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31 Views

沐清風解釋道:「其實呢,如果是大範圍屠殺的話,我的笛音真正效果才能顯現的出來。當然像這樣一對一的話,雖然效果也是有的,但是殺傷力就不強了。」

Written by
banner

「真是邪門,你知道你這個功法叫什麼嘛?」帝天看著沐清風皺著眉頭說道。

沐清風搖了搖頭,這才開口說道:「我不知道,當時我師父是直接把修鍊方法打在了我的腦海中。然後又教了我這個笛音,剩下的我就都不知道了。」

「嘖嘖,看來你的師傅還是個才子啊,不對應該是個奇才啊。別的不說就單是自創出這樣的功法和武技,著實令人欽佩啊。」帝天雙手環抱,咂吧著嘴誇獎道。

聽到別人誇獎自己的師傅,沐清風哪有不開心的。那對桃花眼差點都笑成了真的桃花了。

「對了,讓我看看你的攻擊如何?剛剛你半路就停了,我都沒感受到。」沐清風對帝天的攻擊力度可是十分好奇。

帝天嘿嘿一笑,說道:「沒問題。不過你要站著不動。我們還是要試試裝備的。」正準備攻擊的時候,抬頭問道:「不對啊。我的束髮烏金冠不是有隔絕神識攻擊的嗎?為什麼你的笛音還能攻擊到我?」

「那可不一樣,我又不是神識攻擊的。跟你也解釋不清了,開始吧。」沐清風直接把這件事情糊弄過去了。

聞言,帝天也知道沐清風也不願意說了。這才改口說道:「好吧,那就讓我看看你能不能承受的住了。」


「地決。」醉雲步配合著地決,對於帝天來說簡直是爐火純青了。

之前還站在那裡,下一秒就來到了沐清風的面前。一道印決打了過去。只見沐清風真的沒有任何的動作,站在那裡任憑帝天打。

「啪。」

像是打到了什麼東西一樣,直接響了起來。

「噔噔噔!!」

沐清風一個沒穩住,朝著後面狠狠的退了幾步,仔細看的話,他的臉色還有些發白。

「怎麼樣?撐得住嗎?」帝天連忙走上前去,關心的問道。

沐清風擺了擺手,笑道:「這算啥,就是比這攻擊力度再強的我也承受的住。」

「真的?你確定?」帝天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沒問題,來吧。」說著就走到了之前所在的位置。

帝天看著沐清風,再三猶豫了一會兒,這才大喝道:「天決。」整個身影再次消失了。


「砰!」

一道印決直接打在了沐清風的身上,而沐清風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整個人都朝著後面倒飛了出去。

「噗通。」

整個人都摔倒雪地里了,厚厚的積雪,拖住了沐清風。不然摔下來都要摔個重傷。

「二哥。」「二哥!」

君元和君重一直在場外看著兩人的比斗,看到沐清風飛出去以後,這才連忙的跑了過去。

「呸呸。」

沐清風從雪地里爬了起來,吐出了還沒有化掉的雪。擦了擦嘴角說道:「丫丫的,你這攻擊怎麼這麼強?要不是你打在我身上,我用了玄王境後期的玄氣護了*。現在都被你打死了。」

帝天看著沒有事情的沐清風,這才放下了心說道:「我都說了啊,你說確定,沒有問題的。我這才用了比之前更強的攻擊。我哪知道,你。。」說到這裡,帝天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好吧。我小看你了。」沐清風拍了拍身上的雪花。然後看著君元和君重說道:「看到沒,你們老大就是這麼的強悍。瑪德,要不是我的修為高,都被帝天一巴掌拍死了。」

兩人看到沐清風沒事,這才鬆了口氣。轉過頭,君元開口說道:「老大,這只是比試啊。你不用下那麼狠的手吧?」

帝天聳了聳肩,避其鋒芒說道:「好吧,我錯了。我們兩人的比斗完了,是不是到你們了?」

君重連忙搖頭說道:「別了,我們馮家沒有什麼好的武技的。等下次,我到兌物閣換點印技再說吧。」

「那就別去了,我們到時候再幫你買。」沐清風把笛子重新別在了腰間,把扇子拿了出來。

君重點了點頭,說道:「那就謝謝老大和二哥了。」

「唉唉。。都是兄弟,說這不就見外了?」帝天阻止道。

君元生怕帝天不給自己買,插嘴說道:「內啥。也幫我弄一本吧?這樣我們才公平嘛。」

帝天看著君元,好奇的問道:「你們韓家不是修決世家嗎?怎麼會沒有印技呢?」

「不是的。其實我們家族是武修世家,但是出了我這麼個對武修沒有感覺的奇才,然後我父親才送我來這裡的。不然我在家族就修鍊了,條件還比這裡好。」君元開始說著自己的家族。

「原來如此。我就說之前,怎麼沒看到你出手。這好辦,到時候我們再去的時候,給你兩人的都買了。怎麼樣?」帝天這才算是明白了,直接答應了下來。

君元感謝的說道:「那就謝謝老大了。」

「哈哈,好了。剛剛我也試過裝備了,看來不錯。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沐清風看著一切問題都解決了,這才說著裝備的效果。

帝天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就好了。如果要是有問題,我就為你是問了。」

沐清風閉上了嘴,站到一邊扇扇子去了。

ps:各位看官,手中的花花不妨扔出來,哦,還有幣幣,砸死我吧各位!~小景子在這裡謝過大家的支持了~! 「現在幹啥,我們貌似無事可做了啊。」君元蹲在地上捏著雪球說道。

帝天看了看遠處的天際,暗道「但願君龍他們能有所發展吧。」然後看著君元說道:「沒事就去修鍊啊,你倆可是保證過不託我後腿的啊。」

「放心,放心。我們這就去修鍊。」看到帝天要吃人的樣子,連忙拉起君重往閣內跑去。

就在這時,帝天的儲物戒一亮。君元二人也是停下了腳步。「怎麼了?」沐清風看著帝天問道。

「我看看。」帝天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便拿出了傳訊晶石。看到上面的字念道:「西林外圍,我等你們來。君文言!」

「三弟?他找我們什麼事情?」沐清風聽到這個消息,拿過傳訊晶石一看,果然是君文言所發的。

帝天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走吧,先去看看。」

四人便朝著西林的外圍小跑而去。沒多久,帝天就看到了君文言。後置自然是看到了四人前來,迎了上去說道:「老大,二哥,四弟,五弟。你們來了。」

幾人一笑回禮,帝天疑惑的問道:「怎麼回事,這麼著急找我們來有什麼事情嗎?」

君文言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們宗門內部好像混入了不該進來的人,但是沒發現是誰。現在正在暗中調查。」

「不該進來的人?什麼意思?」帝天連忙回問道。

君文言解釋道:「是這樣的。就在昨天,掌門突然感到一股不屬於太初門弟子的氣息散發了出來。當然那人就是不該進來的人了。但是掌門沒有聲張,示意眾長老和執事暗中行動。這不,剛得到消息,我就急忙跑來通知你們了。」

沐清風頂著那對桃花眼說道:「你告訴我們幹啥,他們抓人應該輪不到我們管吧?」

君文言搖了搖頭,吞了吞口水,這才繼續說道:「不是這樣的。我來通知你們,就是讓你們小心,別被人暗殺了。這樣的話,你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會吧?你別嚇我啊,三哥,你知道的,我膽子很小的。」君元雙腿有些發抖的說道。

君重一臉鄙夷的說道:「看看你那熊樣。太初門上萬弟子,誰都不殺,偏偏來殺你?怎麼,你認為你是帥到無人可比,還是丑到慘絕人寰啊?」

「其實呢,我感覺應該是後者。哈哈。」沐清風為了緩解氣氛,打趣的說道。


帝天微微一笑,說道:「不管他來不來殺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君文言點了點頭,正欲離開。就聽到草叢稀稀疏疏的聲音,扭過頭,大喝道:「是誰?」


只見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間閃過,消失在了幾人的面前。

「追,卧槽。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我都沒發現。」帝天也是震驚男子隱藏的本事,居然連十八子都沒發現。

幾人連忙運用起最快的速度,剛買的鞋子現在可是大展神威了。幾個人就跟一道風一樣,瘋狂的朝著那道黑色的身影追去。

路過中心廣場時,來來往往的人群,都是感到一陣清風吹過。

一男子更是問道:「我剛剛怎麼感覺到有風?」

「是啊,我也是感到一陣輕風吹過。但是那竹葉都不動,什麼情況?」結伴而來的男子也是開口說了起來。

幾人就這麼你追我趕之下,不知道拉到了哪裡。前方那道黑色的身影,才轉過了身子。只可惜蒙了面,誰都看不到長得什麼樣。就算是用神識去看,也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張臉。

「不知道,你們追我所謂何事?」黑衣男子聲音有些陰沉。

帝天身為老大,這種情況自然是首當其衝了。走上前一步說道:「不是我們為什麼追你,應該是你為什麼偷聽我們說話,或者是你有什麼陰謀?」

看不到男子的任何錶情,只聽:「什麼叫偷聽,就你們說的那麼大聲,我走過去就聽到了。至於陰謀嘛,我有什麼陰謀,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瑪德,小子你嘴硬是不是?難道你認為你一個人可以力敵我們這麼多人嗎?」沐清風看到眼前這男子嘴太硬,直接威脅了起來。

「呵呵。你們可以動手試一試,看看是孰強孰弱。」男子似乎沒有把幾人放在眼裡。

就在帝天準備動手的時候,君文言連忙叫住了帝天。「別動,萬一他是太初門的弟子,我們要是動手的話,我們就理虧了。」

黑衣男子看到幾人還有動手,慵懶的說道:「怎麼?還不準備動手?那我就不陪你們聊天了,我就先走了啊。」

「等等。」看到男子要走,帝天不甘心。叫住了男子,繼續說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我?哈哈,我就是你們嘴裡不該進來的人。」黑衣男子哈哈一笑,然後身影就消失在了幾人的面前。

君重狠狠的砸了下雪地,憤怒的說道:「要不是太初門這個破規矩,那男子應該已經就範了吧?瑪德,憋屈死人。」

君元扭過頭,看著君文言說道:「三哥。你看我就知道他不是太初門的人,現在他人都消失了,我們再追肯定追不上了。」

「哎。算了,大家沒事就好了。走吧,我們回去吧。」帝天看了看男子消失消失的地方,嘆了口氣,讓眾人返回了。

就在帝天等人離開不久之後,一個黑色的身影再一次出現了。沒錯,還是之前那個黑衣男子,他沒有離開。而是用了眾人都無法察覺的,隱匿術。他一直都站在原地,哪裡都沒走的。

看著帝天的背影,男子嘀咕道:「帝天?真是有趣啊。哈哈」說完整個人再一次消失在了原地,沒有人知道他是隱匿了起來,還是真正的離開了。

「我怎麼感覺,哪裡不對勁呢?」回來的路上,帝天越想越不對。至於哪裡不對,他也說不上來。

沐清風看著君文言說道:「三弟,你先回去。把這件事情報告給你的師傅,我想趙安應該會動手的。」

君文言點了點頭,對著幾人抱了抱拳。關心的說道:「那幾位兄弟就保重了,我先行離開了。有什麼事情,用傳訊晶石交流。」

「去吧。路上小心。」帝天看著君文言點了點頭。

這下,君文言再一次在幾人的目送之下離開了。不過這一次,幾人都沒有那麼多的感觸了。

「怎麼樣?你們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帝天收回了目光,轉過身子看著幾人問道。

沐清風晃了晃扇子,說道:「我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啊。我看那個黑衣男子的身形,也沒有感覺到在哪裡見過的。」

「算了,我們還是照顧好自己吧。我想那個黑衣男子對我們似乎沒有什麼惡意,不然剛剛直接就動手了。」君重開始分析了起來。

君元沒好氣的說道:「你笨啊。我們那麼多人,他敢動手么?你還是小心點,晚上睡覺的時候,別被人殺死了。」

「行了,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啊。他要是真的想殺我們的話,早就動手了。」帝天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沐清風合住扇子,拍在手上說道:「我們要不要調查一番?反正也是閑來無事。看你們也不想修鍊的,再說了。這裡的玄氣哪裡有夢天山的玄氣好。」

君重和君元連忙點著頭,君元更是說道:「二哥,你真是我們的紅顏知己啊。」

ps:各位看官,書友!~手中的花花和幣幣扔給小景子吧,謝謝給位的支持了!~ 「噗。」

帝天一個沒忍住,直接笑了起來。「哈哈,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說二哥是我們的紅顏知己啊。」君元有些不明所以的再說了一遍。

君重這才反應了過來,跟著笑了起來。只不過沐清風臉上就漲紅了。嗔怪道:「瑪德,你丫的不會說話,就閉上你的嘴。什麼紅顏知己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