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3 Views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但我是來幫你的。你願與接受血腥狂暴的力量嗎?這樣你就不用再看到這樣的畫面了,自己就可以掌控天地!」那聲音再次傳來。

Written by
banner

龍魂一咬牙,狠心到道:「我接受!」

「很好!仔細聽好我接下來說的話!吾身化修羅,嗜血狂暴,屠盡天下逆吾者!願化修羅之血,賜吾血爆之力!吾獨至尊……」神秘聲音又響。

「吾身化修羅,嗜血狂暴,屠盡天下逆吾者!願化修羅之血,賜吾血吸之力!吾獨至尊……」神秘聲音又響。

「吾身化修羅,嗜血狂暴,屠盡天下逆吾者!願化修羅之血,賜吾血爆之力!吾獨至尊……」龍魂默念。

瞬間,一股血腥的強大能量湧進他的身體,他的雙瞳竟化血紅!

龍魂似乎看到了銀月狼王身體內的血液,緩緩流淌,他感覺自己似乎憑空多了種能夠控制血液的能力!

漸漸的,眼前的世界全都化為了腥紅色,心境也愈加狂暴血腥!

「喝!」龍魂腿一彈,欺身至銀月狼王身前,腿一旋,直*狼王而去!

狼王放開銀雷,退步而躲!

幽冥血匕不知何時出現在手中,龍魂騰身而起,用力往下直插!狼王不甘示弱,利爪上前,駕住血匕,龍魂至上而下,毫無躲避空間,狼王抓此機會,一抓拍前!

龍魂避無可避!

狼王嘴露奸笑!可龍魂竟也回以一笑!

狼王動作為之一滯!他為什麼笑?有什麼資格笑?

「爆!」龍魂一聲怒喝!

這讓狼王精神為之一振!

爆什麼?

緊接著,狼王看到自己攻向龍魂的爪竟然在寸寸碎裂!僅一瞬間就化為一股血之精氣!

龍魂鼻子一抽,血氣就鑽入龍魂的鼻子,融入體內!

「腿爆!」狼王腿骨盡碎!

「爪爆!」狼王右爪*滅!

「心肝脾肺腎!爆爆爆!」狼王體內不斷爆出血液!它的體內器官就像放煙花一樣,炸裂個不停!

「最後一爆!頭顱……爆!」

「砰!」狼王腦袋轟然炸開!白花花的腦漿飛濺而出,龍魂頭一扭,盡數閃去!

一旁的銀雷也有些瑟瑟發抖!此時龍魂根本不是龍魂!眼前的龍魂就像一個地獄修羅一樣,血腥而殘暴!

而且此時龍魂正不斷吸取著狼王的鮮血!

一滴滴紅色的液體不斷通過「龍魂」的手臂融入「龍魂」的體中,他的修為也在狂升!

作為龍魂的契約獸,銀雷的修為也在飆升,傷口也在已飛速恢復著!

銀雷的修為直升!元神九級,半乾坤!

而「龍魂」,血往他身上不斷涌去!

八級元神,九級元神,半乾坤!

可「龍魂」依舊沒有停下的打算,依舊瘋魔!

「轟!」一道紫色的雷呼嘯而下,直衝「龍魂」!破雷及時飛騰而起,擋住神雷!

「轟!」龍魂周身百里的東西全數化為塵埃!

而龍魂的修為也直至乾坤人級一級!


正式登上強者之列! 王憐花打開摺扇搖了搖,笑道:“此時此刻,能讓我猜……我想這一定是和今晚的事情有關?那麼……這一定就是武尊庫房裏的金元寶?音兒你說,我猜的可準?”王憐花說完還不忘拋了個媚眼出去。

山佐天音撫掌笑道:“王公子果真聰慧過人一點就通!不錯,這的確是武尊的金元寶。”

王憐花心思一轉,笑道:“啊哈……音兒你不厚道了,我們在前院辛苦打拼,你卻在後院做樑上君子……坐享其成……”

山佐天音瞟了眼王憐花,嗔道:“王公子,你正經點!”


王憐花撫掌大笑道:“怎麼?難道我還不夠正經麼?”

“你……好了,說正事!武尊庫房裏的金子比這個多得多,至少估計也的兩萬兩。我也曾命人打探過他們的底細,他們並不接生意買賣,有的只是揚州城郊的三百畝土地莊園。而這些土地的產出,一年下來也只有幾萬兩銀子,若再除去日常消耗,那一年下來他們結餘並不多。可見這麼多金子並不是他們自己所得,況且這批金元寶並無官府鑄造印記……”

“等等,你是說……有人私開金礦,那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莫言突然道:“哼,除了天涯海閣那幫子女人,我委實想不出其他人來。”

王憐花道:“那他們爲什麼要賄賂吳浩然,觀那吳浩然的行事作風,也是一身正氣,那麼他爲什麼不顧名聲要被人賄賂?難道爲了兒子武默雲?”

山佐天音微微一笑:“不錯!武浩然的兒子武漠雲,從出生起就體弱多病,近兩年更是連牀都下不來了,天涯海閣有一種祕製丹藥卻可以緩解他病情。”

王憐花長長舒了一口氣:“難怪!我就覺着武浩然和我不是一路人,原來真有內情。”

“噗……”山佐天音抿着嘴笑道:“你也知道自己不是好人麼?”

“好人?”王憐花嗤之以鼻,使勁揮着摺扇想一掃心中不忿。


莫言沉默少許,卻突然點頭道:“這就說得通了,剛纔我們也聽到武浩然要管家發訊息出去,說什麼求藥?那一定是發給天涯海閣的。”

“是這樣……”

王憐花低頭沉思半晌,然後對着山佐天音道:“音兒,你動用快活城的消息機構,查一下武尊培養的弟子都去了哪裏?然後我們要試着切斷他跟天涯海閣的聯繫……”

莫言道:“那武默雲怎麼辦?”

王憐花輕哼一聲:“有快活王在揚州鎮守,那武默雲還會死麼?”

王憐花雖然嘴裏這麼說,但他心中已經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他是不會開口向快活王求取九珠連環的。沈浪雖然不在,但莫言卻在,他相信莫言絕不會坐視不管。

武尊的事情抽死剝繭之後其實也並不複雜,武尊的弟子充其量也只是天涯海閣的外圍爪牙勢力,那麼赤威堂有充當什麼樣的角色呢?王憐花還想故技重施,再探赤威堂。

穿一百根繡花針對朱七七來說還是相當有難度的,但好在再困難的事情都挨不住有心人,朱七七執意要爲沈浪做一件事情,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在經過一整日的辛苦後,朱七七終於穿夠了一百根繡花針,雖然她的手已經被繡花針刺得傷痕累累,雖然她穿的繡花線已經由白絲線變成了紅絲線,但這些一點都不影響結果。

瞧着桌子上密密麻麻的針線,朱七七的心裏涌起了絲絲甜蜜。能夠爲沈浪做事的感覺竟然是這麼的美妙受用。朱七七心裏想着沈浪的時候,那血跡斑斑的十指也變得不怎麼痛了。線穿好了,那接下來就該做衣裳了,可是顧大娘在哪裏?誰來教她呢?

這個時候辛迷風塵僕僕從外面走了進來。朱七七欺上前,急道:“怎麼樣?”

辛迷喝了杯水,才道:“人還是找不到,我本來以爲他會去後山靜思,可是找遍後山也沒就瞧見顧大娘的影子!”

朱七七道:“那他會去哪裏?”

辛迷搖了搖頭:“不知道,莊子上也沒人清楚他去了哪裏,倘若明日早晨他再不回來的話,我就要出谷去尋人了。”

“你出的去?”

“嗯,找人要緊,相信公子也不會怪我!”

“我也想尋沈浪……”

“不行!”

“辛迷?”

“求也沒用!”

“如果你不帶我出去,我就……我就……”朱七七實在不知如何威脅辛迷, 眼眸飄忽,突然瞧見桌子上的剪刀。於是她迅速拿起剪刀對準自己雪白的脖子道:“我就死着瞧瞧!”

“朱姑娘你隨便,辛迷可不是嚇大的!”不屑朱七七的行爲,辛迷自行往繡架邊走。

朱七七是什麼樣的人辛迷不清楚,但他還是低估了朱七七的好勝心。在辛迷轉身坐下的時候卻發現朱七七的脖子上已經血跡斑斑。

“你竟然真的……你何苦如此?”辛迷快步來到朱七七跟前,瞧着一臉堅毅的朱七七竟然不知所措。

“帶我不帶?”

“帶着你辛迷擔不起責任!”

“我如果死了你更擔不起。”

“你當真以死相逼麼?”

“要不試試?”

辛迷輕嘆口氣,無奈道:“算了,帶着你,反正已經這樣了,最壞還能怎麼樣!”

“謝謝你!”朱七七稍稍蒼白的臉上頓時展現出如花笑顏,瞧得辛迷都晃了神。

這是怎樣的女子,前一刻還決絕赴死,後一刻竟然可以笑若春花。

辛迷苦笑道:“你是吃定我了是不是?知道我不能不管你,所以你纔有恃無恐?”

朱七七嘻嘻一笑:“就是,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辛迷無奈道:“好了……收起剪刀上點藥吧!”辛迷說着那下朱七七的剪刀,並從懷中取出療傷的藥爲朱七七塗了上去。

朱七七瞧着辛迷認真說完神情不由笑道:“辛迷,你放心,這次我一定會迴護你的,不讓沈浪罰你。”

辛迷苦笑道:“有你的保證我卻更加不放心了。”

“爲什麼?”

“朱姑娘在江湖上的大事小事流芳境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

“啊……都知道麼?”

“嗯,一件不落的都知道!”

“那我的‘名聲’豈不是很不好?”

“噗……朱姑娘現在才知道啊,所以這次出去你要乖乖的,少惹事!”

“好好好……我保證……!”

其實辛迷是一點都不相信朱七七的保證,但他還是願意給她一次機會,希望這次的保證有用!“謝謝……那你的衣服還做不?”

“做,當然做,現在就做!”說起做衣服,朱七七的興致又上來了。

瞧着朱七七單純爛漫的笑容,辛迷突然想着兩人這樣出去或許也不是壞事。

“也不知你是幸還是不幸,顧大娘是出名的難說話難相處,可你緊緊只用三個字就讓他消失了,也真是奇葩!可現在卻沒人教你了。”

朱七七急道:“那怎麼辦?走之前還能做好麼?”

辛迷笑道:“朱姑娘先別急,我觀你的穿針手法,那是笨的夠可以,而如今你的手也傷了,就算有名師也不定能做出來,何況不出意外我們明日便要離開,時間上也已經來不及了。”辛迷實在不想打擊朱七七,可是事實就是如此。

朱七七神情一跨:“可是我只想爲沈浪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就這麼難麼?”

瞧着朱七七沮喪的樣子,辛迷突然就生出了絲絲感動,這兩個人心中都裝着對方,爲着對方,想着對方;雖然人不在一起,但心意卻相通,這種甜蜜揪心的折磨是外人無法體會的。

辛迷的眸光從朱七七身上轉到桌子上,瞧着一桌子紅白相間的絲線,他忽然心中一動,便有了主意…… 在神嵐帝國的最東邊,一座萬丈雪峰矗立在大地上。峰尖直插雲端,傳說,只要登上峰頂,就能引薦神仙,許下心愿,必然實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