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3 Views

蕭連城快速的說完,根本不給慕歌反應的時間,調轉了馬頭直接一溜煙就走了個沒影。

Written by
banner

慕歌傻眼,盯著絕塵而去的老爹,直接就懵了!

這是個什麼情況?若非知道爹爹是打心眼裡疼愛自己,慕歌都要懷疑自己親爹這是把自己賣了,怕自己反抗直接溜了好嗎?

不是,爹爹你別走啊,慕歌回過神就要去追,卻被來接她的那個太監攔住,「二小姐,可別亂跑呀,您要是跑丟了,奴才這腦袋也甭想要了,將軍大人請旨讓您住宮中,定然是有要事顧不上小姐您啊……」

慕歌原本想的是,你的腦袋要不要跟我沒關係,可再一想這公公說的自家老爹有要事,聯想到無歡今日的彙報,說爹爹和北安老王爺一直在御書房好久,腳下的步子便停了下來!

莫不是皇帝有什麼秘密差事讓老爹去辦?

「蕭慕歌?你這個蠢貨不是說本宮丑嗎?竟還暗戳戳的跟著本宮?你還要不要臉?以為以退為進本宮就能看上你不成?」 第097章根本不慫的好嗎

慕歌不耐煩的回頭,便看到太子怒氣沖沖的自馬上下來,正一臉鄙夷厭惡的瞪著自己。

我跟著他?這貨怎麼好意思說出來這種話?

你見過跟蹤的人走在被跟蹤人前面的嗎?這太子怕是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吧!

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慕歌簡直就懶得跟這無比自以為是的傢伙說話,扭身看向那傳召自己入宮的太監,剛準備開口詢問,太子卻擰眉走上前來,「怎麼?敢偷偷摸摸跟來,被本宮抓住了,卻不敢承認嗎?」

慕歌無語至極,滿臉認真的看著他,肅穆說道,「太子哥哥,有病就得治知道嗎?」

「你敢罵本宮有病?蕭慕歌你簡直好不要臉!是你死皮賴臉的纏著本宮,還暗戳戳的跟蹤到宮門前,你竟還好意思說本宮有病?本宮真真是替離王叔不值……」

「梁公公,歌兒需要去皇帝伯伯那裡嗎?」慕歌真的是覺得太子已經自戀到沒救了,懶得理會他,直接去問那公公。

梁公公看了太子一眼,面色有些古怪,暗道這將軍府的慕歌小姐也真是會挑時機,現在這麼一問,自己這麼一答,不就等於幫著她一起來讓太子殿下難堪了嗎?

可關鍵問題是,自己還無法拒絕人家的回答,只能暗自嘆了口氣,希望太子殿下一會兒羞惱的時候不要牽連自己吧!

「回二小姐,聖上說了,二小姐直接去碧落閣便可!」

梁公公說完,正鄙夷慕歌的太子臉色頓時無比難看起來。

這倆人對話幾個意思?

這蠢貨竟是父皇傳旨讓她來的?

她竟不是偷摸著打聽到自己要入宮才跟來的?


那自己剛剛那一番話,聽在宮門前這些個侍衛耳中豈非成了笑話?

陰鷙的眼神掃過那些個守門衛,見他們一個個都眼觀鼻鼻觀心很是肅穆的神色,然而越是如此肅穆,越讓太子覺得,這些人必然是在死死綳著,心裡指不定笑成什麼樣!

該死的,都怪蕭慕歌這個蠢貨,竟讓自己堂堂太子丟了這麼大個人!

抬眼看到蕭慕歌竟然已經上了輦轎要往宮內去,太子眼中怒火一閃而過!

自己都是走進去的,這該死的蕭慕歌剛剛讓自己無比難堪,然後還能得了輦轎被人抬著進去?

自己不要面子的?

「都給本宮站住!」

「二小姐您來了!」

怒氣沖沖的聲音與恭謹討好的聲音同時響起。

發出聲音的兩人也都為之一愣!

太子眯眼看過去,認出來說話的正是離王身邊常在外走動的那個小廝,一聲傲然輕哼,「本宮找蕭慕歌有事,你且退下!」

「怕是不行呢太子,我們家殿下也在等著慕歌小姐!」月奴依舊很是恭謹有禮,然而說出來的話卻讓太子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哦?離王叔在等著她?本宮不過與她說幾句話,應該可以吧?」太子不認為月奴敢說不可以,畢竟只是幾句話的時間而已。

卻不料月奴竟搖了搖頭一臉歉意,「怕是不行呢,我們家殿下馬上就要到葯浴的時間了,小的來接二小姐時候,我們家殿下說了,要在葯浴前與二小姐囑咐幾句話,如今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著實耽誤不得!太子殿下若實在與二小姐有話要說,一會兒便直接去碧落閣吧……」

「本宮可入碧落閣?」太子原本臉色不虞,聽到月奴最後一句話頓時眼中一抹精芒閃過。


月奴依舊搖頭,「怕是不能的,殿下可以在碧落閣外搖鈴,二小姐若想出來,自然會去見殿下!」

「什麼意思?難不成她不想出來,本宮還見不得她?憑什麼?她憑什麼可以入碧落閣,本宮卻不可以?莫不是在離王叔眼中,本宮堂堂太子還不如她蕭慕歌一個傻子?」太子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的侵犯,氣勢大開冷聲開口去壓迫月奴。

結果人月奴不驚也不慌,「殿下慎言,二小姐能入碧落閣,只因二小姐乃未來離王妃!殿下若不滿不得入碧落閣,可去找皇上請命,畢竟當初是皇上親自下旨,若無我們殿下的同意任何人包括皇上都不能擅入碧落閣!」

這個旨意太子不是不知道,但是月奴做為一個下人這麼說出來是不是有點挑釁的意味呢?

話里話外都透著不滿意找皇上啊這般暗喻,這是在譏誚自己呢?

太子頓時惱羞成怒,「好啊,本宮這就去向父皇請旨!」碧落閣有什麼了不起的?竟還包括父皇都不能擅入?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慕千離都從碧落閣中出來了,那這規矩是不是也該改改了?

「太子殿下請便,小的真真不敢再耽擱下去,這就先帶二小姐回碧落閣了!」月奴對於太子羞怒的話語完全不以為意,恭謹的行了禮后招呼著轎夫就往宮門處去。

這番完全不把太子當回事的模樣,可著實把太子給狠狠氣著了!

混賬!

蕭慕歌是個傻子不把自己的威儀看在眼中,那月奴算什麼東西?竟也敢如此?

不就仗著背後有那個慕千離嗎?

那又如何?

不過是個廢了的無權無勢的王爺罷了,他有什麼底氣敢囂張?

「本宮說站住,你們一個個的都敢無視?誰給你們的膽子?」太子目光陰鬱的盯著那慢悠悠的輦轎,一聲怒喝,踮腳飛身上前,原本一掌想拍向那抬轎的轎夫。

然而當他看到紗幔中蕭慕歌的身影時候,眸中一抹狠厲一閃而過,手上的動作微微一滯,直接拍向蕭慕歌!

敢欺負雨兒,害自己平白丟了蕭連城的支持,還讓自己如此丟臉,豈能讓她好過?

這次非要給她點教訓不成,讓她好好知道,自己堂堂太子殿下不是她這麼一個傻子可以消遣的!

到時候若蕭連城來找麻煩,自己就說是要打轎夫,然後轎夫怕死躲了下就打到了蕭慕歌,大不了殺了那膽小的轎夫了事,他蕭連城怎麼也不敢對自己動手不是?

太子心中打算的極好!

手上也用盡了力道,卻在拍向慕歌身上之際,突然被人擋了回來!

「無歡,打!」慕歌眼中怒氣一閃而過,這個太子,雖未打到自己身上,但是自己卻可以感覺的到他的掌風,分明用盡了全力的!

自認宮門前完全沒有招惹他,是他自己又跳又罵,丟臉了也是他自己活該!

把氣撒到自己身上?

當真自己是個傻子好欺負?

「大膽!本宮堂堂太子殿下,賤婢你敢無禮?不怕誅九族嗎?」太子原本並不把這突然衝出來容顏醜陋瘮人的婢女看在眼中,然而當他完全擋不住無歡攻勢時候,急了,一聲怒喝!

「給我狠狠打他!」慕歌聲音糯糯的,卻根本不慫。 第098章我們殿下厲害呢

無歡得了令,下手更是利索,太子身邊帶著的侍衛根本就不是對手,瞬間被打的無力還手,而太子本人也未能倖免,被無歡一腳踹翻在地開始單方面的毆打!

宮門口的侍衛與梁公公直接傻眼了!

他們這些個人做夢也沒想到,竟有人敢在皇宮前毆打當朝太子?這得是多大的膽子?歷朝歷代也沒這樣的事情出現過啊!

在一瞬間的失神過後,梁公公回過神來,連忙招呼著還在傻愣的守門衛,就要讓他們上前去幫忙。

慕歌見狀,直接從輦轎上跳下來,小身板往守門衛面前一擋,「你們這是要做什麼?一群人要欺負我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婢女不成?」

梁公公以及守門衛聽了慕歌的話,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婢女?

蕭家二小姐,您確定您說的是那位掀翻了太子殿下身邊的所有侍衛,然後毫無顧忌正當眾在暴打太子殿下的那位彪悍女子?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難道歌兒說的不對嗎?爹爹說過,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自當保家衛國,豈能對一介弱女子動手?還是一群人去對付一個?你們羞不羞?」

慕歌一本正經的開始鄙夷,順道拖時間,她看的分明,無歡下手很有分寸,不會給太子整出什麼大毛病的,反正自己已經開口讓無歡打了,禍都已經闖下來,怎麼也得讓那想對自己動手的太子有個深刻的教訓不是?

省的他整日里那般自以為是,總以為自己還巴著他,嘴裡更是不乾不淨!

我蕭慕歌即便是個『傻子』,也不是沒有脾氣啊,怎能讓你這般欺負?

梁公公看著慕歌一副他們要去欺負她婢女而十分不滿的模樣,表示一頭黑線啊有木有,蕭家二小姐,你莫不是傻?分明是你家兇猛婢女在那暴打太子阿喂!

額,好像小姐二小姐就是傻!梁公公頓時泄氣,看來弱女子一說是扳不回來了!

任梁公公行事再沉穩,也沒遇到過這般臣子之女指使婢女打太子的事情啊,爭執什麼弱女子無用,還不如求情!

「二小姐,快讓您的婢女停手吧,要是把太子殿下打出個好歹來,咱們這些個人都得沒命啊!」

「是太子哥哥剛要先打我的,是他先動的手,歌兒不管,就要打他!」


慕歌一副欺負我我就得欺負回去,誰說都沒用的小孩子賭氣模樣。

梁公公無奈,正要讓蠢蠢欲動的守門衛們衝過去把太子救下來,月奴突然湊近小聲提點,「公公可想好了,如今的狀況呢,是蕭家二小姐與太子殿下鬧情緒,蕭家二小姐的情況呢,公公是清楚的,跟太子殿下鬧得再狠,也都是小孩子耍性子,可若皇宮守門衛加入就不同了……」

「此話怎講?」梁公公連忙詢問。

月奴若有所指的幽幽開口,「守門衛若也打起來,就該變成,蕭將軍府上之人與皇宮守門衛拚鬥,這性質可就不同了,要知道蕭將軍可是手握重兵的!梁公公確定要把小孩子鬧情緒的小事情,給擴大成手握重兵的將軍大人府上之人在皇宮門前,與守門衛拚鬥嗎?梁公公應該知曉,皇族威嚴高於一切,那什麼情況下臣子才會與守宮門的侍衛起衝突?」

梁公公聞言心頭一驚!

還能什麼樣的情況下?唯有逼宮造反啊!

媽呀,差點惹下了大禍!

梁公公脊背一陣冷汗往外冒!

「可也不能看著太子殿下被打不管啊!」梁公公一臉為難,自己眼看著而無動於衷,也是個死罪啊!梁公公這會兒心裡苦的很!

「自然不能不管呀,公公還是快些去跟皇上彙報此事吧!只要皇上發話了,什麼都好說!」月奴繼續好心的出主意。

梁公公頓時眼前一亮!

是了,太子殿下被打,尋常人還真管不了這事,趕緊去回稟聖上去!

「多謝月公子提點!」梁公公此言便是承了月奴這個人情,說完趕緊去找皇上彙報去。

慕歌看著梁公公離開,而那守門衛原本就是準備要去幫忙的,宮門前鬧事,不管是何人他們都不能置之不顧,更何況此刻挨打的還是太子?

必然是要出手的啊!

偏偏梁公公聽了月奴的誇大其詞,心中犯毛,不敢開口直言讓守門衛去幫忙了,守門衛自然也聽到了那些話,一時也有些不敢亂出手,就怕真的惹出什麼彌天大麻煩來!

是以,原本是尋常人敢在宮門前放肆都要被守門衛叉走下大獄的,此刻被打的還是太子,偏偏守門衛一個個面面相覷,愣是沒人敢上去幫忙!

慕歌見狀,只是掃了月奴一眼,並未多言,看著太子挨得也差不多了,便喚了無歡回來,適可而止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二小姐,咱們可以回碧落閣了嗎?已經耽誤了很久了……」月奴在無歡停止毆打太子回到慕歌身邊時候,討好的一笑。

慕歌聞言微微挑眉,眸中一抹詭異一閃而過,卻並未多說什麼,只是抿唇笑的一臉燦爛陽光,「好呀,那咱們就走吧,我也累了呢!」

無歡扶著慕歌上了輦轎,月奴在前面引著路,悠哉著就進了宮門,至於被打的疼到差點昏過去的太子,慕歌壓根連個眼神都沒給,彷彿是忘了有這麼一號人似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