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5 Views

可是風三這兩個字落入流子茵的耳中,卻是讓她震驚無比!風三當時可是名滿京城,整個鳳凰城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風三的豐功偉績,聽說他風三深受當朝女皇陛下恩寵,只可惜一頂望月大陸姦細的帽子戴在他的頭上,英年早逝,實在可惜。沒想到一年多之後的望月大比他的妻子卻出現了,還是陶紫凝這麼個嬌滴滴的大美人,這可是閉月落雁國從來沒有過的新聞,流子茵怎能不震驚!

Written by
banner

不光是流子茵,在場所有熟知風三這個人的高手,聞聽陶紫凝所言之後,都是訝然不已。同時又想到既然風三早就有了妻室,那麼應該有後人才對?可是這陶紫凝身材模樣還跟少女一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陶紫凝還沒有生育過,也就是說,風三和她沒有留下後代。

流子茵嘆息著,搖了一下頭。

箬姬公主卻是面露驚詫之色,隨即有恢復平靜。風三活著的時候,沒少破壞刺狐國的好事。先是設計壞了七個哥魯愚荊和三公主玉嫣然的好事,後有打敗了七哥魯愚荊進攻火焰城,險些活捉了魯愚荊,再後來又與南方十國結盟,使得刺狐國前後掣肘,不敢造次。特別是風三在關鍵的時候又破壞了她九公主箬姬佔領鳳凰城從而控制整個閉月落雁國的計策,在自己眼皮子低下救走玉家三姐妹,可以說,最恨風三的人,除了魯愚荊就是她箬姬了。

雖然風三死了這麼久,可是一聽到風三這個名字,箬姬公主心裡就是一陣不舒服。不舒服歸不舒服,箬姬公主還是很佩服風三的,以一人之力解了閉月落雁國的危機,實在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人才! 此時聽說陶紫凝就是風三的未亡人,心中也不由得讚歎陶紫凝長的美麗,也只有這樣的美人兒才配得上他風三。

那邊方首魁心裡也是一愣,沒想到陶紫凝會是他的死對頭風三的老婆,不由得暗暗恨道:「這個風三還真有福氣,竟然擁有如此美貌的女子為妻,真是氣死我了!」

不過,他方首魁很快就調整過來心態,心說:「他都死了這麼久了,我一個大活人跟一個死人計較什麼?不過這個小娘子倒是很可人……」

方首魁在哪裡胡思亂想,他要是知道眼前的這個樂無憂就是他所想的風三的話,還不得立馬從巨石上面栽下來。

乾坤霹靂手雲里浪對風三那把九陽罰惡劍很是在意,風三死了,那把九陽罰惡劍應該在陶紫凝那裡才對,要是能夠把那把劍弄到手,那自己豈不是如虎添翼!

忘情仙子更是震驚無比,樂無憂的劍法太過玄妙了,難道他騙了自己?他已經得到仙機九子的真正武學……

在場的人各懷心思,一時間妙筆蓮花台上靜悄悄的,連個呼吸聲都沒有。

羽風也沒想到自己這個曾用名會有這麼大的魔力,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樑,又揚了一下眉毛,這才開口打破了沉寂。

「嗯,哎,那個我們還要比下去嗎?」

又是一陣沉寂……

終於還是張邋遢首先發話:「咳,咳!我看不用比了。其實高低上下已經明了了。乾坤霹靂手雲里浪,不愧是霹靂手,掌心放雷,無人可擋,當屬武學第二層之第一人。黑山老怪、香玉韻武功不相上下,並列第二,相信大家也沒有什麼異意,陶紫凝年輕卻是武功超群,當屬第三,其餘人等雖然略有高下,然,相差不大,希望以後能夠有所突破,更上一層樓!」

眾人紛紛點頭,算是默認!

不過,張邋遢看向羽風目光卻是另有含意。之前羽風和方首魁比劍的時候,使出的那一招絢麗奪目、玄妙無比的劍法,著實是極其惹人眼球。如果單純的論其劍法,當屬此次望月大比的第一人莫屬。張邋遢之所以沒有提及這件事情,是因為他事先得到羽風的暗示,這讓張邋遢是一頭霧水,反是參加望月大比的哪一個不是想要獲得好的名次?這個樂無憂真是讓人琢磨不透。

羽風那一招七劍倒懸,是九陽罰惡劍法的第七式,羽風因勢制宜的使將出來,竟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劍就挑下方首魁蒙在頭上的黑色頭套,使得方首魁露出了真實面目!

就在羽風使出這一招七劍倒懸的同時,正在與人拚鬥的乾坤劈靂手雲里浪用眼睛的餘光隱約看到了,當即心下就是一驚,差一點兒被對手一掌打中。

這一招劍法太像一個人了,好像又不是,難道是自己看錯了?之前那個拿著九陽罰惡劍的風三極有可能是那人的傳人,不過這個風三已經死了,就算他得到了那人的真傳,他的衣缽也算徹底的失傳了。好啊,讓你跟我搶女人!乾坤霹靂手雲里浪當時還是驚喜若狂了好一陣子。此時驀然又好像見到了類似那人劍法的一招半式,怎能不心驚?

如此驚艷絕倫的一招,就是功力大漲的自己,猛然間遇到,恐怕也會措手不及,連連後退。

當然,天下類似的劍法不少。不過,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劍法劍術的差別就在與細節上,要說這個樂無憂施展的劍法是那人的劍法,可是又有不少差異之處,也許他不是吧?!

雲里浪安慰著自己。

「哈哈哈……」

「哈哈哈……」

「咯咯咯……」

妙筆蓮花台本來就漆黑的夜空之上忽然傳來一陣大笑之聲,有男人豪邁的笑聲,更有女人嬌柔的笑聲,在空中交織穿梭不已。

隨著笑聲,天空之中驀然驚現一片巨大的亮光,足有數里方圓的一團白色的雲霧出現在了妙筆蓮花台上方數百米的高空之處。


漆黑的夜晚竟然出現了這種超人類的力量,讓下方的眾人震驚之餘,又是無比的艷羨!

天機高手之間的比試開始了。

「轟——」

一陣悶雷響過,上方白色的雲霧中好像伸入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在不斷的攪動,原本還算平靜的雲霧突然激烈的上下翻騰起來。同時一股巨大的壓力驀然降臨在妙筆蓮花台。


「不好,大家快撤下妙筆蓮花台!」張邋遢大吼一聲,像瘋了一樣第一個就順著台階極速下了妙筆蓮花台。

第二波就是以前曾經參加過一次或更多次望月大比的人,跟著張邋遢就下了妙筆蓮花台,有的順手還拉著身邊的人一起走,更多的是對身邊的人都來不及顧及。


羽風等第一次參加望月大比的人,屬於是第三波。當這波人馬反應過來,想要下去的時候,那股莫大的威壓終於降臨到眾人的頭上。

「啊——」

「我的頭好疼啊……」

「跑啊——」

眾人亂做一團,驚慌失措的往妙筆蓮花台的下方逃竄,可是已經晚了,巨大的威壓死死的將眾人禁錮在妙筆蓮花台上,動彈不得。

這個時候,眾人終於明白,先前那些人為什麼會拚命的往下逃了。威壓造成的痛苦是極其的難以忍受的,就像把人關在一個密閉的容器裡面,在往容器裡面灌輸壓力遠遠超過數個或是數十百個大氣壓壓力一樣,人的五臟六腑都快要爆炸了。

眾人見無法避開這股龐大的威壓,就不再紛嚷,一個個盤坐於地運功抵禦這股威壓。

「哈哈哈……桃花姬,多年不見,你的功力不僅高了不少,而且模樣越髮長的水靈了,比之那些十六七歲的處子還要嬌嫩,啊哈哈……」

一個男子邪魅的笑聲從白色的雲霧裡像悶雷一樣滾滾傳下,震的下方眾人險些心神失守,口吐鮮血。

「好——JIAN——YIN,你閉嘴!你罪惡滔天,我桃花姬早晚把你抓住,為那些受辱死去的姐妹們報仇雪恨!」

猶如九天仙女銀鈴般的聲音,灑落妙筆蓮花台上,傳入眾人的耳中就像吃了解藥,那個男子聲音造成的危害,瞬間不復存在,只是那股威壓依然存在。

「哈哈,桃花姬,你這麼不惜損耗真力保護下方這些螻蟻,就不怕我趁機將你打敗,然後把你……」郝劍雲的聲音在空中回蕩著,卻沒有了剛才的殺傷力,顯然空中的二人正在比拼功力高深。

「哼,你不也一樣!小心老娘捉住你,剝了你的皮!」桃花姬好似咬牙切齒的嗔怒喝罵著郝劍雲。


「哼——」郝劍雲哼了一聲,不在言語,顯然二人對峙到了關鍵時刻。

天空中又恢復了平靜。

下方的眾人不知道,天機高手造成的這股威壓,對他們會帶來極大的痛苦,可是也是一次而且是唯一一次歷練提高身體強度和韌性的機會。為什麼說是唯一一次?難道以後身體素質提高上來之後就不能再次在這股威壓下繼續歷練了嗎?

對,就是不可以。至於為什麼?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是以前有人不信,結果爆體而亡,以後再也沒有人敢以身試法了。這才是參加過一次望月大比的人真正狼狽而逃的原因。

修到這一步的人,哪一個不是天資聰穎,刻苦耐勞的人,好不容易修鍊到這個層次,誰想死啊?不跑?不跑才是傻瓜!

羽風盤坐在,極力的抵抗著上方的威壓,體內好像有一團燃燒的烈焰,錘鍊著五臟六腑。巨大的壓力,撐得羽風的身體都開始膨脹起來,表面的皮膚更不用說了,膨脹的就差脫離肌肉結締組織了。那種感覺就像剝牲口的皮一樣,先把皮用氣管子沖足了氣,使之與皮下組織自動脫離,然後用力一撕。

「嘩——」整張的皮就下來了,好恐怖,嚇死俺了!

好在這股壓力就保持在這個水平,就是這樣還是有人受不了壓力,終於——

「嘭——」

不知道是誰,連慘叫一聲都沒有發出來,就皮開肉綻,自動爆裂而亡。其他人明知有人受不了壓力爆體而亡,心中驚駭不已,可是誰也不敢分心,拚命的運功抵抗。就是這樣,依然還是有人步其後塵而去。

「轟,轟——」

天空中的白色雲霧有翻騰起來。

「桃花碧波掌,花自憐兮,碧波流!郝劍雲看掌!」

「哼,穿雲劍,裂天穿雲!」

「轟——」

「嗤——嚓嚓——」

掌擊劈空之聲和劍破蒼穹之勁力響徹在高空白色雲霧之中。那聲音就像一個仙子和一個魔頭,一個發出拯救蒼生的福音,一個施展可以制人於死地的心魔之禍。眾人苦苦掙扎間,也知道上方二人爭鬥的甚為激烈。每一掌,每一劍,擊出的力道都足以撼山裂地。

腹黑總裁,前妻撩上癮 。怪不得郝劍雲把這些人稱作螻蟻。到了這等地步,已經不是憑藉人數就可以彌補實力的不足了。不是螻蟻又是什麼呢? 羽風一邊運功抵禦壓力,腦海中快速的閃爍著這些念頭,對強大力量的渴求,使得羽風極力的支撐著。

「啊——」

「嘭——」

隨著一個女子驚駭的尖叫,身體爆裂的聲音再次傳進羽風的耳中。

羽風聞聲一驚,這個女子的聲音也太像陶紫凝的聲音了。羽風心中稍一分神,外界的壓力立刻蜂湧而入,羽風只覺內臟一鼓,險些被撐爆。巨疼使得羽風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急忙收斂心神,運足功力,這才堪堪將進入體內的壓力逼出體外。

羽風暗道好險,稍微思索了一下,就判斷出剛才身歿的那個女子不是陶紫凝。陶紫凝的功力應該比現在的自己要略高一籌,自己都沒事,她更加應該無事才對。想到這裡,羽風就心安了下來,排除雜念全力對抗外界的威壓。

「嗤——」

「吧唧!」

「哎呦,好你個臭娘們,竟敢打我的臉!」

郝劍雲惱怒的聲音突然在白色雲霧中響起。

「哼,誰讓你削掉我的半截衣袖?不打你的臉,打你哪裡?」桃花姬冷哼一聲,連充滿了冰雪的妙筆蓮花台的溫度驟降了好幾度,使得不少正運功抵禦壓力人的人打了個哆嗦!

「打我這裡呀,桀桀桀……」郝劍雲不懷好意的說了一句話。

「不要臉!剛才要是一掌能把你廢了就好了,省的你胡說八道!」桃花姬怒聲嬌喝。

「你說什麼?」

「好話不說二遍,哼!」

「你……」

二人顯然已經分出高下,郝劍雲依然還是稍差那麼一點兒點兒,輸給了桃花姬。

不僅武功上輸給了桃花姬,連鬥嘴郝劍雲好像也沒佔多少便宜。

「哈哈哈……」

剛剛平靜了的白色雲霧忽然變成了紅色的血雲,將潔白的妙筆蓮花台渲染成了血色世界。一直施加在眾人身上的壓力沒了,一股急劇的殺戮氣息瞬間籠罩了整個妙筆蓮花台。

一陣驚天動地的大笑之後,一個無比囂張的聲音在紅色血雲中震蕩開來:「你們兩個別在這膩歪了,這麼久過去了郝劍雲你依然不是桃花姬的對手,真笨死了!老規矩,你們倆還是一起上, 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 ?來吧,哈哈哈哈!」

「呃?天狼吞月!」

桃花姬和郝劍雲齊聲驚呼道。

「碧波掌,萬掌呈威——」

「穿雲劍,劍劍穿雲!」

「堰月神功,月初弦!」天狼吞月雖然囂張,但不敢藐視桃花姬和郝劍雲的聯手最強進攻,直接使出看家絕技,堰月神功的第一式,月初弦。

血色雲霧中驀然出現無數掌影組成的桃花和劍光組成的劍蓮,浮在血雲上嚴陣以待。

「嗡——」

所有的血雲忽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一輪下弦月,月如金勾,懸挂在空中,夜幕後無數的繁星將這輪金勾襯托的極其的浪漫、溫馨。

如果你這樣認為就錯了,金勾、金勾,堰月無數!就在對面的桃花掌和穿雲劍蓮發起進攻的一瞬間,金勾發生了變化。

「嗡——」金勾再次發出一陣轟鳴,金勾由一生二,由二生三,三生九……不到半個呼吸的時間,滿天的星辰就被無數金勾所取代。

「轉!」

一聲吶喊,所有的金勾開始互相旋轉著迎向攻擊而來的桃花和劍蓮,瞬間三者就碰撞在一起。


沒有碰撞的巨響,更沒有因此掀起的強大氣場,就那麼無聲無息的交織在一起。

「金勾釣魚!」

又是一聲爆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