,除了這三方勢力,不會再有第四方了。

而這三方勢力,都是昆羽的。

昆羽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爲了這片水域唯一的真王,他現在的影響力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作爲官方的應皇。 熔岩石柱後面的山脈裏。

虯盤坐在寬大的洞穴中,緩緩睜開了眼。

在虯的對面坐着一個身影。

睜開眼的虯一驚,抄起放在身邊的石棍,揮舞的衝向身影。

伸出一隻手掌,輕鬆的擋住了下落的石棍。

微微一使勁,將石棍推了出去。

虯眉頭緊鎖,再次翻身而上,渾身能量暴動。

洞外響起嘈雜的腳步聲。

是外面的生物聽見洞穴中的動靜前來查探。

還沒等洞穴外生物到洞口,裏面就傳來了虯的喊聲。

“沒事,不用進來了。”

腳步聲停頓,轉而漸漸離去。

虯低頭盯着豎在自己面前的紅刀,眼中光芒閃爍。

昆羽微微一笑,收回了紅刀。

“怎麼混的這麼慘?”

虯收起石棍輕笑一聲。

“沒辦法,資源沒人家豐厚,只能先將就的過了。”

“不是給你資源了麼?”

“隊伍大了,這些資源不夠。”

昆羽點了點頭,虯沒有總部和應皇那邊的支持,沒有商業做後備,能扯起這麼大的隊伍已經實屬不易。

正當昆羽準備繼續說話,洞穴外走進來了一個妖嬈的身影。



看見洞穴中端坐的昆羽,身影微微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回頭看了眼身影,昆羽輕笑的點了點頭。

坐在石臺上的虯面色一尬,有些不知道怎麼解釋。

昆羽沒有嘲笑他,繁衍本就是生物的本能。

對着妖嬈的身影輕聲道。

“我和虯有些事要談,你先出去好麼?”

身影慌忙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洞穴。

看着虯張口想要解釋,昆羽揮了揮手打斷。

“既然我已經放權了,那麼你們的行爲只要對自己負責就行,不需要和我解釋。”

虯閉上嘴,重重的點了點頭。

“不過,有一件事還是要說清楚的,公是公,私是私,不能弄混,如果以後涉及到原則,希望你也能下狠心。”

虯眼中光芒一閃,再次點頭。

這個妖嬈身影剛一進來昆羽就感知出了不同尋常的氣息,有一股濃郁的地窟味。

外表不管多魅惑,妖嬈,火熱,內心卻依然冰冷一片。

看來這是地窟安排在虯身邊的探子。

虯不知道麼?

或許吧。

但也有可能虯是真的動了真心。

這一刻,昆羽突然覺得,這小小的熔岩水域,竟然有一種三國對抗的感覺。

話題回來,虯突然想起什麼,問道。

“聽說你去深淵了?”

昆羽點頭。

“消息挺靈通的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