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4 Views

城中又是一口冷息倒抽,一萬方靈石,那豈不是城中任何一位修士都有至少一方的靈石?

Written by
banner

一方靈石,哪怕是最次的品質,也足以令一名凝神窺視期的修士,穩固修為達到凝神凝鍊期了。

「墨家這次是真的大出血了!」

羅天縱使見識過比這更多的靈石,也被墨祭天的話震得一愣。

看向那墨祭天心中思量,有些不明白墨家究竟想要做什麼,一條極品靈脈雖然價值比之一萬方的靈石不知珍貴幾何倍,但僅僅為了安撫這些修士不參與靈脈爭奪,便拿出一萬方靈石是不是有些太不理智了?

換做是魁拔家族,別說一萬方就是一方恐怕都不會拿出來。

不是拿不起而是魁拔家族有這樣的實力,敢對東靈域的任何勢力說『不!』

當然,這次的極品靈脈爭奪是一個異數。

羅天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自己的父親魁拔賀會滴這條珍貴的靈脈,這般的不『上心』。

雖然這條靈脈深處墨家勢力範圍,可如果魁拔家族鐵了心要搶佔,哪怕是墨家最終也只能含恨收場。

除非家族中有比極品靈脈更重要的事情,牽制住了家族的力量,否則怎麼可能就這般放棄,而是想要讓自己『綁架』墨璃,以期換取足夠的利益保證。

可什麼樣的事情能夠比極品靈脈更重要?

幕然羅天跳起頭看向頭頂那輪有日環的白日,忽然靈機一動暗想:難道是和赤色緋月有關?家族已經掌握了可能出世異寶的隱秘?

甩甩頭羅天將心頭的諸般猜疑拋之腦後,對他而言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如今要做的是將『墨璃』帶走。

墨祭天又說了些安撫的話,片刻之後便有大量的修士向墨家行院飛去,不用想這些必定是願意加入墨家隊伍出一份力的修士,至於那些沒有動的修士大多也都想空中打出一道靈光,靈光中包夾一道靈識,有此靈識在便可表明自己會呆在天羽城。

基本上九成九的修士都確定不是留下,便是加入墨家陣營,偶有一些沒有抉擇的修士,也紛紛衝天而去隱入雲端離去了。

這些修士墨家也沒有給予攔截,畢竟已經獲得九成九修士支持的墨家,已經穩操了勝券,如果在作出一些出格的舉動反而不美。

願意為墨家出力的修士,在墨家處領取了憑證靈牌便紛紛向天羽山脈飛去。

對於這些人而言任務再簡單不過,便是領了靈牌在天羽山脈外圍守護,對於那些想要渾水摸魚的予以驅離,對於那些修為強大的自然有墨家之人前去驅逐,他們要做的就是搖旗吶喊把墨家的威勢壯大便是。

看著修士們紛紛離去,羅天思考了一下便於身旁的賀天賀人兩兄弟回到院中,與他們一般什麼都沒做也沒有離去的修士並不在少數,所以羅天也不怕自己暴露行蹤。

「賀天,你去叫一下赤蓮。」羅天回到屋中見赤蓮還未出現,便微皺眉頭。

如今即將行動,赤蓮本身修為也已經突破化神境,自然也是不可多得的戰力。

片刻之後,賀天回來對著羅天一搖頭,羅天便知道了所有的事。

赤蓮竟然不告而別?

這讓羅天頗為驚訝,不過也不是非常惱火,畢竟他從一開始就把赤蓮這個變數算了進去,如今赤蓮不在也只不過是又稍稍降低了一點成功率。

「一切已計劃形式!」



三人便不再說話,靜坐與桌前靜等墨家開始行動。

半個時辰后,一道龐大的威壓籠罩天羽城,令城中眾修赫然變色。

這是墨家的敲山震虎啊,看來對城中願意什麼都不幹的修士仍是不怎麼放心,緊接著眾修便感應到近千名精銳修士拔空而起向天羽山脈飛去。

「呼,終於開始了!」

羅天深呼一口氣,這才發現剛才那一道威壓之下,自己背後竟然濕了一片汗嘖。

又是小半個時辰,賀天去到外面片刻又回到屋中,對羅天輕輕的點頭。

屋內兩人旋即站了起來,互望一眼都知道是時候了。

與此同時,天羽山脈中也是想起了無數妖獸的吼聲,面對墨家這次大舉侵入,天羽山脈中沉寂的妖獸們終於努力。

墨家既然想要徹底掌控極品靈脈,天羽山脈中的那些妖獸自然是需要掃蕩一番的,即便不能夠將所有強大的妖獸盡數驅離制服,也要讓他們折服不敢對家族有所異動。

墨家主力修士以山脈中以早已探明的區域為中心,向外輻射遇到修為低下的修士要麼直接逮捕或者斬殺,而對於那些強大的妖獸能驅離便驅離,不能驅離的則呼叫支援叫來強大的墨家修士,圍而殺之。

一時間,天羽山脈中雷鳴不斷,妖獸咆哮不止。

一些暗中活動的勢力,雖然因為墨祭天的忽然出現,計劃被打亂不少,但也並不是沒有一絲的機會,紛紛聚集天羽山脈附近,或者尋著早已探明的秘密通道進入山脈內部隱蔽起來伺機待動。

天羽山脈隨著墨家開始的清剿行動變得不再平靜起來,一股暗潮在看似火熱的清剿下暗流涌動,無數雙眼睛盯向這片山脈。

流火城,城主府。

一名玄衣修士不如殿中,恭聲回道:「城主,魔劍已經開始清剿外圍妖獸了,估計天黑前便會逐漸接近核心區域。」

魁拔流火面色陰沉頷首將那修士揮下,這一次的極品靈脈魁拔家族爭奪失利,縱然有家族支持不足的緣故,但更多的原因還是因為魁拔流火兩次指揮失誤反被墨璃鑽了空子,以至於被墨璃釜底抽薪一刀端了他部署在天羽山脈內的據點,這才喪失了最起碼的控制權。

每每想到此處魁拔流火便心生惱意,很不多幾顆就把那墨璃拉到身下狠狠的蹂躪一番以泄私憤。

「赤蓮姑娘,你看?」

魁拔流火將心中的邪火怒火壓下,露出一絲文雅的微笑扭頭看著坐在一側的紫衣赤蓮。

議事殿內,只有兩個主座。

平時左邊做的便是城主府魁拔流火,而另一側則是家族派駐在這裡的監察使者,而如今那監察使者的位子上坐著的卻是一身紫裙的赤蓮。

至於監察使者現在正坐在赤蓮下手的第一個位置,正襟危坐但不難看出其看向赤蓮時,眼神里閃過的一抹緊張,讓人殿內不得不對赤蓮的真實身份產生一絲懷疑,是什麼樣的身份和地位才能夠讓城主都忌憚幾分的監察使者,都危機如斯額冒冷汗?

赤蓮面對魁拔流火的詢問,心中暗罵一句:老鬼!

頷首一笑道:「流火城主才是這流火城的主人,赤蓮一介女子不過客居再次,也是為了尋求幫助,哪裡敢以客欺主?單聽城主大人無妨。」

「哈哈……好!」魁拔流火哈哈大笑,霍的一下站起寒聲道:「墨家欺我等甚久,今日我等便炒了他的老家,倒要看看縱使他們得到了天羽極品靈脈,又該如何守住?」

」城主英明!」

「哈哈…也讓那墨家小娘皮嘗嘗釜底抽薪的滋味!」

魁拔流火再次看向赤蓮,笑意盈盈道:「赤蓮姑娘當真不願與我等共赴盛世?」

「小女子,便在這流火城靜候佳音便是。」赤蓮含笑盈盈起身,舉起一杯清酒送到魁拔流火身前道:「預祝城主大人,旗開得勝拿下天羽城!」

「承吉言!」言罷魁拔流火結果清酒一飲而盡,率先向議事殿外行去,殿內中強修也紛紛起身尾隨,而透過議事殿的殿門可以看到,一方近千平方的校場上,無數修士背負玄劍正騰空而去。

那巡查使者並未離開議事殿,等到魁拔流火離去,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赤蓮面前卑微的道:「大人,這麼做好么?」

「無所謂,反正又不是我逼他去做的,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說白了都是表忠心而已。」

赤蓮說完面上的神情充滿玩味,又是低聲道:「天羽城,怕是已經熱鬧起來了吧?」 」大人,大少爺和二少爺那裡?」巡查使者一臉的謹慎小心翼翼。

赤蓮眉眼低斜瞧了一眼那巡查使者,沉默了一下淡淡道:「怎麼長老閣內的長老們,對兩位少爺也有想法?」

「別忘了,你們魁拔家族可還有一位三少爺。」赤蓮的語氣透露出別樣的意味。

那監察使者苦苦一笑,無奈道:「大人,上面的那些大人物想的東西,我一個小小的巡察使怎麼可能知道。唉,只是想早作打算….至於,三少爺相比大人也知道他在家族中的處境,誰敢與他親近?就比如這一次,大人你不是……」

赤蓮目光微微閃爍,頓了一下揮手道:「你回家族復命吧,順便找一下大少爺,告訴他有些人不會是他的威脅,相反會成為他的助力,幫他剷除障礙。」

監察使者先是一愣,下一刻目光閃動一臉的驚喜,連連對墨璃彎腰施禮莫名的感激這才忽忽離去。

議事殿只餘下赤蓮一人,殿後行出以為女子清秀中帶著嫵媚。

「殿下。」紅妝女子盈盈一拜,語氣輕柔恭維。

如果,羅天在此一定會驚訝的發現,此女子竟是他入世破境時,那天寶閣內的女子。

赤蓮沒有回頭:「可是族長大人回信了?」

「族長,一句未言。」紅衣女子回答,帶著些許的疑惑。

赤蓮的眉頭終於皺起,眸光里閃過疑惑,似乎心頭有很多不解疑問。

「下去吧。」

紅衣女子領命而去,赤蓮一人不語眉頭輕皺愁雲瀰漫,爾後忽的一笑輕聲道:「呵,我這是怎麼了?竟然因為這蠢笨的三少爺,竟連哪位族長大人的意思都不敢揣測了……」

「羅天,看來你的身份和這赤色緋月關係密切啊。」

「真讓人期待……」赤蓮的話回蕩在殿中,人卻已向殿外行去。

……

天羽城,羅天與賀天賀人三人行與空蕩的街面。

青石街的盡頭,便是墨家行院。

「站住!」

「墨家行院,來者何人?報上名諱!」

羅天三人的到來,立即引起了巡守在行院外的兩名墨家護衛的注意,稍一過警戒線,便喝聲叱問。

羅天一步上前含笑道:「在下羅天,大小姐故人,還請修友通報一下。」

墨家只有一位大小姐,自然便是墨璃。

從一開始羅天都沒想過要武力闖院,所以他用了最直接也是綁票的人最不可能用的,直接上門表明身份。

羅天知道墨璃知道他的目的,而且他也知道墨璃不會逃避,更不會提前設下埋伏。

這種想法很奇妙,要被自己綁架的人在知道自己要被綁架的情況下,綁匪卻知道對方不會設防,至少不會為之刻意設防,但羅天就是這麼認為的。

也許這是一種信任,另類的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的信任。

兩名護衛對上一一眼,一人眉頭輕皺似乎正要呵斥,卻被令人拉住低頭說了兩句,然後便向行院內走去,留下的那名護衛看著羅天的神色有些古怪,臉上的表情分明有些不喜甚至厭惡。

羅天一時有些納悶,墨家之人他直接接觸過墨尋歡、墨璃、墨軒,而墨軒還被他殺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哪裡得罪了這位墨家護衛。

羅天不知道墨璃在墨家年青一代子弟心中的地位,所以才會這般想,而在墨家弟子心中墨璃便是女神般的存在,對莫名其妙出現的羅天自然而然產生敵意,在那名墨家護衛看來是在正常不過。

微妙的氣氛在墨家護衛和羅天之間徘徊,這讓羅天皺起了眉頭,這種氣氛讓他很不喜歡。

離去的護衛很快回來,對著羅天一拱手道:「修友,請!」

語氣不咸不淡,例行公事般的語調。

羅天也不為意便向行院內走去,跟在他身後的賀天賀人兩兄弟,自然抬腳便要跟隨。


「兩位,請留步。」那復還的修士擋在身前,看了賀天兩兄弟淡淡道:「大小姐,只說了要見羅天修友,可沒說你們……」

賀天兩人對視一眼,目光驟然變冷。


「無妨,你們等在外面。」

羅天回頭制止了兩兄弟可能的暴走,獨自一人向行院內行去。轅門出那在羅天面前被火箭吞沒的翠兒,正面含淡笑正看著羅天。

羅天行至院門前,翠兒姑娘盈盈一拜:「謝,羅公子搭救我家小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