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2 Views

「喲,還叫人來是吧,叫人來我也不怕,木兮你有本事你叫他碰我試試看,我告到你傾家蕩產!」

Written by
banner

木兮接過手機,看了眼信息后,沖著夏明義使了個眼色,夏明義挪步走到旁邊,「我說祁夫人,你老公說,我兒子是他的私生子,你就信?」

聽懂木兮話的黃印香發出一聲冷笑,「怎麼,你想挑撥離間啊?」拽著祁任興的胳膊,「任興,你看到沒有,這就是她的真面目。」

「看在小祁總的份上,我好意轉告你一句,小心中了別人的調虎離山。」說著把手機舉起,把相片亮給黃印香看。

黃印香一眼就看到木兮遞給自己看的相片里,祁至抱著一個和木小寶年齡相仿的小女孩,而站在祁至旁邊的是一個模樣比木兮還美艷的女人。「好啊,木兮,你真有本事,你以為你隨便找個人我就信了?我告訴你,你的雕蟲小技是瞞不過我的眼睛的!」

「是我的伎倆還是事實,你自己回去看看,去查查就知道了,不好意思,祁夫人,沒能如你所願和你成為一家人。」

就算不用木兮多說,就憑相片里小女孩的和祁至極其相似的長相足以讓黃印香不安,嚇得往後退了兩步的黃印香用手捂著額頭。

「媽,媽,你沒事吧。」祁任興趕緊攙扶住黃印香,看到母親因為木兮的話和相片臉色都白了,擔心母親的祁任興沖著木兮責備一句:「木兮,我媽就算是再不對,但她也是長輩,你就不能讓讓她,何必這樣咄咄逼人。」

明明就是黃印香的錯,可是祁任興居然指責木兮,此時的祁任興讓木小寶刮目相看,早知道祁任興是這樣會讓他媽咪受委屈的人,他就不該給祁任興機會,木小寶兩隻手緊緊握住木兮的手。

她如果不是看在祁任興的份上,她今天就不止讓黃印香臉白了,木兮不想和祁任興過多解釋,這樣也好,省的祁任興日後再來找她,「明義,送客。」

聊齋世界修神通 「不用!」黃印香揮揮手,另外一隻手搭在祁任興的胳膊上,「任興啊,你快帶媽離開這個地方,這個女人太狠毒了,媽的頭好痛啊。」

「陳叔,快送我媽去醫院。」

「是。」陳金回頭沖著木兮點點頭,

因為夏明義聽到樓上有聲音突然把東西塞進自己手裡就跑了,拎著大包小包行李的周彩妹費力一節一節邁著上,剛走了沒幾步,行李就被下樓的人撞到摔了下去。

「眼瞎……」這,這不是旅遊行業龍頭老大家的太子爺祁任興嗎?

摟著黃印香的祁任興看了眼被撞到摔回樓梯間的行李箱沖著一旁的周彩妹道歉,「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周彩妹趕緊整理身上的衣服,還主動給對方讓路,「祁總你好,我是周彩……」

周彩妹的話還沒說完,祁任興就摟著人下樓了,氣得周彩妹翻了一個白眼。

這些有錢人都是眼睛長腦子後面去的,居然看不見她這麼個大美人在這裡站著,周彩妹氣急敗壞回到樓梯間去搬行李。

夏明義聽到樓梯間有響聲,「木小姐,我先過去看看。」

「好。」

夏明義走後,木小寶拉著木兮的手進去,「媽咪,沒想到祁叔叔那麼過份,明明就是他老媽不對,居然還幫著他老媽說話,是我看錯他了,他還不如負心漢老紀呢。」

木兮聽到高跟鞋的聲音,又聽見周彩妹說話,木兮立即比噓,「應該是認識小夏夏那個女的來了,在她面前不要亂說話。」

「嗯嗯。」來得正好,可以給他打掃衛生,木小寶拖了一張凳子過來,擦乾淨后給木兮坐,「媽咪,這裡挨著窗戶,你坐在這裡。」

木兮笑著把木小寶拉到懷裡,伸手擦去木小寶臉頰上的灰塵,「謝謝。」

進來的周彩妹,把手上的行李都遞給夏明義,快步走到木兮面前打招呼,「木小姐你好,聽明義說你們要搬出來住,我特地過來幫你的。」

「原來是彩妹啊,謝謝你過來幫忙。」

「不客氣,上回在江山一號給你添了那麼多麻煩,再說了,你是明義的僱主,咱們也算是朋友,你對我們那麼好,我周彩妹可不是沒良心的人,你有事,我當然得過來幫忙。「

夏明義把行李放進騰空的房間后,還有些行李在樓下,得來回跑幾趟才能拿完,走之前先來和木兮打招呼,「木小姐,樓下還有幾件行李,我下去拿,彩妹你就留在這裡幫忙。」

「好,你快去吧。」

夏明義走後,周彩妹一臉笑容望著木兮,「木小姐,要不,我幫你拆行李?」

木兮面帶微笑說道:「得先打掃乾淨再布置。」

「噢。」周彩妹四處打量,這個房子實在是髒的有些讓人倒胃口,周彩妹用手捂著胸口咽了口唾液。

「彩妹啊,這些粗活不用你干……」

她來這裡就是為了找東西,完全沒有要替木兮幹活的意思,既然木兮說不用她做,那最好了。

「你就做些簡單的事情吧。」木兮將木小寶往外推了一些,「小寶,你帶著周阿姨去幫忙吧。」

「好。」他正愁沒人手幫忙呢,「周阿姨,這邊,你跟我過來。」

「啊,這……」周彩妹一臉尷尬看著木兮,又看了眼自己手上這剛做的指甲和腳下的名牌高跟鞋。

木兮看出來周彩妹心裡是拒絕的,木兮笑著起身,握住周彩妹的手,「謝謝你幫我,等我們正式進來住了,按照當地的風俗,請客吃飯,到時你可得來。」

木小寶招招手,「是啊,小地方,來得也就是家裡的人,像是我剛做董事長的四叔紀優陽,還湯氏集團的人,梁家的人,也就是些普通朋友,平時富豪排行榜能看見的人,你不用拘束。」

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的周彩妹,激動到一臉笑容,眼裡寫滿喜悅,那到時,她豈不是可以看見不少城中權貴人物?

木小寶沖著木兮使眼色后,伸手拉住周彩妹的手,「周阿姨,來,我們去那邊打掃。」

「好,對了,小寶,你跟湯氏集團的老總很熟嗎?」

木小寶說話的時候招招手,「熟過八分熟的牛排了。」

「那你知道,那個湯老總有女朋友嗎?」

「哎呦,周阿姨,人家不能叫湯老總,該叫小湯總,他很年輕的,好像沒有女朋友,對了,他好像是喜歡你這種類型的女人。」

「是嗎?」

木小寶撿起一把掃把塞進周彩妹手裡,「對啊,你長得那麼漂亮,就像是有錢人家庭出來的有錢人,還讀過很多書的樣子,要不是我家老紀先認識我媽咪,他也一定會被你迷死的。」

「哎呦,你真會說話,哪裡,我哪裡有那麼優秀啦。」周彩妹雙手抓著掃把,用手捂著自個的臉,笑到眼角的皺紋都出來了。

在木小寶的忽悠下,周彩妹開始清掃房子,坐回凳子的木兮,看了眼手上的手機,她還沒點開手機看相冊,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

木兮拿出自己的手機,看到是祁至打來的電話,木兮直接將電話掛斷,沒一分鐘,電話又打了進來。

「祁董,找我何事?」

剛剛接到陳金髮來的信息,得知這件事的祁至立即給木兮打電話,「是你把她們母女找出來的?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對了,我想提醒你,既然咱們沒瓜葛,我和你兒子之間也沒牽連,剩下的事情,就別麻煩我,我這邊也有事情要做,如果你們家再給我惹麻煩,我這個光腳的可不怕你穿鞋的。」

「木兮,你可以,你真的可以!」是他小瞧木兮了。

「希望,一切到此為止,你會做,我也會做,就這樣吧。」木兮說完后直接將電話掛斷。

電話那頭的祁至,氣到將手機用力握在手上。

這個木兮,居然給他來這一招!

如今有把柄被木兮抓在手上,顧慮到名聲的祁至不敢輕舉妄動。

從凳子起身的祁至,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小女孩。

穿著一身粉色真絲浴袍的女人,從浴室出來后,走到祁至旁邊摟住祁至的胳膊。

祁至立即伸手將女人推開,「我會讓人給你兩百萬,你拿著這個錢,帶著她離開這裡,永遠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人家帶著女兒回來,不是為了錢……」

祁至揮手打斷女人的話,「你不要跟我講什麼只愛你的人這種話,我見多了你們這些女人的招數。」

被祁至推開的女人,翻了一個白眼后抱著胳膊走到床邊,坐下后翹起二郎腿,沖著祁至搔首弄姿,「我還有一個條件。」

「只要不是太過份,我會考慮。」

「我要做明星。」

「你?」

「以現在的物價,你以為兩百萬能過上什麼日子?我不懂做生意,又沒什麼學識,就這點身材和樣貌,我以前做過平面模特,對娛樂圈有點經驗,等我做了女星,你還怕你女兒將來沒好日子?」

祁至背著手想了一會,就在他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女人又過來抱著他,祁至再一次伸手將人推開,「我會讓人聯繫你,給你介紹個娛樂圈說得上話的人,我只能幫到這裡,但是,如果你敢再帶著她出現在我面前,向別人透露我們關係,就別怪我不講情面。」

「人家知道了。」沒想到,祁至這傢伙居然不吃她這一套,這可跟當年反應不一樣啊。

在門口等祁至的楊威,看到祁至出來了,趕緊上前,「祁董。」

「那個女的,你給她介紹個影視圈有錢的男人,讓她別再來纏著我。」

「這,可她畢竟是有了你的孩子,讓別的男人……」楊威是有點介懷。

祁至一臉嫌棄,「有過我孩子的女人也不止這一個,要不是當初大意,也不會讓她懷上孩子,這件事要傳出去我祁至還怎麼混,不管怎麼樣,你都要替我處理好這件事,絕對不能再讓她來纏著我。」

「我知道了,我馬上去打點這件事。」

搬完東西回來的夏明義,拎著吃的過來找木兮,見木兮坐在窗邊,目光若有所思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木小姐,祁家的事情都解決了,你怎麼還悶悶不樂的?」難不成是為了紀總那事?「是不是因為紀小姐的事情,紀總生你氣,要不,我去跟紀總解釋下?」

「那件事,我已經氣消了。」當時是委屈,過後她也想明白了,確實是自己有錯在先。 靳言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照顧水如煙的人,打過來的。

當年,水凝煙走了之後,他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估計連水如煙都以為,自己知道真相,頂多不要她了。

可是,他沒有,他讓人將水如煙圈養起來了。

說好聽點,的確是照顧。

可是,說難聽了,就是圈養。

尤其是她那雙眼睛,他讓人務必好好照顧。

水如煙的確不想要那雙眼睛了,可是,像她那麼怕疼的人,也不可能有那個決心,毀了長在自己身上的一雙眼睛。

所以,她只能忍著。

她無數次的逃跑,無數次的被抓回來。

她真的很累,很累!

在累的同時,她也務必的恨水凝煙,當初為什麼要把眼睛捐給她。

如果不是這雙眼睛,她也不至於,受到靳言的拘留這麼多年。

靳言親口說,他會好好養著自己,最終,將這雙眼睛,還給水凝煙!

只要想到靳言的所作所為,水如煙就會更加恨水如煙。

因為她覺得,要不是水凝煙,她的遭遇,根本不會這麼悲慘。

靳言也不會這樣對她。

當然了,這都是水如煙自己的想法。

話說,靳言接到電話,電話里傳來,照顧水如煙的護工的聲音:"先生,你好了,水小姐她不見了,我已經安排人去找了,可是,這次她藏的很隱蔽,都好長時間了,還沒有找到,我這是沒辦法了,才跟您打電話的!"

聽到護工的話,靳言的神情,立馬沉了下來。

水如煙跑了?

她怎麼可以跑呢,她要是跑了,凝煙的眼睛怎麼辦!

想到這裡,靳言聲音異常冰冷:"找,現在立馬給我去找,找不到也給我找,直到找到為止,另外我會安排人手,跟你們一起找,我告訴你,就算是把臨海市翻個過,我也要把水如煙找出來!"

護工小心翼翼的點頭,連連說:"是是是!先生,我馬上加派人手去找!"

小護工一直天真的以為,水如煙是靳言心愛的女人。

只不過,她的腦子似乎有點毛病,然後,一直想著逃跑。

每次,她只要逃跑一次,先生就會過來,跟她說很久的話。

只不過,先生一走,她立馬變得失常起來。

小護工想,先生肯定是太在乎水小姐了。

她都變成這樣了,還安排這麼多的人照顧她,生怕她出事。

水小姐的眼睛不好,先生就安排了最好的眼科大夫,用世界上最好的眼藥水。

小護工有時候非常羨慕水如煙,她都想不通,這麼好的生活,水如煙為什麼要逃跑呢!

只不過,現在人丟了,先生怪罪到她頭上,她可得立馬去找人。

小護工掛了電話,去找人了。

靳言捏著電話的手,指骨泛白。

他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給助理打了電話,讓他多安排一些人,去水如煙住的地方,去找她的蹤跡。

水如煙這六年時間,一直住在她跟著靳言來臨海市后的小公寓。

她本以為,只要水凝煙走了,她就可以去海景壹號別墅住了。

可是,最終也只是個夢而已。

靳言跟她說,她不配去那裡住,那個地方,只有水凝煙可以住!

水如煙在心裡,無數次的咆哮,水凝煙那個賤人,她憑什麼!

可是,就算是自己咆哮無數次,也無濟於事。

因為,靳言在她這裡,心永遠都是冰冷了。

她用救命之恩的事情,讓他憐惜了自己一陣子。

可是,自從水凝煙走後,一切都變了。

水如煙開始變得害怕靳言,他在自己面前,陰沉,狠厲,根本不是剛剛認識的那個靳言了。

水如煙真的很害怕,所以,她才要一直的逃跑。

她知道,在靳言的心裡,水凝煙非常重要,自己遠遠不能及。

這邊,靳言安排完人,他掛了電話,疲憊的坐在辦公椅上。

看著明亮的辦公室,整齊的書架。

他突然就想到,六年前,水凝煙剛去他卧室,看到他那些長在牆裡面的書架,書桌之類的傢具,當時那種驚訝的眼神。

他只要想到水凝煙的種種,心裡就更加難受了。

他捂著心口,想著那個溫柔愛笑的女子。

他感覺自己的心,好疼好疼……他也曾無數次問過自己,為什麼人在失去一些東西后,才變得格外珍惜!

可是,人就是他么的這麼賤!

只也是這樣,他失去了水凝煙,他感覺,他的全世界都坍塌了。

別人根本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靳言往後一躺,將腦袋靠在辦公椅上,整個人頹廢到了極點。

他心裡萌生出濃濃的難過。

凝煙,是我不好,我弄丟了你的眼睛。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水如煙找回來,在找到你之前,我一定會把屬於你的眼睛,養得好好的,等你回來,你還給你!

就在靳言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電話是助理打過來的。

靳言的語氣很不好,他這會有點頭疼。

他一邊打電話,還一邊伸手揉著額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