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5 Views

“我們就在這裏坐一下吧。”楊松說道。剛纔德彪把他推出來面對“上面”的人,他心裏也非常不舒服,現在就不想讓他舒服。

Written by
banner

“想離開的就離開。”楊松說完看着德彪。 楊松和德彪的視線相撞,空氣裏似乎都是火花。

楊松的身後站着七八個楊家人,德彪的身後只站着三個小弟。兩方人第一次分出你我。

空氣沉默着,但是似乎有火花滋滋作響。

“哈哈。”德彪笑了一聲:“我們是一家人,當然要同進同退。既然大家都想留下,那我們就留下好了。”德彪生硬地給自己鋪了個臺階。

其他人都沒說話,看着他。氣氛無限尷尬。

“哈哈,晚飯我還要請大家吃好吃的呢!”德彪又道:“我出錢,一定給你們買幾份紅燒肉嚐嚐!跟着我德彪的兄弟可是要吃香的喝辣的!”

氣氛一下就鬆了。

“真的?”楊小軍立刻問道:“不是說不賣給我們嗎?”

楊松眯着眼睛瞪了楊小軍一眼,這個沒用的東西!

德彪哈哈笑道:“他是不賣給我們,但是我們從之前的那些人手裏買不就好了?有錢能使鬼推磨,給他兩塊錢一份,看他賣不賣。”正常的餐車盒飯都是2毛錢一份,有紅燒肉的時候,可能會貴一些,5毛錢一份。(作者菌查的,就是這麼便宜)

除了楊松,楊家其他人臉上都帶着笑,馬上要吃到肉了,想不笑都憋不住。

德彪隱晦地掃了一眼楊松,財帛動人心啊~他有錢!而剛跟他出來混的楊松能有幾個錢?有的那點錢還是他給的。就是楊家,之前他也沒怎麼給過錢,給的都是東西。

所以在錢財上,楊松是無法跟德彪比的。德彪想到這點,決定以後手再緊一些,不要給楊松太多錢,就是要給,也是給其他的小弟,嗯,楊松以後的待遇就跟其他小弟一樣吧!

楊松也想到這點,心頭轉了無數個圈。

最後,衆人就在這節最靠近餐車的車廂坐了下來,等着開飯…哦,不對,等着方華和斧子出來…

楊松想到什麼,突然笑了,一臉輕鬆愉快地坐在一旁。看得德彪心裏沒底,他說錯什麼了嗎?

這時,空氣裏的紅燒肉味越來越濃了,幾個年紀小的根本忍不住,不停地嚥着口水。

餐車在車頭,肉香順着空氣一路飄滿了整列火車,陸陸續續地就有人往餐車裏去,但是大部分人被攔在了外面,只有少數幾個人進去了。

“姑父,餐車也不隨便讓人進?”楊小軍問道。他還真不知道,那他們的紅燒肉呢?


楊松笑了笑。

德彪也反應過來剛纔說錯了什麼。他坐過火車,火車上的餐車是對外開放的,有錢就能吃飯。但是這趟車的餐車可能是例外了,專門給那些人供應紅燒肉,外面人還真的不好進,進去了給看不給吃,真能幹起來!

德彪臉皮抖了兩下,正要說話,又看見一個人朝餐車走去,看見餐車門口的列車員看見他沒說話,默認讓他進去,德彪立刻站了起來。

“同志,等一下。”

那人應聲停下,回頭看着他。

“同志,聽說今天餐車供應紅燒肉,還是一人兩份。”德彪說道,對面之人臉上立刻帶了驚喜。

“我能跟你買一份不?2塊錢!一份!他們不讓我們進,你給我遞出來就行。”

來人搖了搖頭,話都沒跟他說扭頭就進了餐車。2塊錢?買一份紅燒肉?當他是傻子嗎?他也是城裏人!城裏人哪個不逛黑市?哪個不知道黑市物價?

德彪一臉尷尬地站在原地,沒好意思回去坐着。

不一會,又過來一個人,德彪一樣攔住他。

來人同樣的反應,不過走之前倒是嘲弄地看了德彪一眼,氣得德彪七竅生煙。

這次,他連頭都沒好意思回。

第三個人過來,德彪咬了咬牙,把價錢提到了20,20一份紅燒肉!

但是來人只是猶豫了一瞬間,0.36秒,就扭頭進了餐車。

德彪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他骨子裏是個非常摳的人,跟封華最初的矛盾,就是因爲他太摳了,賺錢還不行,還得賺便宜,賺大便宜。他要是老老實實公平買賣,也不會有今天。

讓他出20塊請小弟吃飯,已經疼死他了,哦,不對,20塊錢只能買一份,而一份想來也多不到哪裏去,10來塊最多了,一人一塊肉?估計這些人不會滿意。

他得出40、60,最少買兩三份才行。在他經濟不如原來好的今天,這簡直像在吃他的肉!

最最疼的是,20似乎買不到。

第四個人過來了,德彪猶豫着把價錢提到了30.還是沒能成功。

能在火車上硬抗七八天不走的普通人,都不差錢。就是偶爾那麼一兩個差錢的,也知道20的價太低了,出了這裏,他們20塊錢可買不到一份紅燒肉,還是自己吃了吧!

德彪沒有回頭,也感覺了身後氣氛不對。

楊松嘴角噙着笑地看着他的背影。

這時,吳光明四人走了過來。看到德彪和一衆小弟一副守門的樣子,四人皺了皺眉。怎麼?還不讓吃飯了?

吳光明腳步沒有停,劉志軒在他身後頓了一頓,也跟在他身後繼續走,王紅君和牛慧慧也只能硬着頭皮跟着過去了。

吳光明和楊家衆人離開的時候,劉志軒和王紅君已經好好跟牛慧慧說道了一遍,讓她知道了事情的“厲害”,她現在再看這十幾個大漢,也知道怕了。

四人的到來,讓德彪眼前一亮,這幾個是好欺負的~

其他沒有坐臥鋪車廂的普通人看着也不普通,不是中年幹部也是一身氣勢,沒準是哪個低調的高幹,他沒敢硬得罪。但是這幾個小年輕,已經試過了,是軟柿子。


“小兄弟,來吃飯啊?”德彪擺出老大的氣勢說道,同時回頭示意楊松。

楊松皺了下眉頭,帶着楊家衆人站起來,又把四人圍住了。

整個車廂都靜了,看着這個方向。

“不吃飯,我們來上廁所的。”吳光明說道。

德彪臉上的假笑一僵,乾脆撤了笑,換上一副冷臉:“我現在跟你們談個買賣,2塊錢一份,把你們每人2份的紅燒肉讓出來。”德彪強硬道。 牛慧慧張嘴要喊,但是看着十幾個面色不善的人,她又把那句憑什麼嚥了下去。

“憑什麼?”吳光明倒是冷冷地問了一句。

德彪竟然一時卡殼了,憑什麼?這還用問嗎?…..憑他是壞人啊!但是這話自己說出來,似乎有點尷尬…..

沒等德彪說話,吳光明又道:“不賣。”

“不賣,那你就別想進去。”牛小軍說道,從人羣裏出來,站到吳光明對面,堵住了門。

別人吃了就算了,但是這個小白臉堅決不能吃!

“幹什麼呢幹什麼呢?”小王從餐車裏出來,他倒是沒功夫留意外面,忙得很,但是他交代守門的列車員留意了。剛纔列車員果然通知他小吳被攔住了,小王立刻出來了。

這時候,如果真把人當朋友,互相之間還是挺仗義的,舉手之勞,還是非常願意幫忙呢。

“咋地?又想管人家拉屎吃飯啊?”小王對德彪吼道。這裏是火車,他一個廚房的雜工就是半個主人!他要是列車員,他現在都想攆這些人下車!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楊小軍咬了咬牙,沒想動,楊松過去一把把他拉到一邊,也趕緊退回人羣,把“戰場”留給德彪。

“你咋地?”小王很有氣勢地懟了一句十幾個人裏年紀最大,最像老大的德彪。反正他決定這些人不下火車他就不出餐車了!都跟同事們待在一起,不怕他!

德彪扯了下嘴角,他當老大很多年了,不說呼風喚雨,也有許許多多的人要看他臉色行事。雖然也有很多人需要他溜鬚拍馬,但是這裏面絕對不包括一個廚房雜工。

現在讓他對一個小工賠笑臉,他有些擠不出來。

“小兄弟,能賣我們幾分紅燒肉嗎?你看我們這麼多人,好多年沒吃過肉了。”德彪僵着臉道。

“你看看這一車人!”小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滿車廂的人:“哪個不是幾年沒吃肉?”

春城站確實上來不少人,這些人聞到肉味都來這裏了,不讓進也捨不得走,大部分人都坐在這節車廂裏守着。

“是啊小兄弟,賣我們一份紅燒肉吧!”立刻有人接着德彪的話道。這句話像個開關,幾乎車廂裏所有人都喊了起來。

“你看看你看看!都要肉!哪有那麼多肉給你們吃!不賣不賣!”小王扯着脖子喊道。他沒受過什麼語言教育,不知道“官方語言”應該怎麼說,幾句話拒絕得直來直去。


這要是幾十年後,這就是個“臨時工”,要被辭退的~但是現在人接受能力都挺強,沒人跟他較真。

衆人匯聚的聲音太大,列車長趕緊領着一衆列車員又出來了。只給餐車供應紅燒肉,絕對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就怕矛盾激發成戰鬥,他一直留意着外面呢。

“又是你,就給我惹事!”列車長出來先吼了小王一句:“趕緊進去。”說完還看了吳光明幾人一眼,這些人連在火車上呆了七八天,他都認全了。

吳光明四人趁機跟在小王身後進了餐車。

一羣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員往那裏一站,列車長又擺事實講道理一說,關鍵是餐車裏立刻推出了一輛餐車,一盒盒香噴噴的蓋澆飯被端了出來,衆人的不滿立刻小了很多。

蓋澆飯裏雖然沒有肉,但是有紅燒肉的湯!外加一分青菜,青菜裏偶爾還能看見兩片大肥肉,所有人的不滿立刻都沒了!

這樣的菜也行啊!

“給我來一份!給我來一份!”

“都有都有!別急別急!”賣飯的師傅喊道。今天情況特殊,先買飯票後賣飯的程序都省了,直接賣。

德彪被擠得東倒西歪,大部分都是搶飯的楊家小弟擠得。期間還被踩了好幾腳,氣得德彪臉都青了。這要是他從前的小弟,xxxxx!

進了餐車的四人臉色並不好看,他們又不能在這裏呆一輩子,總得出去,餐車除了吃飯時間不對外開放。再說,一些不重要的行李都在原來的車廂放着呢。不重要的行李也是行李,丟不得。

“這都是些什麼人啊?”王紅君氣憤道。

“壞人!”牛慧慧道。

吳光明沒有說話,在餐車裏巡視了一圈,沒有發現封華和斧子。

封華一直用精神力觀察着,看到德彪幾人確定進不來,才領斧子出了臥鋪車廂。

她怕什麼?怕麻煩……

怕德彪見了她一激動,不管不顧地帶人衝了進來,到時候動起手來誤傷了別人就不好了。

楊家人一人買了份盒飯,德彪那三個小弟也有,沒用德彪出錢,楊松出的,2毛錢一份一共也才兩塊多! 混在1275

賣飯的終於走出這一片,德彪也終於解脫,坐到了座位上。

“姐夫,我也幫你買了一份。”楊松把一盒盒飯遞過去。德彪真想一把扣他腦袋上!但是忍了又忍,還是忍住了,現在,還不是卸磨殺驢的時候。

楊松看着他,笑得特別親切,把盒飯往前遞了遞。德彪吸了口氣,接了過來。

封華和斧子從餐車裏出來,來到吳光明的座位旁邊,拿出六個又大又紅的李子,跟餐桌上的三個人悄聲說了幾句,三個人一人拿着兩個李子離開了。

換個座位,就能得到兩個大李子,多麼合算!這個李子又大又香,真值~

餐車上座位也是有講究的,一般都是熟人坐在一起,臥鋪車裏的熟人坐在一起,普通車裏的人坐在一起,絕不會混坐。所以封華纔敢拿李子換座位,這要是臥鋪車廂的人,封華是不會拿兩個李子換座位的。

人家肯定不會同意,掉價!別說兩個李子了,兩個西瓜都不行!

“咳咳,我的天,你還有這玩意?”吳光明看她一頓操作,一口肉噎在嗓子裏,好不容易纔嚥下去。

“你把你那百寶筐打開給我看看唄?”他實在是太好奇了!

“就兩個李子,我家院子裏種的,有什麼好奇怪的。”封華淡淡道。

“你家院子風水真好啊!我還從來沒見過那麼大那麼紅的李子。”

別說你了,我也是第一次見~封華心道。 “吃飯。”封華說了一句,低頭吃飯。她倒是不餓也不饞,她每天偷偷吃的比這些好吃多了,但是她如果不吃,斧子就不敢吃。

斧子有些拘謹地拿着筷子,看封華開始吃飯了,再也忍不住低頭,一頓風捲殘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