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4 Views

屢次被一個小娃子牽制,他們感到很憋屈,不能忍受!

Written by
banner

司空彥寒聲道:“你想要元石,沒有,不要說我們拿不出,即便是拿得出,也不會給你。而且,我現在比較想殺了你。”

陳方嗤笑一聲,搖頭道:“你不敢殺我。”


司空彥皺着眉頭,身上的修爲,再次釋放而出。

其他人見此,都是紛紛運轉修爲,朝着陳方兩人壓迫過來。

錢正放出修爲抵抗。

陳方臉色淡然,沒有絲毫驚慌,身軀筆直地站立在那裏。

司空彥死死地盯着他,但見他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一時間卻是有些爲難起來。

他號召這些人動手,並且放出修爲,爲的,只是逼迫陳方妥協,可以無償破開封印大陣,並不是真的想要收拾陳方。

在他的心裏,還是打着火麟傳承的主意。

其實,在場所有人,沒有一個是傻子,都是打着這個主意,所以大家也都很配合,佯裝聯手,欲迫使陳方妥協。

這也是變相找回場子。

但,他們碰到的是陳方,是前世作爲黑髮大帝風落葉大人的陳方。

跟陳方打心理戰,就有如一個兩三歲的小娃,對着大人耍心機一樣。

在他們看來是心機,是策略,在陳方看來,一切都是透明。 半晌,司空彥長出了口氣,臉色難看至極,直接收起修爲,怒道:“你要什麼,直接說,再廢話,老子今日就是拼得兩敗俱傷,得不到火麟傳承,也要將你拿下,讓你受凌遲之苦!”

所有人都是怒目圓瞪,直直盯着陳方,這個時候,陳方說的什麼話,將直接決定他們的情緒走向。

雖說是打心理戰,雖說在場所有人都是衝着火麟傳承而去,但只要是人,就都會有屬於他們各自的底線。

此時,他們所有人,情緒都已經到了那個臨燃點,若是陳方哪個字說的不對,直接就有可能將他們的情緒引爆起來。

卻見,陳方微微一笑,道:“諸位,我佈下這大陣,到施展激活大陣,到最後破開引爆。 重生魔族之征服三界 ,存在的風險,想必不用我說吧?不然,你們也不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不就是生怕被波及麼?何況我區區一個天元境?”

頓了一下,繼續道:“但是,此番我並不是向大家要什麼買路財,這種事情,先前我也是無奈爲之。”

一名散修強者插口問道:“你無奈什麼?”

陳方嘆道:“窮。”

“……”

蛇鬼道:“先前之事,便暫且不要說,我只問你,現在你既不要什麼買路財,那你是想做什麼?”

陳方輕笑一聲,道:“買路財這種蠻橫之事,不能經常做。如今我要的,是一點辛苦費,還有精神撫慰金。”

衆人昏倒。

蛇鬼沉吟道:“辛苦費,我們同意,我們可以給你。但是這精神撫慰金,卻是從何而來?”

陳方看向那個大陣,道:“要破此大陣,風險極大,我將會在生死邊緣遊走一圈,這對我的精神,造成很大的損害!”

衆人一臉黑線,覺得有些荒唐,但仔細想想,卻又覺得有道理,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

司空彥不耐,沉聲道:“小子,你的廢話太多了。”

陳方笑了笑,道:“大家若是沒有元石,隨便拿點元器丹藥那些,來補償一下就好了,不用很珍貴,象徵性意思一下就行。”

他的話很和藹,似乎還在爲那些人考慮。

但所有人,統一地,卻是怒火噴涌了一下,強行壓制着怒氣,各自開始找東西。

陳方微笑着,看着這一幕,心中卻是打定了主意。


這只是個噓頭罷了。

很快,衆強者各自都取出了元器,或者丹藥,陳方大致掃了一下,都是些凡階的東西,也並沒什麼特殊之處,根本難入法眼。

他的臉上,露出爲難的表情。

轟的一下,司空彥第一個忍不住,修爲轟然爆發開來。

有他開頭,其他人底氣更足,特別是陰陽子厲月幾人,他們最爲痛恨陳方的,當即都是跟着爆發出修爲之力。

一時間,百花國、天焚國衆強者,還有那三名散修強者,都是修爲釋放,手上的攻擊醞釀而起,大有要狠戰一場的姿態!

連濱站在邊邊上,修爲之力似外放似內斂,不知道心裏打的什麼主意。

錢正站在陳方身旁,心頭凝重,體內元力緩緩運轉,隨時準備一戰。

陳方臉色不變,當即掐出幾道法訣,淡淡道:“既然你們都不想要火麟傳承,我便收回爆破大陣,讓你們都在這外邊溜達,然後待時間到了,就各回各家吧。”

隨着他的法訣掐動,爆破大陣的氣息,緩緩消散,那十幾件佈陣元器,就欲飛射而回。

聽得此言,衆強者手上的攻擊,都是緩緩壓制下來,但並沒有散去,心中思緒電轉。


“簡直欺人太甚了!”

一名散修強者,似乎控制不住情緒,氣得臉色漲紅,整個人就衝了上來。

陳方臉色一沉,沉聲道:“殺了他!”

在他話音剛發出的時候,錢正就已經動了,閃向那名散修強者,雙拳轟了過去,“霹靂雙殺拳!”

那名散修強者驚怒不已,手上攻擊轟去的同時,大喝道:“幾位道友,快快出手相助!”

所有人都是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幕,沒有人動手。

“砰!”

那名散修強者,修爲也才天方境四品,再加上根底不足,根本不是錢正的一合之將,整個人被轟飛出數百米,砸落在地面上,氣息一下弱了許多。

司空彥卻是突然出手了,他身體一閃,便是臨近陳方,拍出一掌。

陳方的反應也是快,立即抽身退去。

與此同時,錢正閃身擋在他身前,打出一拳。

拳對掌。

砰的一聲,司空彥退出三步,心頭凝重。

錢正退出兩步,眉頭微微一皺。


司空彥冷笑一聲,再次欺身而上,掌心作勢拍出,“便讓我試試你的戰力如何!問心掌!”

錢正冷哼一聲,迎了上去,再次轟出一拳,“霹靂拳!”

砰的一下,兩人都是強行壓制住衝力,沒有後退,近身交起手來。

“砰砰砰!”

兩名天方境強者的交手,引起四周的環境都有些變化,空氣一陣紊亂,開始哀嚎。

啪啪之聲不斷傳出,是空氣的爆響之音。

所有人都是立即退出一段距離,讓出一個場地,生怕被殃及。

陳方心中暗暗思索,看來這司空彥,是想探清錢正的真實戰力。

這時,陰陽子看向陳方,提議道:“諸位道友,出手拿下那小子,逼他破開封印大陣!”

“讓我來!”

厲月率先動身,飛向陳方。

陳方祭出地魔皇劍,斬出一劍之後,藉此退去,怒喝道:“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誰都別想進主宮!”

話說着,他再次掐訣。

蛇鬼臉色驚疑不定,但馬上便是做出決定,動身擋在厲月身前,道:“厲月宗主,這是個小瘋子,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現在冰焱鼎在他佈下的大陣之內,若是他真有辦法,既不破開封印大陣,又讓陣法自毀了冰焱鼎,那我們真是束手無策了!那會,即便是殺了他,又有什麼用?”

厲月有些不情願地收起動作,惡毒地盯着陳方,道:“遲早把你這無恥小賊,給剁成肉醬!”

陳方停了腳步,嗤笑道:“怎麼?想通了?”

蛇鬼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方纔我們給你的元器丹藥,你收下,然後破開大陣。”

陳方冷笑一聲,道:“一堆破銅爛鐵,外加幾顆糖果,妄想讓我破陣?”

蛇鬼怒道:“你想要什麼?!”

陳方道:“只要層次高一些元器或者丹藥的,我也不要多,隨便來一點就行。”

蛇鬼沉思怒道:“這不可能,地階的元器,直接關係着大家的戰力,而在這個未知的地方,戰力就決定着生存力,怎麼可能給你?你太過分,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不好收場!而不好收場的結果,就是你會死!若說我們?我們頂多是得不到火麟傳承而已!”

陳方嗤笑道:“話說得輕巧,得到火麟傳承,意味着打通了道元三境的大門,或者是更高的境界!爲了火麟傳承,你們可以連命都不要,僅僅是而已嗎?是收了我這個無名小子的命,以此泄憤重要,還是得到火麟傳承,一飛沖天,踏足那你們一生想都不敢想,卻又在心底深處瘋狂追求的境界,重要呢?”

他這話,聲音不大不小,但卻落入每個人的耳中,直接說進了他們的心底。

在一開始的心裏較量上,他們就是輸了。

一方面是更高的武道境界,更高的追求。

一方面是小小恩怨糾葛,或許涉及到一些臉面的問題,但孰輕孰重,真的需要多慮嗎?

泄憤,真的比前途更重要嗎?

答案顯而易見。

他們或許在陳方的接二連三的逼迫手段下,頭腦有發熱的時候,但陳方的這句話,直接把他們埋藏在心底深處的真實想法,直接就給挖了出來。

簡單而暴力。

蛇鬼怒吼道:“你要什麼!”

陳方嘴角露出譏諷,伸手一指,那正在與錢正交戰的司空彥,道:“我要他身上的,那套梅花暗香針。”

蛇鬼長長地出了口氣,似乎在壓制心中的怒火,聲音陰沉無比,緩緩道:“我們替你取來,若是你再出爾反爾,休怪我們沒了耐性,把你殺了!”

陳方淡淡一笑,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只要你們做到位了,我也會讓你們滿意,這僅僅是一場交易而已,本就無需搞得那麼複雜。”

蛇鬼不再與他廢話,覺得這小子死的都能說成活的,當下看向其他強者,道:“諸位,你們覺得如何?”

金蟬子說道:“司空老怪會願意交出來?他沒有那麼大方!”

厲月怒道:“我看,就直接動手,讓這小子在生死不能,給他吃點苦頭,不怕他不破陣!”


陰陽子怒氣衝衝,附和道:“我同意厲月宗主的提議,對這小子,我的耐心已經到極限了!”

女人家的小氣短見,和陰陽子的瘋子性格,這會和到一起了。

蛇鬼不悅道:“你們兩個,真有十成的把握鎮住那小子?讓他屈服?”

兩人怔了一下,他們沒有把握,自從遇見陳方以來,他們一直就都是處於被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