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1 Views

片刻後,張洋帶着他的手下,追到了山巔。

Written by
banner

“人呢?”

站在這萬丈神山的山巔,他呆住了。 放眼所及,四周一片茫茫雲海,透過雲的縫隙,可以看到下方鬱鬱蔥蔥的叢林像是綠色的棉被,蔓延至大地的盡頭。

天空瓦藍瓦藍的,純淨的讓人不忍觸摸,與大地的綠色無垠,交相輝映。

景色壯麗的讓人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

但在這一刻,張洋只想要以頭搶地!

不見了。

宋子陽他們都奇蹟般的在這山頂消失了。

四周一覽無餘,若是宋子陽帶着人從山的另一邊下山,他是能夠看到的。

可是現在,他站在這山巔,向着四周逡巡了一圈,卻根本沒有找到人。

並且,從地上的血跡,也可以看出,最後宋子陽幾人,就是消失在了這裏。

“難不成,法陣開啓,進入了神山內部?”


“而這裏,便是法陣的入口?”

他心中一動,便想到了這種可能。

於是,他急忙將心神沉入識海,神念釋放,遍佈周圍,尋找入口。

他在法陣之道的鑽研頗深,並且對於尋龍探穴祕術,也有一些涉獵。

所以,在一寸寸的搜尋許久之後,他找到了空間波動最爲強烈之處。

那裏也就是空間之門的所在。

但是,他卻找不到開啓的方法。

嘗試了許久,這法陣的入口,始終無法顯現。

他頹然的站在一旁。

就在此時,那石魔終於是姍姍來遲。

……

山腹之中。

依舊是這個碩大的洞窟。

宋子陽盤膝坐在地上療傷。

石魔那含恨出手,拼盡全力的一槍,將他的五臟六腑都重創,傷勢極爲嚴重。

陰陽術士的身體,極爲脆弱。

而宋子陽儘管是服下了那蛟龍赤血丹淬鍊了身體,但也僅僅只是將肌肉筋骨膜的強度,提升了不少,至於五臟六腑,沒有專門的淬鍊法門,是很難修煉到的。

六大奇門之中,也就只有純粹以肉身爲主的兵門武者,才能夠真正的淬鍊到五臟六腑。

其他諸如劍門、巫門、墨門、醫門,根本無法淬鍊。

他接連吞服下四顆治療內傷的靈丹,才終於是將五臟六腑的傷勢鎮壓,開始快速恢復。

而楚一刀恢復的速度,則是比他要快多了。

她不過是施展那超出自己當前境界的一刀,耗盡了精氣神,耗盡了血氣,一顆恢復血氣的靈丹入體之後,便已經開始飛快的恢復。

她的身體之恐怖,不但是體現在了強度上,恢復能力,也遠遠地超出了同階的武者。

不過是半個時辰的功夫,便已經恢復至巔峯。

她霍地站起身來,扛起霸刀斬邪,警惕的擡頭望着穹頂。

等待着追來的石魔與其他人類修士。

洶涌的血氣涌起,直衝天穹,戰意也隨之澎湃起來。

之前那一刀,斬的是酣暢淋漓。

如今已經恢復,她還想要再斬一刀!

尤其是,她想試試那石魔被一刀斬下,會不會也被斬裂爲兩截。

在這空曠的洞窟之中,李少白終於是有時間施展銀針渡穴了。

他摸出來一個玉盒,打開之後,一排銀針顯露,隨手拿起一把,將娑扶起來,猶豫着比劃了幾下,便直接向着他的頭頂刺下,口中還嘀咕着:

“先刺哪個穴道呢?那《奇門醫典》我看的太久給忘記了,百會穴嗎?”

他遵循着自己模糊的記憶,一針針刺下。

刺到第十五針的時候,娑的臉色陡然漲的通紅,繼而變成了紫色,並且似是因爲痛苦而變得扭曲。

緊接着,娑的七竅都開始向外流出鮮血。

“啊,錯了嗎?”

李少白一臉茫然。

楚一刀聞聽變化,走了過來,隨即臉色一變,揮手拍在娑的額頭上,頓時他身上插着的銀針,都被震飛了出去。


“你這是要殺掉他嗎?”楚一刀斜着眼瞅過來。

李少白解釋道:“我在銀針渡穴,喚醒他啊。”

“呵……你明明是銀針渡穴,迫使他血脈逆流,鮮血倒衝心脈腦海,我若晚上片刻,他便七竅流血而亡了!”

楚一刀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道,“你一個融合巫術的陰陽術士,竟然隨便動用醫門手段,哪來的自信和勇氣?”

“啊!”

李少白也嚇了一跳,驚出一身冷汗。

他可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娑臉上那雕刻的圖騰,驟然亮起了光芒,似是活了過來。

頓時他的臉龐,猶若是癩蛤蟆身一樣,生出了大量的疙瘩,蠕動不已,看了讓人只覺噁心。

紈絝總裁逆襲路 噗!”

隨後,他猛地挺直了身子,一道血箭噴出,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這是哪裏?我怎麼在這裏?”

他口齒不清、腔調怪異的喃喃道。

顯然,他的神智還沒有完全恢復。

他此刻看上去,極度虛弱,臉色蒼白如紙,四肢無力。

看到娑清醒了過來,李少白也鬆了口氣。

沒死就好。

至於虛弱一點,沒事,一顆丹藥下去就夠了。

“娑族長,這個給你,小培元丹,固本培元,增強體魄,幾乎不蘊藏丹毒,對身體無任何副作用。”

李少白心虛的遞過去了一瓶丹藥,尷尬的笑着。

他看之前宋子陽給了對方小培元丹,便也學的有模有樣。

娑族長伸手接過,急忙道謝,滿臉感激。

這在東土大陸上很常見的小培元丹,在他看來,幾乎就是至寶。

一粒小培元丹服下之後,不多時臉色便開始變得紅潤了。

他這等荒人,從沒有修煉過任何功法,身體內的能量來源,乃是圖騰靈神,部落內的種種祕術,也是依靠這神祕能量施展。

所以他們的身體雖然強壯,但是相對於修士來講,十分孱弱,擅長固本培元的小培元丹,藥力溫和不霸道,服用起來恰到好處。


他的感激,讓李少白更加不好意思。

楚一刀也不點破,只是發出古怪的笑聲。

“沙魔、石魔,我剛剛看到那兩隻惡魔了,我們怎麼又回到這洞窟來了?”

娑一臉的驚慌失措,眼眸之中滿是恐懼,但隨後,疑惑生出,喃喃道,“難不成,這一切都是夢境,我帶你們進來這洞窟之後,就產生了幻覺?到現在還沒有出去?”

“沙魔、石魔不過是兩隻純正魔種而已,雖然很厲害,但也不至於將你給嚇成這樣,都快失憶了。”

李少白撇了撇嘴,難以理解,但還是認真的解釋道,“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說着,他將娑昏迷之後所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不可能!”

娑的眼睛,越瞪越大,最終用力地搖了搖頭,驚呼聲脫口而出。 娑聞聽楚一刀斬殺一人,輕輕點頭,覺得十分正常。

因爲在他看來,三人之中,唯有楚一刀實力最是恐怖。

那難以破開的蔓藤,被楚一刀隨隨便便的一刀,便斬開了。

但是在聽到那如同神靈一般的沙魔,被宋子陽用神雷劈死的時候,他瞬間就驚呆了。

忍不住再三詢問確認。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後,他幾乎激動的老淚縱橫。

“這等純正魔種都是不死不滅之身,即便是這次身隕,也依舊是會在沙漠墨池或者魔眼之中復活。”

李少白忍不住打擊道。

“復活需要的時間,至少要數年,並且復活之後,它的實力進一步衰退,我們部落就有機會與他抗爭了。”

娑解釋道。

李少白點頭,然後繼續講述後面發生的事情。

說到最後,宋子陽破開了這神山內法陣的入口,將衆人帶到這裏來,娑震驚極了,滿臉的不可置信,忍不住失聲驚呼:“不可能!”

“山神老爺的寢宮,只有我九黎族守護者,才能夠打開寢宮的門進來。”

楚一刀和李少白,同時撇了撇嘴,都沒有說話。

兩人都知曉,宋子陽本身修煉的便是尋龍探穴祕術,並且對於法陣的體悟,如今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一般人難以比擬、只能仰望的地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