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7 Views

此戰之後,台上只能剩下一人!

Written by
banner

一聲禮炮響過,端坐於觀禮席上的老皇帝微微頷首示意。演武台上裁判立刻高聲宣布,「比斗開始!」爾後,演武台四周在幾名禁術師的配合下緩緩升起了透明禁制護罩,以防比斗雙方力量過大,傷及觀眾!

隨著裁判的聲音落下,那幻術師雙眼一縮,拿出一把開賽以來從未用過的血色長刀向著凌霄衝擊而來!竟是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使用幻術取勝,大概也是因為他的主子親自交待過凌霄能夠抵抗幻術吧。

凌霄同樣不敢怠慢,龍形弓出現手中,來不及搭箭就擋在頭上!「咣」的一聲大響,雙方兵器第一次接觸卻是不分勝負。顯然力量上,雙方誰也不弱於對方!

震退幻術師,凌霄前手一抖,短棍彎曲,七彩靈力弦出現,後手上金色靈力箭已是飛快地架至弓上,撒手射出!

擰弦術下,最宜攻堅的金靈箭呼嘯而出,更帶著龍形弓的威力化做一頭巨龍向著幻術師吞噬而去!其中更有著引導箭的真義所在,在靈力的相互吸引、爭鬥下,幻術師則是避無可避,只能硬接!

那幻術師倒也不慌,血色長刀一橫,靈力涌動,對準龍影襲來方向擋去!原來此人的靈力竟然也有三彩之多,分別是水藍、木綠、土褐三種。此時三色糾纏,結於刀上,化作一面巨盾擋在身前!

瞬息之間,龍影擊於盾上,雖無響聲,卻是爆出一團彩光!光影亂晃之際,凌霄卻是不管結果如何,再次以五齣梅花箭射出五箭,五系龍影各一,咆哮而出,向著爆炸中心衝去!


六箭發出,凌霄卻是一陣氣虛,畢竟他本身的靈力還不是足夠多,僅僅射出六箭,就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只得稍停一下,靜待靈力恢復!

而那六箭攻擊所至之處,此時光影才算是略微散開,露出了幻術師那略顯驚訝的身影!攻擊有效果,幻術師靈力所化盾牌明顯沒有將攻擊全部擋住,此時身上不免有些狼狽,水淹、火燒之痕十分明顯!

可是,攻擊效果也就這麼多了,那幻術師並沒有受傷,甚至皮膚都沒有破損一點!仍然是一副不屑地表情望著凌霄!再一次出刀向凌霄攻擊而來!

凌霄早已對此戰有所估量,倒也不見失望,更不見害怕!只是靈力還未恢復,不宜進攻!手中一抖,靈力弓弦消失,龍形弓再次化做短棍形狀,格擋著對方一記記的攻擊!

憑藉著出色的身體力量,再加上殺戮空間鍛鍊出來的近身閃躲之術,凌霄和以前不同,並不害怕近戰。相反,對於那種刀刀到肉,棍棍斃命的打法,倒是有了些許的嚮往!

翻翻滾滾之間,兩人已是糾纏一處。間或你中了我一刀,我中了你一棍,卻是在這常規的打法之中再次戰平,誰也沒有討到便宜!如若不出絕招,必將是兩敗俱傷之局!

幻術師最先看出此點,拼著挨了一棍,身形連閃之間退出老遠,脫離戰團。隨後,眼中的不屑之色卻是換成了鄭重的神色,將手中血色長刀一拋,雙手結印,竟是「王境」控靈者才能使用的靈力攻擊形態,離手刀!

剛剛打鬥之中,凌霄靈力早已恢復,見此情形,想也不想,擰弦術出手,金色重箭化做龍形,向著幻術師奔襲而去。同時,幻術師拋於空中的血色長刀卻是突然間有了靈魂一般,靈動異常地向著金龍斬來!

這一次,除了靈力光爆外,還有著長刀和箭支的實體接觸,爆出一陣劇響!長刀倒卷而回,而金箭則是就此粉碎於空中!

凌霄落入下風,卻是並不氣餒!因為幻術師長刀只有一把,可凌霄的箭支卻有許多!他不怕對拼,更不怕消耗!

長刀再次襲來,金箭也同時化作龍形衝出!可與上次不同的是,長刀靈動間一閃,讓過金龍,繼續向著凌霄飛速砍來!而金龍則是緊隨其後,無奈已是追之不及!

嗯,欺負我金龍不靈活!凌霄目光一閃,卻是不為所動,在長刀擊來的剎那間,弓弦連動,又是兩箭接連射出,一箭木靈,化作綠龍,取藤蔓糾纏之意,拖住長刀;一箭水靈,化作藍龍,取水寒凝冰之意,將長刀凍結於內。

而就在長刀被凍結空中的瞬間,緊隨而來的金龍卻是瞬息之間破開堅冰,向著長刀本體攻擊而入!

轟然大響之中,血色長刀化做滿天碎片,終被擊潰!而此時正在雙手結印,操控長刀的幻術師則是一口鮮血噴出,委頓於地,顯然是破功之後,暫時支撐不住了!

趁他病要他命,凌霄眼泛精光,拼著靈力大量消耗,再次射出一支火龍箭,向著那幻術師擊去!火箭命中之處,一片火光亂閃,平息之後,幻術師已是灰飛煙滅!

然而此刻,凌霄心中卻是一片冰涼。因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這幻術師擊斃,可裁判並未宣布自己取得勝利!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死去的幻術師是假的!真正的幻術師自己竟然並未發覺其所在之處!


思索之中,凌霄漸漸有所覺察!剛才戰鬥之中,對方那靈力涌動絕不是假的,否則自己的引導箭將無法命中。換言之,就是此刻幻術師即便並不像幻境中那樣灰飛煙滅,也必然已受重創!

那麼,最後的結論就是幻術也擋不住靈力涌動,可惜自己境界不夠,否則僅憑精神力就能探測到對方所在之處!不過,自己還有引導箭,也能起到相同的作用!

哼!凌霄靜立於場中,前手握棍,靈力一動已是化做龍形弓,後手同時取出四支特製風羽箭搭於弓上,開始向著四周散射!一絲絲微弱的靈力融入箭支,引導著它們尋找敵蹤!

為了節省靈力,雖說只是融入了一絲絲,但也足夠找到目標所在!果然,射出二十四箭之後,其中一支微不可查地略微偏轉一絲!

而全神貫注的凌霄立刻鎖定這個方位,再次射去四箭!

這次其中兩箭同時出現了相對的偏轉,就在此處!光華大作之中,金色龍箭出手,剎那間射到了那片地方!

靈光亂爆之中,幻術師蒼白的面容出現在了凌霄面前!眼中再無一絲不屑,有的也只是絕望與不解!這可怕的凌霄竟是詭異地破除了自己的幻術!

既然現形,就再也沒有那隱形的威脅!打起精神,靈力有些枯竭的凌霄竟是將龍形弓化棍之後拎於手上,向那幻術師衝去!接著就是劈頭蓋臉一通亂打!

說是亂打,可這也是在殺戮空間中錘鍊而成的近戰之術!棍棍擊向對方破綻,擊向對方必救之處!而幻術被破的幻術師顯然近戰方面並不如何高明,左支右擋間,已然十分狼狽!

而此時處於上風的凌霄更是殺氣逼人,帶著對小如的思念,對這幻術的痛恨,棍影破空之處,已是帶上一絲的殺氣,使得威力更勝三分!

終於幻術師再也封擋不住那滿天棍影,其中一棍突入了他的防禦線,擊中了他的臂膀!咔嚓之聲中,幻術師只剩一臂可用,更是招架不住。只是三棍過處,那幻術師已氣息全無,命絕當場!而裁判的聲音也終於響起,宣布此戰,凌霄勝!

觀眾愕然,不明白弓箭用得好好的,這凌霄什麼時候轉為近戰了!雪舞漫天訝然,這凌霄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每次見到都會有所提高!老皇帝幸然,只是並不多說什麼!

三皇子頹然,明顯這次是完敗於太子之手了!太子欣然,這凌霄真得很提氣啊!劉大少興然,師傅名氣大了,自己之個大弟子不也水漲船高嘛!

總之,人生百相竟是在這個小小的演武場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而凌霄則是默默地站在那具屍體前面,心中充滿了對小如的思念!默想著,小如,你看到了嗎?今天也只是開始,你的霄哥哥必將把那些傷害過你的人一一擊斃,以慰你在天之靈! 將幻術師滅殺於棍下之後的凌霄並沒有發覺自己的精神狀態已出現了一些問題!只是沉靜於對小如的思念中不能自已!

隨著對幻術師殺心與殺機的最終大爆發,凌霄在殺戮空間內凝聚於身的殺氣也爆發了出來,這就是那幻術師到最後竟然對凌霄的近戰都毫無抵擋能力的主要原因!

而此刻,那殺氣越聚越濃,在一些達到「王境」水平高人的眼中竟是化作一片灰色霧氣不離凌霄左右!當然,現場達到這種高度的高人也僅有兩人,一是雪舞漫天,一是那劍宗棄徒老道士!

雪舞漫天眼中滿是驚嘆,甚至對於代表他這一系參戰的幻術師之死都沒去看上一眼。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凌霄的身上,眼中滿是貪婪之色,因為這殺氣是可以通過特殊的功法被人所吸取的,而且對他的幻術大成有著極大的好處!

同樣知道內情,也看出雪舞漫天不懷好意的老道士,則是皺緊了眉頭!對這凌霄有著深刻了解的老道士,早已通過皇家密探得知,這凌霄身上有著劍宗內門預備弟子令牌的存在!

而自己當年雖然被逐出門牆,可畢竟是因為特殊的原因。自己對於師門劍宗仍然像三十年前那樣尊敬!這有可能成為自己後輩弟子的凌霄也就讓他十分關注了!

甚至於上次在各方面都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冒著與雪舞漫天立刻開戰的危險也要保下凌霄的安全。幸好,那雪舞漫天同樣也沒有準備好,才沒有立即爆發大戰!

而這凌霄現在的異常情況,老道士同樣看在眼裡,急在心上!思索良久,才有所得,也許,派那個人出手可以幫到凌霄吧!

老道士的嘴角開始動了起來,而演武台上休息區中坐著的那位軍中大漢也突然間像是聽到了什麼似的,開始側耳傾聽起來!但旁邊近在咫尺的人們卻又什麼也聽不到!

凌霄得勝,返回休息區,在其他八人驚懼的目光中依舊坐於右首最後一個座位之上。可現在,借著當場擊殺第一高手幻術師的氣勢,再無一人敢小瞧於他!

接下來的幾場比鬥氣氛卻是緩和了許多,也都是分出勝負后就點到為止了,也再沒出現什麼傷亡的情況!而大多數出場的選手,都特意避過凌霄不選,直到那軍中大漢登台為止!

說起這位大漢,凌霄倒也不算陌生,在全國初選賽上已是打過一場,當時兩人惺惺相吸,還是大漢故意認輸成全的凌霄!而此刻,在凌霄氣勢最盛的時候,那大漢卻要和凌霄再次對決,顯然是想要藉此機會決出勝負!

而通過劉大少的情報收集,凌霄也得知,這大漢來自與無畏帝國交接之處的邊軍之中,名叫張陷陣!可以說是久經戰陣之士,屬於那種戰場上錘鍊出來的高手!

難道出現一個看得過眼的好對手,凌霄雖說剛剛打過一場,卻也並不推辭,示意裁判自己同意出手!

而當凌霄真正站於台上時,才發覺張陷陣的氣勢與上次相鬥時已是不同,周身上下竟是涌動著一股子慘烈的誓死之意!充滿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鬥志!

而在雪舞漫天和老道士的眼中,則是另一番景象,這軍中壯漢張陷陣的身上竟也同樣瀰漫著殺氣,不過與凌霄不同的是,此人的殺氣是青色的,不帶一絲陰森,反而充滿了生機!

雪舞漫天眼中寒光一閃,瞟了老道士一眼,顯然是看穿了老道士的打算。不過仍舊是不屑一笑,認定凌霄過不去這一關,或者說是認定這張陷陣沒有能力解決凌霄身上的問題!

實際上,雪舞漫天和老道士都看出了一點,那就是凌霄身上的殺氣為灰色,是那種為求存活不得不殺而凝聚成的殺氣,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這種殺氣由強烈的求生**而來,卻可以稱之為死之殺氣,不光對自身沒有好處,反而常隨身邊的話,久而久之,還會受其影響,變得暴虐嗜殺!

而軍中壯漢張陷陣之殺氣,則是為保家國,將自己無數次置於必死境地,而凝聚出的殺氣,反而充滿了生機,可以稱之為生之殺氣。

這種殺氣與凌霄之殺氣,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凝聚越多,對自身的好處越大!要是能於攻擊之中,主動融入少許,更是能夠帶入浸襲敵人心神的作用!

老道士顯然是想要讓這張陷陣為凌霄當一塊磨刀石,將凌霄的殺氣轉換成為生之殺氣!而雪舞漫天則是認為憑那粗俗的張陷陣即不懂得其中的奧妙,腦袋也明顯比不上發達的四肢,還完成不了這個任務!

實際上,凌霄的殺氣只有凝聚成了生之殺氣才能真正成為自己的東西,不會被任何人,任何功法所吸收而去!所以這一戰,實際上也是老道士與雪舞漫天的暗戰!

對其中曲折並不了解的凌霄,只是單純地想和這張陷陣拼出個高下,自身倒是沒有什麼別的想法。而張陷陣性情耿直,更是只想著按照恩人的指示將事情辦好!

剎那之間,那張陷陣手持鐵劍和凌霄就戰至一處!原本和上次兩人相鬥並無不同,依然是勢均力敵。


可就在此時,那張陷陣飛速退卻兩步,卻是令人意想不到地開始吼出了一首戰歌,「整我戈矛,修我盾甲;與族同仇,力御外敵;力萬鈞,殺仇敵。英雄淚,家國恨。飲不盡杯中酒,唱不完別離歌,放不下手中刀,殺不盡仇人頭。焚我殘軀,只為妻老!棄我殘軀,只為家國!」

其聲悲壯,其音嘹亮,其意更是催人淚下!那分明就是邊軍的軍歌,唱響著普通一兵內心最深處的抗爭!不為自己生,只為父母能生,不惜自己死,只為妻兒不死!

只是瞬間,凌霄被這歌聲打動,也被這歌聲再次帶入了那夢魘殺戮空間的回憶之中!是啊,那無邊無際的骷髏,自己並未多想就滅殺!甚至是清醒后,那些相對無辜的初級合靈者,自己也是想吸就吸了人家的靈!

做了這些事情,自己可以找出一千個,一萬個理由來證明自己做的是正確的,可是自己做的終究還只是站在了自身的立場之上啊!

只為長輩,只為親人,只為父母,只為妻兒,自己和那些邊軍將士們比起來,差得太多了!

凌霄在怔怔地想著,那歌聲依然一遍遍地唱著!張陷陣也並不打擾凌霄思索。而周圍的觀眾及至那些皇族,那些大臣似乎在這瞬間也都被那戰歌所震撼!竟是全場無聲,只留那淺顯卻又內涵豐富的戰歌聲在飄蕩!

死是為了生,自己的死是為了親人的生,為了所在乎的人的生!最終,凌霄的眼神越來越清澈起來,思緒也越來越來明確!

是啊!敬愛的二爺爺,可愛的月丫頭,不太招人待見卻又最信任的劉大少,乃至這李氏帝國,要是用自己的死能換來這一切的生的話,那麼,自己願意!

這一刻,受戰歌所感動,凌霄的內心深處埋下了一顆守護的種子!


而此時此刻,在雪舞漫天和老道士眼中,凌霄周身灰色殺氣卻是急速地向著青色轉變!雪舞漫天臉色鐵青,老道士捻須微笑!

只是張陷陣卻有點慌了神,因為對面的凌霄不知怎地,在聽了他的戰歌后居然短短几息之間,氣勢大變,象極了自己在邊軍時指揮使那種令人凜然的感覺!

未戰,張陷陣心已怯,他心怯於凌霄的氣勢,卻又絲毫不知道這氣勢卻是他的一曲戰歌所引導而成!

此時凌霄自小如死後的一股鬱悶之氣總算舒緩了出來,但那些該報的仇一定要報,該殺的人也一定要殺!只是眼前還是先痛痛快快打一場再說吧!

觀眾一片嘩然,這張陷陣壯碩異常,氣勢洶洶,是除了幻術師之外另一個奪冠的大熱門!可遇上這詭異的凌霄也太讓人看不明白了!

兩人先是打了幾招,看上去相差不大,接著這大漢卻是唱起了戰歌,再後來唱完后,卻是把那凌霄的氣勢提了起來,居然把壯漢打得再無招架之力。

難道這軍中大漢,腦袋讓驢踢了不成,還有這樣先幫敵人提升氣勢再打自己的蠢蛋?

張陷陣心中苦悶更是無處述說,自己的恩人要求自己鼓盪全身殺氣,對著這凌霄先唱一遍軍歌。可誰又能知道,這凌霄聽了戰歌后卻是像打了雞血一樣,自己是再也打之不過了!

還好,凌霄極為喜歡這耿直的壯漢,打了幾下之後,就停手不打!待裁判宣布凌霄獲勝之後,更是直接上前摟著這大漢,探討起那令人激揚的戰歌來!

他兩人打完了,可裁判作了難。本來,十強之中,兩兩對決,勝后的五人進入下一輪比斗。可凌霄連戰兩場,竟是有一人沒有對手。最後緊急磋商之後,這位幸運的老兄幸運地直接進入了第二輪比斗!

接著進行的第二輪比斗卻是再無任何激烈之處!也是,最有可能奪冠的兩人均已被凌霄所擊敗,再遇到這詭異的凌霄之人心下首先就沒有自信,十成功力也不過能發揮出來七八成。

凌霄相當順利地一路打進半決賽,決賽,最後奪冠!也算是圓滿地完成了太子所託! 凌霄奪冠后,老皇帝當場宣布授予凌霄皇家儀仗隊指揮使從四品官職!雖然凌霄自己對官職並無追求,但好歹也算是加官晉爵了,自有一干好友上前道賀,約好次日同飲慶功酒後,才各自散去!

而凌霄則是一聽到慶功酒就不由想起前世糊裡糊塗的死,嘴上雖然答應一定赴約,但心下早就決定堅決不去,放他們鴿子好了!

而真正打心底替凌霄高興的還是劉家父子,這父子倆並不放凌霄離開,只是伴其左右,半邀請半劫持地將凌霄弄到了劉府那密室當中!名義上當然還是去喝凌霄最為頭疼的慶功酒了!

只是酒過三巡之後,劉文遠臉上卻是漸有憂色,「霄哥兒,把你牽扯進這京都的漩渦,也不知道是成全了你,還是害了你!」

「吱」的一聲再次喝下一杯水酒,才繼續說道,「其實,上次你從皇宮之中將那空石帶回來的時候,我就發覺有些不對!因為,太子得到那空石之後,竟是悲憤多於高興!」

「據我猜想,當時老皇帝也是無法可想才會把那空石托你之手帶出皇宮,實際上老皇帝並不想把它交給太子,而是想交給三皇子!」

「太子良善,安樂之時也還罷了,在這多事之秋其實並不為老皇帝所喜!事實上,老皇帝更加屬意那殺伐果斷,頗有其年輕時氣象的三皇子!

「只是陰差陽錯下,空石到了太子手中!而且支持太子的人多為朝中老成持重之人,老皇帝也沒有辦法!只好將錯就錯了,否則今日你奪冠之時,就是喪命之日啊!」

聽到這樣的事情,凌霄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心想,這皇家之人還真是詭異莫測,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秘聞!只是那三皇子刻薄寡恩,即使適合當下的情況,也必將禍發於以後!

見凌霄有些想不透,劉文遠繼續說道,「霄哥兒,你可聽說過皇宮之中第一高手?」並不等凌霄回答,就接著說道,「是有著劍先生之稱的當朝第一供奉,道士打扮,說起來,上次幫你醒來的辦法還是這劍先生教的呢!」

「這劍先生在老皇帝面前很有影響力,你不妨拜訪一下,相信對你有好處!」

應該說,凌霄雖然機智敏銳,但終究格局過小,從未經歷過這許多的陰暗之事!眼光也只是局限於一堡城之內,面對這複雜的情況,根本談不上應對變化。而劉文遠正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推心置腹地給凌霄想出這麼一個辦法!

實際上,奪冠之後,凌霄也能感覺到許多事情必須重新考慮,重新定位,甚至於重新做出自己的選擇!這些掌權之人誰都想做那最後的贏家,可憐的還是自己這些棋子!

凌霄當然沒有為誰去效死力的想法,但終究自己生於斯,長於斯,凌家堡也在這帝國版圖之上,對這李氏帝國還是有著一定的感情和歸屬感的。

說到底就是,凌霄愛國,願意為這個國家所付出。但他並不效忠於皇家任何一人,太子也只不過是這些人中相對稍好一點的一個。

想來想去,凌霄發現,歸根結底還是自己的實力太弱了,沒有能夠影響大局的底氣!目前也只能是看一步走一步了,至少劉大人替他想出的路子還是要走一走的。

夜半,冷清的皇宮之內,樹枝擺動之間,凌霄的身影出現在那幾次進出的側門大樹上!跳下樹來,正要繼續前行,卻是驚訝地發現那老道士居然就在前面不遠之處,像是在特意等著自己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