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8 Views

當然,要是他們能夠信守承諾更好,以後也就眼不見心不煩了!”

Written by
banner

龐牧細細的思量着趙羅鬆說的這些話,暗暗的豎起了大拇指,高,實在是高,不愧是多活了二三十歲的人,考慮問題想的就是不一樣。

露水陰緣 趙導師英明。

哦,對了,明天就是週三了,我們要不要去洪城縣一趟?”

龐牧再次問道。

趙羅鬆哈哈大笑,點頭說道:

“去,當然得去啊,我看能不能聯繫幾個同行,我給他們包來回的車費,就當是請他們去旅遊一趟,給我們做個見證。”

龐牧眼前一亮,對啊,他怎麼就沒想到呢,薑還是老的辣啊!同時哼哼道:

“哼!我也想看看,那個囂張的徐夏,願賭服不服輸,看他還怎麼囂張!”

“說的沒錯,上次那個小鱉貨蹦躂的最厲害,肯定不能夠就這麼算了,得好生讓他知道得罪了我們的厲害!”

“趙導師,我擔心那傢伙狗急跳牆,之前找我看病的有個病人,在榕都屬於江湖上的人,我留有他的聯繫方式,要不要我給他打個電話,讓他跟我們一起去。

萬一是有個什麼意外,多少也能有個照應。”

趙羅鬆稍稍沉思了一會,點頭道:

“你看着辦吧,但人不要多,我不希望明明是我們贏了,卻因爲這些事,被人抓住了把柄。”

“嗯嗯,趙導師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待會下班了我就去安排。”

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兩人,正好今天又沒什麼病人,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消磨着時間。

不過,兩人又覺得有點不對,榕都中西醫結合醫院在榕都那也是三甲大醫院,而他趙主任在這間醫院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和往常比起來,就算病人少,但也不至於少這麼多吧。

“龐牧,我們聊得有半個小時了吧。”

趙羅鬆看了看時間,疑惑的說道。

龐牧也看了一眼腕錶,點頭道:

“是啊,有半個小時……”


話說了一半,龐牧的眉頭也凝了起來,疑惑道:

“不對啊,就算今天是工作日,以我們醫院的規模,平時休息十分鐘都算是長的了,我去外面看看是怎麼回事。”

就在龐牧剛剛轉身,還沒來得及邁步的時候,診室的門突然就被推開了。

不過,來的人並不是需要看病的病人,而是幾個身穿制服的警察叔叔,其中一個警察叔叔手裏面還特地的拿出了一個DV,對着趙羅鬆、龐牧師徒拍攝。

“警察同志,請問你們是要看病,還是……”

龐牧覺得好像哪裏有點不對勁,連忙開口問道。

“看病?呵呵,就算有了病,你覺得我們敢找你們看病嗎?!”

一名警察叔叔板着臉公事公辦的說道。

“不是,警察同志,我們聽得不是很懂,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趙羅鬆畢竟長着歲數,眼前的這些警察,絕對是來者不善! 警察叔叔掃視了一圈趙羅鬆的辦公室,看着牆壁上掛着的那些錦旗。

有什麼懸壺濟世、醫者仁心、華佗在世、藥到病除、醫德醫術皆爲一流……

警察叔叔似乎也沒忍住心頭的火氣,冷聲道:

“趙主任、龐醫生,你們仔細看看上面的錦旗,對得起上面的字嗎?

醫者仁心?醫德醫術皆爲一流?該不是你們自己花錢找人訂做的吧!

想想你們乾的什麼事情,別玷污了醫生這個行業!”

聽着這些話,趙羅鬆面紅耳赤,同時心頭浮現了不好的預感,暗道難道洪城縣那邊出了問題?

不應該啊,纔不久通了電話,說是得手後,人在第一時間就走了,根本沒留下什麼線索。


就算有線索,速度也不可能這麼快啊!

而且,哪怕是馮世奧那邊報了警,估計連立案都難,畢竟患者並不會有什麼大的傷害,大不了就是延遲一些時日康復而已,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事。

龐牧也不是傻子,自然也從警察叔叔的口中聽出了一些端倪來,他的面色微變,旋即作出慍怒之色,說道

“警察同志,你們作爲公務人員,請注意你們的言辭,你這是對我和趙導師無端的言語攻擊,你們最好是立即給我們道歉,否則就等着把我們投訴!

我們可不是什麼平頭老百姓,在醫學界也有一定的影響力!”

趙羅鬆卻是連忙打住了龐牧的話,不着痕跡的對他擺了擺手,旋即又笑着對警察叔叔說道:

“幾位警察同志,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要是你們身體上有什麼需要我的幫助,請出示掛號的單號,要是沒有,還勞煩你們離開,請不要耽擱後面的病人就診。”

“趙主任,後面不會有人來了,我們接到報案,有一起案子需要你們配合調查,請跟我們走一趟!”

警察叔叔清冷一笑,立即有兩名警察叔叔分別站在了趙羅鬆和龐牧的兩側,一旦他們有拒捕的跡象,將會在第一時間採取強制措施!

醫德醫術皆爲一流的好醫生值得尊敬,但是,沒有醫德的醫生,那將比劊子手還要恐怖,對這樣的人,沒誰會喜歡。

畢竟,人都會生病,警察叔叔也是人,誰也不希望自己遇上的醫生會是趙羅鬆和龐牧這樣的人!

“我說警察同志,你們是不是哪裏搞錯了,我和趙導師成天就三點一線的工作方式,能犯什麼事,能和什麼案子有關係,你們一定是搞錯了。”

龐牧振振有詞的出言狡辯,他的心裏其實也有了個大概,難道那事暴雷了?

不行,不論如何都不能承認,一旦傳了出去,將會是比直播吃翔還要恐怖的聲名毀於一旦。

不管是他,還是趙羅鬆,都承受不起!

同時,龐牧心頭暗暗將黃鬆給臭罵了一頓,廢物一個,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剛纔電話裏面還信誓旦旦的說沒問題,自己錢都給他轉了過去。

想到這裏,龐牧的心頭再次一涼,要是沒有那筆錢,有的事,還能撇清關係,但是,有了那筆錢,有可能就百口莫辯了。

他暗暗懊惱,衝動了啊,要是晚點,或者根本不給黃鬆轉錢,輕而易舉的推個一乾二淨,就不會這麼糟糕了。

不知不覺間,龐牧的額頭上已經有了細密的冷汗滲了出來,明顯的做賊心虛。

“怎麼,是不是想到了些什麼?既然如此,那也就別找藉口了,跟我們走一趟,好好交代,坦白從寬,爭取個好態度。”

警察叔叔常年幹這一樣,是不是有問題,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人啊,還真不能做壞事,一旦做了壞事,心頭有了鬼,不慌纔怪!

不出意外的話,洪城縣那邊轉交過來的案子,十有八九就這麼破了。

“沒有、沒有,我就是有點……有點……虛寒,額頭上有點冷汗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龐牧還在狡辯,他真的不敢去面對那個後果,若是黃鬆已經出了事,那肯定會將他咬出來。

“是嗎?看來龐醫生還真是爲了工作盡心盡力啊。”

“應該的、應該的,我們吃的就是這碗飯,能讓患者在第一時間得到最好的治療,是我們每一個做醫生的心願,雖然是辛苦了一點,但也是值得。”

“如果龐醫生真的能做到說的這麼好聽,我們今天也不會出現在這裏,別磨蹭了,跟我們走一趟。”

警察叔叔不想再和二人糾纏下去,別看這些傢伙嘴硬,放進審訊室不出半個小時,什麼都會交代出來。

“警察同志,誤會、誤會……”

趙羅鬆還在辯解。

但是這個時候,警察叔叔已經不再理會,板着臉將人帶上了警車。


……

兩個小時後,洪城縣。

徐夏還留在縣中醫院的病房中,跟馮世奧、患者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着。

這時候,患者的電話突然響了,正是洪城縣派出所打來的,說出了一個好消息。

前後花了不到三個小時,這一起案子成功告破,犯罪嫌人趙羅鬆、龐牧,供認不諱!

“馮叔,看來這次真的沒法看到趙羅鬆和龐牧直播吃翔咯,可惜、可惜啊。”

徐夏打趣的哈哈笑道:

“不過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醫生行業中的害羣之馬清除掉,患者也能夠更加安心的就醫。”

馮世奧點頭大笑,

“是有點遺憾,畢竟我和趙羅鬆也算是多年舊相識,他落到這個地步,咎由自取,怨不得誰,希望改造幾年後,能夠重新做人吧。

小徐,你再多在這裏待一會,就快下班了,晚上我做東,請你好好吃一頓,一起喝點小酒。

千萬別拒絕哦。”

“馮叔請客,小子哪敢拒絕啊,聽您的。”

“對了,小徐,上次老李說你是他侄女的女朋友?”

“呃,算是吧。”

“什麼算是,我看老李就是在吹牛逼,他那侄女也就那樣,你太虧了,這樣,今晚我叫上我的女兒,和你見一面,

她叫馮小莫,今年19歲,還在上大二,不是我吹,肯定比老李的侄女長的好看。

你想啊,都說外侄多種舅,雖然那是他侄女,但都是外侄了,也差不多,老李就長那樣,他那侄女能怎樣。

你在看看我,女兒長得像爹,我當年那也是學校裏面的校草,風流人物,我女兒肯定不會差……”


馮世奧睜眼說瞎話,胡說八道,聽得徐夏一愣一愣的,尼瑪,這個劇情反轉要不要那麼的猝不及防! 第296章明明缺心眼好不  徐夏忍不住的嘴角抽抽,老馮同志,不帶這樣玩的,會沒朋友的。

這是, 九瞳變 ,心情頗爲愉悅,還忍不住的跟着打趣道:

“徐醫生,別看馮主任現在四十好大個幾了,但這模樣還保養的不錯,看起來就跟三十多歲的人一樣。

而且,我覺得馮主任沒有吹牛,以前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歡他。

他家的閨女啊,也一定長得很漂亮,上的還是榕都的影視學院,那可不得了啊,以後出來了可要當大明星的。

徐醫生,這樣的好姻緣,你可一定要把握住,過了這個村,沒了這個店的時候,都沒地方去後悔。”

徐夏抽抽的嘴角,轉移成了眉頭上的黑線,這位患者大哥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之前不吭不聲,一說話,那盡是大道理。

說的徐夏都有點心動了,就算不那個啥,看看也好啊。

不過,徐夏真的被女人纏的有點怕了,他本能的拒絕道:

“馮叔,要不我們還是換個時間,突然想起,今天還有點事情。”

不等話說完,徐夏就想開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