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5 Views

兩人向天空飛去。魔術師摘下自己的帽子拋出,帽子一度消失後以驚人的數量出現在兩人周圍保護着她們。從地面飛來的彈霧全部被帽子吸收了。她們全速向南方飛去。

Written by
banner

在確定與防線有了很大距離後她們在高空停下了。羅綺娜馬上就開始了魔法的準備工作,魔術師飄到了更高的上空和她保持了距離。

羅綺娜閉上雙眼,她的周圍立刻吹起大規模的風。風向周圍擴散開,不久出現了大量紅色的絲狀光芒。光伴隨着微風來回浮動試圖描繪着什麼。

這時下方城市的廣播、電視等等各種設備中傳來了卡利薩的聲音。

“呵呵,這不是小魔女嗎?我們又見面了啊。這還真是有緣啊。”

面對卡利薩的招呼羅綺娜只能苦笑着。

“這邊可一點都不想見到你啊,你這個怪物!!”

“呃,怪物再怎麼說也太過分了吧。我們可是在不同時代的‘魔女遊戲’中多次相遇過的舊友哦。”

羅綺娜沒有再回應她專心進行魔法的準備工作。隨後周圍的作戰單元開始對空中的羅綺娜發起了攻擊,但是這些攻擊全部被魔術師所佈置的帽子吞噬了。 【南城區總部 諸葛宅 15:26】

小權獨自坐在房頂上向北方看去。

“這次也沒有我出場的機會嗎?Ha~”

兩隻白狐坐在小權身邊用掌上的肉球撓着她的手。

“呵呵,謝謝。我沒關係的。”

這時小權身旁一隻小尺寸音響中傳出了卡利薩的聲音。

“小狐狸,讓你久能了。可能有參戰的機會哦。對方打算使用麻煩的魔法。我已經試圖阻止了,但是並沒有起效。你去接替東大橋的艾莉等人蔘與防禦。那裏的防禦比較薄弱,拜託了咯。”

接到指示後小狐狸露出了笑容。


“明白了。”

小狐狸嗎……,令人懷念的稱呼啊。

兩隻小狐狸跳到小權肩上她跳下了房頂。

【北城區偏南處中立區 15:44】

羅綺娜的魔法已經差不多完成了。天空中紅色的光芒描繪出難以解讀的文字和圖文形成巨大的魔法陣覆蓋了天空。整個魔法陣半徑足有一百米。

那並不是一個魔法陣。仔細觀察並不難發現,大量的魔法陣重重疊加在一起。這麼大規模的魔法陣也難怪需要消耗這麼長的時間。

[吾以毀滅的魔女之名在此宣告,此處爲毀滅的中心!毀滅之意識啊,你將化爲吞噬一切的火焰;毀滅之意識啊,你將變成斬斷一切的利刃;毀滅之意識啊,你將變成粉碎一切的重錘!!再度降臨於人世將一切迴歸虛無吧!!]

魔法陣的下方出現紅色的瘴氣向周圍擴散開。與瘴氣接觸的一切都消失得無影無影蹤。不要說卡利薩的戰鬥單元,就連樓房和大地也被侵蝕了……

【城南郊區軍事基地】

卡利薩坐在車間的房頂上。她周圍成千上萬的窗口接二連三地消失了,片刻後就只留少幾個。

“呃,我可是投入了30%左右的戰鬥單元啊!!修復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小魔女,你打算怎麼賠償我啊!ha~到底誰纔是怪物啊。

卡里薩瞄了一眼那幾個沒有消失的窗口。

“嗯~似乎還有可以用的東西啊。”

卡利薩打開一個還未確認的窗口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嗚哇,核潛艇啊。話說回來的確有將那玩意收到自己的收藏中呢……嘿嘿嘿,這實在是不能用啊。會演變成全面戰爭。”

【東北城區中立區上空】

羅綺娜全身無力從掃把上滑落被魔術師接住了,她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畢竟之前已經消耗了不少魔力,在這種狀態下還使用這誇張的魔法。她已經精疲力盡了。

魔術師向下方看去,眼前的景色實在讓人膽寒。被瘴氣吞噬的部分完全消失了,熔岩從地底流出很快就形成了熔岩池。由於敵方單位的完全沉默的緣故周圍的一切也慢慢開始恢復。

隨後琉璃拉着夜的手從遠處跑來停在魔術師身旁。(誤,琉璃可以在空中奔跑。)

透視貼心高手 。這時魔術師的帽子出現在夜腳下出現並變大到足以用帽檐作爲立足點的尺寸。琉璃放開夜,她站在了帽檐上。

“雖然聽她說過,但是實際看一下還真是誇張的魔法啊。”

“接下來怎麼辦?似乎還有點時間。”

“也是啊,對方都做到這地步了不還點顏色怎麼行?琉璃,你的消耗也不少。帶着羅綺娜回去吧。我和魔術師再稍微看下情況。”

雖然琉璃有些不甘心,但是和紅樹的戰鬥她的確消耗了不少魔力,無奈她只能答應了。


“好吧。”

琉璃接過羅綺娜掉頭離開了。

“我們也出發吧。”

魔術師也站到了帽子上,帽子向南方飛去。不久她們就來到了東大橋。兩人感覺到一個熟悉的魔力露出苦笑。

“呃,剛纔的兩個魔女已經不在了。不過……。”

遠處數百米外,小權站在一塊漂浮在半空的石頭上。

“夜,我們是不是該跑啊?”

“不行, 劍帝的悲慘人生 。我可不像你可以在空中移動,依靠你的帽子恐怕跑不掉。交給我吧,擔心會遇到她我準備了殺手鐗。”

話雖然這麼說也多少也有些不安,畢竟她們的魔力剩下也不多。此外小權又是極具實力的強敵。

小權飛到了兩人面前。

“不跑嗎?還是說,你們覺得能贏我嗎?”

小權跳到了帽檐上。她並沒有在意魔術師,但是夜臉上那自信的笑容讓她多少有些不快。

夜從身後取出一支方形的盒子並將蓋子打開。看到盒子內部的東西后小小權的眼睛瞬間亮了。

那是一隻看起來很好吃的草莓蛋糕。小狐狸注意到自己的失態立刻試圖重振自己的形象。但是她的臉卻微微紅着。

“咳!你以爲這種東西能夠收買我嗎?”

“不要?那我可吃了哦。”

聽了這話小狐狸急了。

“等等!我要!!唔~!太卑鄙了!!居然把蛋糕當人質!!”

一旁看着這鬧劇的魔術師無奈的笑着。

“呵呵還真是可愛的人質啊。”

小權的態度變了,透露出小動物般的野性。夜見情況不對便將蛋糕舉了起來。

“不要亂來哦,如果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這蛋糕就會落入江中哦。”

“唔!浪費食物是會遭天罰的!!”

“現在已經超過下午四點了哦。在持續戰鬥已經沒有意義了哦。”

聽了這話小狐狸才理解到自己完全中了對方的圈套。她強烈得敵視着夜。夜依舊冷靜的面對她。

“再打下去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超市小法師 ,這個蛋糕送給你。作爲條件當我們沒有來過這裏怎麼樣?”

既然時間已經到了小權自然不會做任何猶豫,她猛地點了點頭並從身後取出自己的專用叉子和小刀。

夜將蛋糕遞給她,她接過來便一小口一小口得吃了起來。夜乘她毫無防備之時眯起雙眼撫摸着她的腦袋。

ha~好可愛~,真想就這麼繼續……。不行不行!得在其他魔女趕來之前趕緊離開。

夜和魔術師帶着滿足的笑容轉身離開了。爲了不驚動小權,魔術師沒有回收帽子。夜也只能跳到大橋上步行回去了。

領土戰結束後市內各勢力分佈依舊非常穩定,除去隨時可能消失的小陣營外主要有五個陣營。他們分別是詢所在的城區東南陣營、夜所屬的城區東北陣營、城區西北陣營、城區西南陣營以及城區中心陣營。

本次領土戰除了中心陣營和東北陣營外其他陣營都能沒有任何變化。東北陣營集中部分主力對中心陣營發起猛攻併成功佔領了兩個區域。詢所在的東南陣營由於人手不足暫時無法擴張領域的範圍。

【諸葛宅 16:21】

萱組和詢組完成領域邊界的探查工作後回到別墅。他們來到大門前,等待他們的除了塵外還有一名不速之客。是一名少女。

深紅色稀薄的禮服,長裙上帶着不少黑的花邊。 鮮紅的長髮除了劉海外大多數頭髮都集中在右側耳邊紮成馬尾,赤紅的雙眼讓人產生正在燃燒搬的錯覺。怒火?實際上她的心情的確非常糟糕。

少女掃視了四人後將視線停在了紅樹身上並瞪了她一眼。兩人四目相對只是一瞬間,下一個瞬間紅樹受到驚嚇退後了兩步。此時所有人都以冷漠的眼神看着她。面對這樣的視線紅樹立刻開始辯解。

“不是的!剛纔那不是因爲害怕,是因爲……”

紅樹還沒說完少女打斷了她的話。

“受啊……看來的確是無害的。我的目的你們多少應該有頭緒吧?”

聽了對方的話紅樹發起了強烈的抵抗。

“誰是受啊!!不要說奇怪的話啊!!”

可惜沒有人把她的抵抗當回事。詢回答了少女的提問。

“紅樹的階段問題吧。”

少女的注意力轉向了詢,她以察覺這點是理所當然的態度看着詢。

“沒錯。我是赤之騎士團的主人弗萊婭·卡薩拉斯。真是糟透了!!爲什麼羅潔麗雅特地讓身爲騎士團長的我做這種無聊的工作!”

並沒有人感到意外,畢竟見到騎士團長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基本已經可以通過氣氛來判斷了。

“她第四階段的能力效果明顯已經是第六階段的範圍了,但這是我們騎士團的失誤並不是本人的錯。紅樹,你今天開始就是大地之魔導書、萬受的魔女了,無條件晉級第六階段。”

“萬受的魔女!!什麼啊這是!抗議!這怎麼能忍受得了!!”

萱走到了紅樹身旁。

“玩笑到此爲止吧。”

萱的心情明顯很糟,現在的她即便對方是騎士團長也完全不會在乎。

“似乎是有點過頭了,龍脈的魔女,這就是你作爲魔女的署名。”

弗萊婭再次將視線轉向詢。

“我的目的已經達成,就不多做逗留了。”

弗萊婭從詢身邊走過離開了。

詢無法理解她視線的意義,撓了撓後腦。

“我做了什麼讓她不高心的事嗎?”

哼!塵笑了笑回答:

“不用在意,弗萊婭向來都是那種感覺。好了今天大家也累了,回去休息吧。要得到第五階段的卡片只有通過參與騎士戰場獲得,我已經幫你們安排好了。在下個星期的週三進行。在那之前就隨便參加些魔女戰場吧。”

說完詢將視線轉向了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