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9 Views

「小子趕緊出手,眼下這等時刻。也唯有你才能夠力挽狂瀾了,在遲疑下去。那尊猿王性命堪憂啊!」就在這一刻,天麟戰矛那焦急聲音再度在李元道心頭響起。 在這等危機時刻,天麟戰矛的聲音再度在李元道心頭響起,讓後者渾身一震。

Written by
banner

「什麼,要我出手?眼下憑我的實力跟那青雀宗主相差太遠。若是正面交鋒,後者隨手一擊,便能夠徹底轟殺掉我。」李元道失聲道。此時他頭腦之中也有些亂了。

「笨蛋,誰讓你自己出手。我是讓你激發體內的武王之心!那東西可是絕世好寶貝。雖然比不得你腦域內那一團恐怖神魂。但也凝聚了一尊武王級高手的本命精華力量,而且在這最深處,我甚至感應到了一縷不滅武道意志!」

「以你的實力根本無法催動出其真正威力。現今若是由一尊宗師級高手來施展,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天麟戰矛急促道。

到了這時候,顯然它這個老妖孽也有些慌神了。畢竟現在處境太過兇險了。一旦紫金猿王戰敗,那李元道等人也絕對難逃一死。而被封印在李元道體內的天麟戰矛自然也不能倖免。

「那我到底要我怎麼做?」李元道臉色沉重,道。到了這時候,他也沒時間猶豫了。只要能夠擊潰青雀宗主,那一切都值了。

不過接下來天麟戰矛一番話,卻讓李元道心頭一抖。

「很簡單,竭力運轉你體內神魂之氣,將其全部自燃。化為最精純的神魂之氣打入武王之心內,借住這股龐大神魂之氣將武王之心轟入紫金猿王體內,讓他隨意掌控這顆武王之心!」天麟戰矛傳音道。

「是么,竟然讓我將武王之心傳給紫金猿王?」李元道心頭一緊。

武王之心,絕世瑰寶,乃是濃縮了一代無上武王級人物的畢生精華凝聚而成。對於任何一名武王以下級別的高手,擁有著巨大無匹的誘惑力。

此刻憑藉李元道的實力雖然還遠遠無法駕馭這顆武王之心的力量,但這東西對於他來說,也極其重大。

這一刻天麟戰矛居然讓他將這絕世寶貝拱手送出去。這對於李元道來說,簡直是心頭割肉。掌控武王之心這麼久,他更是深深明白,武王之心一旦落入宗師級高手手中,所爆發出來的威力,絕對難以想象。

到了那時候,他想要再拿回來,不亞於登天之難。而就在李元道心頭猶豫之際。

轟隆!高空之上,元力猛然浩蕩,無數的元力風暴席捲開來。

青雀宗主仰仗上品靈丹龐大藥力,實力驟然暴漲。隱隱間已經達到了宗師六層境!這等實力太過駭人了。

此時他虛空邁步,恐怖的元界之力洶湧,在李元道等人震撼性的目光下,赤色元界瞬間衍生到了千丈大小,隱隱間還有增長的趨勢。

「哈哈,現在你們幾個都可以去死了。」青雀宗主狂笑,一股股龐大的靈丹藥力釋放出來,極其駭人。這時候他大手一揮,一道無形的赤色大手探出,破滅虛空。

眨眼間降臨在了紫金猿王頭頂上,讓後者臉色驟變。就當他剛要反抗之際,他周身那百丈元界居然開始崩潰,破裂了!

最終轟隆一聲,他整個人軀體遭受重創,被一股強絕的力量給轟飛出去!

「該死,這傢伙的實力居然強橫到了這等程度。」望著高空上徹底被壓制的紫金猿王,李元道瞳孔一陣收縮。

這時候他心頭也泛起了一股濃濃不安之色。青雀宗主這人太可怕了,本身實力已經這般強大。此時在吞服了傳說中的上品靈丹,實力更是暴漲。

在這等絕對力量面前,強如紫金猿王都束手無策,被壓著打。這等突兀變化,一下子讓他們幾人處境極其危險了。要知道紫金猿王可是他們這一邊最強戰力。

若是連他都被戰敗了,那憑藉李元道這幾人實力,根本無法阻擋青雀宗主隨手一擊。

「沒時間了,小子趕緊出手!不然的話,今日我們所有人都要殞命在此了。」正在李元道還陷入思想鬥爭之際。

天麟戰矛的聲音再次響起,猶如雷霆怒喝一般,在李元道心頭回蕩開來。讓後者頓時清醒過來!

「拼了。為了能夠斬掉這個大毒瘤,即便是犧牲一顆武王之心又如何?」李元道大吼,御龍訣功法瞬間運轉起來。

同時他丹田深處那一縷縷神魂之氣也被他強行提煉出來,旋即化為了一簇簇淡金色火焰,徹底自燃起來。這一次李元道真的下血本了!

不但將武王之心給打出去,甚至連體內那僅有一小部分神魂溶流都被他徹底燃燒了,化為了一股最為純粹的本命氣血力量,打入了武王之心中。

「啊!青雀宗主,你這個老東西今日你必死。」李元道大吼,渾身淡金色火焰騰騰,在一道熾烈的金光之中,一顆拳頭大小的武王之心強行被前者逼出,化為一道璀璨小太陽瞬息間沖向了高空之上。

同時在它身後,一桿幽藍色戰矛緊隨,閃爍鋒銳殺光!天麟戰矛也出動了!

轟隆!高空之上,元力狂暴,在青雀宗主狂轟猛殺之下,紫金猿王節節敗退,甚至連他獸王體魄都被撕裂了,鮮血直流。

「哈哈!一尊宗師四層境高手本命元丹,真是太妙了! 寵婚撩人:椒妻帶球跑 。」青雀宗主冷笑,滿臉殺機,又一拳轟出,氣勢滔天,徹底撕裂了紫金猿王最後一層元界守護。

眼看著就將要將後者一拳轟殺之際。

鏗鏘!而就在這一刻,天際一道熾烈的殺光驟然劈砍而至,茫茫殺伐之氣滾滾,猶如一尊絕世煞神降臨,這等慘烈的凶煞之氣讓人心驚。

即便是青雀宗主臉色也微微一變。而就在這瞬息之間,幽藍色殺光后發先至,狠狠擋在了他殺拳之上。

在漫天的光芒爆發之下,一桿幽藍戰矛浮現,生生將前者這一記絕世殺拳給擋住了。

「什麼……這是武王級高手氣息!這怎麼可能!」一拳被擋下,青雀宗主大驚,不過旋即他瞳孔猛然一縮,死死盯著幽藍戰矛下那一團拳頭大小的淡金色光團,失聲大叫道。

「哼,老傢伙。這次你完了。」天麟戰矛輕顫,透發出一抹冷漠意念。旋即它包裹著武王之心瞬息間沒入了紫金猿王體內。

「吼!」高空另一端在武王之心入體的剎那,紫金猿王渾身一震,通體爆發出一股極其強橫的氣息。滾滾血氣涌動,在他丹田深處,甚至可以清晰看到那一團淡金色光芒正在飛速轉動。

一絲絲恐怖氣息不斷從前者體內滲透出來,絕世強大!隱隱間似乎都超脫了宗師級高手範疇!

「好,有這等絕世神寶力量相助,真是天助我也。」


紫金猿王大吼,渾身戰氣轟鳴,得打武王之心力量加持之後,他氣勢突然暴漲。原先重傷的軀體也在第一時間內被修復過來。

此時他眸光熾烈,大手一揮,將天麟戰矛緊握在手中。濃烈的凶煞之氣滾動。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傢伙實力暴漲的好快。該死,一定是那神秘的武王力量在作怪。」感應到這一幕,青雀宗主臉色頓時驟變,眸光駭人。

這時候,他瞬間將眸光鎖定在了下方李元道身上,不用說。肯定又是這傢伙在背後搞鬼。想的這,青雀宗主心頭殺意大增。恨不得立馬將李元道給斬殺掉。


不過很可惜,他現在沒有這個機會了。鏗鏘!一道犀利殺光轟然而至,劈碎了蒼穹。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凶煞之氣,斬向了他。讓後者不得不竭力應付。

轟轟轟轟!雙方間大戰狂暴,漫天的元力與殺氣沖騰。在得到了武王之心,天麟戰矛兩大力量加持后,紫金猿王實力更是暴漲到了一個可怕層次。

純粹的力量上交鋒,他近乎完勝青雀宗主。在一道道絕世殺光劈砍下,哪怕是青雀宗主那千丈元界之力也都搖搖欲墜了,猶如蜘蛛網一般,碎裂開來。

「啊!這桿凶兵絕對超越了一般的王階法寶範疇!這等傳說中的凶兵怎還會顯現世間。」最終在一道驚天動地的雷鳴下,青雀宗主那千丈元界被生生劈開了。

熾烈的幽光殺光澎湃,猶如一條條幽藍靈蛇在高空之中舞動。這等凶威讓下方李元道看得都是一陣目瞪口呆。

「果然不愧是絕世凶兵。在宗師級高手掌控下,爆發出的威力居然這般強大。」

「哼,距離本座昔年巔峰實力還差得遠。小子這次若不是有你神魂溶流之氣支撐,恐怕本座發揮不出這等威力。眼下我已經感應到了矛體內神魂日溶流之氣的飛速流逝。本座分化出來的戰矛之體應該支撐不了多久了。趕緊這個時候將那老東西打殘!」

下方天麟戰矛的意念聲音回蕩在李元道心頭。語氣之中也難掩一絲興奮。此時它本體雖然處在被封印狀態,但藉助李元道神魂溶流之力,它依舊能夠釋放出一部分凶兵力量。

而且它甚至可以趁機斬殺青雀宗主這等高手,吞食他本名血氣。如此一來,對於天麟戰矛本尊實力的恢復,絕對會起到一個非常有效的作用。

轟隆!高空上大戰依舊持續,不過這時候,紫金猿王也已經開始逐漸佔據主動了。再得到了武王之心融體后,他本體獸王血脈受到了極大刺激。

一道道濃郁紫光不斷從他血液之中釋放出來,充斥著一股凶狂之氣!這是他紫猿一族血脈的再度爆發。

在這等凶威加持下,紫金猿王氣勢如虹,將青雀宗主壓制的死死地。

「啊,這本源氣息不對!你……不是人類……竟然是……」在這等強勢壓迫下,哪怕是青雀宗主臉色也蒼白到了極點。

而通過這一番拚死廝殺。他也逐漸感應到了紫金猿王體內那蟄伏的本源血氣。瞬息間便洞悉了紫金猿王獸王的身份。

「廢話真多!既然知曉本王身份,那就更留你不得。」紫金猿王喝道。殺氣騰騰,他本就是一方獸王,宗師級高手。

哪怕是放眼十方荒山這一大片地域,它也算得上是一方霸主級人物。今日被青雀宗主連番壓制,甚至差點被斬殺。這對於它這樣一尊強橫獸王來說,絕對是一個恥辱。

此刻在李元道引導下,他得到了武王之心,以及天麟戰矛這桿絕世凶兵相助,自身戰力飆升。在這等逆轉形勢下,他自然不可能放過青雀宗主。

鏗鏘!又是一道恐怖殺光劈砍而去,瞬息間撕裂了虛空,狠狠斬在了青雀宗主身軀上,徹底粉碎了他身上最後一層血氣防禦。

「啊啊,你你……你們通通都該死!居然敢這般算計本宗。這個血仇本宗一定會讓你們十倍償還。」

青雀宗主身軀橫飛,大口咳血。在紫金猿王這等強勢轟殺下,哪怕是他體內擁有著上品靈丹這等寶貝,也無法抵抗。若不是那股龐大藥力支撐,先前紫金猿王那一擊天麟殺光,就足以要他性命了。

不過此時,青雀宗主處境依舊很不妙。肉身之上布滿了裂痕,強如宗師級的體魄,在天麟戰矛的劈殺下,也扛不住了。

「賊子,受死!」紫金猿王喝道,殺氣滔天,身影一閃。再度出現在了前者身側,一桿天麟戰矛幽光森森,閃爍寒光,驟然劈殺向了青雀宗頭顱。

同時紫金猿王意念一動,千丈元界籠罩而下,將青雀宗主所有逃跑空間盡數封死,這是絕殺一擊!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等人都是大喜!因為他們知曉,青雀宗主在劫難逃了。

「嘿嘿,想要滅殺本宗,哪有這般容易。既然你們如此相逼,那本宗也豁出去了!就算是死,也要將你們拉上。」

感受四周虛空的壓迫,青雀宗主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瘋狂笑容。他知曉這一次他真的要完了。在紫金猿王與天麟戰矛雙重轟殺下,哪怕是同級別高手親來,也不見得能夠扛過去。

更不要說重傷狀態下的他了!

「轟隆!」在這一刻,青雀宗主眸子中掠過一抹瘋狂之色。旋即一股極度狂暴的元力波動從他體內蔓延出來。

恐怖的元力席捲,化為一股力量洪流衝擊開來。瞬息間居然強行衝破了紫金猿王的元界束縛!

「不好!趕緊走。那老傢伙想要自爆。」感應到這一幕,李元道心頭猛然一跳。當下他毫不遲疑,體內冰魄力量洶湧,形成一道道冰層守護,將眾人牢牢守護進去。

同時他們幾人身影也都掠動,拚命向我外逃竄而去。開玩笑,一尊宗師級高手玩自爆。那簡直太恐怖了,不要說他們這些武師級小角色,哪怕是一尊頂級宗師來了,估計也得跑路。

隆隆隆!高空上元力沸騰,毀滅性的氣息鋪天蓋地,在這等狂暴形勢下,即便是紫金猿王想要組織也已經來不及了。

嗡!就在這一刻,一道驚雷般的轟鳴聲驟然高空之上傳遞下來,旋即整片天穹都沸騰了。到處都是是一片毀滅性的的風暴力量。

在這等可怕力量衝擊下,紫金猿王設置下的千丈元界瞬息間崩裂開來。連同他本尊也都被這股強絕的力量給震飛出去。

「嗖嗖!」而在這片混亂的風暴中心處,一團赤色光團漂浮,中間一道巴掌大小的人影漂浮,散發著濃烈光芒。赫然便是青雀宗主。不過這卻是他的一團神識靈體。

「嘿嘿,你們還是失算了。本宗豈會這般輕易死去!」璀璨的光澤環繞,散發著一股強烈靈藥氣息。

高空上青雀宗人眸光瞬間鎖定在了下方李元道身上,強烈的殺機在涌動。旋即嗡的一聲,虛空破碎了。青雀宗主瞬息而下,速度快到了極點。

「不好!那老東西追下來了。該死,先前那一場自爆居然是誘餌。他真正的目的,還是在小子你身上。」天麟戰矛大吼,語氣之中充滿了不安。



此時不需要它說,李元道也已經知曉了。現在他早已經被青雀宗主那一縷殺機鎖定,整個軀體都在感覺到一陣冰冷。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瞬間籠罩在了李元道身上。

下一刻,在他正前方空間裂縫徒然裂開,旋即一道赤色光影驟然從裡面走出。

「桀桀!李家小子你逃不掉的,現在給我拿命來。」青雀宗主一團神識體浮現,出手極快,嗖的一聲,便沖向了李元道身軀,在這等強大氣息壓制下,李元道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只能夠眼睜睜望著前者快速飛掠向自己身軀。而在他身後,大德皇子,秦然,白河等人也都在第一時間內被這股強橫氣息給震飛出去。

「這下真的要完了。」感受著那股龐大神識意念不斷逼迫而來,李元道心頭也有些絕望了,此時哪怕是他竭力調動冰魄力量,腦海神魂之力也都沒用了。

彼此間實力差距太大,他根本抗衡不了青雀宗主這一團強大神識體。尤其是在這等近距離條件下,眼看著李元道身軀就將要被後者侵入之際,一道暴戾的雷氣驟然出現,閃電般轟擊向了青雀宗主。

「轟隆!」漫天的雷鳴之聲震蕩,一道雷弧光芒涌動,生猛的撞開了青雀宗主神識體。「雷電氣息?該死,是誰在壞本宗好事?」

一擊受阻,青雀宗主神識體暴怒,濃烈的赤光環繞,極其駭人。


「宗主,一月不見。想不到你已經墮落至此,看來我青雀宗距離衰亡之期也不遠了。」蒼老的聲音豁然響起,天際上空一道熾烈光芒划空而來,剎那間出現在了李元道身邊。

「天絕,竟然是你!」

「天絕前輩!」看到來人,不管是青雀宗主,還是李元道都感覺到一陣吃驚。尤其是前者,情緒波動更大!

「不……不可能!天絕當初我明明已將將你斬殺掉了,打入了血魂煉獄之內,你不可能還活著。」青雀宗主神識波動非常強烈,此時那巴掌大小的赤色小人更是發出了怒吼聲。

「老夫一生忠於青雀宗,到頭來卻落得那般下場。宗主你實在太陰狠了。好在老夫命不該絕,今日我現身在此,就是為了剷除掉你這個宗派毒瘤。」天絕老人面無表情道。

這時候他渾身一震,氣勢徒然間攀升起來,隱隱間已經快到達到宗師境界了。這等氣息較之先前,強橫了不少!

「半步宗師境頂峰,很好!天絕我果然沒看錯你。你居然也快到這一步了。不過很可惜,跟本宗相比,你還是差遠了。哪怕是本宗現在僅剩下一團神識,也足以滅殺你。」

青雀宗主冷哼,熾烈的光芒爆發,現在對於他來說時間太寶貴了。他若想翻盤,在紫金猿王反應過來之前,就必須擒拿下李元道,斬殺掉天絕老人。

轟隆!青雀宗主全力出手,滂湃的神識力量浩蕩,在這等強勢壓迫下,李元道甚至感覺到了一陣窒息。身軀都彷彿不聽使喚了。

「三清雷法,爆雷破!」面對青雀宗主這般強勢轟殺,天絕老人眉頭一皺,當下不敢有絲毫大意,大手一揮,三道熾烈雷符浮現,呈現出一個品字形。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與前者對轟在一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