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4 Views

“原來是個慣犯,不能就這麼放了他。”大家都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師傅,你看看前面哪個派出所近?我們把他送到派出所。”陶虹對司機說道。

“好來。”司機大聲應道。


此時,公交車上還有幾個神祕人物,其中兩個坐在程虞後面。看到溜溜球被抓住,急忙在那裏發短信,請示怎麼辦。一會兒,收到回信:“想辦法攔住,不要再送到派出所。”

於是這兩人站起來,走到程虞面前,亮出證件說:“同志,我們是警察,這個小偷就交給我們吧。”

程虞一看證件,真的是警察,便說:“這可太好了,正好我們也忙。那就交給你們了。”

警察說:“謝謝你啊,小夥子,你這種見義勇爲的精神值得大家學習。”

程虞忙說:“這是我應該做的。”

這時,公交車在一個站點停下了。警察對溜溜球呵斥道:“下車。”

溜溜球跟着兩個警察下了車。

幾個乘客也隨後下了車,其中有一個是穿着便衣的民警趙洋。他跟蹤溜溜球已經很多天了,看到另兩名穿便衣的警察帶走了溜溜球,他覺得有些蹊蹺,便也下車跟了過去。

趙洋站在站牌下面,假裝等下一班車。眼睛餘光看到,兩名便衣警察一邊一個架着溜溜球,打了一輛出租車,往東開去。趙洋也急忙打了一輛車跟了上去。

出租車轉來轉去,來到富浴東海洗浴中心停了下來。兩名便衣警察帶着溜溜球進了洗浴中心。

趙洋稍等了一會兒,下了車,看看周圍沒啥情況,也進了洗浴中心。

“小趙,你怎麼在這裏?你可是這裏的稀客啊!”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側面傳了過來。

趙洋向旁邊一看,見是穿着便衣的曲徑通正從一側的走廊過來。

“曲所啊,我過來隨便看看。”趙洋說道。

“小夥子,不用緊張,想享受一下生活也是人之常情嘛。來,看一看,需要什麼服務,我給你安排。今天我請請你。”曲徑通爽朗地說道。

“不用啊,曲所,我就是想進來看看。”趙洋說着,轉身往外走。

“年輕人,實在一點嘛。想幹什麼就大膽去幹,不要遮遮掩掩的。”曲徑通在後面說道。

趙洋心裏說道:“這點兒真背,怎麼就碰上了他?”

趙洋知道,今天的跟蹤也只能到此爲止了。他離開洗浴中心大廈,在對面一個咖啡屋點了一杯咖啡,慢慢喝着,邊喝邊理順着思路。透過咖啡屋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洗浴中心的大門口。趙洋希望,在溜溜球出來的時候,自己可以再次盯上他。

虞小雨怎麼也沒想到,這麼多天裏,睡得最好的一次,竟然是在派出所裏。

她是被開門的聲音驚醒的。睜眼一看,原來是女警來送早飯了。虞小雨懶懶地坐了起來。

“睡得不錯啊,臉色也好看多了。”女警說着,把盛着一個饅頭,一盒牛奶,還有兩根火腿腸,一個雞蛋的塑料袋,放在牀上。

“這怎麼還有牛奶火腿雞蛋?”虞小雨問道。

“這是我自己掏錢給你買的。”女警說。

“爲什麼?”虞小雨問道。

女警看看虞小雨:“不爲什麼,你別問了。”

虞小雨心裏一動:“你知道我是冤屈的?那你爲什麼不放我出去?”

“噓……”女警做個手勢,阻止了小雨的話,“我只是個小民警,上面怎麼說我只能怎麼做。當然,我有自己的方式表達我的意思。”

“明白了,謝謝你。”虞小雨說道。

“快吃吧,不管怎麼樣,身體不能垮。”女警說道。

虞小雨點點頭:“大恩不言謝!那我就先吃了。”

女警轉身走了出去。

虞小雨吃完飯,又在地上活動一下筋骨,覺得身上的力氣恢復了不少。

過了一會兒,女警又進來了,她打算把小雨吃剩下的雞蛋殼和火腿腸的皮兒收走。

虞小雨趕忙問道:“姐,我想問你,我這事到底該怎麼解決?”

女警關上門,小聲說道:“這陣子所裏很忙,領導都顧不上問你的案子。要想早點解決,必須得想想辦法,死等着可不行。”

虞小雨問:“想什麼辦法?”

女警說:“這種情況,家裏人如果知道了,都會到派出所求情,如果再拿出一定的擔保金,就會先把人放出去的。你家裏怎麼到現在都沒有來人呢?”

“我家裏人都在千里之外,他們不知道我被關在這裏啊。”

“這倒是。我把這事給忽略了。”女警看看外面,又說道,“你把你家裏人的電話號碼給我,我給你打個電話,通知他們一聲。”

虞小雨說:“太感謝了,姐。”然後把程虞的手機號告訴了女警。

“姐,程虞是我哥,在報社當記者。你跟他說,這事可千萬不能告訴我爸。”虞小雨叮囑道。

“放心吧。”女警拿着塑料袋出了門。

虞小雨在心裏默唸着:趕快給毛毛哥打電話吧,趕快給毛毛哥打電話吧。

但女警的事情也很多,直到下了中午班,回到自己家裏,纔拿出程虞的手機號,給程虞撥了過去。

程虞接到這個陌生電話的時候,剛剛把上午採訪的內容整理出來。他聽電話裏一個女人問道:“你是虞小雨的哥哥程虞嗎?”程虞說:“我是程虞,請問有什麼事?”“我是虞小雨的朋友,她現在被人誣陷,關押在鼓嶺縣蟠龍鎮派出所,她讓我給你打電話,叫你趕快帶錢保她出來。”

程虞開始還懷疑這是個詐騙電話,但聽來電話的人說得這麼具體,便問到:“請問您貴姓大名?”

“這個不方便說,你知道我是虞小雨的朋友就是了。”

“那我需要帶多少錢才能保她出來呢?”

電話那頭停頓了一會兒說:“以往這種情況一般需要5000元,你多帶點吧。”

“好的,好的。麻煩你轉告小雨,我馬上就出發。”

“越快越好吧,另外,虞小雨讓我轉告你,不要告訴她爸爸。”

程虞還想再問問具體情況,但電話已經掛了。

程虞趕快撥打虞小雨的手機,電話裏傳來“你撥打的手機已關機”的聲音。

程虞匆忙把寫的初稿交給陶虹:“陶虹姐,稿子你潤色一下吧,我有點急事要出去辦一下。”

陶虹問:“啥事這麼急?需要我幫忙不?”

程虞搖搖頭,拎起包急匆匆走了出去。

出了集團大門,程虞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虞小雨打工的珠寶店。到了珠寶店,車未停穩,程虞說了句:“師傅,麻煩等我幾分鐘。”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出租車司機說了句:“這什麼情況啊。”

程虞推門進了店,見華華和一個陌生的女孩子在店裏。華華以前見過程虞,便向程虞打招呼。程虞急乎乎地問道:“華華姐,小雨到哪兒去了?”

“你不知道啊?小雨出去旅遊,走了好幾天了。”華華驚訝地說道。


“明白了。”程虞轉身就走。華華在後面喊:“程虞,你坐會兒啊。”

程虞上了出租車,對司機說道:“師傅,麻煩你把我送到火車站。”

去火車站的路上,程虞給李泉打電話:“泉,你那裏有現金沒有?”“有啊,咱就是不差錢啊。”“好,不羅嗦了。你帶8000……帶10000吧,馬上到火車站候車室,咱倆在那兒碰頭。我有急用。”“什麼事,這麼急?”“別問了,見面再說。”“好,我馬上過去。”


程虞又給母親打電話,告訴母親,報社安排一個採訪,需要在外面住幾天,不要掛念他。母親再三叮囑,出門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要聽領導的話。程虞一一答應了。

然後,程虞又給肖主任打了電話,說家裏有點急事需要處理,得請幾天假。肖主任一聽,問道:“什麼事這麼急?需不需要幫忙。”程虞忙說:“謝謝了,肖主任。需要的時候我會麻煩您的。”肖明敏又說:“如果請假超過三天,按規定你需要跟雷總說一聲。”

程虞盤算了一下行程,如果事情順利的話,來回也需要4天。他又撥通了雷總的電話。雷總的電話響了好長時間,沒有人接。程虞掛斷了,過了一會,雷總的電話打了過來:“小程,你找我?”

“雷總,我想請幾天假,事情太急,沒來得及到您辦公室。”

“什麼事這麼急?”


“我表妹在外地出了點事,我正在往火車站趕。”

“你去吧,要注意安全。有什麼困難給我打電話,需要的話,我可以聯繫當地的媒體提供一些幫助。”

“好的,雷總。”程虞放下了電話。


到了火車站,買好了去鼓嶺縣的票,李泉的電話也打過來了:“程虞,你在哪兒?我到候車室門口了。”

“你在那兒等着,我馬上過去。”程虞拿着票急忙往候車室門口走。李泉迎了上來問道:“什麼情況啊?”

程虞把事情簡單跟李泉說了。

李泉說:“這事我得跟你一起去啊。”

“不用,不用。這事我自己可以辦。你現在正是創業的關鍵階段,你就在家裏踏實幹活吧。”

“這算什麼事啊?救人要緊。我得跟你一起去。”

щшш⊙ ttκǎ n⊙ co

“真的不用,你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在家裏,有什麼需要我還能找你給我辦。”

“真不需要我去?”李泉看看程虞一副很堅決的樣子,便說:“那好,有什麼事儘管打電話給我,特別是需要錢,一定不要客氣。”說着把裝着錢的信封遞給程虞。

程虞把錢收好,說道:“我走了,你回吧。”

李泉說:“我送送你。”

李泉看着程虞進了檢票口。程虞回過頭來,朝李泉揮了揮手。李泉也揮了揮手,心裏忽然涌上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這是程虞畢業後第一次離開瀛洲。

程虞記得自己考上大學,第一次坐上火車離開瀛洲的情形。媽媽買了一張站臺票,把自己送到車上,直到火車快要開了,才下了火車。程虞透過車窗看着媽媽的身影越來越小,最終消失在地平線上。

在火車啓動的一剎那,程虞看到了媽媽的眼淚。

以後的每次開學,程虞都不讓媽媽到火車站來送。他自己拿着行李,走到通往火車站的公交車站點,媽媽跟在後面說着囑咐的話,無非是要吃飽飯,要聽老師的話,要經常給她打電話等等。

有時候乘公交車的人多,程虞擠上去後,要費好大勁才能擠到窗邊,向媽媽揮手。一個學期接一個學期,每次的告別都是同樣的溼了眼眶。

那時候的遠行,雖然在離別時有些傷感,但對遠方的渴望,很快就能讓程虞興奮起來。那時候程虞覺得,自己的前程如世界般寬廣,自己的征途遠不止這長長的鐵路線。

程虞看着快速後移的樓房和樹木,思緒萬千。夕陽西下,瀛洲遠去,列車在羣山中穿行。程虞不知道前面會遇見什麼,鼓嶺縣蟠龍鎮,這個陌生的地名,似乎有些神祕,又有些茫然。

他只知道那裏有他最親的妹妹,被困在黑暗中,等待着他的救援。他恨不得生出兩隻翅膀,飛過這些黑魆魆的大山,或者能像孫悟空一樣,一個筋斗雲就是十萬八千里。

他看了一眼手機,發現有一個未接電話,打開一看是關琳琳的。估計是上火車時,人聲嘈雜,沒聽到這個電話。

程虞給關琳琳打了回去。此時關琳琳正在下班的路上,開着她的紅色小跑車,突然,電話響了,她打開藍牙耳機:“小魚兒,你怎麼也學會玩失聯了。怎麼現在纔給我回電話?”

程虞不想讓關琳琳擔心自己,便說:“琳琳,我正在去外地採訪的路上,剛纔車上聲音太雜,沒聽到你的電話。”

“啊?這樣啊。你要去哪兒採訪?啥時回來啊。我本來想今晚一起去吃牛尾湯呢。”

程虞只好說:“要去幾個城市呢,估計需要四五天吧。回來後咱們再去吃牛尾湯吧。”

“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啊。住下後給我打電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