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68 Views

殘陽一抹虛汗,有些傻傻的望著龍詩詩,一想到幾斤春心散,不禁一陣惡寒,別說幾斤春心散,就說一大鍋熱水裡放了一丟丟的春心散,都夠一匹野馬撒歡好幾天了。

Written by
banner

「春心散別放太多,對身體不好,而且我估計……你也吃不消。」殘陽笑了笑道。

「你的意思是支持我下藥?」龍詩詩興奮的問道。

「嗯哼……這個嘛,我不好參與,不然你大哥會和我翻臉的。」殘陽悶哼一聲,聳聳肩說道。

「我懂你的意思了。」龍詩詩信誓旦旦的點了點頭,轉身就要回小林峰。

「你有葯?」殘陽好奇的問道。


「嗯,從皇城幾個二世祖手裡訛了一點來,沒有想到會用得上,哈哈……」龍詩詩尷尬的笑道。

「拿出來我看看一點是多少。」殘陽不禁更加好奇,春心散這個東西,都是紈絝子弟對付貞潔烈女的,或者用在自己疲軟的時候,剛烈的狠,吃多了,精盡人亡都可能,所以他也不可能讓龍詩詩胡鬧。

「來來,大師兄,我分你一點,不要告訴宗主和我大哥啊。」龍詩詩鬼頭鬼腦的拿出乾坤袋,手一招,三小包春心散出現在纖纖玉手中,讓殘陽為之一愣,虛汗直飄。


「我滴乖乖,這哪是一丟丟啊,足有二斤之多!至少價值幾千兩黃金,一條龍吃了估計都會瘋。」殘陽不禁暗暗說道。

龍詩詩看著殘陽臉色不好,頓時諂媚的笑道,「大師兄,分你三分之一?」

「一半?」

「一大半……真的不能再多了,我留著以後對付莫離弟弟呢,這個傢伙剛烈的很,再說了,您這麼英俊帥氣,想要美女,勾勾手而已啦!而且看您,健康的很啊……」龍詩詩撇嘴說道。

「你可得了吧,你大皇兄要是知道了,不得打死你才怪。」

殘陽無奈,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若楚莫離真被春心散害死了,他不得後悔一輩子,隨即伸手拿過春心散,又給了她一個玉瓶,撕開春心散的包裝,倒了一點點進去,凝聲交代說道,「記住了,你的春心散都被我沒收了,這瓶是你偷偷藏的,所以到時候你爹娘還有你哥哥問起來,你可別把我扯進去。」

「哼,討厭死你了!祝福你和那個詩詩以後天天用這個春心散!」龍詩詩一跺腳,留下一句話轉身就朝主峰下跑去。

殘陽嘆息一聲,不知這件事是對是錯,對心中的女孩思念更加迫切。

… 一場腥風血雨過後,玄宗下起了滴滴答答的小雨,小林峰上沒有多少悲傷,喜慶居多。

火妃親自下廚弄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從別的主峰要來幾壇好酒,龍詩詩也死皮賴臉的坐在這,和火妃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讓。

「公主啊,看見莫離那孩子了嗎?」林軒好奇的問道。

「師叔,他不是在後山么?」龍詩詩詫異的說道。

「沒有,聽說很早就出去了,這麼晚了怎麼還沒有回來?」林軒蹙眉,不禁有些擔憂。

「師叔不必擔憂,這個傢伙邪的很,再說現在玄宗誰還能欺負他?」龍詩詩不屑的說道。

「師傅,我回來啦……」就在此刻,楚莫離一身破爛,到處都是傷口,狼狽的從小林峰下方疾閃,迅速來到了半山腰上。

「咦,玄宗還養狗么?這個傢伙分明是被狗咬了。」龍詩詩看著楚莫離此刻狼狽的模樣,不禁嘲笑道。

「哼,你才被狗咬了呢!肉那麼少,狗或許都不想咬你!」火妃一聽,頓時生氣,小聲嘀咕道。

聲音雖小,可是龍詩詩能聽得見,轉身等著火妃,看著那身火爆的身材,頓時嫉妒道,「胸大了不起么?肉多了不起?莫離弟弟肯定不喜歡這樣的,不然早就把你吃了。」

「哼,胸大就了不起,你一副門板的樣子,馬車在上面奔跑都不會翻車,一身皮包骨頭,沒手感,你以為死皮賴臉盯在這就能得到莫離師弟的歡心了?」火妃毫不客氣的反擊道。

「你才門板!我哪裡有那麼平?哪裡平了?我才多大,你又多大了?等到三五年後,保證比你的還要大!」龍詩詩一聽,頓時大怒反駁道。

小林峰幾個師兄弟一聽,頓時虛汗直飄,躲到了林軒的背後,不敢去惹暴怒中的女人。


火妃身材絕對算得上極品了,若不是修為太弱,被招入皇宮都有可能,龍詩詩不論是外貌還是身材,都遠超同齡人,再加上公主這層身份,天生貴氣,絕對吸引眾人眼球,所以林重陽等人根本不敢插話。

「哎呦,兩大美女吵什麼呢?」楚莫離狼狽的爬上小林峰,看著一桌子好吃的,不禁忘記了疲憊,直接坐了下來。

「莫離師弟,你幹嘛去了?怎麼弄的一身是傷?」火妃心疼的問道。

「你走開,光問有啥用!」龍詩詩毫不客氣的推開火妃,從乾坤袋中拿出一顆靈藥,諂媚的說道,「莫離弟弟,快吃下去,這可是比玄力丹好百倍的靈藥,服下去一會,保證傷疤都不留。」

「莫離,公主賞賜的就接著吧,去換一身衣服回來再吃,這頓飯是喜慶的,別吃的那麼隨意了。」林軒心底極為歡喜,卻平淡的說道,「小妃,你去再把菜熱一熱,公主原來是客,你也就別計較了。」

「哦,師傅,我知道了。」火妃溫柔的點了點頭,讓其他幾位師兄弟看的目瞪口呆。

火妃平日脾氣火爆,一點都不溫柔,這次玄宗大劫之後,彷彿變了一個人,讓林重陽等人一時難以接受,就連楚莫離都好奇的看了看火妃。

不過很快,楚莫離回到簡單的卧室里沖洗了一番,換了一件最好的衣服,玄宗弟子的著裝,回到桌子前,發現火妃已經熱好了飯菜,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全部放到了自己面前。

「師叔,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我給您準備了上好的皇宮金品靈酒,您嘗嘗。」龍詩詩想和小林峰打成一片,下了血本,這些從皇宮裡順出來的好酒一股腦的拿了出來。「重陽師兄,您大傷未愈,我這裡給您準備了上品補靈酒,對身體倍有好處。」龍詩詩又從乾坤戒中拿出一壇充滿靈氣的酒罈,送到了林重陽的面前。

蕭厲和楊戰一見,頓時兩眼放光,期待的望著龍詩詩,男人嘛,有好久,啥都忘記了,氣的火妃直嘟嘴。

「兩位師兄也有,這是我皇宮裡著名的洗精伐髓靈酒,我看二位師兄不是天賦不好,而是體內雜質太多,只要慢慢調理,會厚積薄發的。」龍詩詩笑了笑道。

一瞬間,小林峰除了楚莫離和火妃,其他人全部被拿下,對龍詩詩的態度出奇的好。

「莫離弟弟,這是你的,穩靈酒,你最近修為暴增,不穩定,這要喝點穩靈酒,很快就可以穩固境界,戰力疊升的。」龍詩詩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個別樣的酒罈,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道。

楚莫離也沒有多想,以為是她氣到了火妃師姐才會笑的那麼猥瑣和****,直接把酒罈抱了過去。

龍詩詩虧待了誰也不會虧待了別人,自己拿出一個袖珍酒罈,散發出來的靈氣瀰漫整個小林峰,讓小林峰充滿了生機。

「我的呢?」火妃看著別人都有靈酒,唯獨自己沒有,十分不滿,頓時氣道。

「一個女孩子家家,喝啥酒?自己去燒點熱水喝,反正你能持家。」龍詩詩毫不客氣的說道。

「哈哈哈……小妃啊,你就別喝酒了,等會還要收拾飯桌呢。」林重陽等人頓時大笑道。

「一群白眼狼,收了一點好處就忘記我了!下次下藥讓你們好看!」火妃頓時白眼一翻,心底暗暗說道。

就在一桌人準備就餐的時候,龍嘯辰發出一聲慘叫,從病床上緩緩坐起,龍詩詩一聽,頓時大叫道,「等我辰叔一起來吃,你們不要先動啊。」

說完,龍詩詩不顧吃飯,直接跑向卧室,火妃精芒一閃,將自己準備的普通濁酒倒入旁邊木桶之中,伸手就把龍詩詩酒罈里的靈酒全部倒入自己的酒罈,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看什麼看!三師弟,你把你的靈酒倒一點給公主,你們誰敢提醒她,我以後再也不給你們做飯了!」火妃大眼一瞪,氣呼呼的說道。

蕭厲沒辦法,只能將袖珍酒罈倒滿,若不是酒罈很小,估計能心疼死。

很快,龍詩詩扶著龍嘯辰就走了進來坐在一旁,給他也準備了一壇靈酒,和林重陽的酒差不多,所有的事情準備就緒之後,也沒有在意到自己的靈酒已經被人掉包了。

「大家快吃,別客氣啊。」龍詩詩毫不客氣的拿起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小林峰眾人抿嘴想笑,可是被火妃一瞪,連林軒都沒有笑出聲,畢竟這些年的飯菜可都是火妃一個人做的,把她得罪了,那小林峰可別指望有好菜了。

「大家喝酒,為了保住小林峰,為了玄宗渡過大劫……」龍詩詩好像是小林峰主人一般,主導著一切,猛的喝下一大口靈酒,咂咂嘴,蹙眉道,「我的酒怎麼味道不對?」

「噗……」楚莫離差點笑噴了,眾人再也忍不住大笑出來,頓時小林峰的氣氛喜慶到了極點。

「難道是下藥了,讓味道變了?」龍詩詩也沒有多想,只是暗暗自語道。

火妃悶頭喝著靈酒,一股靈氣從心底湧出,好像整個人都沸騰了一般,燥熱,豪爽之感湧上心頭,她也沒有在意,以為這就是真正的好酒給人帶來的感覺。

小林峰眾人從未喝過好久,楚莫離也一樣,只不過其他人的酒是真的好久,不過楚莫離和火妃罈子里的酒裡面被放了少量的春心散。

火妃和楚莫離的臉蛋越來越紅,被眾人嘲笑,林軒也沒有多想,只是以為楚莫離尚小,不能飲酒而已。

一頓飯畢,火妃渾身燥熱難受,只覺得下面很癢,看著楚莫離的臉色更是紅的難以言語。

「好熱……我去後山走走。」楚莫離搖了搖頭,只感覺霸血咆哮,不斷汲取靈酒的能量,讓春心散更加肆意奔騰。

下-體傳來刺痛感,慢慢變大,突然潛意識裡想做抽、插運動,尤其是看見火妃通紅的臉蛋之後,心底禽~獸之想更加濃郁。

「怎麼會這樣?我還未成年,小妃師姐還是我的師姐,我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楚莫離咬牙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可是龍根已經不受控制,慢慢翹起,讓他不禁彎腰,防止被人看出端倪。

「咦……他怎麼這麼快就有反應了?我怎麼沒有半點反應?」龍詩詩詫異暗道,根本不知道她的酒已經和火妃的掉包了。

「師傅,我也出去走走,大師兄,三師弟,四師弟,今天你們整理飯桌,不然以後都別吃了……」火妃燥熱難忍,不斷的抓著身體,匆忙的走向後山。

龍詩詩看著不對勁的兩人,頓時懵了,還想跟著楚莫離奔向後山,卻被龍嘯辰叫住了。

「公主,幫我護法,我要療傷,我大傷未愈,實在難放心你的安全。」龍嘯辰低沉的說道。

「啊….辰叔,我……」龍詩詩欲哭無淚,眼巴巴的看著楚莫離和火妃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龍嘯辰擔心的問道。

「哇……」龍詩詩好像明白了一切,頓時坐地大哭起來,大叫道,「我的酒被人掉包了,嗚嗚嗚……破火妃師姐,她太過分了!」

林軒等人不疑有他,以為龍詩詩才反應過來,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 小林峰後山,細雨稀里嘩啦的下個不停,青柳隨風搖曳,搖曳在溪水上,青鳥奪空,迎雨而上,蒼鷹展翅拍擊長空,偶爾一道哀鳴響徹虛空。

咻咻咻咻……

霸血沸騰,劍氣沖霄,青光劍舞動山河,楚莫離卻絲毫安靜不下來,腦子裡彷彿面遇到了水,完全成了漿糊,滿腦子的淫、穢場面。

「怎麼會這樣?我被人下藥了?可是師兄師傅他們怎麼沒事?」楚莫離蹙眉,將青光劍插入山石之中,直接跳入了寒潭之中,迎著瀑布,吸引冰冷的潭水讓他清醒一點。

龍根幾乎衝破桎梏,被汗水刺激的更加衝動,春心散的威力足以讓龍躁動,傳聞就是玄宗境強者也無法壓制,玄力對它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

霸血都沒有吸收春心散,將其當作廢物排泄到血液中,隨著霸血奔騰而遊走四肢百骸。

「呼呼呼……」楚莫離覺得冰寒的潭水也沒有讓他冷靜,反而愈發的難受,不禁大手一扯,身上的衣服被扯碎,露出一副成年人的軀體,多年來的煉體讓他的肉身十分完美,古銅色的皮膚配上英俊的外表,再加上霸血散發出的霸氣和血性,讓他變得如神魔一般。

立在山頂的火妃面色通紅,本來她酒中的藥力根本不多,可是現在看著楚莫離現在這個樣子,心底好像有個蟲子拱著自己的骨髓,不斷驅使她朝寒潭走去。

「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是我的小師弟,就算真想那樣,也要等他長大吧,絕對不行……」火妃渾身赤紅,胸前兩座山峰不斷顫動,隨風搖擺,慢慢變得僵硬。

噗通……

火妃跳下寒潭,溪水頓時打濕了她的衣服,一襲白紗如透明了一般,火紅色的葡萄掛在山巔,不斷搖顫,雪白的皮膚變得通紅,讓人垂涎欲滴。

楚莫離如野獸般的眼睛射出赤紅光芒,呼吸急促,死死的盯著兩塊白花花的肉,嘴唇發乾,下面翹的更厲害了。

「呼呼呼….」火妃的呼吸變得急促,火爆的身材一覽無餘,最後一點理性讓她將身體沒入深潭之中,可是這種半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讓楚莫離瘋狂了。

「她是我師姐!不可以啊!」楚莫離咆哮,霸血沒有讓他冷靜,反而更加瘋狂,身上散出濃郁的霸氣,征服世間一切,征服了眼前的火妃。

大量的雨水從火妃額間流下,順著山峰流入身體下,大大的眼睛,白中帶著粉紅的容貌更添三分美麗,身體的反應讓她高峰撐爆了衣衫,衣服再也遮掩不住皮膚。

二人慢慢靠近,楚莫離的手都在顫抖,在觸碰到如水一般柔軟的身體后,二人直接迷失了。

「莫離師弟……你想來嗎?」火妃呢喃,嘴角慢慢貼在楚莫離的胸前,火紅舌頭不斷纏著肌肉,讓楚莫離輕顫。

楚莫離微微抬手,大手握不住雙峰,只覺得一種柔酥感傳來,柔軟中帶著對方僵硬的顫動,頓時靈魂都在升華,嘴裡發出野獸般的低吼,迷離的說道,「師姐,我想……」

「那就…。。啊……來吧!師姐好難受!」火妃燥熱,冰冷的汗水沒有讓她有半點冷靜,在春心散的激發下,又被楚莫離的身體刺激,直接放棄了尊嚴,開始主動索取。

小處男哪能禁得起這般索取,直接繳械投降,一把撕爛了火妃隨後的防禦,火爆到極點的身材一覽無餘。

火妃緊貼著楚莫離的胸口,雙峰被擠扁,不斷蠕動,纖纖玉手朝水下伸去,慢慢摸索,觸碰到如鋼鐵般的長棍,面孔更加酚紅,不斷摸索,衣褲終於被褪下。

當火妃的手觸碰到楚莫離的下面之後,楚莫離不自主的發出一聲怪異的呻吟聲,將火妃抱的更緊了,雙手不斷摸索如水般的肌膚,瘋狂的索取。

二人沒入水中,潛意識的索取,馳聘,水花不斷朝四周盪去,拍擊在石頭上,發出『啪啪啪……』清脆的聲響,回蕩在虛空中。

嘩嘩嘩……

小雨逐漸變大,大雨傾盆,瀰漫整個山河,遮住了視線,隱約見可以看見楚莫離上下浮動。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