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0 Views

顧大師的話也沒有可以隱瞞,一旁的劉野自然也能聽到,不過在他想來,不管是誰來,這小子的下場只有必死。否則後患無窮。暗暗打定主意,一股澎湃的氣息從其體內迸發而出。原本湛藍的天空也隨着這股氣息的涌動,變得陰沉。

Written by
banner

只見劉野單手一揮,身前涌出一層無形的波動,如水流一般。這波動是由神識完全組成的,面對比他低上好幾個層次的吳遲。完全可以阻擋他的任何攻擊,這倒不是說劉野性格謹慎,而是不想再出醜,誰知道吳遲還有着什麼手段沒有使出來。

就在這時,由霸天手和重天法網組合而成的武技,奔襲而來。隨着吳遲信念一動,霸天手完全做了一個拋擲的動作,將重天法網籠罩在劉野頭頂之上,一股無形的重力完全籠罩在劉野周身。

“竟然是重力領域,這小子的花招倒是層出不窮。”

雖然有些驚訝重天法網的獨特,但畢竟等級上的差距不是單靠高深的武學就能克服的,身體只是微微一抖,重天法網所帶給他的影響便悄然不見。只是在這一瞬間,一陣強烈的波動,從霸天手與神識壁的碰撞處,四散而開。

就在這時,劉野卻覺得腦海中一陣刺痛,定眼看去,原本無形的神識壁,竟出現了一個掌印大小的窟窿。在劉野充滿着震驚之色的雙眸下,狠狠的印在他的身體之上。

砰!


一身悶響在劉野的體內響起。身體更是下意識的先後退了兩步,一抹鮮血從起嘴角劃過,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什麼!!”

劉燁這一退卻引得是全場一片喧譁。先天期竟撼動分神期的高手,這是什麼力量,簡直是聞所未聞。就連站在一邊的海天明都不由驚駭的看着猛然落地的吳遲。他實在無法想象,這剛一個多月的時間,吳遲的實力已經進展到如此地步。就連劉野都受傷了,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做的,如此強悍。

唯有顧大師,依然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只是沒有人發現,在他那雙渾濁的眼眸中一閃而過的精光。

其實,劉野這次負傷,也算是吳遲的僥倖,他很清楚,重天法網對於劉野的影響近乎爲零,他仍要這麼做的一個目的,只是希望能夠麻痹劉野一瞬間,讓自己的霸天手能夠順利進入攻擊範圍之內。或許在場的許多人,只當霸天手是一個厲害點兒的武技,但絕不會有人猜想到這一招乃是白老上古時期真正立足於諸多強者中的成名絕技。只因爲這武技有一個無法比擬的特性,腐蝕能量。

在聖靈大陸上,一切的功法運轉皆需要能量,包括武技的運用,神識的運用。都是屬於能量的一種,而霸天手正是白老結合白眼一族的無數武技功法以及自己對於武學本身的感悟,創造而出的。此武學只有一式,唯一不同的是隨着修爲等級的越來越高,霸天手所覆蓋的範圍,也就越來越寬。在白老鼎盛時期,霸天手籠罩的範圍更可以近乎萬里。這對於當時的諸多強者來說,絕對是夢魘般的存在。

如今這霸天手到了吳遲手裏,雖然遠遠發揮不出白老當時的境界,但在腐蝕這一特性上,卻完全繼承了。如果劉野用身體硬抗的話,以他的修爲,即便對上霸天手,相信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受傷。但好死不死的,就是他的過於小心,或者說是霸天手的過於霸道。造成了現如今的局面。

分身強者被先天強者擊傷,不論吳遲接下來如何,他的名字必定會傳遍整個寶洞天。

感受着四周怪異和幸災樂禍的目光匯聚在自己的身上,一股滔天的怒火從劉野的心底騰地冒出。一雙眼眸也完全被血色取代。猩紅的雙眼看上去如同遠古兇獸,從裏到外散發着危險的氣息。

而另一邊的吳遲,在接連動用了兩次霸天手之後,全身的靈氣也幾近於無。不過看着對面的劉野,心下還是一陣舒爽。也不顧被獻血染紅的長衫,直接抹在臉上,擦了擦額頭的汗珠。隨即笑道:“真是對不起了。沒想到我這小輩竟然傷了劉長老,我原本以爲劉長老是讓着我,現在看來,倒像是真的不敵我這個小小的先天期修士了。哎……這叫我怎麼說呢。命啊!”

轟!

就在吳遲說話間,劉野的周身,仿若被披上了一層灰色的外紗。眼眸中閃爍的盡是濃濃的冰冷之色,這個傢伙已經被吳遲氣的快要昇天了,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劉野最恨的人是誰,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說出吳遲這兩個字。


不過劉燁現在的這個樣子,卻是讓在場的諸多長老眉頭一簇,皆是化爲一道流光站定在劉野周圍。

“擋我者死!”冰冷的聲音從劉野的口中吐出,如同萬年寒冰,四周的空氣也在一瞬間降至極低。不過這些長老也不是泛泛之輩,更何況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就算是劉燁再強,也不可能是他們的敵手。

其實他們這些人早就想要站出來了,畢竟吳遲的天賦在那裏擺着。如此絕佳美玉,對於寶洞天來說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可是先前吳遲的表現到不還至於讓他們動容,畢竟是大門派,見過的天才也不在少數。而且每個人都帶着一點私心,如果能夠憑藉吳遲打擊一下劉野的顏面,甚至是整個利寶峯的顏面,倒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利寶峯萬年老大的位置,也着實讓每一峯的峯主,心頭就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

但如今以吳遲所變現的實力來看,他們決不能在任由情況發展下去。畢竟寶洞天整體的實力纔是根本。這些傢伙每個人都是老狐狸,自然能分得清孰輕孰重。略微思量下,這些人完整無一的擋在劉野的身前。

更有甚者,直接拿出一顆顆上品療傷靈丹,送到吳遲手上。此子以後必成大器,多加親近,定有好處。而且每個人看向顧大師的目光,也不再是最開始的鄙視,而是帶着濃濃的友善,先不說吳遲的表現,就是陳風和林美嬌的表現都足以讓他們驚豔。

“劉師兄,我們衆多師兄弟一起商議,此子天賦絕佳,雖然有些冒失,但以後悉心培養,定可楊我寶洞天之威。不如此事就此作罷如何。”一位姓風的長老,看着如雕塑一般站定的劉野,拱手一笑,在他想來,能夠爲吳遲出頭,自然會引來好感。不過他的如意算盤打得隨精,卻是低估如今的劉野。完全盛怒的他,已不管前面是誰。一雙手渾然間化成琉璃色,夾帶着呼呼的勁風,在風姓長老話音剛落的剎那已是重重的印在他的胸口之上。

噗!!

風姓長老受到如此重創,身形倒飛。被另外幾名長老接下後,才發現他的胸口已陷進去一大塊。血沫不停的從嘴角滑落。眼看已是活不成了。

“劉野!!!”一羣人憤然長嘯。本是打算勸阻。卻不料竟被髮狂的劉野所傷。尤其是這麼多人一起。竟還被劉野得手。此等事情,在他們的心中深深一沉。更不想到,這劉野竟然無視門規,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依然出手殺人,兇厲之心,可見一斑。

“擋我者死!!”

溫柔十里冬 。只是今天吳遲所做的太過匪夷所思,每一件事情都是不可能實現。再加上他言語上的衝擊,讓一向表面功夫做得及到位的劉野,徹底喪失理智。

“檔下劉野!護住吳遲!” 隨着一聲號令,平常極爲不多見的衆多長老。面色凝重的對着瘋狂的劉野,手上靈氣吞吐,場面十分奢華。這也難怪,除非是寶洞天極爲正式的場面,否則哪裏這麼多的峯主長老聚集於此,鑑天峯與利寶峯的比試能來這麼多人,已經算是場面浩大。如今這麼多長老一起出手,這在寶洞天的歷史上,都不多見。

“擋我者死!”劉野的口中也只是不停地重複着這句話,而且籠罩在身體之上的灰色外紗越發濃重。

“劉野!你已觸犯門規。還不束手就擒!休要繼續錯下去!”一名長老義正言辭的喝止着。

沒想到這句話卻是讓劉野再度爆發的***,只聽一聲尖銳的呼嘯。劉野整個身軀如同一道光線,橫衝直撞的對着剛纔說話的長老奔去。剛纔風姓長老的死已經讓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如今看到劉野再度出手,羣情激奮下,每個人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領,各色光華五顏六色的堆積在劉野的身體上。澎湃的靈氣不停碰撞,發出轟轟的聲響。不過劉野倒像是全然不知疼痛,前行的身體沒有絲毫停頓的直接出現在剛纔說話長老之前,原本整齊的長衫早已破亂不堪,身上的血跡相對於吳遲也不遑多讓,更可怕的是,在其外露的皮膚上,隨處可見深可見骨的傷口。

“死!”一聲冰冷的呢喃聲。立時引得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轉移。尤其是剛纔出手阻攔的衆多長老,全然想不到劉野竟然如此瘋狂。承受了這麼多的攻擊,依然能夠出手。


而原本說話的長老,聽見耳中傳來近乎死亡的聲音,瞳孔猛然放大。身體更是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但依然無法阻止劉野琉璃色的玉手穿透他的胸腔。他的整個胸腔竟然被穿透成了一個窟窿。劉野在抽回手的瞬間,指尖上還帶着一些肉沫狀的東西。

“劉野!受死!”

接連兩次的出手殺人,讓這羣一直養尊處優的老傢伙,終於爆發出了心中的血性。再度出手,招招狠辣。連帶着劉野的整個身體更加殘破不堪,凹陷的胸腔,斷裂的臂膀,這就是劉野目前的樣子。鮮血在他的身下匯聚成了一汪血譚。但奈何,這傢伙彷如一具傀儡。受了這麼多的傷,竟然還筆直的站立着。如果有人聽清他口中呢喃的話,一定會他心中的執念驚駭。

“擋我者死。”

如今的劉野已經不能說是被憤怒影響了理智,而是完全憑藉心中的一股信念,支撐下去。從另一個方面,也可以證明他對於吳遲的狠,到底多深。

只是在場的所有人恐怕都不會想到,原本兩峯之間的對戰,如今竟會演變成現在這幅樣子。而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卻在鑑天峯一干人等的保護下,恢復着體內靈氣和身上的傷勢。

吳遲,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會把劉野逼到這個份兒上。看臺之上的所有人,心中都在迴盪着這一個問題。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劉野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縱然他實力再強,面對如此多的強者,下場依然只能慘敗。只是事到如今,衆人方纔醒悟一件事情,這劉野只是;利寶峯的副峯主,真正的峯主,展屠,在比賽開始之前,出現過。說明他肯定也在關注後面一系列的事情。而事到如今,劉野已經落得這幅摸樣,爲何一直不出現。還有就是掌門,這等事情在寶洞天絕對算的上大事,爲何也同樣沒有出現。難不成這其中有什麼貓膩不成?

能夠混到峯主這個位置上的人,都不是傻子。更準確的說,都是用腦過度的老狐狸。只是稍稍一想,便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有着什麼不爲人知的隱情。

就在這時,在空地的另一邊,一聲囂張的喊叫聲響徹整片蒼穹:“你們兩個老不死的還準備繼續藏下去嗎?”

衆人的目光有些木然的朝着喊叫發出的方向看去,沒錯,就是木然。這一天之內經歷的變故實在太多了。先是鑑天峯的那幾個怪胎,再來就是吳遲,這個怪胎中的怪胎,然後就是劉野的發狂。

所有就算是有人在這裏罵天王老子,相信也不會給衆人帶來多大的心理變化。

不過,當所有人定眼望去,只看見一身邋遢裝扮的顧大師,很沒有風範的在摳着鼻屎。嘴角間的盪漾笑容,讓所有人都有種想要抽他的衝動。

但就在顧大師話音剛落的剎那,天際處,突然飄過兩道霞光。隨着站定在空地之上,包括諸多長老在內,均是恭敬的喊道:“恭迎掌門。”而在掌門的另外一人,則是一身血紅色的長衫,面容冷峻,看起來像是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最令人的矚目的,則是其血紅長衫上,娟秀的一個大大的展字。

立時間,所有長老均是顫抖的躬身行禮道:“恭迎展師兄。”

展屠之名,在某種程度上,要比寶洞天的掌門來的更加響亮。一夜屠城百萬。這等威名,絕不是尋常之人,能夠做到的。

不過對於衆人的叫嚷聲,展屠並沒有作何表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不過掌門的臉上倒是帶着幾分笑容,笑呵呵的揮了揮手。就在揮手的一刻,一抹不易察覺的淡綠色光芒衝着依然劉野的額頭而去,隨即隱沒。

很多弟子都沒有看到這抹光芒的出現,只是見到原本還在散發着奪人殺氣的劉野,全身突地一僵。接着便一頭栽倒在地上,甚至連氣息都不見絲毫。

“今天的事情,我和展屠二人都已經看在眼裏。雖然吳遲行事囂張,但念其年幼,本應從輕懲戒。但劉野行事狠毒,暗下殺手,更是殘害同門師兄,無視門規,理應嚴懲。但念在他本身爲門派所做貢獻繁多。顧封印其三魂七魄。煉爲靈傀。千年之內爲我寶洞天保駕護航。如千年後有所悔改,歸還三魂七魄、助其重修爲人。” 輕柔的話語如一陣清風,輕飄的傳到每個人的耳中。但所有人的表情卻是一僵。他們明白靈傀代表着什麼,先不說能不能玩好的生存千年,光是千年的孤寂,已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一個分神期的高手淪爲如此下場。讓人不由產生幾分哀嘆。

但從側面來說,這吳遲只是受到了一些口頭上的批評,是不是從側面來說,他的潛力要比分神期的劉野還要大。難不成掌門要着重培養此子?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的成就不可限量。

儘管許許多多的猜測從每個人的腦海中盤旋不定,但終究比不上掌門的一句話語。

“相信大家也看到了,吳遲所表現的潛力是巨大的。縱然有錯在先,但也實屬被逼無奈。爲了能夠讓年輕弟子擁有更好的修煉環境。特開啓小云洞天七天,以作表示。另外剛纔被劉野出手致死的兩位峯主,其下峯型,由副峯主暫時統領,全峯弟子待遇翻倍三月。若各位長老或是弟子有異議,均可以提出來。”

小云洞天?!!這可是寶洞天最爲神祕的地方。相傳小云洞天是處在另一個平行界面上,是寶洞天數萬年前的開山鼻祖,用無上法力所打通的平行時空,據說在那裏修煉一日,足以比得上外面一月。但開啓小云洞天的條件十分巨大,即便是寶洞天這樣的大門派、也絕非輕易消耗起的。掌門對於吳遲是否太過偏袒了,尤其是在利寶峯的峯頭上,恐怕會令一直有着優越感的弟子,心理有着巨大的落差。更何況展屠還在他的旁邊,難不成準備放棄利寶峯,全力培養吳遲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其中到底有着什麼樣的瓜葛。

等了好一會兒,見在場衆人均是默默無語,只是在心中打着小算盤。掌門微微一笑,衝着另一邊吳遲所在的方位輕柔的叫了一聲:“吳遲何在?”

何在?在!當然在了!其實當掌門和展屠出現的時候,吳遲就已經感覺到了。縱然體內的靈氣並沒有完全恢復,但好在身體恢復的速度變態,如今全身的傷口已是結起了一層厚厚的疤。只是行動稍稍有些不便。

不過在聽到掌門的叫聲之後,還是緩緩的站起身子。一瘸一拐的走過去。而身後厲風等人,也是相繼隨着吳遲的步伐齊步先前。不知不覺間,吳遲在鑑天峯幾個弟子心中的分量越來越重。這一點恐怕連他們自己都沒有發覺。

掌門微笑的臉龐上,望着站定在自己身前的吳遲,微微一頓,接着繼續笑道:“剛纔的話可有異議?”

異議?除非他瘋了!要是這個傢伙敢說有異議!小爺大巴掌抽他!

其實吳遲也不太知道這個小云洞天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不過感受到四周羨慕激動恨所匯聚而成,猶如實質的目光。再加上秉持着有便宜不佔非好漢的人生態度。略微有些不情願的點了點頭。旋即雙手微微一攤。那副表情明顯是在告訴衆人,看吧,小爺是被逼的。

瞬間,羨慕的目光變成了無窮的殺意。在絕佳的利益面前,他們早就忘了吳遲的表現。只是恨不得上來和吳遲打上一架。沒辦法!這個傢伙實在太欠打了。

掌門的表情也是略微一頓,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說道:“既然這樣,三天之後,主峯找我。”

“尊掌門法令。”

說話間,掌門的身影越發透明,一個呼吸間,已是完全消失不見。隨之一起消失的是劉野的身體。如此之下,一直默不作聲的展屠倒成了這裏的焦點。其實很多人都在心中有種期待,看他和吳遲的表現。畢竟重重的打了利寶峯的臉面,若不說點什麼。倒顯得對不起利寶峯峯主這個身份。

但事與願違,在掌門消失之後,展屠面色平靜的對着吳遲,不着痕跡的點了下頭。隨即徑直走向顧大師。

哎?這算是什麼?雖然最開始兩個人的對話,讓人有些猜疑。但現如今,展屠的表現卻是令所有人大跌眼鏡。一個是最強峯,利寶峯的主人。一個是曾經最爛峯,鑑天峯的主人。這兩人之間到底存在着什麼樣的聯繫。

思量間,展屠已是站定在顧大師的身前,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突地綻放一抹笑容。這笑容恍若春風拂面,實在令人無法想象,這個男人曾經是屠殺百萬的兇狠人物。

而他接下來的話,卻讓更多的人大跌眼鏡。

“小雄,好久不見。”

小雄?我熊你妹啊!這算是什麼!千里尋親嗎?能不能不要這麼噁心。包括吳遲在內的衆人,均是這般無良的猜想着。


“是啊!阿屠。好久不見啊。沒想到你還活着。”

基情啊!絕對的基情啊!這場面是不是太火爆了。不過,等一等!剛纔顧大師說的最後一句話,很明顯有些不符合如今的主題啊。

“沒想到你的嘴還是這麼損。難道還忘不了當初的事情嗎?”

當初的事情?是什麼!快說啊。我已經等不及了!此時此刻,就連一些平常嚴肅的長老峯主,都不由豎起耳朵。一副八卦的神情在等待着。

• ttκǎ n• c○

“哼。要是忘得話,我早就不知死了多久了。這些年我全是靠這股信念在支撐着。怎麼?對於當初的事情後悔了?這可不像是你血師的作風啊。”

“我沒有後悔,只是小梅……”

“夠了!你沒有資格去說她!好了,我不想被這麼多人當成猴子看。還有幾場比賽,到底要不要比。不比的話,我們走了。”

“難道你真的不想聽我解釋嗎。”

“我再說一遍!夠了!過去了這麼多年,就算你再解釋又有什麼用!老大,帶着人走了!這種地方,老子不想呆!”

我去!小梅是誰?這到底有着什麼聯繫啊!一些好奇心較重的弟子,鬱悶的快要吐血!你妹啊!你倒是說完啊!這半吊子的對話,讓老子下半生怎麼活!

厲風也是微微一愣,但還是點了點頭,對着臉上露出意猶未盡表情的吳遲幾人,伸手一招。正準備踏出快要成爲鬧劇之所的利寶峯,突地,一抹散發着濃烈殺意的氣息,從天邊呼嘯而過,恍若一道閃電,炸開整片天空。一陣刺眼的白光,籠罩在天穹。

一道模糊的身影在白光消失的剎那,凝聚在天穹。

這是一個面貌平常的青年,說不出好看,只能算作平常人。但在眉宇間透露的濃烈殺意,卻是讓所有人心中一顫。

“是華爲峯,華師兄!”一陣不大不小的低吟,打破了原本的平靜。

至此,利寶峯再次陷入濃濃的喧譁之中。 “華爲峯?”吳遲的目光也是一頓,凝視半空上的縮影。只是一眼,便覺得一股濃濃的殺意從心底升騰,有一個聲音在耳邊不停的呼喚着。

“殺…………”

呼………………

一陣激靈下,吳遲下意識的輕咬舌尖,原本渙散的精神,狠狠一震。這才從剛纔的殺意中清醒。不過在看到其他人清澈的雙眸時,吳遲這才明白,原來這華爲峯針對的只是自己一個。

“你就是吳遲?”華爲峯的聲音很輕,恍若在呢喃自語。但卻清晰的拂過每個人的心間。帶起一陣刺骨的涼意。

此時此刻,吳遲倒也沒有多餘的話。輕微的點了點頭,目光直視在華爲峯虛影之上,眉頭輕佻,略微調侃的說道:“你就是華爲峯?很不錯嘛。怎麼?現在準備和我來一場?沒關係,小爺我現在精力充沛。來上十場八場的都是小事情。”

華爲峯聞言倒是一笑,原本虛幻的手指,在空中伸展,一抹抹淡金色的光線從指間略過,漂浮在半空。隨即快速的組成一個個泛着金光的字體。

“一月之約,願與君決戰鑑天之頂。生死不論、華爲峯奉上。”

是請戰書!斗大的金色字體,漂浮在半空。所有人的目光均是凝聚其上。

吳遲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愣,想不到自己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竟然引得華爲峯對自己下請戰書,不過,這麼看來,倒是有點兒意思。一個月的時間,夠了。思量間,一抹痞痞的笑容掛在嘴角。隨着笑容一收,吳遲雙腳狠狠的跺在地上,一個黑色的手掌,從身前凝聚。隨即狠狠的擊打在金字之上。

天穹之下,只剩下吳遲清冷的聲音迴盪:“請戰書!小爺接了!”

“好!吳師弟果然是爽快之人。現在我正在閉關,不便多說。一月之後,我自會登頂鑑天峯。今天吳師弟對我利寶峯所作出的事情,來日自當討教。”隨着華爲峯聲音的略過,原本被吳遲打散的金色字體,竟再度凝聚,一息過後,一個大大的殺字。展現在每個人的視線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