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0 Views

「你……」金力氣咽。

Written by
banner

「去死吧!」金力一聲大喝,一道巨大的狼影出現在金力身後,在他眼裡沒有所謂的手下留情,對誰都是全力以赴。

嗷嗚~~~

「殺!」

一聲孤狼嚎叫,只見一隻青煙幻化的惡狼憑空出現,瞬間撲向獨孤逍遙。

破!

對此,獨孤逍遙隔空打出凌厲的一拳。

噗~~~

穿越重重狼影,拳印狠狠的打在了金力的身上。

噗!

心神受到了巨大的打擊,金力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瞬間萎靡不振。

「你……」金力露出了恐懼的表情,這到底是什麼人,竟然一招就破了自己最強的攻擊,簡直能與門主比肩。

「咳咳……小子你等著,我貪狼門不會放過你。」金力咳嗽著說道。

「你能走得了再說。」

踏!

獨孤逍遙向前邁出一步,四周空間突然變得有些扭曲,金力臉上頓時露出了恐懼的神色,早已失去了戰意。

翁~~~

然而就在這時,獨孤逍遙感覺自己的體內突然一顫,只見五道若隱若現的印記不停的閃爍。

轟!

一聲轟鳴,五道明滅不定的印記好像受到了什麼壓迫,獨孤逍遙的身體轟然一震,元力瞬間潰散。

看著突然收手的獨孤逍遙,金力慌忙逃走,根本沒有注意到獨孤逍遙的異樣。

噗~~~

噴出一口鮮血,獨孤逍遙頓時倒在了地上。

「啊……」姬紫月不停的搖晃獨孤逍遙的身體,只是毫無反應。

??????

天尊宮,天界真正的主宰,神秘的宮殿內,只見從一處黑洞中慢慢走出了一名男子,男子渾身沾滿了血跡,臉色冷酷,不帶一絲表情。

「嗯……」突然,男子身體一震,但馬上又壓了下去。

「嘿嘿……你終於來了,讓我等的好久。」

「戰將,召回九方銀士,這一次的七國演戰要好好玩一玩。」

??????

「紫月怎麼了。」姬彩鳳焦急的從遠處趕了過來。

看見姬彩鳳出現,姬紫月連忙指了指倒在地上的獨孤逍遙。

「這人是誰?」姬彩鳳問道。

「啊……」姬紫月用手指了指一旁的七彩靈花,又比劃著一個很兇惡的人,最後又指著獨孤逍遙。

「你說這個人救了你。」

「啊~~~」姬紫月點了點頭,擔憂的看著昏迷不起的獨孤逍遙。

「放心吧紫月,他沒事。」 「放心吧紫月,他沒事。」姬彩鳳安慰道。

「長空大伯,把他帶回去吧!」

??????

高聳的城牆,古樸的建築,相對於楚國境內緊張的氣氛,齊國似乎根本感覺不到,街道兩旁,車水馬龍,叫賣聲不斷,民風樸質,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小姐,天色已晚,先找個地方休息,明天再回姬家吧。」姬長空說道。

「嗯!」看著有些疲憊的姬紫月,姬彩鳳點了點頭,幾人便找了一家客棧。

「紫月,你先去休息吧!」姬彩鳳說道。

「啊~~~」姬紫月擺了擺手,指著昏迷的獨孤逍遙,想要先把獨孤逍遙安頓好。

??????

混混沌沌中,一個金人虛空橫坐,那相貌居然與獨孤逍遙一模一樣,金光繚繞,在他的周身還圍繞著五道不同色彩的印記。

獨孤逍遙本以為五印在那一戰已經破碎,但沒想到它們還存在自己的體內,雖然很淡,但卻如同生命烙印一般抹之不去。

此時獨孤逍遙正努力的壓制著五印的暴動,它們好似受到了什麼影響,五道印記竟然變得十分紊亂。

六道本平衡,看來五印受到了巨大的損傷,要儘快得到第六印。

「嗯……」

獨孤逍遙慢慢睜開雙眼,一道魂牽夢繞的身影夢幻般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將他那幼小的心靈轟然打開。

「娘……!」獨孤逍遙叫道,伸手想要抓住那道身影,但是剛平穩下來的心神一下又受到了刺激,身體一震,整個人又是倒了下去。

「小姐……」姬長空上前想要將獨孤逍遙的手從姬彩鳳胳膊上移開。

「沒事。」姬彩鳳說道,隔空攝來一把椅子坐在了獨孤逍遙床前,看著這個臉色慘白,滿頭白髮,還緊緊抓著自己胳膊的青年,姬彩鳳突然感到一股親切的感覺。

這一晚獨孤逍遙睡得很安穩,沒有刻意的去壓制五道印記的暴動,但是五印自己卻慢慢收斂。

清晨,一縷陽光照射在獨孤逍遙的臉上,他慢慢睜開雙眼,只見一個女子正略帶笑意的看著自己,而自己的手還死死的抓著那女子的胳膊。

獨孤逍遙連忙將手鬆開,雖然眼前這個女子與自己的母親長的很像,但是獨孤逍遙知道這並不是自己的母親。

「這是哪裡?」獨孤逍遙的問道。

「齊國!」姬彩鳳淡淡的答道,而後起身便離開了獨孤逍遙的房間。

看著姬彩蝶離去的背影,獨孤逍遙略有所想。

??????

「啊~~~」看見獨孤逍遙醒來,姬紫月很是高興,圍著他轉來轉去。

「呵呵……」看著姬紫月天真的模樣,獨孤逍遙不由笑了笑。

「好了,我們回去吧!」姬彩鳳說道。

「啊……」姬紫月用手拉著獨孤逍遙,想要帶他一起回姬家。


「不可!」姬長空攔道,十年前的那場悲劇姬長空還依稀在目,他不想因為姬家的好心再遭到迫害。

「啊……」姬紫月對著姬長空搖了搖頭,表示獨孤逍遙不是什麼壞人。

「放心吧長空大伯。」姬彩蝶也說道。


看著姬彩鳳的眼神,姬長空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又咽了回去。

獨孤逍遙本就是來姬家尋找母親,所以也沒說什麼,跟著幾人來到了姬家。

姬長空看起來對獨孤逍遙這個外人很是防備,一路上一直盯著獨孤逍遙看他是否有什麼異樣,姬紫月倒是與獨孤逍遙相處的很好,一路上很開心的樣子。

半天的路程,幾人終於來到了齊國皇城—臨淄[zī]。

姬家不愧是輔助齊國的大世家,整個姬家佔據皇城近三分之一的面積,建築帶著些古樸自然的風格,一看就是個古世家。


「二小姐!」姬家的守衛們喊道,但當看到姬彩鳳身後的獨孤逍遙時,眼神又都變得警惕起來,好似對外人帶著一股反感。

「紫月,你帶著他到處轉轉。」姬彩鳳對紫月說道,從始至終她也沒有問獨孤逍遙的名字。

「啊……」姬紫月點了點頭,拉著獨孤逍遙便向姬家內部走去,獨孤逍遙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好像都沒人理他,他只能無奈的跟在姬紫月身後。

走在姬家的小路上,到是有一番鄉村氣息,一眼望去滿是瑩綠,並沒有高大宏偉的建築。

噔~~~

一曲悠揚的琴聲響起,時而婉轉,時而激昂。

嗚~~~

又是一陣簫聲傳來,與那琴音完美的配合在了一起。

琴的蕭瑟,簫的婉約,兩者共同譜寫出一曲動人的旋律,那聲音彷彿沁透到了靈魂深處,讓人有種飄渺的感覺,無法自拔。

「不愧是音族。」獨孤逍遙暗嘆。

不一會,姬紫月便帶著獨孤逍遙來到一座院落,庭落很大,而且還是位於姬家的核心區域,只是卻少了許些人氣。

「啊~~~」姬紫月指了指房屋,而後又指了指自己。

「這是你的家。」獨孤逍遙笑道,對姬紫月做的一些簡單動作他已經可以讀懂了。

「啊~~~」姬紫月點了點頭。

「你的家人呢!」獨孤逍遙問道。

聽了獨孤逍遙的話,姬紫月的心情頓時變得有些低落。

「啊~~~」姬紫月用手不停的比劃著。

原來十幾年前,姬紫月的父母曾救了一個深受重傷的楚國人,但誰也沒想到,因為一時的好心竟給自己帶來了滅頂之災。

原來那個楚國人是另有目的,成功潛入姬家后,不但殺害了姬紫月的父母,更是將本是天音聖體的姬紫月變成啞巴,這也是如今姬家為什麼反感外人的原因。


只是當時紫月還小,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到現在她還一直等著父母回來。

「楚國……」獨孤逍遙喃喃道,裡面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嗖!

獨孤逍遙悄悄將一道氣息侵入姬紫月的體內。

「難道……」獨孤逍遙神情一震。

「紫月放心,我會治好你的傷的。」獨孤逍遙輕輕說道。

「嗯!」聽了獨孤逍遙的話,姬紫月又露出燦爛的笑容,好像根本沒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一樣。

但是,誰又能知道她內心深處到底隱藏著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