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66 Views

–趙鈺攀附在戰舟外,一點點的挪動著,如果不是有重尺的話,趙鈺不知道要花多大的力氣才能穩住自己的身子,保證不被吹落到戰舟下。

Written by
banner

–走了短短的距離,趙鈺已經是滿頭大汗,兩隻手死死地抓在戰舟上,大廳內的趙王和滄海早已觸覺到了異常,但是看見是趙鈺后兩人就沒有再去關注什麼,不過其他人就不這麼想了,趙紫霄想著趙鈺會不會是想要破窗而入,這幾日他看見趙鈺都是渾渾噩噩的。

–一個時辰之後,趙鈺已經走了一大半的距離,身上已經被汗水浸濕,這光幕承受的力量要比自己足足強千倍之多,但是越這樣,趙鈺就越興奮,甚至想要將戰舟原地拆解了。

–再有一個時辰后,趙鈺看見了王心怡的身影,正閉著眼睛修鍊,趙鈺的動靜在戰舟內的王心怡沒有感覺到絲毫,讓趙鈺只得老老實實的繼續前行。

–「快了快了」趙鈺大口的喘著氣,如果戰舟不動,自己從舟尾跑到舟頭,也不過是一息的時間而已,現在卻要花費這麼長的時間。

–「恩?」趙鈺透過石窗,看向了一間房內,一本本書將整個房間堆滿,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到還有一個人在裡面,只冒著一個腦袋在外面,但是根本不用想,除了趙紫君外不可能會是第二個人。

–來不及欣賞,趙鈺奮力前行,要是被趙紫君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模樣,指不定會怎麼想,可是偏偏害怕什麼來什麼,就在趙鈺吃力前行時,趙紫君因為眼睛盯得太久,有些累了,所以會不時的看向窗外,緩解一下眼部的疲勞。

–一抬頭,一個張模糊的臉出現在窗前,趙紫君瞪了瞪,使勁的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看的太久了,眼睛都開始出現幻象了。

–揉完眼睛后,眼前的人臉變得清晰無比,竟然是趙鈺!!!

–趙紫君呆住了,戰舟行使的速度有多快她可是知道的,在書籍上都有記載的,現在舟外竟然爬了一個人,這需要多大的功力保證自己不被風吹走。

–但是趙紫君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在太一學院的時候,趙鈺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間,會不會也是從窗戶里偷偷溜進來的。

–是,肯定是,趙紫君看著外面的趙鈺,心裡的怒火又瞬間被點燃,手中抓著剛剛看完的書,從窗戶外扔了出去。

–「別啊」趙紫君的舉動對於趙鈺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能在舟外頂著風一點點前行就很不容易了,要是再被書打到,恐怕十有**要掉下去了。

–趙鈺一邊躲著飛來的書,一邊緊緊的抓著向前走,速度竟然快了不少,果然是得力助手啊,放在哪裡都能幫上大忙。

–逃過了一劫的趙鈺沒有敢又絲毫的停歇,一口作氣爬到了了舟頭,迎面來的風似乎要將趙鈺撕碎,但是已經虛脫到無力的趙鈺只能將自己綁在戰舟之上,然後身子轟然倒下。 –風,起於天之上,動於地之間,輕則如柔水拂面,狂則排山倒海。

–趙鈺在舟頭坐直了身子,背靠戰舟石壁,狂風迎面而來,一道道風刃從身上劃過,因為有金絲鎧甲護體,所以整個人只有臉還是那個是最疼的。

–耳邊風聲呼嘯,趙鈺從最初的躁動變得安靜,所有的心思都沉靜下來,腦海中略過無極縹緲現功法,如何藉助風之勢,如何能像混天雷蟒一樣領悟雷勢那樣強大。

–趙鈺在舟頭一動不動的坐了十日,耳邊的風聲漸漸變小,風刃也沒有那麼的強烈,趙鈺第一次睜開了眼睛,目中露出淡藍色的光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見,趙鈺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看來只能領悟這麼一點兒了」趙鈺站起身來,已經不再象之前那麼吃力,已經能夠不藉助外物穩穩噹噹的站住腳步了。

–看著眼前的景色飛速掠過,距離趙國越來越遠,而距離綠洲越來越近,四隻戰舟相距不遠,但是站在舟頭的,恐怕除了趙鈺外不會有第二人這麼想了。

–「借風而行,看我無極縹緲現」趙鈺站在戰舟的最外邊,向著舟尾跑去,順風而行速度自然是快了許多,造成的後果便是趙鈺沒有剎住腳步,從戰舟上跑了下來,掉在地上的瞬間因為強大的慣性,本來是向舟尾跑,但是落地身子卻向戰舟前行的方向倒下,身體被極度扭曲,痛苦無比。

–「啊」趙鈺抱著身子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自己還是遠遠的小看了戰舟行使的速度,也低估了在戰舟上使用無極縹緲現的速度。

–哀嚎了幾息,趙鈺站起身子,戰舟已經快要看不見了,趙鈺起身飛速追趕,要是上不了戰舟,那豈不是自己要徒步而去?

–趙鈺使盡全力追趕,但是兩者之間的距離卻是越來越遠,趙鈺站在原地獃獃的看著戰舟消失的方向

–「你們丟人了!!!」


–趙王和滄海兩人眼中一亮,恐怕除了他兩外,這隻戰舟上還不會有人知道趙鈺落下的事情,但是兩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閻羅殿主,剛才在雪花神院戰舟上跳下一人,如果我們有看錯的話,應該是華南學院那個趙長老」魂尊睜開眼睛,緩緩開口。

–「啊?華南的趙長老,那個人可是威脅性很大的人,戰舟行使的速度如此之快,他竟然跳下去了,難不成是被趙王安排去做什麼事情了?」閻羅皺緊了眉頭。

–太魂殿的實力日益強大,相信從綠洲回來之後,實力肯定會成倍的增強,到時候就有和趙家一奪天下的資格了,魂殿已經默默隱忍了幾百年,也該有一個機會翻身了。

–華南學院成立的第一天,就給太魂殿造成了不少的壓力,背後靠的不是雪花神院,而是趙家,太魂殿也不知道趙家想要使什麼手段,但是只要再給太魂殿一段時間,不管趙家底蘊如何,魂殿也有信心戰勝。

–太一學院一夜之間被洗劫,留下的只有一些人,學院內的寶物都被橫掃一空,魂殿雖然不在乎太一學院的那點兒東西,但是在意的是洗劫太一學院的人,究竟是什麼目的,是盯上太一學院很久了,還是因為聽聞魂殿和太一學院要合二為一才動的手,如果是後者,那麻煩可就大了。

–其次就是萬獸門,這一次萬獸門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本來獸尊突破到地尊,對魂殿來說也沒有什麼威脅,就算是獸尊突破到地尊,想要以萬獸門對抗魂殿還是弱了許多。

–可偏偏萬獸門不僅沒有強大,反而遭受了重創,更讓人注意的是妖治竟然對自己沒有絲毫的好臉色,將自己宗門遭受的重創記在了魂殿的頭上,這可是一個大黑鍋。

–閻羅的眉頭越皺越緊,走出戰舟,眼睛看著身後趙鈺消失的地方。

–獸尊的眼睛也突然睜開,和妖治一起出了戰舟,現在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都被萬獸門盯在眼裡,他們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上一次思華給他們造成的災難幾乎是滅頂之災,身邊許許多多不安的因素讓萬獸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可兒並沒有刻意關注太多,只是向往常一樣站在舟尾,靜靜的看著消失不見的趙國,趙鈺從戰舟上跑下去的瞬間可兒都看在了眼裡,但是很疑惑,如果是趙鈺想要跳下去,必定是迎著戰舟行進的方向落下,而不是蠢到向著趙國的方向跳下,就算是身體在強悍也肯定會受到不小的傷害。

–但是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趙鈺根本沒有想要下去,而是不小心掉下去,但是這個可能性未免要更小一些吧,畢竟沒有誰會那麼不小心,這可是戰舟,掉下去想要追上來,憑著趙鈺還沒有突破到尊者的實力,恐怕有些難了。

–「軒轅殿主,你們先去綠洲,我有點兒事,就不隨你們一起過去了」說完可兒就消失在了戰舟之上,軒轅琦什麼都沒有說,繼續擺弄著手上的一顆黑色玉珠。

–所有人都各懷心思,直到再也看不見趙鈺的身影,才返回了戰舟之內,但是心卻久久不能放下,可兒的蹤影卻沒有被任何人察覺到,知道的除了可兒告知的軒轅琦,再也沒有第二人。

–趙鈺喊完之後就癱坐在了地上,繼續抱著身子哀嚎起來,取出丹藥服下,兩隻眼睛獃獃的看著戰舟消失的方向,自己閑的沒事幹為什麼要去試試縹緲身法呢?一試把自己給試丟了,還沒有人看見,現在就算是哭天喊地也不會有人知道了。

–「趙長老,我沒有打擾你吧?」

–可兒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趙鈺趕緊閉上了嘴,畢竟在女人面前,趙鈺還是要保護好自己的形象的。

–「不打擾,不打擾」說完趙鈺從地上就跳了起來,迅速的向後退了兩步,兩隻眼睛盯著可兒,這個神秘的拍賣師,她怎麼也下來了?難不成這一次是專門要跟蹤自己的?

–「你怎麼也下來了?」趙鈺開口問道。

–「戰舟上無聊的很,我看見趙長老下來了,肯定是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所以我也就跟著下來湊湊熱鬧,趙長老不介意吧?」可兒笑了笑,整個人變得更加美,趙鈺兩眼有些出神,但是王心怡的臉突然出現在了腦海中,讓趙鈺渾身打了一個冷顫,沒有再敢想其他的不良心思。

–「好玩的事情?」趙鈺愣了一下,敢情這可兒以為自己要去做什麼,趙鈺苦笑,難以開口「可兒小姐,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說我是不小心從戰舟上掉下來的,你信嗎?」

–「你還真是從戰舟上不小心掉下來的,哈哈哈哈」可兒也想過這麼一種可能,但是畢竟幾率很小,聽到趙鈺這麼說,可兒竟然沒有絲毫的懷疑,掩面大笑起來,這一笑,讓趙鈺感覺無地自容啊。

–「那個可兒小姐,你也不用笑的這麼開心吧,不過你下來,肯定有辦法追上戰舟,我知道你的實力可是隱藏的很深啊」趙鈺蠻有深意的打量著眼前的女子,當初在拍賣東西的時候竟沒有察覺出絲毫。

–「我哪能追的上,戰舟速度按摩快,本來我以為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畢竟待在戰舟上太無聊了,那趙長老我們現在該做什麼呢?」可兒看著消失不見得戰舟。

–趙鈺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該幹什麼,而且這裡荒無人煙的。

–沉默了許久,可兒伸出手,「我們就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吧,畢竟綠洲還是要去的,說不定就在這路上能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

–趙鈺點點頭,也只能這麼做了,如果能碰到一些妖獸就好了,趙鈺身上還有幾顆契約丹,這樣至少不用花費體力去趕路了,但是看著周圍的景色,好像遇到妖獸的幾率也小的很。

–兩個人走了幾個時辰,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天公還不作美,半空之上電閃雷鳴,過不了多久就會下雨了吧。

–「我們得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我餓了」可兒並不著急去找躲雨的地方,而是將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兩隻眼睛很是可憐的看著趙鈺,趙鈺最受不了這樣的眼神,真想把眼前這個美女給撲倒,但是這個人實力深不可測,要是像花可兒一樣,遭殃的只能是自己。

–「這裡也沒有什麼吃的,要不我們趕趕路,看看能不能捕捉到什麼妖獸」

–剛說完花可兒手上就出現了一大堆的食材,這讓趙鈺張大了嘴巴,這個女人身上怎麼帶了那麼多的食材,修鍊之人對於食物的需求並不是很多,尤其是實力在尊者之上的人,幾乎不用進食,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就好了,這個女人出門還帶著這麼多食材。

–「你別用那樣的眼神看我,我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美食,各種各樣的美食」說完舔了舔嘴角,趙鈺直接崩潰了,祈禱眼前的美女不要再做什麼讓自己容易衝動的動作了,這樣會死人的。

–「你吃那麼多,就不怕變成胖子啊?」趙鈺看了看可兒的身材,相當的誘人,那種誘惑是從骨子中透出來。


–「沒事,不管吃多少我都不會胖的,就算是胖了也沒有任何關係啊,我又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走不動了,你趕緊做吧」可兒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好像是陰謀得逞一般。

–趙鈺也沒有推辭,看了看天空,距離下雨還有一段的時間,取出丹鼎開始做飯,可兒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在李家鎮的時候可兒就注意到了趙鈺,本以為他只是風華雪月的人而已,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他,好像他也很不簡單。 –認真的男人是最帥的,可兒坐在一旁痴痴的看著趙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看一個男人了吧,可兒的臉上浮現出一層紅暈。

–趙鈺沒有絲毫的分心,在廚王的教導下,做菜必須是全神貫注,每一個步驟都要注入十分的精力,稍有分神,這道菜的味道就會受到影響,在真正會做美食人的眼中,這道菜已經算是毀了。


–可兒取出的食材種類豐富,趙鈺簡單的想了一下,幾道菜就已經在腦海中出現,不緊不慢的處理著每種食材,在可兒的面前,趙鈺還不想將自己擁有異火的事情暴露出來,只是用了簡單的丹火,不過對丹火的控制趙鈺早已熟的不能再熟了。

–慢慢的,香味開始在空氣中瀰漫,可兒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來,但是為了不打擾趙鈺,她還是小心翼翼的慢慢走過去,丹鼎中的食材散出的香味越來愈濃。

–趙鈺將幾道菜擺放在菜葉之上,取出一塊布鋪在地上,可兒伸出手指,因為剛出的菜,還是有些溫度的,可兒手舞足蹈的抓著手中的美食,放入嘴中,不斷的吐著氣。

–「真香啊」可兒忍不住的讚歎,因為一些緣故,在李加著呢時她並沒有進入過風花雪月,而趙鈺拍賣美食之時,她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幾道菜現在可兒都歷歷在目,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吃到,就在見到趙鈺時,可兒就知道這個機會來了。

–「我說可兒小姐,身為一個女人,吃東西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趙鈺收回丹鼎,沒想到這個女人對美食竟然毫無反抗之力,估計幾道菜就能把她拿下了,趙鈺一邊自我欣賞著廚藝,一邊在打量著可兒,想要從她的身上找到一些什麼信息。

–「這幾道菜好好吃,我這裡還有不少的食材,待會兒你在做幾道」說完后嘴裡再也沒有功夫說話,東西塞得滿滿的。

–趙鈺撇撇嘴,敢情這女人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御用的廚子啊,當真以為做這麼幾道菜不費功夫啊,趙鈺可是知道物以稀為貴的,而且要想從可兒嘴裡聽到什麼消息,這個胃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要時不時的吊著,這樣才會對自己有利。

–趙鈺也好久沒有吃到這麼新鮮的食材了,也動嘴,但是速度明顯比可兒要慢了不少,當趙鈺吃了沒有多久后,地上已經是空空如許,只剩下了幾片盛放美食的菜葉了。


–「你做的真好吃」可兒竟然打了個飽嗝,一臉滿足的樣子。

–趙鈺搖搖頭,完了,身邊這個是十足的吃貨,以後跟她在一起必須要加快吃飯的速度,要不然最後自己連湯都喝不上。

–「轟隆隆」天空上雷鳴聲更加強烈,黑壓壓的烏雲已經飄到了頭頂,幾滴雨水落在趙鈺的臉上。

–「我們趕緊去找個避雨的地方」趙鈺站起身來,神識散出,這裡只有一些矮矮的灌木,連一棵長得像樣的樹都沒有,不遠處是一個小山丘,或許那裡有躲雨的地方。

–「這雨一時也不會太大,要不你再做幾個菜,我還想吃」可兒又取出一堆食材,趙鈺狠狠地瞪了瞪,這貨怎麼還想著吃,直奔山丘而去。

–可兒收起食材,跟著跑了過去,已經吃了幾道菜,身體也不是之前那麼饑渴了,反正趙鈺在身邊,可兒又很長的時間來品嘗的。

–來到山丘,趙鈺四處找尋,終於找到一處可以安身的山洞,不過空間不大,勉強能夠容得下兩人,趙鈺去砍了不少的灌木,鋪在山洞前,阻擋冷風的侵襲。

–可兒蜷縮在山洞中閉上眼,因為這裡空間太小了,而且還是孤男寡女的,可兒不怕趙鈺來強的,他的實力不過是半步尊者而已,更何況自己的身上還有不少的護身符,只是畢竟男女有別,待在一起還是很彆扭的。


–山洞外風聲呼嘯,就像是在戰舟上聽到的一般,可惜現在只能躲在這個小小的山洞中,還要徒步去綠洲了,雨水從天空落下,嘩啦啦的響著。

–一切安穩之後,趙鈺才開始認認真真的打量著可兒,這個女人讓人有些捉摸不透,在神機閣當拍賣師的時候,每個動作都透露著成熟女人獨有的味道,眼中全是商人的精明,而在戰舟之上,眼神中卻是透露著悲傷,彷彿是一個受了傷的女人,在美食麵前又變成了小孩子,完全不顧周邊的情況,眼中只有美食,現在安靜下來,閉著眼睛,又變成了一個小女人一般,只不過某些地方不小。

–趙鈺眼神的落下,被可兒全部收進眼底,現在的趙鈺才像是當初在神機閣見到自己的樣子,兩隻眼睛就像是餓狼一般,想要隨時將自己吃掉。

–在趙鈺*裸的注視下,可兒的臉上開始發燒,真的不知道趙鈺會不會忍不住對自己下手,要是這樣的話,估計會被一腳踢出山洞,讓趙鈺淋一晚上的雨。

–趙鈺現在只是好奇眼前的女人,看到某個地方時也會多看幾眼,要是說到下手的話,趙鈺可真的沒有想過,且不說這個女人的實力怎麼樣,要是被王心怡知道了,自己可就徹底上不了王心怡的床了。

–觀察一陣後趙鈺靠在石壁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跑了一天也有些累了,明天天亮了還要繼續趕路,漸漸進入了睡眠,呼吸逐漸變得均勻,輕微的哼哼聲在安靜的夜晚響起,而裝睡的可兒卻再也忍不住,緩緩的睜開了眼。

–可兒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感覺有些丟人了,想想自己在神機閣的時候,什麼場面,什麼人物沒有見過,現在卻被趙鈺這麼一個剛剛長大的孩子給嚇著了,要是論歲數的話,自己大了不少。

–「這麼小的歲數就能成為一個學院的長老了,而且將華南學院打理的相當神秘,不知道華南學院究竟有什麼底蘊可以拿出來喝四大學院相抗衡」可兒的腦中出現了王心怡的身影,這個女人也不簡單,兩人在一起也算的上般配。

–不知道為什麼,可兒想起王心怡時就會下意識的和她做個比較,論容貌的話,兩人不相上下,性格的話,那個王院長好像要霸道一些,自己相對來說溫柔吧。

–可兒臉色又變得紅了許多,使勁的搖了搖腦袋,自己怎麼會想到那裡,好像在爭風吃醋一樣,不過很快可兒的臉色就變得哀傷起來,這一次綠洲之行結束后,恐怕自己再也回不去趙國,沒有自由之身了吧。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時候,可兒才閉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好舒服啊」趙鈺睜開了眼,感覺懷中有人,忘了自己住的是山洞,以為還在戰舟呢,懷中的人自然是自家大老婆王心怡了,伸出手使勁的抱了抱,很自然的放在了某個地方,好像又豐滿了一些。

–「別鬧,我在睡睡」可兒昨天吃了那麼多好吃的,趙鈺做的美食不光是用來享受填飽肚子的,對修鍊也有著相當大的好處,可兒感覺全身無比的舒暢,自然睡得香了。

–趙鈺湊過腦袋狠狠地吻了下,兩隻手開始不老實了,嘴角微微揚起,顯得無比滿足。

–可兒感覺到身上的異樣,猛地睜開了眼睛,趙鈺閉著眼睛,正一臉無恥的上下亂摸,一聲尖叫在山洞中響起,一頓拳打腳踢之後,可兒走出了山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了看還好沒有被脫掉,就是留下一些痕迹。

–因為剛剛下過雨,溫度有點兒低,可兒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趙鈺被這一頓拳打腳踢打醒了,鼻青臉腫的走出山洞,難怪自己摸得時候覺得變化那麼大呢,原來是另一個人。

–「無恥」可兒咬咬牙,但是沒有發出聲,趙鈺一邊摸著自己的臉,不知道現在已經變成了什麼樣子,但是肯定很慘,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什麼善類,呆的時間久了誰知道會不會出什麼事。

–可兒雖然生氣,但是看到趙玉的樣子之後,好像自己下手有些重了,雖然他很可恥的對自己做了一下不該做的事情,但是看他的樣子好像也沒有清醒,山洞那麼小,天氣那麼冷,相互靠在一起取暖可能也是下意識的動作吧。

–趙鈺就獃獃的看著眼前的美人兒,什麼也沒有說,雖然挨了一頓打,但是自己也佔了一點兒便宜,就算是兩清了吧,但是從現在開始兩個人絕對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那個我們趕路吧」可兒先開的口,她只是需要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情就好了,平日里在拍賣的時候也有不少的異樣眼光,不就是被摸了一下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自己都已經二十五歲了,要是一直待在綠洲,早就生孩子了吧。

–「哦,那個,要不你先」趙鈺結結巴巴的開口,想說,但又開不了口,但是不說吧,很彆扭的,就在半夢半醒時候,自己好像親了一下可兒,現在她的嘴邊山還留有菜渣子。

–「嗯?」可兒看著趙鈺的樣子,難不成他還會害羞?看王心怡和他的樣子,兩個人恐怕早就不知道睡了多久了,就這麼點事應該不至於吧,還是自己對他來說吸引力太大了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