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1 Views

說做就做,身體虛弱的他竟真的跌下床,準備去尋菁兒。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君無邪和歐陽紫玥又豈會讓他這麼做!

但君無殤強硬起來,真的是力氣很大,犟得就像一頭牛,誰也攔不住!

無奈之下,君無邪只能把他打暈!

他每天不願吃東西,迷迷糊糊的,閉著眼都在流淚,叫著菁兒的名字,真是讓人不得不動容。

就連歐陽紫玥都落淚了,看得出他對菁兒用情至深!

而遠在另一方的菁兒呢,同樣也是用一樣強烈的思念激勵著自己!讓自己快速修鍊!

自從凌風霆打通她的脈門之後,真是如虎添翼,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修鍊越來越輕鬆,經常連跳三級!

現在的她雖然對付玖蘭澤尚有距離,但是對付玖蘭櫻絕對是不在話下了!

凌風霆經常遙遙的看著她舞劍,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她越快學有所成,便越快會離開他!

曾經他以為朝夕相處,一定會日久生情,但是事實告訴他,他錯了。

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菁兒的眼裡仍然沒有他,以前沒有,現在沒有,以後也沒有。

不甘,恐懼,種種情緒糅合在一起……

讓他的眼眸漸漸泛紅,甚至……渴望做出一些超越底線的事!

…………

羽彥知道凌風霆沒事,自然知道了她看穿了她在茶里弄得那些小把戲,索性把話跟她攤開了說,「院長是我的!你休想打他的主意。」

菁兒知道越跟她解釋越亂,身在戀愛中的女人,很容易迷失理智,她索性坐了下來,「跟我說說看,你是怎麼喜歡上院長的。」

那說話語氣就像閨蜜平時聊天般的隨意,羽彥看到她席地而坐,那麼隨便的一個女孩子,心中的距離也突然近了不少。

!! 那說話語氣就像閨蜜平時聊天般的隨意,羽彥看到她席地而坐,那麼隨便的一個女孩子,心中的距離也突然近了不少。

但是表情仍然也是有些傲慢的,「我為什麼要跟你說。」

菁兒臉上帶了抹笑,就像剛升起的太陽般朝氣蓬勃,「你不願說,我就說說自己的感情故事吧。」

「我喜歡的男人心裡喜歡別的女人,而我一開始接近他的,目的則是為了殺他。」

「啊?」羽彥驚了一下,也慌不迭的坐下,沒有女人能夠抵得過一顆八卦的心,更何況是一段曲曲折折的愛情故事。

她們總是喜歡猜測,喜歡臆想。

菁兒也調足了胃口,遲遲不說,羽彥索性問出口來,「然後呢?」

「一開始,我真的是想了很多辦法來殺他,就像你想要嫁禍我一樣,在茶水,糕點裡下毒,所以那些伎倆被我一眼看穿。」

羽彥嘟起嘴巴,「更厲害的,我還沒有使出來呢!」

菁兒只是笑,她雖然武功高,長得漂亮,但因為經常潛伏在各種人身邊,並不張揚。

「可是他每次總是能不經意的猜出我的心思,他真的很厲害,一開始我是這麼想的。」

「一開始?」那麼必有后話!

「後來,我開始為他心疼,他並不是厲害,他只是習慣了把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當作敵人,習慣了草木皆兵,這樣的活著,想必是很痛苦的吧!時時刻刻都在防備著別人,害怕自己呼吸的空氣都被下了毒,沒有吃過一頓好飯,沒有睡過一次好覺……」

羽彥托著腮,看著菁兒的側臉,聽著有些入了迷,就連心裡都跟著潮潮的。

「最後你們有沒有在一起?」

「有,我們還有了一個很可愛的孩子。」想起雅兒,菁兒的臉上旋起兩個淺淺的梨渦,很是醉人。

「可惜……」她突然輕垂眼睫,眼眸也無聲的闔了闔,聲調也低了下去。

「可惜什麼?」

「沒什麼。或許是我配不上他吧。」和他在一起,他就是無盡的災難,雖然心中想和他在一起的渴望很強烈,但是她卻不能靠近他。

因為她是天煞孤星,她怕傷害到他和雅兒,那份惴惴不安讓她無法冒險,無法心安理得的跟他在一起!

無時不刻,腦海中晃過的都是他倒在血泊里的樣子,讓人心碎。

她咬了咬唇,回頭看著雅兒,「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會站在院長這邊,愛他嗎?哪怕你的存在會給他帶來一些困擾?」

羽彥怔愣了一下,深深的望進菁兒的眼裡,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她想起來了?不……不會……東元將軍不可能失手的!

她咬了咬唇,迷霧般的視線漸漸變得澄澈,一字一字說出口,「當然,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站在院長這邊,因為我的這條命就是院長給的。」

菁兒知道她要說起和院長的初遇了,於是便靜靜的聆聽,可誰知道羽彥卻站了起來,狡黠一笑,「這是我和院長的秘密,我才不會說給你聽呢!」

!! 菁兒知道她要說起和院長的初遇了,於是便靜靜的聆聽,可誰知道羽彥卻站了起來,狡黠一笑,「這是我和院長的秘密,我才不會說給你聽呢!」

菁兒倒也不惱火,看著羽彥的笑容確實是發自內心的,她知道她心底的敵視也漸漸散去了不少,這便是一種進步!

「走吧,教我煉藥吧,羽彥,在這方面,你可是我的師父呢!」


「嗯,你這蠢貨,可不要拖我後腿哦。」兩個人其樂融融的走遠,同樣年紀輕輕,笑容像花兒一樣盛放。

凌風霆盯著她的背影看迷了眼,她就像一縷溫暖的金色陽光,總是可以這樣輕易感染別人。

剛才她的話,他全都聽到了心裡,她對君無殤的愛似乎是潛移默化的植根入了她心底,成為她骨血的一部分。

可是因為怕自己傷害他,她居然搖擺不定了,而這正是他的契機!

—————————————————————————————————————————————————

君無殤昏睡的那幾天,風霆學院發生了怪事,人一個緊跟著一個的失蹤,一開始是玖蘭櫻,而後是213班級的同學,再最後居然連210班級,211班級,212班級都陸陸續續有人失蹤,弄得人心惶惶!

歐陽紫玥這幾日也一直在花溪的指導下,潛心修鍊,隨身空間又擴大了一倍不止,可誰知道出來之後,原本人丁興旺的風霆學院卻變得破敗起來!

她皺了皺眉,難道這風霆學院也不安全了?難道是魔族下的手?

他們並不知道魔族秘寶在哪兒,所以就會一個接一個的抓去,這麼說來,這些人的失蹤跟她也脫不了干係!

所以,在他們決定去調查那些失蹤的命案時,歐陽紫玥也就自動請纓跟著一起去了!

而君無則是留下來照顧雅兒。

不要以為一個大男人就不會照顧雅兒,這幾日君無邪真是令她刮目相看!

細心,細緻什麼的全都比她強多了,半夜雅兒哭得時候,她完全就醒不了,都是君無邪哄著入睡的。

對於她的瞠目結舌,君無邪顯得很淡定,輕描淡寫道,「無夜就是我一手帶大的。」

歐陽紫玥聽著他這句話,真是有些辛酸,這次帶雅兒,她才知道帶大一個孩子就多麼辛苦,君無邪這些年有多麼累。

然而,他的下一句話讓她所有的感動蕩然無存,「所以,你就算再給我生個十個八個,我也帶得了!」

歐陽紫玥:「……」

歐陽紫玥怒瞪他一眼,「我又不是母豬!」

君無邪一手抱著雅兒,一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玥兒,我可以感覺到這學院里流竄著一股邪惡的氣息,所以你萬事小心,為了我,為了無夜,為了我們十個八個那未出生的孩子,你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

歐陽紫玥認真的點頭,她當然不會讓自己有事!

…………

去調查的人主要有學院的幾個老師,因為風霆院長不在,主要事物是留給文元清負責的!

!! 去調查的人主要有學院的幾個老師,因為風霆院長不在,主要事物是留給文元清負責的!

然後居然還碰到了一個人!

玖蘭澤,他臉上一貫的邪笑不在,眉宇皺在一起,眉毛都像打了褶子。

平時喜黑袍的他,今日難得穿了一件黃色的袍子,很少看他穿亮色,今日一見,倒也相當不錯。

黃色很襯膚色,並且有一種雍容華貴之感!

歐陽紫玥一看到他就毛骨悚然的,下意識想逃,可誰知道他一眼犀利的掃過來,狠狠攫住了她,眼睛瞪得就快要凸出來,「花翎!」

他這麼激動幹什麼?慢著……為什麼他會叫出「花翎」二字。

「你說什麼啊?你才花,你看你平時穿黑色,今天穿的這麼亮,真是騷包!」歐陽紫玥滿臉嫌惡的擺擺手,試圖將一切掩蓋過去!

他眼裡的驚愕一點點散去,不……不對,這感覺跟花翎一點都不對,氣質也不對,差的十萬八千里。

難道只是容貌相似,他狐疑的目光在歐陽紫玥臉上打探著,忽然啟唇,「你是誰?」

歐陽紫玥:「……」

這個玖蘭澤是因為跟他****的妹妹死了,所以瘋了,大腦錯亂了是不是。

先是叫出「花翎」二字,讓她心裡七上八下,然後居然問她是誰!

她大眼珠子轉了轉,想想,「我叫小月月。」

試探他一下,再看看情況!

「小月月。」他咀嚼著這幾個字,突然冒出一句讓歐陽紫玥噴血的話,「好難聽,你以後就叫月兒吧。」

歐陽紫玥:「……」


他這到底是瘋了還是沒瘋,有意找她開涮是不是!

如果沒瘋,這自作主張給人起名的嗜好到底是什麼時候養成的。

算了,不管這瘋子,眼下查出實情最重要!

於是她大步走了過去,那方吳老師,柳音,文元清正討論正酣。

「聽說,最後一次見到那王同學是在這裡。」文元清順手用靈力在這荒蕪之地畫了個圈。

柳音蹲了下來,捻了一撮黃土,感受了一下,「這土並沒有血液的味道,可見要麼他不是在這裡遇害,要麼就是對方道行極深,王同學還沒有來得及還手,就已經被擄走!」

她的肩上驀然冒出一個小腦袋,圓圓的大眼睛,小小的耳朵,她的變異獸居然是一隻很可愛的小鹿。

但小鹿只是看著可愛罷了,其實是一種追蹤型的變異獸,趴在地上,嗅了嗅,跟著一聲不吭的跑遠!

「追——」幾人立刻緊跟著那小鹿的身影,那小鹿看著小短腿,倒是跑得飛快,一溜煙的功夫幾乎要跑不見!

歐陽紫玥這幾日要不是潛心修鍊,恐怕也跟不上它的速度了!

旁邊玖蘭澤也是相當的快,窮追不捨的,果真實力強大!


風霆學院北邊有一座高山,它居然直接跑上了山,山上的路愈發不好走,這是學院的學生經常訓練的地方!

常年積雪,不經意的還會被荊棘劃破皮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