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38 Views

陳青心中低吼咬牙堅持,身子慢慢地抬起一寸,拚命地揚起被壓得有些低垂的頭顱。身體的威壓還差一些,靈魂的威壓才最危險,魂修都是了解靈魂的高手,相差境界過大,往往一道威壓傳來,就能將對手的靈魂震散。

Written by
banner

陳家老祖只是測試不想毀了陳青,可另外四人則是有些不管不顧,還好他們修為不算太高,陳家老祖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心中大為不滿,把針對陳青靈魂的威壓收回了大半。

靈魂威壓收回去不少。可這對陳青原本就沒用,他已經把威壓轉嫁到副魂之上,別說魂皇,就算魂仙了來,也震不散邪惡副魂。」


「身體快到極限了嗎?」


「不……這還差得遠,比這強大無數倍的威壓我都見過,我還能扛得住。」

悶哼之際,陳青那顫抖的身體又是一個挺直,伴隨著周身骨骼傳出一陣陣噼啪脆響之際,皮膚表面都滲出了血珠。一抓腰間儲物袋,一個玉瓶艱難的被取出,用牙齒咬掉瓶蓋,裡面的元氣丹就灌進了嘴裡。

識海內的雙魂得到元氣的滋養,瘋狂的運轉起來,凝練出魂力沖入經脈之中。

「排雲掌。」

一聲低吼,掌風凜利的向前一衝,與迎面衝來的威壓撞到一起,威壓被震得兩邊掠去,他趁機向前邁動了一大步。

「哼,終於有人收回威壓了嗎?那就嘗嘗我的厲害。」

「撼山拳。」

「撕天爪。」

又是兩聲低吼,陳家魂技連續使出,又有兩人收回威壓,就連陳家老祖也將威壓逐漸減弱,卻有一人冷哼一聲,將威壓加大,從身體的感覺陳慶發現,正是那掌管家族財物的三爺。

「裂地腳。」

陳青厲聲大吼,腳重重的一踏地面,光滑如鏡的青石地面如蛛網般碎裂,與此同時陳家老祖竟然把所有威壓撤回,陳青心中一喜,身子更是高高躍起,心中對三爺的怒意也發泄出來。

「讓你嘗嘗我的奪命七崩。」

三爺還在做最後的努力,可當看到陳青雙腳閃爍光芒的兇狠踢來,只得收回威壓伸手擋去。

「嘭。」

「怎麼可能,他的裂地腳怎麼會如此沉重。我竟然沒有將他震飛。」

隨著一聲悶響,原本想輕鬆震飛陳青的三爺只只感覺手臂一麻,只得抬起另一隻手掌,想要將其震飛,可卻把奪命七崩誤當成了裂地腳。

「嘭,嘭,嘭,嘭……」

「老東西,嘗嘗滋味吧你。」

「第六擊給我用出來。」

隨著陳青心中低吼,連續五擊的他身子懸空就要墜落,可腰一擰,一個迴旋踢,奪命七崩第六擊已經狂暴的用出。

「嘭。」

悶響再次傳來,三爺自持身份只是防禦,身子立刻被震退半步,心中怒氣湧起,右手攥拳就要反擊,可突然感到一股陰冷邪惡的氣息在經脈中竄動,直奔識海而去。

「你……」

「老東西,嘗嘗我最後一擊。」

陳青接力空翻,雙腿併攏,直直的踹來了下,三爺伸手要擋,可腦中刺痛傳來讓身形一頓。

「嘭。」

更劇烈的悶響傳來,三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陳青又接力空翻,雙腳墜地連退數步才止住身形,不顧雙腿的顫抖,抹了下嘴角的血跡笑了。

「嘶!」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將一個魂師踹趴下!」

屋裡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包括端坐上方的陳家老祖,再看三爺坐在地上雙眼已經呆泄,接著抱頭打滾,嘶吼出聲。

「魔修……你竟然是魔修。」

三爺的嘶吼聲在大廳中回蕩,弄得人們面面相窺,陳青向眾人一聳肩,做出個無奈的動作,接著狠狠一瞪還在打滾的三爺。

「你老糊塗了吧?想害我也不用這麼下作的手段,真是越來越不要臉。」

隨著話語聲一落,三爺滾動的身體竟然停止,手也不在捂頭,而是猛的站起身,看到這一幕陳青暗自笑了。

第六擊時,陳青把近半的滅魂之力送入三爺的體內,雖然境界相差太多要不了三爺的命,可足以讓他出個大洋相。」

滅魂之力瘋狂破壞了一番就已經消散,想指認陳青是魔修,三爺根本無法解釋。

「畜生,堂堂陳家竟有你這魔修,看我不殺了你。」

話音一落,三爺周身冒起寸長魂芒,巨掌就像陳青派來,魂力周身外泄,正是魂師的表現。可陳青臨危不懼,嘴角露出嘲弄的表情。

「我是畜生?那你又是什麼?為了一個家主繼承人的位置,唆使族人對我一個晚輩進行伏殺,齊心歹毒。」

「別用我是魔修這麼低級的借口,想殺我,你就來啊,我就算死,也會咬下你一塊肉。」

說話間,早就有一個面目威猛的老者擋在了陳青身前,這老者惡狠狠的瞪著三爺,讓他無法動手。

這老者是家主,他看著臉色變化的三爺,心中越來越怒,自己的親孫雖一直不被看好,可那畢竟是自己的血脈,豈容別人說殺就殺。

「老三,你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我說你開會時怎麼老是外出一下,原來是想讓人殺我孫子。你好狠的心啊!」

「大哥,休要聽他胡言,我身為長輩,怎麼可能做出如此的事情。我可以發誓,他絕對是魔修。」

「放屁,你當我瞎子嗎,他用的是正宗陳家魂技,你哪隻眼睛看他像魔修?連家主繼承人你都敢殺,還如此無恥,我看你才是魔修。」

大廳里唇槍舌戰亂成一團,其他長老也參與進來,一幫人分成兩派,擼胳膊挽袖子大有動手之勢,看得上首坐著的陳家老祖眼角抽動,額頭的青筋都蹦了出來,重重的一拍扶手。

「住口,晚輩面前,你們不閑丟人嗎?都給我滾出去罰跪。」

陳家老祖發怒,大廳中一下陷入沉寂,兩撥人互瞪一眼走出房門罰跪,陳青也要離開時,卻被陳家老祖單獨留下。

「青兒,來我身前。」

陳家老祖突然變得和顏悅色,陳青大步來到近前,只見他從懷裡拿出個玉瓶遞到自己手中。

「這瓶三品魂力丹,算是補償家族多年來對你的虧欠。」

三品魂力丹,對著一個小小的陳家來說,甚至很多大家族來說都是極其的珍貴,平時連一品丹都難得一見,更何況這還是一整瓶,可是陳家老祖的珍藏。

陳青心中感動卻沒有接,而是彎腰施禮,「老祖,這倒不用,用我二叔的話說,狼吃肉狗吃屎,以前是自己懦弱,被其欺負很正常。現如今,我已經痛改前非,誰欠的我的,我自會自己去拿回來。」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休要多言,更何況我還有一事要與你商談。」

陳家老祖一瞪眼,陳青只得苦笑的接過,靜等還有什麼事情。

「你是想繼續當家主繼承人,將來接替家主之位,還是想有更遠大的成就?」

聽到這樣的問話,陳青笑了,眼中冒出自信的光芒看向陳家老祖。

浪子梟雄 池塘永遠困不住蛟龍,陳家對我來說太小了,我要的是凌駕眾生之上,讓萬物臣服於腳下。」

一邊說一邊站直了身子,一股氣勢從身上散發而出,看的陳家老祖一愣。

「此子好大的野心,好大的殺氣,真可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放出去錘鍊一番,只要不身隕,必定會成為一方強者。」

陳家老祖眯著眼充滿笑意,只把陳青當成了一個有野心有夢想的孩子,野心就代表著上進心,他是越看越滿意,接著臉色一整。

「那我廢黜你的家主繼承人,你可有怨言?」

「沒有,一絲一毫都沒有。但是下一個家主繼承人,必須是我們這一脈中選出,若是二爺或三爺的人,誰當我殺誰。」

陳青說的斬釘截鐵,對於陳家老祖看來的眼神毫不畏懼,看著看著陳家老祖又笑了。

「好,這才是我陳家的男兒,近幾日等我最新的通知,不要遠離陳家灣一帶,去吧。」

躬身走出房門,一眾長老和家主還在大眼瞪小眼的跪在門前,看到陳青走出來表情不一,在家主的眼神示意下,總管笑臉迎著陳青,打算安排一個新的宅院,卻被他拒絕,大步向老宅走去。 外面已經是華燈初上之時,一輪圓月高掛天空,來到自己那變成廢墟的小院之前,就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抱膝坐在門前。

月色朦朧下,這身影無聊的拿著一根樹枝在地上畫著圈,陳青立時就展露出了笑容。這分明是玲兒擔心他的安危,專門在這裡等候的。

「玲兒,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

聞聽到了陳青的疑問,玲兒在月色照耀下輕輕的抬起了小腦袋,帶著幾分疲憊的小臉上立時就顯露出了驚喜之色。

「青哥,你終於回來啦?擔心死玲兒了。」


一股屁坐在玲兒身旁,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的話語從嘴中發出,「不用擔心我什麼,倒是你,小心又被人抓去。這些日子就跟在我身邊把,正好我教你怎麼修鍊。」

「太棒了!」

玲兒興奮的大呼小叫,摟著陳青的脖子不撒手,許久后興奮消散,這才臉色微紅的把手鬆開,從懷裡拿出個布包,打開布包裡面是個雪白的饅頭。

「這麼久了,你肯定餓了,幸好這饅頭還熱著,你趁熱吃。」

看著遞過來的饅頭,在聽玲兒的肚子也在咕咕叫,陳青眼角濕潤的看了看天。玲兒寧可自己餓著,也會想著自己,這種場面記憶里有很多次,一咬牙將淚水逼回,一臉鄭重的看向玲兒。

「玲兒,青哥在這裡給你保證,你將是成為天下間最幸福的人。」

「來,老規矩,這饅頭咱倆一人一半。」

帶著體溫的饅頭被掰開,兩人笑著分食,這沒什麼味道的東西,讓兩人吃起來格外香甜。

半個饅頭很快下肚,陳青拉著她的小手走進小院里,看著自己坍塌的卧室搖搖頭,走進配房的雜物間內。移開水缸就是個黑乎乎的洞口,兩人相視一笑就跳了進去。

這是個地窖,兩人無聊時所挖,曾幻想地窖里裝滿糧食,現在正好可以練功之用。

一盞昏暗的油燈點亮,看著已經盤坐在地上的玲兒,陳青一臉鄭重。

「玲兒,我教你的是百花心法,你要謹記,除了我之外不能在任何人面前修鍊,也不能提及此事。」

「等你成為魂修,我在逐步教你配套魂技,這魂技不到生死關頭也不能用,記住了嗎?」

他的話讓玲兒努起了小嘴,抓著他的胳膊撒起了嬌,「青哥,這也不許,那也不許,我練來何用,我修鍊可是為了幫你打壞人。」

看著玲兒那可愛的樣子,陳青笑了,愛憐的摸摸她的頭,「傻丫頭,修鍊可不是只用來廝殺,也可以讓人青春永駐益壽延年,而且這百花心法是專門為女子編造,修鍊之人可以越變越漂亮,難道你不想變得更漂亮?」

「我當然要變更漂亮,趕快教我吧。」

說什麼都沒有比能讓人變漂亮更有殺傷力,玲兒雙眼冒光,一臉的期待,心裡更是甜滋滋的。

陳青開始一字一字的教會玲兒心法全文,讓她熟背下來,接著開始指導如何運行,又如何用靈魂凝結魂力沖開經脈,詳細的不能再詳細。

「記住了嗎?記住的話將這個吞下運功。」

一顆三品魂力丹被陳青交給玲兒,玲兒服下后一壞笑。

「青哥,好奇的問句,你怎麼會女人的功法?是不是有紅顏知己了?」

壞笑完畢藥力化開,玲兒閉目進入修鍊狀態,而陳青卻被問的失了神,勾起了他不願想起的回憶。那是個白衣飄飄充滿仙靈之氣的女子,上一世唯一一個與自己有過一夕之歡的女人,可如今卻發現,自己竟然淡忘了那張容顏!

搖搖頭將回憶驅逐腦海,認真的觀看起玲兒修鍊,防止意外發生,當感覺玲兒已經開始凝結魂力衝擊經脈,這才放下了心。

「百花心法可是部頂級功法,我期待你成為強者的那一天。」


滿意的笑笑,自己也盤腿坐下,吞服下魂力丹開始修鍊,地窖里立刻陷入了寂靜中。

三品魂力丹藥力醇厚,對於魂徒境界,甚至可以說兇猛,更別提陳青給玲兒只留了一顆,自己把剩餘的八顆全都吞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