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5 Views

“既然風道長你這麼說,就應該相信我,也相信我的朋友。”

Written by
banner

“這就要靠你交友謹慎與否了。”風輕雲並沒有解除對姜寒的警惕。

姜寒苦澀的一笑,並沒有否認自己的過去,她說道:“我曾經確實聽命於生命法庭,作爲生命法庭的兵器,做了許多喪盡天良的事情。但現在我已經離開了生命法庭,請風道長放心,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我絕對不會傷害的,那麼這個人只會是葉荒。”

“好了,風道長,不要這麼激動。”苦真拍了拍風輕雲的肩膀說道:“這位姑娘我剛纔也發現了,她身上確實有生命法庭中那些改造人的邪惡氣息,但我相信,小葉子不會認錯人。能夠讓小葉子這般維護的,一定是個好姑娘,我們不妨先放下戒備,聽聽她剛纔所說的事情。”

“姜寒姑娘,你剛纔說,生命法庭最近在臨海市和崇慶市活躍的跡象,全都是爲了奪取破壁基因?這件事,可屬實?”苦真問道。

姜寒點頭,十分肯定的說道:“在離開組織之前,我在生命法庭組織內的編號爲27,組織爲我奪取了姜家弟子姜寒的身份,以此接近夏家,成爲生命法庭在夏家的臥底。其目的就是爲了奪取夏家的破壁基因,與我一同來此執行這個任務的,是生命法庭的牧羊者山藤建一。至少在離開生命法庭之前,我沒有聽到過任何生命法庭除了破壁基因之外,還有來到中國的其他目的。”

“如果姜寒所說屬實,那麼這件事恐怕八九不離十了。”苦真眉頭微皺起來,他對風輕雲說道:“風道長,如果生命法庭今天會對夏家出手,你認爲會派出多少人!?”

風輕雲搖頭說道:“不可能,今天到場的有很多武林中的高手,又是在夏家大院內,而且安全局的人也時時刻刻的盯着這邊,且不說其他,光是抱丹境的強者,就有七八人,再加上幾十個化勁境界,以及安全局的異能者。衆多強者齊聚一堂,生命法庭要是除非是腦子有坑,不然不會選在這個時候進攻夏家。就算他們真的進攻夏家,要對付這麼多強者,他們難不成還傾巢而出嗎?”

“你的推測沒錯,但你不要忘記了。生命法庭的目的,並不是攻破夏家,而是破壁基因!”苦真神情肅穆的說道:“破壁基因在夏家,就處於七大宗門的控制之中,無論是銷燬,還是讓其繼續研究,主動權都在我們的手中,倘若被生命法庭的那羣邪徒得到手……後果不堪設想!”

“破壁基因不管其存在的正確性如何,我們都不能讓生命法庭的弄到手!”小天師張野也發出了慎重的宣言。

“這次,你們帶了多少人過來!?”苦真問道。

“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武當弟子只來了我一個。”風輕雲說。

張野說道:“這次我代家師下山,還有造訪其他道觀的目的,所以倒是帶了幾個道童同行,不過他們的修爲都不甚高。”

苦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看來只能寄希望於姜家大小姐,和喬家的四當家身上了。你們兩人去通知他們兩個,我去找夏家前任家主,這家事情,還是找夏江前輩比較靠譜,我們馬上行動起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生命法庭的人得逞。”


風輕雲和張野相視一眼,匆匆忙忙的離開了涼亭,苦真也往會場跑過去。他們三人要儘快的將這個消息告知衆人,讓他們做好防禦生命法庭進攻夏家的準備。

破壁基因這種東西,唯獨不能落在生命法庭的那羣狂徒的手中! 三人離去之後,涼亭內只剩下了葉荒四人,得到了風輕雲張野和苦真的幫助之後,擔負在他們身上的壓力輕了很多。

葉荒想起,夏菲有約自己碰面,他對夏琳說道:“夏琳,你姐姐約我過去與她見一面,你要過來嗎?”

他以爲夏菲會很乾脆的答應下來,誰知夏琳眼中浮現了猶豫的神情,最終她搖頭說道:“不用了,該說的話我已經和姐姐說過了,你找她有正事的話,就快點過去吧,我們三個繼續觀察着會場內的動靜,不給生命法庭任何的機會。”

夏菲不過去,吳溫柔和姜寒自然也沒有理跟隨葉荒一同前往的理由,葉荒有些慶幸,如果讓夏琳知道他和夏菲約定的地方,每一次都是在夏菲的閨房中,不知她會作何感想。

三女前往會場警備生命法庭,葉荒倒是很放心,她們三個人中,吳溫柔擁有化勁實力,姜寒是B級異能者,更恐怖的是現在的夏琳,在服用了九竅金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之後,現在的夏琳儼然就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強大的存在,可不要忘記了,昨天夜裏擁有相當於A級能力的忍者山藤建一,在夏琳那恐怖的氣勢和威能下,是如何落荒而逃的。

葉荒一路往夏菲居住的別墅走去,他輕車熟路的走到了窗戶下的小樹林裏,看到二樓打開的窗戶,縱身一躍跳了上去。

跳進房間的一瞬間,葉荒看到了旖旎的一副畫面。剛從會場離開的夏菲,正背對着窗戶,換下那一身繁瑣而精美的禮服,她的衣服褪到了腰間,露出上半身那一截光潔無暇的肌膚。聽到動靜,夏菲回頭看了一眼,見到滿臉羞紅,窘迫的手足無措的葉荒後,她回過頭去繼續將禮服往下脫,並不以爲意的說道:“我以爲你還不會過來,就想着先換衣服,沒有關窗戶是我的失誤,不怪你。先把窗戶給關上,然後給我轉過頭去!”

聽到夏菲那冷靜而又充滿理性的聲音,葉荒從手足無措的慌亂中恢復回來,他轉過身去,將窗戶關好,拉上了窗簾。

面對着密閉的窗戶,身後傳來夏菲換衣服時嘻嘻索索的聲響,葉荒不由自主的嚥了一下口水,“咕嚕”聲音大的有些出奇。

約莫兩分鐘後,夏菲換衣服的聲響終於停止,她的聲音也隨之傳來,“好了你可以轉過來了。”

葉荒回頭看去,只見夏菲已經穿好了平日裏的白大褂,裏面是一件貼身的米色毛衣,她坐在牀邊,翹着二郎腿望向葉荒說道:“我交代給你的事情,做的怎麼花樣?!”

“是讓我把木偶送給夏琳嗎,我已經送給她了,她很喜歡的樣子。”葉荒說道。

“那就好,但是我沒想到,今天你會把她帶過來。如果可以,我希望在有關於破壁基因的整件事情都結束之前,她最好是不要踏入夏家一步,也不要與我碰面。”夏菲的手指交錯着放在一起,她那雙好似聚集着世界上所有人智慧一般的目光凝視着葉荒問道:“那麼,告訴我吧,你把她帶過來的目的所在。”

葉荒深吸了一口氣,昨天夜裏發生在夏琳身上的事情,他可以瞞着安全局,可以不告訴師門,但是唯獨夏菲,他絕對不會隱瞞,長長的吐出了胸中的濁氣,葉荒說道:“這件事,要從昨天晚上我們在楊柳鎮所遭遇的事情說起,還有一些疑問,我也需要你回答我。”


一開始,葉荒以爲破壁基因是某個學者提出來的理論,夏菲在五年前開始研究,並且用短短五年多時間,將其實現了出來。後來葉荒從夏菲口中得知,早在二十多年前,夏菲的母親就開始研究破壁基因,她只不過是完成母親尚未完成的項目,而到了昨天晚上,聽到了夏菲母親留給子女的那一段對話後,葉荒才真正的知曉……破壁基因實質上是個什麼東西。

從夏菲母親留下的錄音中葉荒知道,夏菲的母親不願意仙丹的存在,繼續影響着武林,她銷燬了所有的九竅金丹,並沒有告訴其他人,九竅金丹的煉製方法,二十多年前雷家也將破壁基因的研究資料從夏家的手中奪取乾淨。

按理來說,夏菲應該是無法得到她母親所留下來有關於破壁基因的研究資料纔對。

但是,夏菲卻偏偏在五年的時間裏,研製出了破壁基因!

這之中,一定有着別的原因!

葉荒只想到了一種可能,但是這種可能,需要得到夏菲的親口承認!

葉荒開始了亢長的講述,將昨天夜裏所發生的一切,盡數告知了夏菲,包括姜寒的背叛,包括張叔的慘死,包括前往密室,甚至包括夏菲母親所留下來的一切信息,以及夏琳服用了九竅金丹的事實!

聽完這些對任何人而言,都是短時間內難以接受的消息後,靜坐在牀邊上的夏菲,臉上並沒有什麼太過明顯的動容,只有在聽到葉荒說夏琳犧牲了自己的壽命,服用了九竅金丹的那一刻,她的眼中才閃過一絲的憤怒。

這樣的夏菲,已經不能夠用單純的冷靜或者理性來形容了,這分明就是冷血!就連葉荒的心中都開始漫上了一層隱怒。

“告訴我,你之所以現在這麼冷靜,是因爲那個箱子中的東西,你早就已經知道了對嗎!?”葉荒凝視着夏菲問道:“我一直很奇怪,伯母雖然銷燬了所有的九竅金丹,卻並沒有銷燬煉製金丹的卷軸,按理來說卷軸一定會藏在那個箱子之中,但是我們打開箱子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卷軸。那個卷軸,是你拿走的對嗎?!”

“沒錯。”夏菲顯得很是坦然,沒有任何想要隱瞞葉荒的意思,她用十分輕鬆的語氣說道:“那個箱子裏的東西,五年前我就發現了,裏面的卷軸也是我拿走的,現在的破壁基因,並非當初我母親拿來糊弄我父親的東西,現在研製成功的破壁基因,是完完整整的,另一種液態方式存在的——九竅金丹!” “五年前,我和夏琳高中畢業,即將前往國外留學。臨走之前我們回到楊柳鎮住了一段時間。”夏菲從牀邊站了起來,坐在了書桌前的椅子上,她的腳輕輕地在地上一點,椅子便移動到了葉荒的面前,夏菲雙手抱着膝蓋,坐在椅子上,從下方看向葉荒繼續說道:“那個時候,我原本只是想找到夏家的族譜,瞭解一下祠堂中那些我每次清明都要祭拜的先祖,和我到底有着怎樣的關係。”

“張叔告訴我,族譜在密室中,他給了我鑰匙,讓我自己去尋找。和你們最後才找到母親留下來的箱子不一樣,我一開始就找到了母親留下來的那個箱子,就好似冥冥之中那個箱子中有什麼東西再召喚我一般。我找到了箱子,在開箱子的時候,我遇到了和你們一樣的問題,打不開箱子。”夏菲就好似在講述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那般。

“我本是一個無神主義者,至少在找到那個箱子之前都是如此,但是那天或許真的是有神明在暗中推動着,我不小心打碎了密室中的一個花瓶,在收拾碎片的時候,破碎的瓷片劃傷了我的手指,剛好流出來的血落在了那個箱子上面。”

“打開箱子之後,我拿走了母親從她家鄉帶出來的仙丹卷軸,根據卷軸上的記載,和母親留下來的筆記,我開始延續了母親未完成的工作。”

夏菲說:“所以,今天你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並不驚訝,因爲早在五年前,我就已經知道了。”

自己費盡心思,才知曉的祕密,說與夏菲聽的時候,她卻早已經洞悉了一切,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好像,這世間的一切隱祕,在夏菲面前都清晰透明,沒有任何的遮掩。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爲什麼不早點告訴他?爲什麼不告訴夏琳?爲什麼要將這這一切隱瞞起來!?

葉荒心中驟然而生一股怒氣。

“夏琳服用了九竅金丹,折損了五十年的壽命,你也無動於衷嗎!?”葉荒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問責道,但話一說出口他就後悔了,因爲他也知曉,這個世界上,或許不會有人比夏菲更在乎夏琳了。

“你以爲,我不在乎夏琳嗎!?”夏琳那雙彷彿能夠看透一切的眸子,驀然穿過了葉荒的腦海。

“只不過,事情已經發生,我再怎麼憤怒,也無法挽回這個事實!一味的憤怒或者哀怨,是弱者纔會做的愚蠢行爲。生命法庭也好,雷家也罷,所有傷害過夏琳,傷害過我母親的人,我都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夏菲的話,讓葉荒無言以對,他覺得此刻的夏菲有些過分的陌生,但是又找不到究竟陌生在什麼地方,或許,從一開始他就不瞭解夏菲這個女人。

“那夏琳的壽命……”

“夏琳之所以會折損壽命,是因爲我母親煉製出來的九竅金丹並不完美,但是這種負面效果並不存在於真正的仙丹上。”夏菲信心十足的說道:“二十多年前,沒能在我母親手中研製成功的真正的九竅金丹,很快就要在我手中完成。到時候只要夏琳服下真正的九竅金丹,不僅能夠獲得強大的力量,並且所折損的壽命也將恢復。我不管其他門派對破壁基因抱有怎樣的態度,但這是我母親留下來的東西,他們任何人都沒有否定的權力!”

夏菲的話,已經透露出了一個很明顯的事實,她根本就不在乎七大宗門的裁決!這意味着,如果三個月後,破壁基因真正完成的那一天,七大宗門若是反對破壁基因的存在,夏菲會不惜與整個武林爲敵!!!

這件事,已經不僅僅侷限於崇慶市了!這件事的嚴重性,已經波及到了整個武林。

“爲什麼……你要告訴我這些。”葉荒問道。

“因爲我相信你,也因爲你是普念叔父的徒弟。”夏菲神情複雜的說道:“就算我走到武林的對立面,我相信少林和你,也一定會站在我這一邊。因爲,從古至今少林都是絕對公平的存在,他只會站在正確的這一邊。如果整個武林與我爲敵,那麼錯誤的,便是整個武林。”

夏菲的話,邏輯混亂而又錯誤,絲毫不像是她這種智慧的女人,會說出來的話語,倒更像是一個刁蠻小姐的歪理胡說。

此刻的她,與前幾天照顧他的那個夏菲,好似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那個夏菲雖然略顯得有些冷漠,但是還帶着溫情的暖意,會笑會怒,而這個夏菲,則是一個……讓人從心底感覺到恐懼的女人。

葉荒甚至在想,究竟是夏家被動的陷入到了崇慶市的漩渦之中,還是這一切……根本就是夏菲一手掌控的結果!?這個想法一經出現,就被葉荒自己扼殺在腦海之中,怎麼可能呢,如果真的一切都在夏菲的掌控之中,那麼她絕對不會讓夏菲受到任何的傷害。

是他想多了,因爲對夏菲的不瞭解和深不可測,產生了恐懼感。

“葉荒,你真的認爲,破壁基因的存在,是錯誤的嗎?”夏菲突然問道。

破壁基因,其實質上是流傳了幾千年的九竅金丹,這種能夠讓人一飛沖天,獲得強大力量的東西,相傳乃是仙人留下。破壁基因對於武者的誘惑,就相當於“金礦”對於普通人的誘惑那般,“金礦”存在的本身並沒有錯誤,但是因爲“金礦”而引發的衝突,卻並不在少數。

爲了奪取自己的利益,造成了犧牲,能夠說“金礦”的存在是錯誤的嗎?

這種邏輯,就好像葉荒很小的時候,爬樹抓鳥的時候從樹上掉下來,摔疼之後反倒責怪樹上的鳥把窩安得太高一樣。用小師叔的話說就是……拉不出屎,怪茅坑。

破壁基因是錯誤的嗎?能夠突破人體的極限,讓注射了破壁基因的人,瞬間變成擁有強大能力的“超人類”,如果這一研究發明,普遍的用到全世界所有人身上……那麼世界將會發什麼怎樣的改變!? 因爲人人都謹小慎微,不可違背天道自然,所謂纔會敬畏着自然萬物的生活下去,如果人人都擁有了強大的力量,是否還能保持對待萬物的敬畏之心呢!?如果每個人都能飛天入地,隨手操控風火雷電,那麼這個世界的秩序還能夠維持嗎!?

這個問題,葉荒無法回答。

人類在鐵器時代最強的力量無非是長槍短刀,那時的衝突與和平是並存的,而到了現在最強的力量是***,核武器,依舊有着衝突與和平。

好似,一個時代和平與否,與力量並沒有多大的關係,而是與平衡有着絕對的關係。

想了那麼多,葉荒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傻,這是夏菲帶着疑問的語氣詢問他的問題,也就是說連夏菲自己也沒有想通的事情。既然夏菲都沒有想清楚,他就算冥思苦想到**都幹了,都不見得能夠想透徹吧,與其苦惱,不如丟在一邊。


“我不知道,破壁基因的存在是否正確。給出這個問題答案的,是三個月後七大宗門的意見不是嗎?”葉荒說道。

他的一番思索之後給出的毫無意義的回答,讓夏菲稍微有些錯愕,她本以爲他會至少說出自己的些許意見。

“這樣嗎……似乎也沒有錯,沒辦法回答的事情,一直思索苦惱着,也還是沒有辦法。”夏菲將椅子轉了過去,背對着葉荒說道:“你要告訴我的,就是今天生命法庭會進攻夏家對嗎,好了我已經知道了,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你自便吧。”

知曉生命法庭即將進攻,夏菲卻依舊保持着淡然,肯定是她已經有了自己的防禦手段。葉荒鬆了一口氣,準備離開夏菲的房間。

他打開了窗戶,正準備跳下去的時候,突然停下了腳步,將窗戶猛然關上。

碰!

關窗戶的聲音,讓夏菲不由的回頭看了一眼,問道:“怎麼了?”

“下面,有人。”葉荒說道。

透過窗戶的間隙向下看過去,在窗戶下方有一羣人正在閒聊,他們都是參加夏菲生日宴會的客人,在午宴結束之後,在夏家的大院中參觀。如果這個時候葉荒從夏菲閨房的窗戶中跳下去,只怕會當做採花大盜之類的被處置了。

“那你坐在這裏等一會吧。”夏菲繼續處理自己書桌上的文件。

她要做的,可不僅僅是研發破壁基因,夏家的其他經濟產業也大都交由她一人負責,永恆集團就是在她的領導下,蒸蒸日上一舉成爲崇慶市最大的經濟集團之一。一手掌控着夏家和經濟和力量,也難怪夏江將家主的位置傳給夏菲的時候,夏家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夏菲的能力擺在那裏,衆人都有目共睹,不會有比夏菲當任家主還好的選擇了。

房間內除了夏菲辦公用的椅子外,沒有別處可以坐下,只有那一張略顯得有些雜亂的牀鋪,一如既往的擺放着夏菲換下來的各種衣服,也正是難爲了那由多小姐,要服侍夏菲這個在工作上嚴謹認真,卻在生活上不修邊幅的主人。

葉荒沒有呆站着,他坐在了牀沿邊,靜靜的看着夏菲工作的背景,她修長的脖頸低垂着,一絲黑髮落在白皙的皮膚上,讓人很想走過去,將那縷黑髮給她捋上去。

夏菲這個女人,如果安安靜靜不說那些讓人心中發涼的話語的時候,身上那股智慧而理性的氣質,對葉荒來說是比任何姿色都要大的吸引力。

但就是不知道爲什麼,每一次葉荒感覺自己稍微靠近了夏菲些許,稍微瞭解了夏菲的時候,夏菲就會露出她不爲人知的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往往都會讓葉荒從心底感覺到恐懼,讓他覺得自己看到的,永遠都是夏菲的冰山一角,他或許永遠都沒有辦法看清楚,夏菲這座冰山於水面之下的全貌。

可即便如此……光是水面上露出來的那一部分,就足夠讓葉荒蠢蠢欲動了啊!對她產生恐懼,厭惡被她看穿腦海中的一切想法,有的時候內心甚至覺得她是不可靠近的危險人物,卻依舊不可抑制的想要更多的去了解她,靠近她。

夏菲就好像美麗狡猾的蛇美人一般,沒有人能夠拒絕蛇美人的魅力,因爲蛇美人不僅美豔動人,傾城傾國,她還善解人意,拿捏着你的心思像是拿捏着自己的化妝筆一樣簡單,她比任何人都瞭解你,她擁有其她女人身上絕不會有的魅力,她完美契合你心中對於愛戀全部的幻想,試問當有一個這樣的女人在你面前的時候,就算你明知道她的嘴脣是帶着劇毒的,你能夠抗拒內心的欲動,斷然的轉身離開她嗎!?

不能!是個男人就不能啊!?能夠拒絕蛇美人的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叫做法海。

正當葉荒腦子裏,充滿着亂七八糟的想法時,夏菲的房門突然被人敲響。

咚咚咚!

敲門聲輕緩而富有節奏,緊跟而來的是一個男人溫柔的聲音。

“夏菲,我可以進來嗎!”

在外敲門的人,是夏菲的未婚夫,李軒炎。說起來,自從上次李軒炎在警局保釋了葉荒一次之後,他們兩個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面,葉荒一直懷疑李軒炎是某個勢力派遣在夏菲身邊的臥底,對他保持着警惕。

聽到李軒炎的聲音,夏菲放下了正在工作的文件,說道:“進來吧。”

房門外,李軒炎正準備開門,葉荒卻突然從牀邊上坐起來,一把衝到門邊上,將房門給鎖了起來。

“夏菲,你將房門鎖了嗎?我打不開。”

夏菲略帶着些疑惑的看着葉荒,準備張嘴說什麼的時候,葉荒卻突然閃身到夏菲的面前,用手捂着她的嘴巴。葉荒往窗戶外掃了一眼,發現外邊的那些人還沒有離去。

此時此刻,葉荒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絕對不能夠讓李軒炎發現他在夏菲的房間中!

這是一種做賊心虛的想法,正因爲他心中對夏菲產生了某些旖旎的念頭,纔會害怕被她的未婚夫知曉自己在她的房間中。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被未婚夫抓個現行,夏菲身正不怕影子斜,因爲沒有什麼奇怪的念頭,所以不在乎李軒炎看到他們兩個,可葉荒不一樣啊!

“夏菲,開一下門。”李軒炎在門外說道。

葉荒慌張的四處觀望,想要跳下去是不可能了,外邊有那麼多人,被看到了的話情況更加糟糕。想要避過李軒炎,唯有夏菲配合他,但是很顯然此刻被他捂住嘴巴的夏菲,並不是很理解他現在的舉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