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64 Views

而最開始的九人卻被器靈安排到某些特殊的密室中,吸取『星魂精』淬鍊神魂去了。

Written by
banner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說戚道義這傢伙當真是吃了個大虧,原本那處封閉的球體密室是預留給戚道義的,而裡面靈識能夠『看到』的星辰般的光點便是『星魂精』,這是預留給第一個踏入天門修士的,可是卻被噬給『吃』光了。

但是器靈也是姦猾,已經沒有多餘的星魂精再獎勵給戚道義,於是假裝大發雷霆下,將兩人趕走,只要器靈不說,誰知道第一名會獎勵這麼多星魂精的?哼哼。

「呼,呼,好多靈藥,好多靈藥啊,一級二級三級,嗚嗚嗚,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多的靈藥,我的,這些都是我的。」

遙遠處,戚道義看著空間法寶中無數的靈藥,激動的哭了,他自己有個便宜師傅,自小對他『千錘百鍊』,折磨的痛不欲生,經常在戚道義的跟前炫耀自己門派有多麼多麼的富裕,但是長這麼大以來,戚道義卻連靈藥的毛都沒見到一個。

早就聽說了,那些超級大勢力中的天才弟子們,自小就是被靈藥餵養長大了,超級大勢力都有自己的神土,種植有無數的靈藥,平日里都當藥丸子吃,於是,每次自己對師傅老人家提出異議,結果換來的都是一頓打,並且聲稱,溫室里的花朵如何能夠經歷風霜?這樣完全是為他好啊。

於是,當戚道義看到漫山遍野的都是靈藥后,激動中夾雜著委屈,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這一刻簡直要幸福死了,怎麼會這麼幸福呢?

而另一邊,『噬』也好不到哪去。

自小與姐姐小冬過著食不果腹的日子,那裡見過這麼多的天材地寶?假如小時候能有如此多的神物供應,姐姐必定更為強大,那時候誰還能拿他們姐弟怎樣?

因此,噬全身百穴大開,化為一口巨大黑洞,所過之處,除了二級三級比較特殊的靈藥以及蘊含了五行氣息的靈藥外,周圍稍微有點靈性的花草,也都被吞噬一空,這才是真正的『蝗蟲』,被噬吞噬過的地方,用寸草不生都不足以形容,而掠奪的龐大的精氣差點將噬給撐爆掉。

幸虧,心臟處有一株強絕的至寶,雖然已經陷入了深層次的睡眠中,但本能的也會吞噬許多的天地精氣,起碼能夠保證噬不會被吞噬的精氣給撐死。

「發財了,發財了。」『噬』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望著手中剛剛採摘的散發五行金之氣息的『金鱗草』,心中很滿足,這是一株三級的靈草,葉子形如鱗片,散發金光,即便在三級靈草中也是十分稀有的存在。

「哼,小子,就你也敢染指三級靈藥?」

突然,一個滿懷嫉妒的聲音打斷了噬,接著,三名男子顯露出了真身,依照他們散發的氣息來看,都是天道境初期天位境的修士,但是每一個人都大道圓滿,肉身圓潤,像是服用過煉體寶液般,實力不是一般的強,遠超普通天道境。

「你們是誰?」噬不慌不忙的將剛剛採摘的三級靈草收入了腰間乾坤袋中,而後才慢條斯理的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三人說道。

「哈哈,你連我們*三傑都不認識?小人物就是小人物,這樣吧,看你小子年齡不大,我們也不欺負你,將你採集到的天地靈藥都奉獻出來,今日我三兄弟就放你一馬如何?」

為首青年十**歲,一席明黃色的衣衫,加上帥氣的面龐,很是引人注目,此刻昂揚著頭顱,看著噬,好似在施捨般說道。

「嘿嘿,你的意思是你們要打劫嘮?」噬眼睛眯了起來,一副不懷好意的模樣盯著三人看了又看說道。

「哼,不怕告訴你,就是這個意思,識相的趕緊將靈藥交出來,還能留下一條性命,否則,嘿嘿。」左側青年陰笑一聲,眼中綻放冷光。

「否則怎樣?」噬故作不知的攤了攤手,砸吧了一下嘴巴疑問道。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打趣我三兄弟,我看你就是活的不耐煩了。」第三名青年渾身鼓盪起殺氣,沖著噬走了過來,其餘二人被他提醒,頓時也是滿臉羞憤的上前。

「既然如此!」噬站立在不遠處,看著逐漸靠近的三名青年,嘴角劃開一道好看的弧度,繼續又道:「現在是打劫,你沒有聽錯,就是在打劫,將你們身上所有的寶物全都交出來,否則,後果自負。」

噬此言一出,讓三人頓時呆愣當場。 *,乃是神州大地上僅次於『三門五朝』的強大勢力,傳聞*組建之初,乃是一個聯盟樣式的存在,諸多強者加入組成的聯盟,本名叫天地盟,只是後來逐漸演化,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後代子弟們相互交融,所以乾脆改成*算了,這才是這一大門派的由來。

而*中也分為多重勢力,勢力越多,這說明*中各勢力間相互傾軋誰也奈何不了誰,則整體實力就越強,相反,勢力越少的時候就顯示出*中力量越小,相傳,*最為強盛的時候門中分為九十九大勢力,只是,到如今三兄弟這一代,門中只剩下了十八股勢力。

三兄弟便是來自其中一股勢力的後輩子弟,來自玉家,為首青年叫玉樓,其次叫玉宇,最後老三叫玉闕,合稱為*三傑。

「哈哈哈,大哥我沒有聽錯吧,這個小鬼說要打劫我們?真是笑死人了。」


三兄弟先是愣神,而後哈哈大笑起來,三人能夠隱隱約約感應到,少年的修為只有秘宮境,這個年齡這個修為居然能夠踏入『天門』,也算是不錯了,但也只是不錯而已,雖然這處秘境中只能動用肉身的力量多一些,但一名秘宮境的修士肉身修為再強能夠強到哪去?

若是在外間,憑藉天道境的高深法力,一根手指頭就能將其碾死,但是,這少年此時竟然說要打劫自己三兄弟,這怎麼教人不笑?

「嘿嘿,很好笑么?」噬眼睛都眯了起來,如果紫衣在這就會發現,這是噬即將出手的徵兆。

「小子,你小子不錯,在這樣枯寂的世界里也算是個樂子,這樣吧,容許你留下三株靈藥,其它的全部交給我們,今後就做我們的葯童吧,替我們採摘靈藥,放心,我兄弟三人絕對不會虧待你的,如何?」

三兄弟中的老大玉樓,點指著噬,還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模樣,居然要收『噬』為葯童,這讓『噬』呆愣在當場,更是腹誹,這是哪來的三個傻帽?

「大哥說的有理,將靈藥都交出來,乖乖做我們的葯童為我們三人採摘靈藥,若將來我三兄弟得了至尊大造化,少不了你的好處。」

三兄弟中的老二玉宇一副成竹在握的樣子,看著呆愣的噬,還以為這小傢伙嚇傻了呢,不由搖了搖頭走上前來,似乎要搶奪噬的乾坤袋。

「不知死活!」

噬哭笑不得,被不講道義的那傢伙無視已經夠另他惱怒的了,沒想到這裡又來了三個傻貨,還想收自己當葯童,對此,噬只能以這四個字來表達自己當前的心情了。

「什麼?小子,我看你就是不見。。。」玉宇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原本要大喊一聲『不見棺材不掉淚』,而後給噬看看棺材是啥樣的,結果還未說完,就被噬生生『踢斷』了。

對,就是生生的將他的話『踢斷』了。

『嗷』

一聲怪叫,聽著不似人聲,一隻不大的腳丫子正中玉宇的下巴,頓時幾枚牙齒和著鮮血崩向四方,而後玉宇整個人都飛了起來,腦袋中嗡嗡作響,一瞬間就懵了,什麼都想不起來,只感覺一股錐心的疼痛在腦海中滌盪,而後就是感覺自己的下巴好像不見了。

「二弟」

「二哥」

剩餘的兩兄弟驚呆了,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他只是一名秘宮境的小修士啊,甚至五行都不圓滿,肉身怎麼能強的這麼邪乎,剛才幾乎沒看到這名少年是怎麼動手的,結果就看到三兄弟中的老二凌空飛度,屁股著地,只剩下哼哼唧唧的力氣了。

「小子,你死定了!」

兄弟中的老三最先反應過來,手上出現一副拳套,前面帶刺,發出鋒銳的光澤,隔著不遠,讓噬心中頗為忌憚,但也只是稍微忌憚而已,顯然這是一種精金鑄造而成,帶有強大的氣息,雖然在這秘境中所有修士只能動用一絲法力,但將手中法寶催動卻也是足夠了。

「死來!」

老三玉闕肌膚流轉出幾分玉色的光芒,肌膚瞬間變得堅硬無比,這得傳於玉家家傳的煉體之法『九煉玉身』,修鍊到極盡能夠將身軀鍛造的如同玉精一般堅不可摧。

「來的正好!」

噬身軀微轉,躲過玉闕鋒芒,右腳猛的一台,一試蠍子擺尾朝著玉闕的腦袋掃來,空氣中傳來『嗤嗤啦啦』的聲響,好似要將空間給割破。

『呀』

玉闕一聲怪叫,雙手下砸,迎上了噬踢來的一腳,結果玉闕被踢飛,而噬也是眉頭微皺,右腳隱隱作痛,倒退了數步,猛的甩了一下右腿,而後還未等玉闕落地,就往前猛的竄了出去。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三兄弟終於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三弟!」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玉樓也沒想到這小子看著年紀不大修為也不高的樣子,怎麼肉身修行到這麼變態的地步?居然能夠硬捍三弟的『神來拳套』,短短的一個呼吸,二弟被揍暈了過去,而三弟也被對方逼退,虧了自己三人還想要收人家當葯童呢。


說時遲那時快,玉樓掌中出現一柄雕刻著斑斕梅花的長槍,槍身上竟然散發出悠遠的梅花香氣,瞬間扎向前撲的噬的面門。

「梅花苦寒,一枝獨秀為君開。」

長槍發出嗡嗡聲,伴隨著玉樓口中念著法咒,長槍挽起一朵道花,與梅花有八成相似,遵循了一種道跡,噬只能退,否則根本躲不開,定然要被長槍在身上戳出一個洞來。

梅花苦寒,一招得開,定然為君所羨,但是,這樣的美麗不一定都是華麗的,還可能致命,比如現在。

「可惜!」噬一聲低語,錯過了一個好機會,若是能把握住,定叫這三兄弟再去一戰力,眼中絲毫不亂,身軀微側,腳下有凰翅般的紋路一閃而沒,正是自紫衣那裡學來的『神凰步』,只是領悟還十分淺顯,搓步之間只能避開數米。

『轟』

長槍所划之梅花,刺入旁邊的大樹上,發出爆炸聲,將數人合抱的一棵散發斑駁靈韻的樹木炸了個粉碎。


「大哥!」

玉闕只感覺頭皮發炸,剛剛手臂彷彿砸到了一塊神鐵上,到現在還微微顫抖,自己就像是被虎豹盯住的兔子,化作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若不是大哥玉樓出手,恐怕自己下場比之老二也好不到哪去,這傢伙究竟是一個什麼怪物?

「這位道友,算我等三兄弟有眼不識泰山,今日因果算是結下了,我們走。」玉樓眼中說不出的凝重,長槍斜跨在一旁,擋住滿臉不甘的三弟,兩人緊盯著噬一步步的後退。

「哼,小爺說過要打劫呢,怎麼?不留下點東西就想走么?沒那麼容易吧。」

噬的眼睛微眯,手臂發出清脆的爆竹聲,瞬間將氣息調整到最佳狀態擺出了一副隨時準備出手的架勢。 「你想怎麼樣?」

玉樓咬了咬牙,目光緊盯著面前的少年,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那骨骼的爆鳴聲如悶雷般,讓人聽著胸口發悶,這傢伙真是一個怪物啊,難道他是大妖的後代嗎?不然肉身怎麼能這麼強?

「你們說要打劫我的啊?我認為吧,打劫這東西是不能開玩笑的,既然說出了口,就一定要做到,不然人家會說你們是傻瓜的!」噬嘿嘿一笑,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道。

「哼,就當我三兄弟有眼不識泰山,找錯了下手對象,今日咱們就此別過如何?就當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想來我*的薄面兄弟應該會給的吧。」

玉樓只能盡量與之周旋,因為這傢伙太強了,他有一種預感,就算三兄弟完好無損一起上也未必就是他的對手,這就是一隻人形的蠻獸,搞不好真的是上古大妖的後裔,人族身軀天生軟弱,不可能這麼強的,最起碼三兄弟沒見識過。

「方才看你一副趾高氣揚的貴公子模樣,原本以為是廢物一個,但是現在我對你的看法有改觀了,實力不錯,腦子也夠靈活,竟然還知道用門派的勢力壓我?只是,這四下里荒無人煙的,如果將你們三個都幹掉,誰又能知道是我做的呢?」

噬舔了舔嘴唇,自己修行的功法可是吞噬本源的,吞噬的越多,實力也越強大,可以幫助自己更好的突破關卡穩固境界,當然,更重要的還是有著超乎尋常的戰鬥力,若果將這三人吞噬掉,再收集到足夠的五行精華,恐怕突破當前境界也不是難事。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等兄弟三人拚命,鹿死誰手也說不定,而且只要我們之中任何一人身死,必定被門中長老們知曉,反正如今這秘境中不過數十人,你根本跑不掉。」

玉闕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麻的胳膊,臉色有些發白,他只希望自己的話能夠讓對方忌憚,畢竟如果自己等人死了,門中就算為他們報了仇又能怎樣?這沒有意義,沒有什麼是比活著更加美好的了。

「既然如此,嗯?找死!」

噬若有所思的表情一閃而過,正待說些什麼,突然間,只見一道亮光瞬息而至朝著自己面門飛射而來,一瞬間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這是一根銀針,整體為『破道精金』打造而成,纖細如毫,被人以暗器催發,速度非常快,專門破人真元及肉身。

好在,噬的安全感嚴重缺乏,無論在何時何地都習慣性的將靈識擴張,將周圍一舉一動都牢牢把握在手中,此時靈識一動,便已經知曉,是跌倒在地的老二玉宇搗鬼。

神凰步邁出,微微一動就偏移了身體軌跡,那枚毫針,險之又險的在噬耳邊擦過,差之毫厘間就要被重傷,或許丟不了性命,但別忘了,旁邊還有兩名強大的天道境修士虎視眈眈著,雖然此刻他們被自己所懾不敢動手,但是一旦把握到機會,這兩人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對自己痛下殺手。

於是,噬憤怒了,殺心大起,如果說方才還只是存了戲耍的心思,那麼現在已經真正的將他們列為敵人的存在了,腳下神凰展翅,一步就是數米,直衝倒地的玉宇而去。

「不要!」

其餘的兩名兄弟,自然知道方才銀針襲殺的一幕是誰做的,於是趕緊救援,一雙拳套發出銀光,其上的突刺愈發的詭秘,每一次揮動,都能使人的肌膚髮寒緊縮。

一桿長槍,上面有香氣溢出,但更要命的卻是槍影,都說越美麗的事物毒性越強,殺性也越強,如今被這桿長槍完美的演繹,噬甚至懷疑,這長槍不是凡物,很可能是一件已經超越了天道器範疇的武器。


噬無奈,拳頭揮動,打向玉闕手腕處,左腳掃落,擊向長槍背面,身體在空中一個翻轉,這兄弟二人吃力不住,玉闕以手肘相擊,再次與噬硬拼了一擊,只聽到手臂骨發出清脆的『咯咯』聲,這還是因為拳套保護所為,若是空手,他絲毫不會懷疑此時的手臂已經被廢。

『嘭』『嗤』

一聲悶響,玉闕摔倒在一旁,與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只感覺全身骨骼都要散架了,另一邊,長槍被踢的向下,槍尖沒入地下數尺,被玉樓身影帶著劃出五六米遠,整個槍身都嗡嗡的顫動,使玉樓虎口崩裂。

而噬此時也不好受,拳頭有些紅腫,腳上的靴子更是在方才的一擊中報廢,在腳面上劃出一道血線,即便如此,噬還是衝過了兄弟二人的包圍圈,瞬間落到倒地的玉宇身旁。

擋不住?

玉樓與玉闕兩兄弟只感覺身心俱顫,自出道以來,這還是頭一次兄弟三人共同出力面對同一人,而且竟然還沒有擋住,被人闖了過去,最要命的是,這人還只是一名少年,一名修為境界不高的少年,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雷,雷想做森窩?」

老二整個下巴都碎掉了,方才的一幕被他看在眼中,心中甚為恐懼,強忍著劇痛往後退縮著,想要避開這個魔王般的少年,但是由於下巴的傷勢,說出的話十分不清晰,讓噬廢了好大勁才明白他要表達的意思。

「嘿嘿,你們也好意思自稱什麼*三傑?*難道最傑出者就是你們這樣的貨色?三兄弟圍攻一人還要偷襲,嗯?」噬嘴中頗為不屑道。

他肉身無雙,瞬間就欺到了玉宇身旁,玉宇反抗,整條手臂都化為玉色,不求有功,但求拖延時間,能等到兩位兄弟來救他便可。

不過可惜,噬的拳頭如精鋼,即便玉宇的『九煉玉身』已經達到了第三煉的境界,依然擋不住,被噬瞬間擊的飛起,而且手臂發出清脆的破碎聲,那是骨骼斷裂的聲音。

玉宇還未落地,就被噬一把撈到了手中,一隻手臂掐住了他的脖頸,只要此時噬輕輕一捏,從此之後*三傑就要改稱*二傑了。

「不要,有話好好說!」

「我們願意用寶物交換。」

另外二人眼睛都露出了淚光,由此卻可以見到,兄弟三人之間是存在真感情的,不然不會如此。

「你看,我就說了吧,打劫這東西真的不能開玩笑的。」噬靈識一動,眉頭都皺了起來,而後慢條斯理的說了一句讓三兄弟臉頰抽搐的話來,想來他們已經明白噬的意思了。

「那麼,現在,正式通知諸位,先打劫后綁票,你們看著辦吧。」

緊接著,噬的一句話讓兩人絕倒,一口鮮血差點沒噴出來,這人還真是個極品,為什麼好好的*三傑上來就碰到這麼個『變態』?兄弟三人淚眼汪汪,有些無語凝噎了。 「那麼,兩位就請給你們的這位好兄弟估個價吧。」噬說著,右手掐著玉宇的脖子微微晃了晃,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戰利品,將玉宇晃的猛翻白眼,差點就暈死過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差點掐死,掐死了就不值錢了。」噬看到翻白眼的玉宇,有些不好意思的鬆了鬆手,而後開口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