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4 Views

陳楓笑了,看着老妖,他開口說道:“我同意,不過我卻有個要求,只是一個小小的要求而已。”

Written by
banner

“小楓不可!”

怪老頭立馬站了出來,看着陳楓,說道:“乖徒弟,他的實力就連你師祖都甘敗下風,你……你……不許胡來!”

“是啊小兄弟,我們還有商量的餘地,這種事情可不能胡來!”老酒鬼此時也露出了擔心的神色,對於陳楓的莽撞,他也極爲不同意。

“我同意!”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虛無的聲音從衆人的上空傳來,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大哥!”

陳玄聽着這個聲音,立馬激動了起來,看着空中虛站的老人,整個人激動了起來,不過他還是說道:“大哥,他……他可是我的親孫子,你……你怎麼能?”

“現在知道他是你孫子了,之前你幹嗎去了,看看現在的玄天帝國成了什麼樣子?他是我的徒孫,而且我話比你有用!”

來人正是那一直低調的花無心,仍舊是一幅仙風道骨的打扮,在他出現的這一刻,整個人成了焦點。

“師祖!”陳楓看到了花無心,那一直高調的姿態消失了,露出了恭敬的神態,前後差別之大另人眼紅。

花無心朝他點點頭,說道:“看來這一次的南大陸之行你收穫不小,也成熟了不少,老陳家終於出了一個像樣的後代了!”

陳楓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不過他沒有說話,對於花無心他從心底尊敬,先不說那相救之恩,花家對他的養育之恩更加讓他沒齒難忘。

“老妖怪,雨晴仙子!我本來不想參與這件事之中,不過此次關係到我星魂大陸的存亡,我不得不出來,小楓是我的徒孫,如果我不同意的話就說明我偏心,呵呵,不過我不得不說他之前說的很對。” 花無心不緩不急,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發生過變化,只聽他繼續說道:“魔族中屬天魔一族最爲強大,而且他們的野心比他們的實力更大。我們想要從跟本去解決這種問題,就只有讓他們感受到我們的強大,讓他們知難而退!”

“知難而退?就憑他?”


老妖冷哼一聲,對於花無心的到來他也感到很奇怪,即便如此,他仍舊保持着着自己的竟見,堅決不同意陳楓的看法。

“不憑他難道還憑你不成?”陳玄瞪了一眼老妖,接過他的話,脾氣有些暴燥地說道:“二十歲的天階高級,在星魂大陸你見過幾個?哼!說來說去,你還不是爲了一己之慾!”

老妖根本不理會陳玄,兩隻眼睛盯着花無心,而這個時候雨晴仙子插話了。

“魔族三百年出現一次,三百年前的事情我們雖沒有親身經歷,但是卻有所耳聞,他們的強大我們很清楚,所以我們這次名義上是去談判,說白了就是去威脅!”

說到這裏,她直接冷哼一聲,說道:“威脅!你認爲你行嗎?這小子的實力確實不如你,但是他卻比你年輕,你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還只是一名玄階實力的星士吧?現在倒大言不殘起來了。”

老妖臉色鐵青,不過他卻沒有反勃的餘地,因爲雨晴仙子說的是實話,現在的年輕人比起他們那一代確實強上不少,他的徒弟秦商就是一個例子,二十歲出頭就有着地階的實力,而且這還只是明面上的,再加上他的底牌,別說地階,就算是天階初級也能一戰。

“讓年輕子弟前往魔族也不是不可,不過以誰爲主?去多少人?這件事總得弄個明白,不然到了魔族各自爲戰,說不定還沒到天魔一族,自己人都開始內鬥起來了。”

老妖終於服軟了,不過他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說道:“只要這小子能在我的威壓之下堅持一刻鐘,我不但讓他參與這次的魔族之行,還要讓他帶隊,成爲這次的盟主!”

“這話可是你說的?”

陳楓笑眯眯地看着老妖,在這個一百多歲的老頭子面前,陳楓沒有絲毫的害怕,即便他是往生殿的殿主!

“哼,我妖君說話算話!”老妖對陳楓冷眼相看,因爲他根本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天階可以在他的威壓之下堅持一刻鐘,即便陳楓現在有着天階高級的實力。

“那好,一言爲定!”

陳楓隨手一揮,將司馬星雨再次放了出來,接着,他緩緩來到了老妖的面前,兩隻眼睛緊盯着老妖,開口說道:“一刻鐘!記住你說的話!”

老妖凝視陳楓,見沒有人再反對,嘴角露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身上的氣勢也開始施展開來,一團團黑色的氣息瞬間迸發出來,直接撲向了陳楓。

一直站在他身後的秦商臉色立馬變了起來,急速後退,然而這個時候的陳楓卻死死地抵抗着。

強!實在是太強了!

陳楓被這突如其來的威壓壓的喘不過氣來,感受着老妖散發出來的龐大氣勢,這一刻的他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無知。

一直是一帆風順,從未受到過挫折的陳楓這一刻才知道,自己的自大給自己帶來了後果!



“哼,想不到這老傢伙進步這麼快!”

怪老頭吃驚過後就是一聲感嘆,就連他都不得不迅速後退,更何況身在威壓之下的陳楓了。

而這個時候,場中僅有三人沒有感受到這種威壓,面不改色的花無心、保持原狀的雨晴仙子以及心情大好的陳玄。

而這個時候的陳楓卻是身處危險之中,在老妖的威壓之下,他竟然連腳步都擡不起來,身上的任何星技都發揮不出來,所以這個時候他只能憑着意志力來抵抗。

噗!

陳楓的嘴角吐出了一絲鮮血,他現在連擡手的力氣都沒了,天崩勁急速的動轉,體內的創造與雷電之力不斷地緩解着自身所受到的壓力,即便如此,他也險些承受不住。

“小楓哥哥!”

司馬星雨想要上前,卻被雨晴仙子拉住了,一臉擔心地看着痛苦的陳楓,此時的她心如刀割,幾年前的事情彷彿再次出現在了她的眼前,臉上的淚水止不住了流了下來。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陳楓感覺好像過了幾十年一般,這種感覺,這種壓力,他這一輩子都沒有承受過。

黑氣不斷地浸襲在陳楓的身上,那強大的壓力猶如幾座大山同時壓在他的向上一般,讓他喘不過氣來。

砰!

陳楓的腳下,那不知是何種材料所打造成的地板破裂開來,在陳楓的大力之下,出現了兩道裂痕,接着,兩道裂痕開始延伸。

強!陳楓現在對老妖的評價只有一個字,在這種威壓之下,如果老妖想要殺他,簡直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現在他終於明白天階與皇階之間的差距了,終於明白怪老頭的那句“皇階纔是一個星士的開端”是怎麼回事了。

也許老妖不止皇階的修爲,但是事實卻清楚地告訴了陳楓,只要突破了天階,邁入了皇階的範籌,那將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星技?星技在皇階的面前什麼都不是,唯有大神通才是他們的手段,那個時候神通將會代替星技,再強大的星技在他們自悟的神通之下將會變的一文不值。

實力!陳楓在心中吶喊,他現在最需要的是實力,強大的危機感讓他對實力充滿了渴望,體內的創造與雷電兩種屬性不斷的運轉,腦海之中不斷地浮現着之前暗夜那強大的吞噬之力。

呼!

陳楓的眼睛血紅,鼻孔也開始出血,就在衆人認爲他快要忍不住之時,陳楓的身上也同樣散發出了黑色的氣息,而且這種氣息竟然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旋渦。

暗屬性?

老酒鬼怪叫一聲,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了老妖怪異的表現,此時的老妖兩眼通紅,仿若怒火沖天一般,死死地盯着陳楓。

“不好!老妖怪竟然要對這小子下殺手!”

雨晴仙子暗叫一聲,接着她整個人衝了過去,緊隨其後的還有花無心與陳玄等人,可是當他們衝到的時候,老妖已經怪笑了起來。

“哈哈……好!非常好!你竟然殺害了我的兩名法王,小子,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老妖的聲音在整個玄天帝國的上空響起,那聲音中所包含的怨氣,讓整個皇宮的人都感到心顫!



陳楓此時的感受最爲深刻,他終於明白暗屬性的威力了,老妖怪竟然將他的一些記憶抽取了出來,並且知道了血魔與紫衣的死與他有關,所以纔會對自己下殺手,可是現在的他並無還手之力。

他的身體頓時飛出,在他的胸前,一隻由黑色氣息所形成的碩大的拳印出現,接着,整個人便被這碩大的拳頭給擊飛了出去。

一拳!僅僅只有一拳,陳楓彷彿受到了諾大的攻擊一般,整個人彷彿斷了線的風箏,直接朝着院外飛去。

“小楓哥哥!”

一直未動的司馬星雨這時飛身出去,將陳楓的身影接了下來,可是這個時候的陳楓已經毫無氣息,唯有那身上纏繞的黑色氣息還能證明,他此時並未身死,僅僅只是昏迷了而已。

“嘎!”

小金這時怪叫一聲,朝着老妖衝擊過去,而這個時候老妖坐下的那隻長翅膀的老虎擋住了它的去路。

“老妖怪!你竟然不講信用!”

老酒鬼見速速退回的老妖,開口就是一頓臭罵,只是此時的老妖滿臉的怒火,哈哈大笑。

“講信用?哈哈……這小子連殺我紫衣與血魔兩位護法,如今還讓我跟他講信用,老酒鬼,你認爲我會有這麼大的風度?”

“你信口雌黃,紫衣與血魔都是一隻腳踏入皇階的強者,他才一個小小的天階高級,如何能殺的了他們?”老酒鬼不依不撓。

“哼,我剛纔在他的記憶中搜到,還能有假,我妖君在此發誓,這小子將會是我往生殿最大的死敵!不死不休!”

老妖說完,直接召回了那隻老虎,然後帶着秦商離去,對於這次的宴會,他竟然不管不問。

“這下慘了!這老傢伙真的怒了!”老酒鬼看着剩下的這些人,臉上的表情極爲的怪異。

對於往生殿的實力他很清楚,老妖向來不管事,即便如此,他座下的幾位護法和法王也將往生殿打理的井井有條,可是現在實力通天的老妖在一出山,陳楓將會真的陷入危險之地了。

“哼!怕他做甚!只是他敢傷害楓兒,就是與我陳玄過不去!我就不信他往生殿還敢直接與我玄天帝國做對?”

陳玄氣呼呼地說完,直接來到了司馬星雨的跟前,當他看到陳楓的模樣時,嘆息了一聲,然後便不在言語。

此時的陳楓臉上的顏色不斷變幻,時黑時白,時青時紫,而且頭頂之上旋渦竟然沒有停下過。

“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實力還能再次攀升,實在是一怪才!”雨晴仙子這時也走了過來,拉起了滿臉淚水的司馬星雨,看着地上躺着陳楓,怪異地說了一句。 陳楓此時正處於一種攀升的狀態,實力的晉升讓他的精神力也開始飛昇,原本那一直未動的精神力此時像是吃了大補藥一般。

天階巔峯!陳楓僅僅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實力的飛昇讓人不敢相信。

昏迷中的陳楓並不知道,在他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不停地壯大他的精神力,讓衆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

“領域!精神領域!”

雨晴仙子那不曾動亂的臉上此時終於出現了激動的表情,看着陳楓的狀況,她激動的話都有些說不清了。

精神領域!在場的除了司馬星雨以外,沒有人不知道,這是一種強大的領域,幾百年來都不曾出現過,可是這一刻,竟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而且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身上,這種話說出去,絕對沒有人相信。

二十歲的天階就已經令人吃驚了,可是現在陳楓的實力卻已經達到了天階巔峯,而且在天階巔峯之時便形成了自己的領域,並且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精神領域,這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震憾。

“天佑我陳家啊!”

陳玄的心情最爲激動,此時他守在陳楓的身邊,不讓任何人接近,就連司馬星雨都不行,可見他的心情有多麼的激動。

老妖的奸計沒有得逞,可是卻給了陳楓如此一份大禮,逆境中晉級,稀有的精神領域,如果被老妖知曉,一定會氣的吐血。

此時的陳楓仍然處於昏迷之態,對於外界所發生的事情,他皆然不知,因爲此時他完全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給驚呆了。

那一團團黑色的氣體不斷地纏繞着他的大腦,在他的大海之中形成了一個漩渦,不斷地衝擊着他的神經,體內的狀況他看的非常清楚,對於大腦中的那黑色漩渦他也看的很清。

頭腦清晰,整個人變的更加聰明瞭,之前想不通的事情,在現在的他看來是如此的簡單,在這種情況之下,他開始嘗試着將這黑色漩渦給控制住。

很快,效果便出現了,周圍的一切他都能看清,整個皇宮以一個立體的形式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方圓數十里之內的情況瞭然若知。

“這就是精神力的厲害?”

陳楓的心裏驚喜陌名,對於精神力他了解的很清楚,也知道精神力有着何等強大的用處,至少可以讓他的分身技可以達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境界。

一心三用,可以幻化爲三個分身,此時的陳楓如果將這三個分身凝成一個,那絕對是一個翻版的陳楓再次出現,而且有着真身九成的實力。

只要本體不死,他就不會真的滅亡,現在的陳楓纔算真正的將分身技的威力給發揮了出來,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陳楓瞬間收回了精神力,緩緩睜開了雙眼。

時間很短,現在也只不過是第二天的早上,可是現在的陳楓彷彿變了一個人,尤其是他的雙眼,給一種如入深淵的感覺,讓人不敢直視細看。

“小楓哥哥!”

一夜未睡的司馬星雨看到陳楓睜開了雙眼,立馬撲了過來,只是她生怕觸動了陳楓的傷勢,不敢大力,只能輕輕地拉着陳楓的衣角,那臉上的擔心之色顯露無疑。

陳楓伸出那有些僵硬的手掌,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司馬星雨的小臉,嘴角露出了那招牌式的笑容,然後說道:“我又沒事!哭什麼?”

司馬星雨擦了擦了臉上的淚水,這才撲到了陳楓的懷裏,一夜的擔心此時全部化作了柔情,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哈哈……好!真是太好了,天階巔峯!二十歲的天階巔峯,現在看誰還敢小瞧我陳家,楓兒!以後你就是我陳家長老團的一員,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自己定奪,不用經過任何人的同意。”

陳玄的話讓在場的幾人都聽着心驚,可是陳楓卻笑了,看着激動的陳楓,開口說道:“陳玄前輩!小子只是一介小人物,哪裏能和玄天帝國的陳楓拉上關係,況且我還是無雙帝國的國主,這點你也知道,所以前輩的好事我心領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