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2 Views

「混蛋,你才喜歡男人。」盧漢勝連忙放開了步雲天,那速度幾乎趕得上步雲天出手的速度了,看的一旁的韓文等人大笑不已。

Written by
banner

「好了,好多人看著呢,我們還是找個地方再聊吧!」一旁的葉荊花微笑著道,看來這段時間她和盧漢勝相處的還不錯啊,有了愛情滋潤的女人看來也是極其不同的。

「走吧,聽嫂子的。」步雲天一把拍在韓文的肩膀上,現在他的心情已經輕鬆了很多,掌握了定海神珠,他已經有把握在天階中期修士手下保命了,生命有了保障之後,人也不自覺放鬆了下來。

學院的林蔭道上,步雲天等人有說有笑的聊著,盧漢勝等人更是興奮的問著步雲天這段時間的經歷,每說到一處收穫他們都興奮不已,彷彿收穫的是他們自己似的,不分彼此的兄弟之情盡顯其中。

「小天,我還真是羨慕你啊,修為都不差於學院的老師了,可以整天自由自在的,一點壓力都沒有,我們卻是拼了命的修鍊,生怕一不小心過不了考核。」韓文有些羨慕道。

「是啊,天哥,我們每周都要去聽課,我都煩死了,幸好不是天天都聽,否則的話就慘了。」林傑可憐兮兮道。

「好了,你們已經夠幸運的了,就不要跟我裝可憐了。」步雲天沒好氣道,他自然看得出來眾人修為都進步很大,他們那點本事根本就瞞不了他,這麼大的進步根本就可以把考察不當一回事了,居然還在他面前裝可憐。

「好了,說些其他的吧,小天你應該還不知道了,聽說馬上就要舉行三年一度的大比了,這可是見識一下那些大高手的最佳時機啊,到時你可別錯過了。」盧漢勝笑著轉移話題道。

「哦,這倒是要好好見識一下,知道具體時間了嗎?」步雲天有些興奮道,他現在也想知道就是自己和那些頂級學生高手之間的差距。

「剛剛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到時一定很熱鬧。」說道這事,林傑也是興奮不已道。

就連葉荊花和海紫荊著兩個女孩子也是顯得十分興奮,看來都對那些高手之戰顯得非常感興趣,步雲天看了笑著道:「既然都只剩一個月時間了,我們還是好好準備一下吧,就不要在這浪費時間,這些丹藥和靈符你們幾個一人分一些吧,最好能夠抓緊時間提升一下,我也要回去準備了。」

步雲天說完便把一個儲物袋遞給了盧漢勝,讓分給眾人,自然也是包括葉荊花和海紫荊,反正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不算什麼,這兩人都是兄弟的女人了,自然是不能落下。

步雲天和眾人分開之後便直接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他之所以這麼急切,正是因為之前定海神珠傳輸給他的信息當中,有著大量高手戰鬥的場面,他準備在這次比斗之前好好的感悟一下,自然是要抓緊時間。

一回到小院,步雲天便碰上了秦天明等人,三人正在興奮的討論著這次大比的事情,秦天明一看到步雲天便高興道:「老大,你回來了,真是太好了,馬上就要舉行大比了,你知道了嗎?」

「聽說了,正準備回來閉關呢,認真準備一下,看看到時能不能有所收穫。」步雲天看到三人也是高興不已道。

「是要好好準備,我聽說這次大比的獎勵可是非常豐厚,據說有頂階寶器和一些極品丹藥呢?」鴻坤也是興奮道。

「管他獎勵不獎勵,最主要是有的打,這次我一定要好好打幾場。」狂虎渾身戰意道,看上去就像一個只知道戰鬥的瘋子。

「那我們大家就好好準備一下吧,不要在浪費時間了。」步雲天說完便準備回房了。

秦天明看到步雲天欲回房卻是連忙開口道:「老大,我還沒感謝你呢,上次多虧了你幫忙,那個小白臉已經被我狠狠的教訓一頓了。」

「那些只是小事情而是,既然大家都是朋友,能幫自然是要幫的。」步雲天笑著道。

「老大,我不管,對你來說或許是小事,但是對我來說卻是關乎尊嚴的大事,反正你以後就我老大了。」秦天明堅定道。

「好吧,兄弟不當,卻要當小弟,我無語了,我先回去閉關了。」步雲天說完便回房了,另外三人看到步雲天如此,自然也是不甘落後馬上回房閉關了。(未完待續。。) 步雲天一回到房間便隨手布置幾個陣法,然後迅速進入了定海神珠當中,此時距離報名比賽還有一個月時間,但是定海神珠當中卻是把一個月當十個月來用,估計到時出來后他的實力又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接下來的十個月時間,步雲天都在感悟定海神珠傳給他的那些戰鬥信息,讓他對華夏傳說中的仙人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這個世界里天階的修為也就和華夏的地仙差不多而已,而地仙之上還有天仙,金仙之類的。

了解的越多,步雲天就越是震撼不已,那些恐怖的打鬥場景就跟神話世界一樣,動不動就是毀天滅地的攻擊,隨手轟碎一顆星球都是小意思。

步雲天此時的修為便只與那傳說中的地仙相當,地仙之上的那些強人的戰鬥場面也讓步雲天真真切切的了解到了自己的渺小,和那些隨手便能轟碎一顆小行星的仙人比起來,他就跟螞蟻差不多。

不過他的收穫還是相當巨大的,那些戰鬥場面的恐怖雖然對他打擊很大,但是他也很快便恢復了過來,因為他非常清楚,自己修練的時間還太短了,和那些動不動就幾百萬年的老妖怪比起來自然是沒得比,所以他很快便放下其他心思,一心一意的感悟起那些戰鬥場面來。

十個月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步雲天的煉體修為依舊是地階巔峰,但是戰鬥力卻成倍增長,吸收了大量戰鬥經驗的步雲天完全不是以前那個愣頭青可比的。或者說完全沒得比的。

暫時來說。步雲天想要晉級天階還很困難。他必須把那一身饑渴的細胞餵飽才行,不過他也不想那麼快晉級天階,想要積累的更渾厚一下,正好花點時間來感悟定海神珠傳輸給他的戰鬥場面。

以前或許他也經歷了無數風風雨雨,但是和那些毀天滅地的戰鬥場面相比起來還是太小兒科了,雖然僅僅是領悟了少部分,但是那等場面,哪怕是領悟一絲都足夠你受用一生了。

步雲天也不過是藉助了定海神珠之助才能夠領悟少部分而已。否則那種場面恐怕就是看了也起不到多大效果,因為級數相差太遠了。

煉化了兩顆定海神珠的步雲天自然是不知不覺之中吸收了定海神珠裡面的道,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可惜定海神珠不全,所以他吸收的道也不全,否則他恐怕單憑自身的實力抗衡天階中期高手都不成問題。

現在雖然也能抗衡天階中期高手,但是也僅僅是憑藉手中的法寶而已,步雲天自然是不會滿足。

現在還是差了點,不過步雲天卻是已經非常滿足了,他本來就不是一個貪心的。特別吸收定海神珠的道之後,更是有了一種莫名的氣質。

也正是那一絲大道才使得步雲天能夠領悟少部分戰鬥場面。其中還是有很多看不明白的地方,只能等以後修為提高再看了,反正那些信息記錄在定海神珠之中,想看的話隨時都可以。

步雲天從定海神珠裡面出來的時候,發現離大比報名還有五天時間,他便直接進入了天魔塔之中,直接從第一層殺到了四十九層,滅殺的天魔不計其數。

直到大比報名的時間到了,他才從天魔塔中出來,雖然他對那些獎品無所謂,但是卻對那比賽很感興趣,所以他也去報名了。

學院大比報名的地方人來人往,一個個都興奮不已,嘴裡更是議論紛紛,都在討論著冠軍的得主。

步雲天很快便了解了比斗報名的方式,比斗分為三個層次,分別是初級學生比斗、中級學生比斗和高級學生比斗,低級的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實力報名高級的比斗,但是高級的卻是不能跑到低級的那裡報名。

比如說步雲天作為初級學生,他也可以去報名中級學生比斗或者高級學生比斗,如果是中級學生,那他就不能報名初級的比斗。

而且還有個好處就是,只要步雲天在挑戰之中戰勝任意一名高級學生,那麼他便可以直接晉級為高級學生,享受學校更多的資源培養。

步雲天自然想也不想便直接報名的高級學生比斗,正好少了晉陞高級學生的麻煩。

許多初級學生和中級學生裡面的高手都是報名參加高級學生的比斗,也就是說,初級學生和中級學生的比斗裡面已經沒有什麼高手了,他自然是不會傻乎乎的再去報名初中級,而是直接報名了高級學生比斗。

報完名之後他便直接去中級學生的小院找盧漢勝等人,一看到他們便微微一笑道:「老盧,韓文,小傑,你們去報名了嗎?」

「早就報名了,報名前兩天就開始了,你報名參加那個了?」盧漢勝一臉急切的問道。


「我報了高級學生比斗,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步雲天看到他們三人的樣子有些奇怪,不由的問道。


林傑一聽步雲天的話卻是一下子跳了起來,興奮道:「耶耶耶,我贏了,天哥你果然是我的偶像,看到沒有,像天哥這麼厲害的人物怎麼會不報名參加高級學生的比斗呢?現在你們輸了,可要記得你們一人欠我一個條件啊。」

盧漢勝和韓文兩人卻是一臉幽怨的看著步雲天,看那表情,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步雲天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好了好了,你們就不要看著我了,居然敢拿我來賭博,我不找你們算賬就算好了,你們還好意思像個怨婦那樣看著我啊!」步雲天無奈道,真是一群活寶啊。

「就是就是,小天大哥不要理他們,還有三天比斗就要開始了,我敢保證到時候小天大哥一定是匹最大的黑馬,只要我們到時買小天大哥贏,我們一定可以賺個滿盤。」林傑興奮道,看來那些開賭局的傢伙要倒大霉了。

「是啊,小天,你現在的實力怎麼樣,有沒有把握拿到冠軍?」盧漢勝一臉期待的問道。

「如果是以前還不好說,不過現在說起來還真有一點把握,高級學生最多也就天階初期的修為,就算是在怎麼厲害,最多也就是勉強能夠越級挑戰一般的天階四級高手,所以冠軍不敢說,至少前十絕對不是問題。」步雲天非常肯定道。

他現在的修為不用說,戰鬥經驗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在加上那後天頂級靈寶級別的月影拳套,要是以前或許他發揮不了靈寶的多少威力,但是現在即使還發揮不了全部威力,發揮少部分卻已經不成問題。

其實在步雲天的心裡,他覺得自己已經有把握問鼎冠軍了,只是他一向不習慣把話說滿而已,現在的他實力法寶都絲毫不弱,在加上變態的戰鬥經驗,如果這樣還對自己沒信心,那他乾脆自殺的了。

對步雲天最崇拜的自然是林傑,他一聽步雲天說有點把握,便興奮道:「天哥,你可要努力把冠軍拿到手,我看到時誰還敢欺負我們。」

盧漢勝和韓文雖然沒有林傑那麼興奮,但是也是非常的高興,韓文滿臉笑容道:「那我們這次可要抓緊報仇的機會了,我們一定要讓那些開賭局的傢伙把以前贏我們的連本帶利輸回來。」

「沒錯,我們可以一開始就買小天問鼎冠軍,這樣的賠率是最高的,我就不信他這次不破產。」盧漢勝也是瘋狂道,完全沒想過步雲天萬一得不到冠軍的問題。

「你們就不怕萬一我得不到冠軍啊,要知道這裡可是天才雲集的五行王者學院,可不是其他什麼地方,我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但是我對其他人的實力卻不是很了解,萬一碰上什麼變態級人物,還是有輸的可能。」步雲天微笑著道,嘴裡雖然說可能會輸,但是臉上卻是滿臉自信的神情,他最大的信心來源正是那定海神珠。

「小天,怕什麼啊,你不了解別人,別人也不了解你啊,我對你有信心,絕對沒問題的,再說了,賭博本來就是有輸有贏的,就是這次輸了,下次我們也一定可以贏回來,而且我對你有信心。」盧漢勝滿臉無所謂道,反正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怕啥。

「老盧說的沒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就是這次贏不了,下次也肯定沒問題,有啥好怕的。」韓文也是贊同道。

「我也相信天哥一定行的,到時候我一定把我全部家產都壓上去,就買天哥的冠軍,反正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天哥送我的。」林傑也是無所謂道。

步雲天對於他們如此信任自己也是感動不已,所以他非常認真道:「雖然不敢說一定能夠得到冠軍,但我肯定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的。」

其實就算林傑他們不賭,步雲天也會大賭一次,更是會全力以赴,因為在了解到定海神珠的強大之後,他對於定海神珠的恢復迫切了很多,特別是時間加速功能的出現,更是讓他下定了決心,決定儘可能的獲取靈晶,利用大量的靈晶來加速定海神珠的恢復。(未完待續。。) 比斗還要三天才開始,步雲天也想放鬆一下,和盧漢勝等人分開之後他便獨自一個人到處閑逛了起來,不知不覺之間已經來到了學院外面。

此時彩砂城非常的熱鬧,人來人往的,許多人都在購買法寶材料之類的,都在為那學院大比做準備,雖然很多東西都可以在功德榜上稅換,但是功德點畢竟來之不易,許多人都捨不得花,所以大部分人都是選擇在外面用靈晶購買。

步雲天現在自然是不缺那些東西,所以他也只是四處看看,隨便閑逛而已。

「快看,超級美女啊,真是太漂亮了。」

「什麼,在那在哪?」

「哇,居然是學院的院花柳嫣然,我心目中的女神啊,我真是太幸運了。」

「何止是院花那麼簡單,據說她還是高級學生中排名第二的人物,上次大比的時候差點就得到冠軍了,估計這次應該是趕回來參加大比的吧!」

「應該是這樣沒錯了,據說上次她就是棋差一招輸給了第一名的葉飛花,這次看她自信滿滿的樣子,應該是很有把握拿到冠軍了吧?」

大街上的人群議論紛紛,更是有不少人一臉豬哥相,直到那柳嫣然都消失了,眾人都還是意猶未盡。


步雲天看到那柳嫣然也是大感不虛此行,倒不是因為對方的美貌,而是實力,雖然沒有看到她出手,但是卻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對方絕對不簡單。不過具體的話還很難說。不過作為高級學生中的頂尖人物。他想要贏也不是那麼容易,除非他使出定海神珠。

就是不知道對方的法寶怎麼樣,不過估計也強不過自己,要知道自己的拳套可是後天靈寶,步雲天暗自想道。

步雲天在街上逛了整整一天,不時碰到趕回來參加比斗的高手,其中不少俊男美女,有很多實力都很強的。絲毫不比他差。

那些高手大多數都是非常出名的人物,至少在這彩砂島上是非常出名的,基本上每碰到一名,周圍的人群都是議論紛紛。

三天時間一眨眼就過了,大比也終於開始了,步雲天等人一開始做的並不是查看自己的對手是誰,而是在盧漢勝的帶領下向著一處人流涌動的地方走去。

正是那開壇設賭之處,無數人圍在那裡,對比賽的人物議論紛紛,議論的自然是那些排名比較靠前的人物。步雲天等人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到了購買賭注的地方,人實在是太多了。

「喂。直接賭誰是冠軍的賠率是多少?」盧漢勝大聲道。

「那就要看你賭誰得冠軍了,如果你賭的是葉飛花,那賠率只是一賠零點五,買其他人賠率就高一些,不同的人賠率是不同的,你賭的人實力越低賠率就越高,不知道這位同學你要賭誰是冠軍呢?」賭局員工熱情的介紹道。

「這樣的啊,不是應該賭自己人贏的嗎,花靈晶賭別人贏我才不幹呢。我賭我兄弟步雲天拿冠軍,你幫我看看他的賠率是多少?」盧漢勝憨厚道,一副為了給兄弟賺名聲花多少靈晶也無所謂的模樣,不知情的看上去還真像那麼回事。

果然,那名工作人員心裡暗罵了一句白痴之後,變的更加熱情道:「同學你對自己的兄弟還真是好啊,你等下啊,我馬上幫你查。」

「快點啊,我兄弟很厲害的,你先從前面查起吧。」盧漢勝一臉我很老實道。

那名員工查了半天之後,終於在中間那裡找到了步雲天的名字,這還是因為步雲天之前打贏了那個幽無月和古碌生,否則恐怕靠的更加后,這一次的黑馬可不少,如果不計法寶的話,比步雲天強的還真不少,畢竟步雲天修鍊的時間還是太短了,雖然防禦驚人,但是比起神鬼莫測的三千法則來說,還是差了點,就說腐蝕法則好了,那就是九階寶器都能夠腐蝕掉。


員工找到之後心中不禁咒罵了幾句,也不說清楚一點,居然是個不自量力報名高級學生大比的傢伙,居然還說很厲害,他奶奶的,一定要讓這幫傢伙輸多點,害我找了半天。

「找到了,找到了,步雲天是吧,根據我們收集的信息他的排名應該是三百六十五名,所以賭他的冠軍的賠率是三百六十五倍,這賠率可是相當的高啊,要是贏了可就真的發達了,怎麼樣?準備買多少?這次開賭的賭注太大,所以只接收靈晶,不能用功德點賭。」那名員工一臉熱情的拉著盧漢勝道,顯然已經把盧漢勝當成冤大頭了。

「他媽的,你們怎麼搞的,我兄弟那麼厲害,怎麼可能靠這麼后,賠率那麼高,氣死我了,我一定要買多點,等我兄弟奪得冠軍后氣死你們老闆?」盧漢勝滿臉氣憤道。

「那不知道這位兄弟準備買多少啊?」那名員工迫不及待道。

「給我買十萬,哦不,給我買一百萬上品靈晶,全部買我兄弟的冠軍,到時候輸死你們老闆。」盧漢勝滿氣憤發狂道,看的一旁的步雲天等人心中偷笑不已,都不由的感嘆,看來我們以前都被老盧那憨厚的外表給欺騙了,想不到他居然這麼有演戲天賦,真是人才啊!

「多少,一百萬上品靈晶,你確定?」那名員工雖然希望對方能夠買多點,但是看到對方買這麼多還是不由的一陣心悸,有些難以置信,這萬一要是真的贏了,老闆豈不是要殺了我,不過他很快就笑了,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愣頭青,怎麼可能算計的了他們,這回可是賺大了,他興奮的想到,但是還是忍不住確定一下。

「哈哈,居然還有這樣的二b,還真是有才啊,真不知葉荊花那個賤貨是怎麼看上你的,居然拿一百萬上品靈晶來打水漂。」白洪金搖著一把羽扇,傲慢的向著步雲天等人走來。

「喲,我說是誰呢,原來是小白啊,幾日不見,那股傻勁又見長了啊,怎麼嘴巴那麼臭啊,難道你出門沒刷牙,不然怎麼會滿嘴臭氣衝天啊。」步雲天一臉鄙視的道。

「小小年紀,不但牙尖嘴利,而且還自不量力,區區地階的修為,居然也敢報名參加高級學生大比,純粹是找死,你最好祈禱不要在比斗中遇到我,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白洪金一臉鐵青的道,礙於海青璇的面子,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手對付步雲天等人,但是如果實在比賽中遇到的話,那他就不會再顧忌了。

「切,遇到你?大話不要說的太早,否則到時要是輸的太難看的話,那就丟臉了。」步雲天一臉不屑的道。

「那個,幾位,你們是不是先下注了,等下再聊啊。」那名員工硬著頭皮,眼巴巴的道。

「哼,這是一百萬上品靈晶,我要讓你們老闆後悔,狗眼看人低,居然敢看不起我兄弟,奶奶可忍嬸嬸不可忍,反正這些靈晶是在家裡拿的,就是輸了也不怕,要是萬一我贏了,嘿嘿。」盧漢勝故意傻笑著道。

一旁的韓文立刻配合道:「老盧,我們不是說好了只買十萬上品靈晶的嗎?這一百萬是不是太多了,要是輸了我們可就沒靈晶花了,要不買五十萬算了。」

「怕啥,放心好了,聽我的准沒錯,這次肯定贏,我要把以前輸的連本帶利贏回來。」盧漢勝一臉自信洋洋道。

「就是就是,買多點才能賺多點嗎,這是證明,給靈晶就能把證明拿走了。」那名工作人員已經不由分說的把證明開好了,顯然是怕盧漢等人後悔。

「好,這是一百萬上品靈晶你查看一下。」盧漢勝不由分說的遞了一個儲物袋過去,然後接過那賭約證明。


那名員工小心的把神識往儲物袋裡一探,仔細清點之後,發覺真的是一百萬上品靈晶,興奮的差點跳起來,連忙把那些靈晶裝到另一個儲物袋裡后高興道:「沒錯,裡面確實是一百萬上品靈晶,這個儲物袋給回你。」

白洪金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顯然也是怕步雲天等人後悔,並沒有出聲打擾,而是準備讓步雲天等人輸個血本無歸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