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7 Views

而另一方面。

Written by
banner

“時間倒流。”雷風一聲低喝,源源不斷的時間改造着周圍的環境。

隨着時間的推移,血櫻七孔流血的現狀消失,臉色也越來越紅潤,就連剛纔耗費了大量的生命力也回覆了,整個人就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反觀雷風就沒有那麼簡單了,本來的白髮慢慢的向着死灰色變換,當雷風停下“時間倒流”之時,頭髮基本成爲了死灰色,只有聊聊無幾的白髮參雜其中。不過,其他的地方沒有變化,整個人就像是換了一頭的頭髮顏色而已。

但是隻有他才知道,自己的生命力流逝了多少。

心裏只能無奈苦笑:看來現在使用“時間倒流”還是很勉強啊!

祝賀大家端午節快樂~~~ 短短几十秒的時間,衆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雷風和血櫻的變化,就連武神和血帝也不例外。

雷風的“時間倒流”一收回,雷雅就直接撲在雷風的身上抽泣起來,血櫻也眼睛紅紅的看着雷風,她知道雷風爲了自己,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好了,雅兒,我這不是沒事嗎?嗯,你和櫻兒好好聊聊,剛纔能量消耗的太多了,我要好好的恢復,要不然等一下怎麼和媚女大戰啊!”看着雷風避重就輕的話語,雷雅的心裏疼痛不已。

要知道和吸血鬼將的比賽中,重創的他憑藉着自己的醫術一個鐘也能恢復過來,但是現在短短的幾十秒鐘居然需要五個鍾。

雷雅內心雖然沉痛,但是他也知道雷風的性格,爲了不讓雷風擔心,強忍着淚水的滑落,輕輕的點點頭,拉着血櫻離開了。

血櫻看着雷風向她輕輕的點點頭,也就沒有反抗。血櫻自己的心裏也很清楚,雷風也很多個老婆,自己如果接受了雷風,那麼遲早是要和雷風的衆多老婆打交道的,所以準備先和雷雅開始認識起。

至於拒絕,她說不出口,不說自己的女兒,就單單剛纔雷風爲了自己而付出的代價,她有理由拒絕嗎?

五個鐘的時間說長也不短,說短也不長。

伴隨着時間的流逝,太陽慢慢的偏移,日落西山,傍晚來臨,美麗的彩霞映照了半個天空,同時,雷風和媚女也一同出現在了戰場上。

“嘻嘻嘻,雷風,你認爲你會是我的對手嗎?”陣陣媚音來襲,雷風不爲所動。

“是不是你的對手,現在一切還不能妄下定論,但是我能肯定的告訴你,我不會輸。”雷風冷冷的說道。

“哼,不識趣的傢伙。”媚女吐了吐舌頭,那嬌嗔的模樣,簡直就像隔壁的鄰家少女啊!但是誰敢這麼認爲媚女,那麼她的死期就將近了,因爲熟悉她的人知道她要發飆了。

“比賽開始。”這一次的比賽不同於其他的比賽,因爲這一場比賽是這次世界大賽的最後一場,也是宗師級中最強的兩個人的大戰,這一次的裁判是由武神和血帝一同擔任。

“鈴鈴鈴~~~”裁判的聲音剛下,媚女就毫不客氣的動用了奪魂鈴,但是對於奪魂鈴的能力經過血櫻說過之後雷風哪會輕視,空間牢籠籠罩着自己,層層的精神力襲來,空間不斷的掀起漣漪。

面對媚女這等對手,雷風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對待。

在媚女和血櫻的比賽中,媚女的那一招“奪魂”雖然很恐怖,雷風有自信可以避開,但是誰知道她還有沒有更加強悍的招式。

空間牢籠之內,隨着雷風能量的不斷聚集,整個空間牢籠化爲了土黃色。

空間牢籠消失,再次呈現在衆人面前的雷風是一身土黃色戰鎧,威風凜凜的樣子。

“哎呦呦,雷風小弟弟你好帥哦。”一陣陣聲音毫無阻隔傳進雷風的腦海裏,配合着奪魂鈴的鈴聲以及媚女全身散發着的誘惑氣息,雷風居然差點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

“呼~~”雷風深深的洗了一口氣,沒有想到媚女的魅惑也達到了如此的程度。

“雷風,你可不要被我迷住哦。”

“什麼?”短暫的失神,媚女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雷風大驚。

“奪魂~~~”

“風哥(雷風)。”看見雷風中了媚女的奪魂,雷雅、血櫻、龍極等人大驚。

“靠!”一道可怕的精神之力如入無人之境居然直衝自己的腦海,瞬間雷風整個人都覺得恍惚起來,但是雷風也不是好惹的。

在媚女喊出奪魂兩字之時,雷風也使出了異能限制了媚女的趁勝追擊。

“時間靜止、空間牢籠、空間束縛。”一瞬間被雷風加持在媚女的身上。

短短几十秒鐘,雷風雖然掙脫了奪魂,但是顯然也是不好受,臉色微微泛白。還好自己的異能等級還在精神系之上,對於精神繫有較大的抗性,要不然恐怕會重蹈血櫻的步伐,雖然不會像血櫻那麼嚴重,但是至少也會重創。

看着雷風,媚女則是一臉的惱怒,顯然是被雷風給逃離了。

“媚女接招。”雷風一聲大喝。

空間平移消失在原地。

“虎頭衝。”巨大的猛虎頭長着血盆大口直撲媚女,但是顯然的,媚女身爲精神系的異能者對於感知也是非同一般,縱身一閃,數跟精神針結合鈴聲反擊給雷風。

“哼。”雷風冷哼一聲,手一揮,一隻嬌小的土黃色猛虎現身身前,化虛爲實,那嬌小的猛虎看着衝來的精神針就好像見到了美食一般,一個餓虎撲食衝了過去。

轟~~~一聲巨響,沙石飛揚,但是這根本就不能阻止衆人對雷風和媚女的觀戰。

雷風和媚女兩人你來我往,招式層出不窮。

雷風的異能就不用說了,衆人贊同的詭異異能,神出鬼沒,令人防不勝防。但是現在的媚女的精神系異能配合着奪魂鈴居然也不比雷風差多少。

那鈴聲時而急時而緩,在加上媚女本身的異能搞得雷風也不得小心翼翼應對。

至於場外的觀衆就更加的不用說了。

中立的衆人看得興起的同時,同時告誡自己,無論如果都不能得罪這兩班人物,要堅定自己的位置,這哪一方也不是自己等人能得罪的啊!

而另外雙方卻緊張的看着比賽,雙方都希望自己這一方能贏。當然雷風這一方的希望雷風能贏,但是他們更看重的是雷風的安全。

“精神穿刺。”

“空間之刃。”

轟……空間再次撕裂,面對媚女,雷風不是不願使出極限·空間之刃,而是因爲那速度根本就跟不上啊!至於限制媚女的行動,開玩笑,如果那麼容易限制雷風早就把媚女給幹掉了。

“武神,你看他們兩個誰能贏啊!”

“呵呵,血帝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嗯,我是看出來了,但是照他們這種打法,不要說一個鐘之內了,就是兩個鍾也不一定分得出勝負啊,除非他們拿出自己的壓箱絕技。”

“哈哈,血帝,繼續看下去吧!你應該要相信,身爲時間和空間的繼承者是不可能那麼簡單的,就像他對血櫻所做的事情,換做是你,你能做得到嗎?而且看樣子只是時間方面的,雖然付出的代價很大,但是效果也很明顯啊!”

“嗯,好,我就繼續看下去。”說道這裏血帝的眼眸閃過一絲的陰狠。 雷風和媚女兩個身影略有一些狼狽的遙遙相對。

“呵呵,雷風,你說的對,你不會輸給我,但是現在看來我也不會輸給你啊!照這樣子下去,你我只能是平局。”

“是嗎?”對於媚女所說,雷風嗤之以鼻。

“哦,那你難道有辦法贏得了我。”媚女滿臉皆是不相信。

“對,我有辦法能過贏得了你,雖然說我會付出較大的代價,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雷風自信的說道。

“哈哈,雷風小心說大話閃了舌頭。”

“接招吧!媚女。”雷風大吼一聲。

“時空錯亂。”

“什麼?雷風的最終能打敗媚女的居然是領域,他不會搞錯吧!要知道媚女可是宗師級的,而雷風的這個領域纔是準宗師級的,他不會是自找苦吃吧!”

場外衆人議論紛紛,有些人驚愕,有些人不屑,有些人自信,更有些人憂心忡忡。

當然這些人可以分爲兩部分,一部分是知曉雷風“時空錯亂”的威力的,一部分是不知的。

要知道當初雷風的時間和空間異能在大師級之時就囚禁過宗師級的人物,而且還不是一個,更何況現在的雷風。總之,見識過雷風這個領域的人都只能說,可怕。



“哼,雷風你以爲我在你的領域裏就會讓你宰割嗎?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媚女,我知道你有自傲的本事,因爲你到現在還沒有用出全力,或者說你隱藏了一招殺傷力非常恐怖的招式,會傷到自己所以你不到危機時刻不敢用。所以,我想看看,你能不能破了我的領域。”

“至於我的領域你也應該知曉,想要打破就要看你的能力了,至於使用你的領域,嘿嘿,這是不可能的。”

如雷風所說的,媚女知曉雷風這個領域的恐怕,所以沒有做做沒用功,而是過招拆招。

面對雷風鋪天蓋地的空間之刃,媚女的奪魂鈴“鈴鈴鈴~”不絕,但是對於雷風的突然出現和時不時的空間束縛以及時間靜止,倒是弄得媚女疲於應對。



更加可恨的是雷風的時間分割,無聲無息,媚女都有幾次差點中招了。

場外的衆人也一眼不眨的盯着戰場,兩人的出現基本已經可以說是意味着這場比賽的結束了。

時空錯亂中。

“雷風,這是你逼我的,竟然這樣我就是重創也要你死~~~”被雷風逼得狼狽不堪的媚女在雷風的領域裏不停的咆哮。

而此時的雷風看着發狂的美女,臉色也逐漸的凝重起來,放棄了對媚女的攻擊。其一是節省能量,好應付媚女的絕命一擊;其二就是因爲不管怎麼攻擊,都對媚女造不成大的傷害,還不如節省能量,想要使出強大的能量招式,如極限·空間之刃這種,又命不中媚女,倒不如讓她發出攻擊。

隨着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大概十秒之後,媚女手中的奪魂鈴變得虛幻起來,就連媚女整個人也少了一份嬌媚,多了一份**。

“雷風,受死吧!奪魂爆。”隨着媚女的怒吼,奪魂鈴忽然在媚女的手中消失,但是一層一層的精神力以媚女爲中心不斷的想四周輻射,360度無死角。

雷風知道這一招自己想躲了躲不了啊!至於撤掉“時空錯亂”那也要媚女同意啊!

精神力過處,雷風的領域空間層層破碎,雷風不敢怠慢,空間不斷的生成,抵擋着媚女的侵襲。

但是很顯然的媚女這一招實在太恐怖了,隨着時間推移,那精神力居然越來越強,向四周發散的速度越來越快,不過,媚女此時的臉色也是越來越蒼白,甚至是嘴角垂血。


“雷風,不要在做無謂的抵抗了,給我破。”媚女的這一聲大喝,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糟了。”雷風大喊一聲,緊接着“時空錯亂”裏的空間慢慢潰散,雷風的能量根本就來不及補充,破壞的速度太快了。

轟……戰場上一聲巨響,沙石直接成爲碎末,黃色瀰漫整個戰場。

媚女手持奪魂鈴臉色蒼白的猶如一張白紙出現在戰場,但是嘴角卻掛着一絲的笑意,雖然也點陰森,但是她卻在向衆人聲明自己勝利了。

但是真的勝利了嗎?雷風呢?

“媚女,接我最後一招。”雷風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媚女大驚。

“奪魂爆”基本讓她失去了所有的能量,哪裏還能擋下雷風的一擊啊!顯然的,雷風的“時空錯亂”根本就是爲了引媚女上鉤。

“吼~~~”雷風整個人在空中化爲一隻猛虎直撲而下。

餓虎撲食,這是雷風的最後一擊,領域被破的他早已重創,但是他沒有忘記對血櫻的承諾,所以拖着傷痕累累的身體使出最後的一招。

望着越來越近的猛虎,媚女不甘的閉上的眼睛,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敗在自己能量不足上,早知道就留一點啊!太大意了,原本以爲在自己的“奪魂爆”以及雷風領域被破的雙重攻擊下,雷風是不可能存活的,就算能活也應該喪失行動能力啊!

沒想到自己小看雷風了。

“吼~~~”突然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在雷風的身上,雷風整個人亡魂皆冒,就連猛虎表面的皮毛也根根直立,緊接着一聲嘶吼聲。

轟……一道血色的光芒直接將雷風轟進了地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等衆人反應過來之時已經傻掉了,居然是血帝出的手。

這場比賽已經不能按着衆人的猜測發展了,誰也不知道血帝爲什麼會出手,而且居然還是對自己的小輩下手。

“血帝,你是什麼意思?”武神瞬間反應過來,直盯着血帝,憤怒的吼道。

“武神,不要那麼在意嗎?我是無意的,只不過是好獵心起而已,所以不知不覺就出手了,我只用了五層的實力而已。”

“你認爲這樣的解釋我會信嗎?”

“那我也沒辦法啊!你不信就算了。”血帝擺擺手。

“哼,你就祈禱雷風不會有事吧!要不然你想過的帝皇生活就此結束。”武神丟下一句話,整個人一閃消失在空中。 另一邊。

“風哥,風哥,你醒醒,你不要丟下雅兒啊!”深坑之中,雷雅抱着失去知覺的雷風不住的哭喊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