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1 Views

而現在面前的秦逸.卻是行星級的境界.卻將巨頭鄭佳幾乎一拳打死.

Written by
banner

這可是足足四個境界的差距.

要是平時.在他們眼中.行星級修道者只不過就是腳下的螞蟻.隨便踩下去.都能踩死成百上千.

但是今天.他們卻見到了一隻強壯得可怕的螞蟻.

「你、你不能殺我.我、我是鴻蒙谷的人.你要是殺了我.鴻蒙谷不會放過你的……」馬子昌不由自主向後走了一步.心臟猛烈跳動.整個胸前傷口裡的鮮血.幾乎都快流幹了.

此時此刻.他整個人全身.都顯露出病態的蒼白.好像一陣風都能吹倒.

「馬子昌.不要聽他故弄玄虛.剛剛那一下.鄭佳一定也是中了他的陰謀詭計.」韓亮眼中閃現出一抹狠戾的神色.「我們聯起手來.怎麼可能不會是一個行星級小子的對手.我們就算死.也不會死在他手裡.」

很顯然.就算是斷掉雙臂.又親眼見到黃天虎的死和鄭佳的重傷.他依舊在困獸猶鬥.

對於韓亮的反應.秦逸早有所料.

而這一切.都和秦逸預期的一樣.

嘴角揚起一絲冷笑.秦逸淡淡開口.聲音就像是地獄深處索命的厲鬼.

「你們當然不會死在我手裡..」

「嗯.」馬子昌和韓亮一愣.齊齊抬頭.

「你聽到沒.他自己都沒有自信.我們可是巨頭.萬萬人之上的巨頭.」緊接著.韓亮連聲大吼.像是給自己和馬子昌鼓勁似的.

耳邊傳來韓亮的大吼.但是馬子昌卻像是沒有聽見一樣.

他緊盯著秦逸的嘴唇.總覺得對方的話沒有講完.對方的表情格外詭異.

「你們當然不會死在我手裡..」秦逸的話.再一次在馬子昌耳中響起.

然後.下一句話輕輕傳來.帶著透骨的寒意.

「你們會死在黃天虎的手裡.然後被你們的同伴.發現了你們的屍體.」

「什麼.」愣了一下.馬子昌和韓亮齊齊回過神來.眼中閃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腦筋稍微一轉.馬子昌和韓亮就同時明白了秦逸的毒計.


他這分明就是想栽贓嫁禍.

關於這個計劃.秦逸在趕來的路上.就已經反覆推敲過了.

最初見到黃天虎等人的時候.秦逸就敏銳地察覺到了他們之間分明不和.完全是靠著利益的紐帶.才連接到一起的.

靠著利益的紐帶.這層關係本來就已經很不牢靠了.偏偏混元天都還想著獨斷乾綱.吧其他幾大宗門當傻子一樣欺壓.

其他幾大宗門.必然心中已經積攢了很深的怨氣.

這一點從馬子昌等人被黃天虎威逼利誘.卻敢怒不敢言就可以看得出來.


這僅僅五人的小團體.矛盾就如此激化.

那麼他們的大部隊.人多嘴雜.各懷心思.矛盾恐怕更是已經迫在眉睫了.

而秦逸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這層關係徹底挑明.讓他們將矛盾徹底擺到桌面上.

到時候秦逸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就可以看著他們看似堅固的聯盟.自己就先崩潰掉.

「你休想.」馬子昌反應過來.明白了秦逸的毒計.頓時之間.臉都扭曲起來.

「混賬東西.就憑你區區一個行星級的螻蟻.還敢來算計我們.給我死吧.」韓亮修鍊殺生劍道.本身殺氣就極重.此時此刻.更是全身殺意沸騰.

道道劍光.都從他體內毛孔里釋放出來.化作一道道璀璨刺眼的弧光迫喉而來.


「本命黑洞.絕劍蒼穹.」

猛然之間.韓亮一聲大吼.頭頂上嗚嗚嗚嗚.一團黑洞猛地膨脹開來.裡面通天的劍光.彷彿和他的身體此刻融為一體.不斷扭曲.刀光劍影.口誅筆伐.鐵畫銀鉤.朝著秦逸狠狠壓迫下來.

轟隆.

黑洞壓迫.地面上整整一大片房屋.直接坍塌.變成了廢墟.

雖然韓亮的本命黑洞被極光王損毀.威力大減.但是這畢竟是一個界王級修道者的黑洞.此刻施展出來.依然有著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

「冰雪劍陣.」秦逸目光中精芒一閃.長袖一卷.

唰唰唰唰.

七把冰劍化作白光.寒意森森.一下子就遊動到了韓亮的面前.

「就憑你這區區手段.」韓亮眼中閃現出一抹譏誚的笑容.「你果然只是故弄玄虛.這種神通.在我面前就連屎都不如.」

雙眼操控著黑洞.繼續朝著秦逸壓迫.韓亮哈哈大笑.張口一吸.

憑空頓時出現一個漩渦.一下子就將七把冰劍吸入了韓亮的口中.

咔嚓咔嚓.

韓亮大口咀嚼.一把把冰劍.在他口中爆發出折斷的聲響.

看到這一幕.馬子昌的眼芒一閃.再看向秦逸的時候.臉上滿是怨毒的神色.

「果然是故弄玄虛.我堂堂巨頭.竟然被你這個小子玩弄.」馬子昌氣急敗壞.「我今天一定要讓你吃盡苦頭.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受到馬子昌的威脅.秦逸臉上絲毫看不出來恐懼、害怕的神色.嘴角甚至依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不知道為什麼.馬子昌雖然口中罵罵咧咧.但是他的心底深處.卻覺得有一絲不對勁.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耳邊繼續傳來韓亮大口咀嚼冰劍的咔嚓聲.馬子昌定了定神.朝對方望過去.

突然之間.馬子昌醒悟過來.

之前黃天虎不明不白就被對方陰死的場面.再次在他腦海中浮現出來.

「不對.那冰劍有詐.」馬子昌張嘴想要提醒此刻依舊得意洋洋的韓亮.

但是顯然已經晚了.

秦逸比他快了一步.輕輕吐出一個「爆」字.

轟.

韓亮的口中.一下子爆發出撼天動地的滾雷巨響.

剎那之間.韓亮的腦袋就在馬子昌面前膨脹開來.化作漫天濃腥血雨.

嗤嗤嗤嗤.


滾滾鮮血.如同噴泉一樣.直衝向數丈天空.

馬子昌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眼睜睜看著韓亮沒有頭的屍體.搖晃幾下.緩緩栽倒.

而他已經碾壓下的黑洞.嗚的一聲.煙消雲散.

回憶起韓亮臨死前.臉上還帶著的那得意笑容.馬子昌忍不住一個哆嗦.

韓亮就和黃天虎一樣.一直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麼樣的詭計.

馬子昌此刻再看向秦逸的眼神.已經比之前變得還要恐懼.

一個巨頭.居然被一個行星級的修道者嚇得臉色慘白.全身哆嗦.說不出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在他此刻看來.秦逸全身上下.都充滿了能要他命的毒計.

「修道者你等著.我們整個鴻蒙谷.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也顧不風度.馬子昌一咬牙.拼出全身力量.朝著遠處飛速而去.


「我就算現在身受重傷.但也還是一個界王級修道者.只要離開這裡.以我的飛行速度.他絕對不可能追得上我.」想到這裡.馬子昌隱隱感覺到了一絲生機.

馬子昌現在顯然忘記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他犯了一個和韓亮、鄭佳一樣的錯誤.

他們都認為自己是界王級的修道者.只要比秦逸境界高.那麼就絕對比秦逸強大.

但是韓亮和鄭佳.現在一個已經死了.一個眼看也活不了多久了.

第二個錯誤.則是他自以為他的飛行速度.會遠遠超過秦逸.

之前黃天虎施展了大湮滅術.幾乎是以崩潰身體為代價.換來的極限速度.都能被秦逸超過.

秦逸不僅超過他們.還有時間在這裡布置下無相度砂的陷阱.可見在速度上.馬子昌根本就沒有一點優勢.

可惜的是.此刻腦子裡一片混亂.馬子昌根本想不到那麼多.還自以為只要佔據逃跑的先機.就絕對可以離開這個死神一樣的修道者遠遠的.

秦逸嘴角揚起一抹冷笑.看著馬子昌越來越小的背影.伸手凌空一抓.

嘩啦一聲.黃天虎的那件法寶旗幡.被秦逸一把撈在手裡.

「冰封萬里.」

秦逸一掌凌空拍向馬子昌.

剎那之間.馬子昌周圍虛空.迅速凍結起來.變成一堵冰牆.

「就這種神通.還想困住我.」馬子昌心中得意.一拳打出.冰牆頓時就被打出一個大洞.

而他的身形.一下子就從冰牆中穿了出來.

但是心中的得意.還沒有持續到一個呼吸的時間.馬子昌就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動作.一下子變得僵硬起來.動作就像是被冰霜覆蓋住一樣.變得遲鈍無比. 「死吧.」

冰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馬子昌艱難地轉動脖子.他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硬邦邦的肌肉發出來的嘎嘎聲.

扭過頭來.他就看到了秦逸充滿殺意的雙眼.

嗤啦.

旗幡一動.一下子洞穿了馬子昌的胸口.將他左肺直接炸開.混合著骨渣.像是一團禮花一樣炸開.

劇痛刺激著馬子昌的神經.剎那之間.他的眼眸里.布滿了血絲.體內剩餘的元氣.一下子被全部的潛力激發.狠狠一爪抓下.硬生生讓他將周圍數十丈的冰層全部炸開.將秦逸打得墜落地面.把遠處一座巨型塔樓砸得粉碎.

「修道者.你就等著我們鴻蒙谷的報復吧.」

怒視秦逸墜落的方向.馬子昌口中鮮血狂噴.此刻也顧不上拔出插在體內的旗幡.踉踉蹌蹌朝著遠處逃逸過去.

等了許久.地面上一片廢墟.傳來轟的一聲.碎屑炸開.秦逸毫髮無傷.站在地面上.

「百鍊天羅鎧加上我本身身體的凝練程度.沒想到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秦逸深深吸了口氣.體內元氣旋轉一周.發現馬子昌剛剛那一掌.並沒有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界王級修道者的含怒一擊.就算是身受重傷時打出來的.普通修道者.也是遠遠不能抵抗的.

馬子昌剛剛那一掌.要是打在一個普通的行星級修道者身上.恐怕可以直接把對方打得灰飛煙滅.連肉渣滓都不會剩下.

馬子昌一掌打在秦逸身上的時候.心中也是又驚又喜.估摸著就算不能打死秦逸.也能讓對方重傷.所以也沒有過多確認.就急急忙忙逃走了.

恐怕就算借給他十個腦袋.他也想不到.秦逸根本連一點傷都沒有受到.甚至就連元氣運行都沒有受到什麼阻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