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3 Views

趙庸等人回到客棧,等他們再次出現在雷靈的面前的時候,已經完全的變成了另外的一個模樣。

Written by
banner

趙庸是一身的華衣錦服,頓時從一個土包子變成了一個富家闊少,而南宮丫頭等人則是變成了幾個年輕的小童,一身僕人的打扮。

雷靈也是滿意的點點頭,這個閑操心這一打扮,看起來還是蠻帥的,只不過卻有一種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的感覺,他身上的一種痞子味讓他看起來更像一個玩世不恭、不學無術的公子哥。

「好,我們出發吧!」

雷靈率先飛去,趙庸等人緊隨其後,向著雷鳴谷趕了過去,等他們出了環山城鎮,雷靈開啟空間之力,也就一眨眼的工夫,就到達了目的地。

雷鳴谷,處在東陸的南部,也是一個世俗人很難到達的地方,從谷外面看,你絕對想不到這裡還居住著一個隱族——雷隱族!

雷靈帶著趙庸等人在谷中穿梭彎轉的飛行了一會,在通過了一條狹長的石壁裂縫之後,突然就變得豁然開朗起來,在濃郁高大的樹林間,一些並不算高大的房屋錯落隨意的點綴在其間,頗有一副隱者家居的境界。

「父親,母親,我回來了!」

雷靈飛到一處房屋面前落下,還沒進門就喊了起來,然後就蹦蹦跳跳的向裡面跑去。

趙庸也是感慨了,看來不論人在外面是多麼的強悍,表現得多麼的一本正經,可是回到家裡,回到父母的面前,馬上就會卸掉偽裝,恢復他真偽真實的一面,也變成了一副小兒女情態。

「靈兒,你怎麼帶外人進入外面的雷鳴谷?」

雷靈的話音剛落,就從屋裡傳來一個雷鳴般的聲音。

「姐,你帶誰回來了?」隨著一個有點稚嫩的聲音響起,從屋裡跑出來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他一眼看到了雷靈身後的趙庸等人,然後悄聲的問道:「姐,你不會是帶姐夫回來了吧?」

「小屁孩,懂什麼啊!一邊玩去!」雷靈白了一眼小男孩,然後轉身對著趙庸說道,「這個是我小弟雷明。」

雷靈說完就徑直的向屋裡走去,趙庸正要隨著雷靈進屋,卻被雷明給一把攔住了,悄聲的問道:「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不是我姐夫?」

「額……算是吧!」

趙庸是配合雷靈演戲,當然也得承認,不然這交易就進行不下去了。

「嗯,」雷明小大人似的大量了趙庸一番,然後一本正經的點點頭,「不錯,我姐還算有點眼光,姐夫,你給我帶說明見面禮沒有啊?」

「啊?」

趙庸愣了一下,靠,他怎麼知道這雷靈還有一個小弟,而且還一見面就要見面禮,所以他什麼也沒帶,他想了幾想,除了丹藥之外,他也確實拿不出什麼東西給他當做見面禮了。

「你這姐夫可不行啊,連個見面禮也沒帶,不行,我得告訴我姐,我不承認你這姐夫!」

雷明看到趙庸的樣子,就知道沒帶什麼見面禮,頓時就不滿意了。

「那你看這個行不行?」

趙庸也是被嚇了一跳,趕緊拿出了一顆九數的丹藥沖階丹。

靠,這小子轉變的可夠快的,沒見面禮這立馬就要翻臉不認人了!

「九數沖階丹!」

雷明一見到這顆丹藥眼睛都放光了,這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啊,就是在花山論道也不一定能得到這九數的丹藥,他也頓時佩服自己的姐姐了,她哪裡招徠的一個那麼牛叉的姐夫,這見面禮一出手就是九數的丹藥,這姐夫太給力了!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親姐夫了,其他的人誰我也不會認了,姐夫,你太大方了,哈哈!」

雷明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臉也笑成了一朵花。

「……」柳青兒等人也是無語了,一顆丹藥就把這小舅子給拿下了啊?

他們這裡一個要見面禮,一個送了九數的丹藥,在屋裡,一個正在板著臉訓斥,一個正接受這劈頭蓋臉的訓斥。

「胡鬧,哪有一個女孩子家自己找男人的,而且你對他的情況是一問三不知,還帶他們來雷鳴谷,你害不害臊!」

「這些也就罷了,你要找也找個門當戶對的隱族之人,可是你卻帶一個世俗的普普通通的小子回來,你讓我這老臉往哪兒放啊,這絕對不行!」

「靈兒啊,你父親說得對,你找一個世俗界的年輕人不行啊,這離上界開啟的時間不多了,如果我們能和風隱族聯姻的話,就能大大增加我們進入上界的機會,這對你、對家族來說,都是有好處的,你可不要犯糊塗啊!」

「哼,你們就是拿自己的女兒做交易,那傢伙根本就是一個爛人,我一點也不喜歡他,你們不就是看上了風隱族的風行步嗎?我找的這個也會啊,而且比他們的風行步還要厲害!」

雷靈不滿的說道,和風隱族聯姻不就是想得到他們的支持嗎?拿自己當做什麼了啊? 「父親,怎麼不讓我姐夫進來啊?」

雷靈正在和父母爭執的的時候,雷明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混賬小子,什麼你姐夫,別給我亂喊!」

雷震看著笑嘻嘻的雷明喝道。

「怎麼了?剛才姐夫把見面禮都給我了,那麼大方的姐夫你們怎麼就不認啊!」

雷明嘴裡嘟嘟囔囔的說道。

「你小子拿了人家什麼東西?你怎麼拿的怎麼給我送回去,這絕不認這個傢伙做我的女婿!」

雷震對自己的這個兒子也是頭疼,好好的雷家技能不修鍊,偏偏喜歡搗鼓什麼丹藥,可是他又不會這些,雖然他也希望家族裡能出來一個製藥師,可是他根本沒那個天賦。

「他給了我這個!」

雷明把那顆丹藥遞給了雷震。

「九、九數丹藥!」

雷震和夫人**,以及雷靈看到雷明拿出來的東西頓時驚叫到道。

「明兒,這就是那個小子給你的見面禮嗎?」

雷震也有些震驚了,這見面了可就夠大的,一出手就是一顆九數的丹藥,這丹藥什麼時候這麼不值錢了?

「是啊,反正見面了禮我是收下了,你們不認我可認了,姐,你找的姐夫不會是一個煉丹師吧?這九數丹藥可是南丹盟也少有啊!」

「啊……啊,他應該是吧!」

雷靈含糊的哼哼啊啊的回答道,哪裡知道他是不是一名煉丹師啊,她也就見了他一面,看他也會風行步,所以就拿來糊弄父母了,其他的情況她是對他一無所知,反正她也不是真喜歡這個傢伙,也用不著去了解他那麼多。

「哼,那也不行,東西給人家送回去,讓那小子哪來的回哪去!」

雷明根本不相信這樣的一個小年輕會是一名煉丹師,就算是一名煉丹師,他也不相信這九數的丹藥是他煉製出來的,南丹盟的那個老傢伙能不能煉出來還有得一說呢。

「父親,你可要想清楚了,萬一這個是一名煉丹師,而且還是能夠煉製九數丹藥的煉丹師,那可是丹尊級別的人物,錯過了,你上哪給我找一個那麼年輕的丹尊姐夫啊?我反正無所謂,還回去還不簡單啊!」

雷明嘴上說要還回去,可是卻沒有動的意思。

「你以為丹尊到處都是啊,那丹不成已經幾百歲了,才到了丹尊之列,這個小子才多大?還丹尊?不行,風隱族的已經傳來消息,不日將會前來提親,你要是不好意思趕那小子走的話,那就讓我來!「雷震的態度很堅決的說道。

「哼,就是他們來我也是不同意,你要是答應,你去和他們聯姻去!」

雷靈也是倔強的說道。


「你……死丫頭,長大了翅膀硬了不是?」

雷震被氣得猛地站了起來,手上的青筋暴起,就差動手修理他的這個女兒了。

「老雷,我們是不是先看看小夥子再說?」

**趕緊的拉了下雷震,試探的問道,這老傢伙的雷暴脾氣,一個摟不住就要爆發了!

「好,只要父親保持和他相同的實力,你的雷動步要是比得過他的風行步,我就聽你的話,讓他離開這裡,怎麼樣?」

雷靈見母親的口風有些鬆動,就趕緊說道。


「好,那我就讓你死了那個心思!」

雷震也知道自己硬來的話,估計情況會適得其反,既然雷靈提出了這個主意,那自己就讓她徹底的死心。

他不相信自己修鍊了上百年的雷動步會比不過一個ru臭未乾的小子的風行步,就算自己壓制實力和他一樣,他也自信不會輸給一個小子。

趙庸和柳青兒等人等在門外,屋裡的談話他們也自然聽得見,可是趙庸已經到了這一步,也不能一走了之,當然他不是因為雷靈的父母反對而置氣,這是他和雷靈之間的交易,這樁交易還沒有完成之前他也不能走,除非雷靈的父親出手趕他們走。

「庸哥哥,看來你這女婿第一次見老丈人可是不那麼的順利啊!這門都不讓進,你那見面禮我看也是白送了!」

南宮丫頭聽著屋裡的動靜,悄聲的在趙庸的耳邊說道,話語里也散發出很大的醋意。

「你這下人可是沒有規矩啊,敢說主人的閑話,看我回去不打你的屁股!」

趙庸瞪了一眼南宮丫頭,調侃的說道。

「行了,你們別說了,出來人了!」

雀兒突然提醒道。

隨著雀兒的話音,果然從屋裡走出了四個人來,雷靈和雷明,還有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和中年人年齡相仿的女子,看來這就是雷靈的父母了。

「你就是靈兒帶來的那個小子嗎?」


雷震看著趙庸說道,他的第一感覺就覺得面前的這個小子有點不靠譜,怎麼看怎麼像一個紈絝大少。

「是,你們就是雷伯父和伯母了,晚輩閑操心見過伯父伯母!」

趙庸裝模作樣的躬身施禮說道。

「好了,廢話也不多說,聽靈兒說你的風行步很厲害,那你就和我比試一下,贏了我我就答應你和靈兒的親事,要是輸了的話,你也就不要讓我趕了,自己離開這裡!」

雷震也是皺著眉頭的說道,這個傢伙怎麼起了個這麼奇怪的名字。

「伯父,我看不用比了,我認輸!」

趙庸想也沒想的說道,靠,搞什麼飛機啊,你一個聖大魔導師初階的實力的傢伙,和自己這個大魔導師八修的人比試,自己有勝算嗎?這實力相差太大,就算自己展開疾風訣,受到他的壓制那肯定也是輸。

「你放心,我不會以強欺弱,我會壓制實力和你一致!」

雷震也知道這個閑操心直接拒絕的原因。

「你確定要壓制自己的實力和我一樣嗎?」

趙庸看著雷震說道,只要雷震壓制他的實力和自己一樣,我就有了絕對的把握。

「只要在一杯茶的時間內,你能不讓抓到你,就算你勝出!」

雷震沒有直接回答趙庸的疑問,繼續說道。

「好,那就以這一杯茶計時!」

趙庸說著,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杯倒滿了的熱茶來。

雷震看著趙庸,臉色突然變了變,這不是剛才自己在屋內用的那茶杯嗎?怎麼突然跑到他的手上了?

除了雷明一臉奇怪的表情之外,**和雷靈也是被嚇到了,她們看著趙庸手上的茶杯,也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特別是雷靈,之前趙庸突然出現,她也沒有感覺到趙庸的速度已經變態到如此的地步了,剛才他所展現出來的速度,比之前和他攔住風雲子是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當然對於見慣了柳青兒等人來說,但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你這不是風行步!」

雷震突然想到了什麼,有些駭然的說道,這個傢伙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到屋裡拿來剛才自己用過的這杯子,自己一時之間竟然不察,這個傢伙所用的絕對不是風行步,那風行步絕不會變態到這樣的地步。

「那只是雷靈說的,我從沒有說過我會什麼風行步!」

趙庸也不想在比試中勝了雷震,只要他不傻,應該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