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7 Views

每一個風暴刮過之後,莫凡都成了一個血人,不過之後莫凡的肉體卻是越來的強大起來,而身體內的那種凌厲的氣勢也是更加的強盛。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莫凡經歷着風暴的錘鍊之時,在莫凡的不遠處產生了大的騷亂,而這騷亂也是讓莫凡停下了腳步,因爲他聽到了一個詞。

劍心!

聽到這次字眼後,莫凡知道,這裏應該是出現了劍心,先前自己是沒有打算搶奪這劍心,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魔皇的目的是人界,他就必須要阻止一下。

唰……

莫凡的身子瞬間移動起來,在移動的過程中,周圍的劍氣竟然對莫凡有種親切的感覺,而莫凡的身體上竟然也開始出現劍氣,那種粒粒的風嘯聲倒是讓莫凡的聲勢相當的驚人。

當飛到那片區域之後,莫凡就發現了騷亂的根源,那是一個透明的東西,但是那東西竟然有生命一般,一直在躲避着那些魔將的追趕。

而且讓莫凡驚奇的是,那透明物質竟然能夠控制周圍的劍氣,而且有些劍氣明顯是在保護着這東西。

“這就是劍心嗎?就好像一個精靈一般!”莫凡暗自想到,同時快速的向那劍心靠近。

劍心很強,或者說她控制劍氣的能力很強,但是幸好他所控制的劍氣到不是很厲害,要是能夠控制那些能夠傷害莫凡的劍氣,這些魔將估計早就死亡了,但是僅僅是這段山脈中的一般劍氣,也讓這些魔將一陣忙活。

劍心只有一個,但是魔將的數量卻是有四個,顯然是附近的魔將收到消息後趕來的,但是四個魔將也不行,被劍心玩的團團轉。

“要快點了,不然那些魔帥估計也要趕來,其他人倒是無所謂,但是那魔天倒是有些棘手!”莫凡暗暗的想到,然後快速的向劍心靠近。

驀然的,那劍心似乎感覺到有什麼向着它靠近一般,然後一道驚人的劍氣朝着莫凡呼嘯而來,而這劍氣根本不是剛剛對付魔將那般弱小,這劍氣絕對能夠傷害到莫凡。

莫凡心中很驚訝,顯然劍心不是那麼簡單能夠得到的,但是莫凡看向劍心攻擊魔將的劍氣根本就沒有留手的意思,因爲那些魔將使出了戰陣,倒是將劍心困住了,而那劍心卻並沒有使出剛剛對付自己的劍氣,不然這些魔將已經都倒下了。

“看來這劍心釋放出來的劍氣和敵人的實力有關,多付自己的劍氣就是剛剛那種強大的劍氣,而對付魔將的劍氣就要弱小的多!”莫凡想到。


但是這不會阻攔莫凡抓住它的決心,在經過了風暴的錘鍊之後,莫凡的肉體更加的強大,而且身體對於劍氣也是有了一定的抗性,劍心對自己的傷害根本就可以忽略。

時間不等人,要是魔天來了,莫凡必定要遇到一些麻煩,所以他想要快速的將劍心抓住,不管這劍心對自己有用沒用。

唰……

莫凡移動身形,身上帶起了陣陣的劍氣,迅速的向着劍心靠近,劍心此時被困住了,莫凡隨意的一揮手,那戰陣頓時被破,而劍心也是跑了出來。

“閣下,這可是魔皇陛下交代的事,你最好還是不要管的好!”那魔將看到莫凡將劍心放出去了,有些惱怒,但是感覺到莫凡的實力後,強行壓下了心中的怒氣,將魔皇的招牌拿了出來。

“哼,你們在威脅我?”莫凡冷哼一聲,沒有管這些人,而是朝着劍心掠去。

“閣下,莫要太猖狂了!”那魔將見到莫凡要取那劍心,頓時焦急了,大聲的說道。

“滾!”巨大的聲響帶動着陣陣的劍氣朝着那魔將襲擊而來,頓時將他們的身形震飛,而莫凡先前的動作根本沒有一點的停止。 莫凡的氣勢那是何等的驚人,那幾個魔將級別的傢伙頓時被鎮住了,畢竟莫凡的實力擺在那裏,強大就是真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三道人影卻是突然出現在場面上,頓時令雙方的動作都是一頓。

“他們終於來了搶不到也不能讓他們得到!”莫凡心中頓時下了一個決定,很自然的,莫凡就擋在了三個魔帥和劍心之間。

“臭小子,你不是說你對劍心沒什麼興趣嗎?現在你這又是在幹什麼?”魔人頓時怒了,現在事關劍心,那可是魔皇交代下來的事情,他相信魔天不會不管,而且他剛剛也是看了魔天的眼神一眼,明顯魔天也是有些不滿,因此纔敢於說這樣的話。

“我說過我要得到劍心了嗎?”莫凡擺擺手說道。

“你剛剛的行爲不是嗎?”魔人怒了,同時魔天和旁邊的魔地也是動了怒氣,這人太沒有高手的風度了。

“我說了我對劍心沒興趣,但是我也不想你們得到!”莫凡淡淡的說道。

魔天聽不下去了,一步走上前,說道:“看來我們不能不戰上一場了。”

“魔地,魔人,你們抓住那劍心,這小子就交給我了!”魔天說完,一拳砸向莫凡。

莫凡看着魔天的拳頭臉上的笑意絲毫沒有減少,而旁邊的魔地想要趁機衝到莫凡的後面,莫凡自然不會讓他們如願,身子一側,然後朝着魔地兩人趕去。

“你的對手是我!”魔天的聲音傳了過來,而他的身子也是突兀的出現在莫凡的身前,然後將莫凡擋住了。

莫凡被攔沒有絲毫的着急之心,反而看向魔天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魔天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是自己確實是擋住對方了啊!

不過接下來他就知道哪裏不對了,在他擋住莫凡的時候,身後竟然傳來了打鬥的聲音,而且打鬥持續的時間很短,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就結束了,而且魔天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魔地他們都受傷了,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們就受傷了。

“分身?竟然和魔羅一樣!”魔天看向莫凡,說道。

“劍心跑了!”在魔天和莫凡對峙之時,那些魔將注意到劍心竟然逃走了。

看到劍心逃走,魔天意外的並沒有追去,而是看向莫凡戰意十足,一股滔天的魔氣從魔天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多久了,多久沒有遇到可以值得一戰的對手了!”魔天的聲音中含有着極度的激動之色。

“我可沒說要和你戰鬥哦,既然劍心已經逃離了,那麼我也要走了!”莫凡還要去利用劍風鍛體,之後還要前往雷池,他現在真的沒興趣和這魔天一戰。

“哼,哼,哼,你不得不戰!”魔天冷笑的說道,而此時莫凡感覺到了一絲特殊的氣場。

“印天絕封!”魔天的聲音剛剛落下,莫凡就發現自己和魔天的周圍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罩子,那罩子剛好將他們兩個人封印在一起。

更讓莫凡吃驚的是,在這個封印內,整片空間似乎發生了變化,莫凡想要飛在高空竟然相當的吃力,自己的手腳竟然相當的重。

莫凡知道,現在他是不得不一戰了,他雖然剛剛想要離開,但並不是真的害怕這魔天當這場戰鬥不得不進行之時,那莫凡自然是鬥志昂揚。

“既然你這麼想戰鬥,那就戰一場吧!”莫凡豪氣沖天的說道,同時身上那種融合的能量在自己身體的四周浮動着。

這融合的能量也具有魔氣的性質和氣息,自然魔天也是不會懷疑什麼,感受到莫凡身上的氣息,魔天的戰意更強大強盛。

“咒印,絕殺!”魔天大喝一聲,然後指教見出現了一個咒印,那咒印被魔氣包圍着,在移動的過程中,凌厲的殺機越來越盛。

感受到那咒印上的殺機,莫凡頓時笑了,他能夠感覺到,這個咒印主要的殺招還是咒印上的殺機,可是自己是什麼?那可是血修羅啊,自己最不怕的就是殺氣。

看着那衝向自己的咒印,莫凡也沒有什麼動靜,僅僅是將自己身上的血紋運轉起來,或者現在已經不能叫血紋了,但是效果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少,那咒印上的殺氣快速的減少。

魔天吃驚了,自己的絕殺咒印那可是在殺戮中修煉出來的,當時自己一戰屠掉百萬的敵人,在那種強烈的殺機中領悟了這咒印,而自己現在身上感覺不到一點殺機,那都是因爲自己將殺機內斂,全部的集中在咒印中,一直溫養到現在,可是現在那咒印竟然失去了作用,殺機流逝,這咒印已經沒有什麼攻擊力了。

“很特殊的能力,似乎可以吸收殺氣!”魔天的咒印報廢,他的臉上都是沒有一絲的變化。

“害怕了,不過這僅僅只是羣毆能力中的皮毛而已!”莫凡笑着說道,同時一把血刀也是凝聚在手中,然後血刀慢慢的浮動,刀背上出現了八十根倒刺,而自手柄出也是生出一把短刃,這正是修羅之刃。

“咒印,死咒之術!”魔天既然知道了莫凡的能力,自然不會在使出相似的招數。

魔氣繚繞,在魔天的手中一個充滿死亡氣息的咒印也是慢慢的出現,然後攜帶者陣陣的死氣衝向莫凡。

這也是魔天當時同時溫養的咒印,那百萬人的死氣可是相當的濃烈的,魔天將他們的死氣凝聚在一起句形成了這死咒,不過這死咒可不是死咒之術,在那死咒產生的時候,魔天的手指迅速的變化,然後一股股的陰風吹來,一個個的靈魂體竟然出現在莫凡的面前。

能夠來魔劍山的可都是強者,而這裏的靈魂那也是相當的強大,在死咒的增幅下,這些個靈魂個個化成了厲鬼,攜帶着陣陣的陰風撲向了莫凡。

咒印師師一種很特殊的職業,聽說是當年那傳說中的魔法師中分離出來的,魔法師消失之後,那些零碎的魔法碎片被他們慢慢收集起來,然後慢慢的形成了咒印。

咒印就是以一種特殊的附近將一些能量儲存起來,然後在自己的身體內慢慢溫養,只要是天地間的能量他們都可以凝聚。

魔法師能夠毀天滅地,那種逆天的能力確實很強大,而咒印師在魔法師消失之後,經過了長年的發展之後,也是形成了獨立的一支,很強大的一種職業。

魔天正是一名咒印師,僅僅是剛開始的血咒和死咒就這般強大,而現在的魔天顯然是沒有使出真正的能力。

看着那漫天的鬼影,莫凡微微有些皺眉,咒印師太神祕了,在人界已經消失了,沒想到在這個魔界倒是發現了,而咒印師的攻擊到也是相當的特使,強大。

“焚天彌火!”莫凡將自己的本命火焰釋放出來,那騰騰的火焰果然是讓那些鬼影停頓了一下,但是畢竟是失去了意識的東西,自然是不知道是什麼爲死亡。

然後當他們撲向莫凡之時,那些鬼影的身上竟然莫名的出現了火焰,而這火焰顯然和莫凡身上的焚天彌火是一樣的,這可是奇火之一,那強大的焚燒力瞬間將鬼影融掉。

莫凡嘴角露出了笑容,然後說道:“誰這些東西身上殺氣這麼重呢?這不是找死?”

焚天彌火可是以殺氣作爲燃料的,殺氣越重火焰越是強大,這些鬼影身上的殺氣就是他們滅亡的兇手。

然而那些鬼影消散之後卻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氣體,這氣體讓他們身上的死咒越發的強大起來,死亡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強大。

接着死咒一陣的顫動,然後猛然的爆炸開來,魔氣在此刻迅速的凝聚,然後在莫凡吃驚的表情下,一尊尊魔頭慢慢的形成了。

這些魔頭頭生惡魔雙角,背上也是生長着巨大的羽翼,嘴中露出兩個獠牙,而那些爪子更是鋒利無比,更重要的是,莫凡從他們身上感覺到了一絲野獸的氣息,一種瘋狂的氣息,這些可都是殺戮機器。

“羣魔亂舞!”魔頭一聲大吼,莫凡的心神頓時緊張起來。

而之後他看到那些魔頭身上的魔氣更加的強盛,而且那種瘋狂的嗜殺感更加的強盛,更讓莫凡心驚的是,這些魔頭竟然在空中飛舞起來,但是卻不是毫無章法,竟然有着一定的規律。

莫凡默默的注意着這些魔頭的動向,漫天的魔頭,野獸般的嘶叫聲,這一切讓這片空間變的極端的恐怖。

而在這個時候,一道道漫天的光影撲向莫凡,而在光影之後,天上竟然下起了雨,但是莫凡微微注意之後發現,這竟然是魔頭的口水,莫凡連忙閃避開來。

魔頭的口水擁有巨大的腐蝕性,莫凡的身體是強,可是在那漫天的口水腐蝕下,即使如莫凡那般強大的肉體也是要被融化,而且這還是那樣的噁心。

不過莫凡躍起之後,那漫天的光影竟然開始狂暴起來,而且這些光影沒有規律可言,讓莫凡躲避的相當的吃力,更讓莫凡驚訝的是,這些光影要是不用強力消滅根本就不會消失。

在這四周就好像有什麼具有彈性的護罩一般,那些光影飛過之後再次彈了回來,威力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小。

“羣魔亂舞,果然不愧是羣魔亂舞!”莫凡一陣感嘆,這些東西很奇妙,要是一般的魔帥級別強者,比如那魔人和魔地,他們早就死去了,根本就不可能支持這麼長時間。

不過這些還都沒有玩,莫凡以爲這是全部的羣魔亂舞,可是他忘記了,魔頭的攻擊可是還沒有來臨呢。

魔頭手指移動,這漫天的魔頭就好像吃了興奮劑一般,卯足了勁衝向莫凡,那鋒利的尖爪,那強勁的羽翼,還有那威勢駭人的尖角,所有的一切都成了魔頭的武器。

但是還沒有玩,當那魔頭接近莫凡之後,一道銳利的尖叫聲也是驟然響起,這一種刺耳的聲音令莫凡的動作都是緩慢了下來,一道道的聲波攻擊下來,莫凡有些支撐不住了。

“呼呼。好強大,真的是好強大,我也必須拿出點本事了!”莫凡慢慢的平復了心緒,手中的修羅之刃也是被他緊了一緊。


“屠!”莫凡的雙眼猛然爆發出強大的光芒,然後一道巨大的刀芒從莫凡的手中斬出,那刀芒劃過天空,竟然在天空左右的扭擺起來,頓時將那片天空的魔頭和光影斬滅。

可是天上的魔頭和光影太多了,一道光芒又怎麼會夠,莫凡剛剛斬出一刀,那漫天的攻擊又是臨到近前。

“屠,屠,屠……”莫凡的身子迅速的扭轉起來,接着一道接一道的刀芒從莫凡的手中斬出,那刀芒所過之處,天空頓時一片空明之色,而在莫凡接連不斷的打擊下,魔頭也是漸漸的被消滅。

“戮!”當魔頭被斬滅之後,莫凡並沒有停手,他剛剛注意到了,那死咒是魔頭的力量來源,要是不將這死咒斬掉,莫凡擔心還會出來什麼古怪的東西。

轟……

刀芒轟在了死咒之上,那死咒頓時變成了飛灰,一股強大的氣流在這片空間上震盪起來。

“咒印,火咒!”


就在莫凡剛剛鬆了一口氣之時,魔頭的聲音卻是再次傳來,莫凡聽到這個聲音後,再度緊張起來。

接着他就看到,在那翻滾的氣浪中,一片紅色慢慢的變大,然後衝向了自己,而當他看清楚這火焰之時,頓時心神一陣的震盪。

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焚天彌火竟然出現了跳動,好像遇到了什麼至親一般,有種想要破體而出的衝動。

而莫凡注意到,這火焰竟然在燃燒魔氣,莫凡知道,這絕對和焚天彌火有聯繫,可是現在他可沒有時間想這些,因爲他身體的四周盡皆魔氣,這都是剛剛羣魔亂舞中留下來的,莫凡現在可是身處險地。


漫天的魔氣成爲了火焰的顏料,這片空間頓時成了一片火海,而莫凡清楚的感覺到,這火焰的威力不比自己的焚天彌火弱,也就是說焚天再次欺騙了自己。

“這叫什麼火焰?”莫凡看着升空的魔天,問道。

“燃魔心火,是從魔羅身上得到的,你應該和魔羅很熟悉吧,就連你們的火焰也是如此!”魔天全身沐浴在火海中,但是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莫凡聽了魔天的話,頓時有些恍然,這些奇火應該都是修羅傳承者所有,或者說擁有着這些火焰的種子,但是這火焰卻並不是修羅傳承者的專利,別人也是可以得到了。

這也就可以解釋,爲什麼是世上五方奇火。莫凡在幽界聽說過幽冥鬼火,他相信,那可能是以前修羅傳承者之一的鬼修羅擁有的,而在這一代傳承者中的鬼修羅纔是幽冥鬼火的擁有者。

“這火焰我要了!”莫凡想到這裏之後,大聲的說道,因爲他有感覺,自己並不是完全的吞噬了魔修羅,其中缺少的應該就是這然魔心火,顯然這火焰在自己手中才能夠發揮更大的威力和作用。


“有本事就來拿吧,反正魔羅身死,這東西已經算是我的了!”魔天豪氣沖天的說道,剛剛的戰鬥可一直是他在佔上風。

“嘿嘿!”莫凡看着魔天突然詭異的一笑,這笑容令魔天有些迷惑,不過接着他就明白了。

“修羅尊體!”莫凡第一次使出魔羅的技能,頓時他的身體爆燃驟長,莫凡感覺到,自己的細胞都好像變大了一般,而自己的骨骼也是在不停的增長,這可不是一般的幻化,而是真正意義上的變大,力量,身體都強大了無數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