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9 Views

「嘿嘿,當然把妙雅公主泡到手了,下次我把她帶回符皇府來。」江帆望著父親笑道。

Written by
banner

江承志露出喜悅之色,如果江帆把妙雅公主泡了,那他可是就是當朝的駙馬了,那以後自己符皇府崛起那還不起指日可待!

「好兒子,你真是替我符皇府長臉了!」江承誌喜悅道。

江帆和父親聊了片刻之後,突然江承志好像想起什麼事情,「哦,帆兒,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是你去符咒城符咒學院之後,有兩名姑娘多次到我們符皇府來找你呢!」

江帆皺眉道:「哦,是什麼人呢?」

「一名姑娘叫蕾思,另外一名叫碧雲,兩名姑娘都十分漂亮,這是她們留下的名帖,讓你回來之後去找她們。」江承志從書桌上拿出兩張名帖。

江帆打開兩張名帖,看了幾眼笑道:「父親,這兩位姑娘好生奇怪呢,為何主動追求我呢?」江帆皺眉道。

「呵呵,帆兒,你現在可是塔州城的名人了,她們肯定是慕名前來的,姑娘誰不想找一位有所作為的男人呢!如果你覺得何時就把她們都收了吧!」江承志笑道。

突然屋外傳來聲音:「少爺,有人求見!」

江帆站了起來,「哦,是什麼人?」江帆驚訝道,他剛來符皇府沒有多久,誰來找自己呢?


「少爺,是一位自稱蕾思的小姐,您要見嗎?」

江帆吃了一驚,「我靠,這蕾思小姐的消息也太靈通了,我才回來不到一小時就知道了!」江帆驚訝道。

「呵呵,這說明這蕾思小姐對你十分關注呢,快讓她進來吧。」江承志對著家僕揮手道。

片刻之後,江帆到了客廳,蕾思小姐帶著兩名女僕來到客廳之中,她看到了江帆,對著江帆微笑道:「江大夫,總算見了你了!」

江帆笑了,「原來是蕾思小姐,上次一別,你好像瘦了不少呢!」江帆笑道。

蕾思小姐瞪了江帆一眼,「江大夫,你好眼力,我還不是為了等你給我治病,我等得人憔悴啊!」蕾思小姐嬌滴滴道。

那聲音有點撒嬌的味道,這分明是在勾引江帆,江帆故意嘆息道:「哎,我可沒有心思替你治病,我心煩啊!」

「哦,江大夫,你何事心煩呢?」蕾思小姐微笑道。

「哎,最近我的爾雅商行被隆興商行擠兌的都要倒閉了!我正犯愁呢!」江帆故意搖頭道,他的眼睛望著蕾思小姐,觀察著她。

「咯咯,江大夫,這事很好辦,只要你肯做我杜府的大夫,我就幫你解決這件事!」蕾思小姐笑道。

江帆這才知道眼前的蕾思小姐姓杜,我靠,她父母還真厲害,竟然給女兒起了這麼一個有創意的名字,男人泡她放心啊!

「哦,蕾思小姐,如果你能夠替我解決這個煩心的事情,我就做你杜府的大夫。」江帆點頭道,心裡暗自笑道:「我靠,有你們出面,我就省事了。」

蕾思小姐喜悅道:「好,我們一言為定,你就瞧好吧,我會讓隆興商行關門的!」

聽蕾思小姐口氣很大,江帆暗自驚訝道:「這蕾思小姐是什麼來頭啊?竟然這麼大口氣,難道她們家的實力比盛家還要大?」

蕾思小姐和江帆聊了幾句之後她走了,她沒走多久,家僕稟告碧雲小姐來了,江帆驚訝道:「我靠,這碧雲小姐還真的跟得緊呢!」

片刻之後,碧雲小姐進入客廳,她的目的和蕾思小姐目的一樣,也是想請江帆做她們府上大夫。江帆故意皺眉道:「哎,我心煩的很呢!我哪有心思做你們府上大夫啊!」

「哦,江大夫,您有什麼是煩心呢?」碧雲小姐驚訝道。

「哎,最近我的爾雅商行被隆興商行擠兌的都要倒閉了!我正犯愁呢!」江帆又把對蕾思小姐說的話對碧雲小姐說了一遍。

碧雲小姐笑了,「你們爾雅商行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這事情就交給我吧,我幫你解決隆興商行,你到我府上大夫,你看如何?」

聽碧雲小姐口氣比蕾思小姐口氣還要大,「我靠,今天我江帆算是開眼界了,這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到底什麼人呢?為何口氣都這麼大呢?她們完全不把盛家放在眼裡。」江帆暗自驚訝道。

可是這兩人目的都是請自己去她們府上做大夫,這點令江帆十分疑惑,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貓膩,也許不是在府上做大夫那麼簡單。

江帆點了點頭道:「好的,碧雲小姐,如果你有本事讓隆興商行關門或者倒閉了,我就到你府上做大夫。」

碧雲小姐大喜,「好,我們一言為定,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明天就讓隆興商行關門!」碧雲小姐信心十足道。

碧雲小在客廳里坐片刻就走了,江帆想從她嘴裡套出有關她府上事情,可是她隻字不提。

隨後江帆找到父親,把會見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的事情說了,「呃,塔州城沒有姓杜的大戶呢,也許她們是其他城的大戶人家!可是她們竟然不在乎盛家,難道她們府上實力超過盛家?」江承志不解道。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江帆皺眉道:「聽她們說話的口氣,她們根本不把盛家放在眼裡,我就是要利用她們的實力對付盛家。」

江承志也皺起眉頭,「嗯,她們不是說讓隆興商行關門么,明天早上就知道結果了!」

第二天早上,江帆特意到爾雅商行去看對面的隆興商行是不是關門了,等他到了爾雅商行門口,就發現隆興商行門口圍了一大堆人。

「呵呵,隆興商行出事了吧?」江帆笑呵呵道。

「昨天晚上隆興商行失火了,一夜之間,隆興商行變成了廢墟,這事情是你乾的吧?」李志玲望著江帆道。

江帆搖頭笑道:「呵呵,我可是一個文明人,怎麼會用這麼粗暴的方式競爭呢!這事情是其他人做的。」

李志玲驚訝地望著江帆,「真的不是你做的?」李志玲有點不相信江帆的話。


「呵呵,當然不是我做的,不過我知道是誰做的。」江帆笑道。

「是誰?」李志玲驚訝道。

江帆笑了笑,「 職場忠誠 。」江帆笑道。


李志玲一頭霧水望著江帆,「她們怎麼會幫你呢?」李志玲驚訝道。

「因為她們愛慕我唄!為了表達她們的愛意,她們就一把火把隆興商行燒掉了!」 引渡河川

李志玲瞪了江帆一眼,「美得你吧!我看她們是另有意圖!你要小心呢,她們背後肯定隱藏著強大的勢力呢!」李志玲冷冷道。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只見盛凌雲和盛婉君走了過來,盛凌雲望著江帆,「江帆,這种放火卑鄙無恥的事情肯定是你做的吧?」盛凌雲冷冷道。

江帆望著盛凌雲冷冰冰的臉,還有盛婉君惡狠狠的眼神,他笑了,「呵呵,我說這事情不是我做的,你肯定不相信!既然你認為是我做的,那我就承認吧。」江帆笑呵呵道。

「江帆,你夠狠的!不但一把火燒掉了我的隆興商行,還燒掉了我的加工廠,你等著瞧吧,我不會就此罷休的!」盛凌雲惡狠狠道。

江帆笑了,「呵呵,不知怎麼回事,我看到你生氣,我心裡就很舒服。我說過了,你們是鬥不過我江帆的,如果你們要繼續斗下去,最後吃虧的是你們!」江帆冷笑道。

「哼,江帆,你別得意,你以為放一把火把隆興商行燒掉了你就贏了,這只是開始呢!你等著瞧吧,你很快就知道我們的厲害的!」盛婉君冷笑道。

「好啊,我等著你們出招呢!哈哈,有你們和我斗,在符元界我也就不寂寞了!」江帆滿不在乎笑道。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江帆派人納甲土屍暗中保護著爾雅商行和醫院,提防盛凌雲報復。奇怪的是,這兩天十分平靜,盛凌雲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看到她的隆興商行開門,盛凌雲和盛婉君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這兩天時間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來找過江帆,江帆約了她們一起在爾雅商行見面,下午的時候,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都來了。

江帆望著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我答應過你們,誰讓隆興商行關門了我就到誰的府上做大夫,可是我不知道是誰讓隆興商行關門的,昨晚的事情到底是誰做的?」江帆故意一臉詫異道。

蕾思小姐搶著發言了,「當然是我杜府人做的!」蕾思小姐急忙道。

「哼,很明顯是我宇文府做的,你們杜府可是來晚了!」碧雲小姐冷笑道。

「哼,你們宇文府不就是燒掉了隆興商行,我們宇文府可是把她們的加工廠燒掉了!我們這是斬草除根呢!」蕾思小姐冷笑道。

這次江帆終於明白了,杜府的人燒掉了隆興商行,宇文府的人燒掉了加工廠,「呃,這就麻煩了,我到底去哪一家呢?要不我輪流去你們府上?」江帆皺眉道。

蕾思小姐搖頭道:「那可不行,你必須只能去一家府上,不能兩頭都去!」

「是的,你只能去一家!我看你就到我宇文府上吧!如果你去了我宇文府上,我碧雲小姐就是你的人了!」碧雲小姐一下拋出了誘人的條件。

將軍令:夫人請矜持 哇,只要我到你宇文府上,你就做我的女人啊,太好了!那我還是去你宇文府上吧!」江帆故意露出喜悅道。

「江帆,你別急,如果你到我杜府,不但我蕾思小姐是你的人,而且我的另外一位漂亮的姐姐也是你女人!」蕾思小姐拋出了更加誘人的條件。

江帆樂了,「哇塞,你這是買一送一啊!我去你府上不但得到你還可以得到你姐姐,那我還是去你府上吧!」江帆立即改變了主意。

碧雲小姐望著蕾思小姐,「蕾思,別以為你有姐姐,我可是姐妹四人,我四人都跟著江帆了!」碧雲小姐氣呼呼道。

這下江帆樂了,「哇靠,這邊一下四個女人都歸我了,我真是太心動了!」江帆喜悅道。

蕾思小姐冷笑道:「你們姐妹四個,我們姐妹五個,我們五個都跟著江帆,都是江帆的女人,看你如何跟我爭!」

「哇塞,姐妹多就是好啊!這邊五個,當然我要五個姐妹的,多一個當然好!」江帆笑了,就連一旁的納甲土屍也樂了,「呵呵,我主人竟然遇到這麼好的事,那些女僕就歸我傻蛋了!」

碧雲小姐臉沉了下,「蕾思,真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你姐妹五人,你的最大的姐姐,已經嫁人了吧,你也好意思拿來充數!」

「哼,沒錯,我大姐是嫁人了,但是我可以讓我大姐改嫁!你只有姐妹四個,你怎麼比啊!」蕾思小姐不屑笑道。


「呃,我事先申明一下,我江帆不是什麼女人都要的,我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只要處子,結過婚的女人我可不要!」江帆急忙搖頭道。

「咯咯,蕾思,你姐姐被淘汰了!現在我們平手了!」碧雲小姐咯咯笑道。

「那就麻煩了,你們都是四個姐妹,我還真的不知道到哪一家府上呢!要不你們商量一下,誰大方一點退出,我就好辦了!」江帆故意為難道。

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一起搖頭道:「我們是絕對不會退讓的,還是你選擇一家吧!」

江帆望著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兩人,「呃,你們這事讓我十分為難,此事情還是暫時擱下吧,我暫時沒有時間考慮,因為我明天要回辰州符咒學院去了!」江帆搖頭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什麼,你明天就要回辰州符咒學院了!」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一起站了起來,兩人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難道你們也要跟著我一起去辰州城嗎?」江帆望著蕾思小姐和碧雲小姐道。

「嗯,我過幾天去辰州城符咒學院找你。」蕾思小姐望著江帆微笑道。

「過幾天我也去辰州符咒學院找你。」碧雲小姐不甘示弱道。

「呵呵,歡迎你們一起來找我,我主要看哪一家心誠,我就到哪家去做大夫。」江帆的樣子就像做生意,他望著蕾思和碧雲兩人。

蕾思小姐望著碧雲小姐冷笑道:「碧雲,這次我不會輸給你的!我一定要把江帆搶到手!」

「咯咯,蕾思,搶男人不僅要靠美貌,還要靠頭腦!你是玩不過我的,就像你哥玩不過我哥一樣!」碧雲小姐咯咯笑道。

「哼,那我們就走在瞧吧!」蕾思小姐冷笑道。

第二天江帆、李志玲、司馬無雙、陳麗、諸葛蘭馨、納甲土屍等人帶著香皂、香水、文胸、旗袍等產品到了辰州城,江帆把李志玲、司馬無雙的等人安置在肖旺財的院子里,然後帶著納甲土屍去了符咒學院。

江帆到了上官院長辦公室,上官香雪正在辦公室里呢,她看到江帆喜悅道:「江帆,你終於回來了,昨天你們在符咒學院搞的產品推廣會十分成功啊!」

江帆頓時就愣住了,他驚呼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呃,上官院長,您開什麼玩笑,我今天才回來,昨天怎麼在符咒學院搞推廣活動了?」江帆不解地望著上官院長。

上官院長笑了,「小子,你就給我裝吧,昨天她們賣出幾百件產品,她們還送了我香皂和香水呢!」上官院長笑道。

這下江帆覺得不對勁了,「呃,她們是什麼人啊?」江帆吃驚道,他突然覺得這麼裡面有問題來了。

上官香雪看出江帆不像是裝的,「昨天上午來了兩名女人,她們自稱是你的女人,她們帶著香水、香皂、文胸、旗袍等產品,說要在符咒學院搞推廣會呢。我一看那些產品都是和你送給我的一模一樣,就答應她們在你學院搞推廣會了,下午的時候她們帶來十多名女人,在學院搞了推廣會,十分成功呢,她們帶著所有產品都賣光了呢!」

江帆猜到那兩名女人是誰了,她們肯定是盛凌雲和盛婉君兩人,於是江帆詢問了兩人的長相,就確定是盛凌雲和盛婉君兩人了。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盛凌雲和盛婉君是怎麼知道自己要在符咒學院搞推廣會呢?難道自己身邊有內奸了?」江帆暗自吃驚道。

江帆面腦海里迅速把塔州城身邊的人物過濾了一遍,沒有可疑的人物,那些人都是自己的女人,不可能把這消息告訴盛凌雲的。

上官香雪看到江帆沉默不語了,驚訝道:「江帆,怎麼回事?難道那兩名女人不是你的女人?」

江帆一臉嚴肅地點了點頭,「嗯,昨天來的那兩個女人是塔州城盛家的人,一個就叫盛凌雲,另外一個叫盛婉君,她們是我爾雅商行的競爭對手,她們是故意來搶我的生意的。」

「哦,真沒想到,這兩女人這麼厲害!難怪我看到其中一名女人嘴巴可真能說,鼓動一些猶豫的教師和學員都購買了香水、香皂等物品呢!」上官院長驚嘆道。

江帆知道上官院長嘴裡能說會道的女人就是盛凌雲,她畢竟是經理出身,以前在隆集團的時候,她每個星期都要開會,她的嘴巴當然能說會道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