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1 Views

「幾位公子不去。」鄭嬤嬤看著她,「大小姐,老奴擔心……」

Written by
banner

「這表面的和諧還是要的。」韶華知曉鄭嬤嬤要說什麼,微微擺手道。

鄭嬤嬤便也不多言,斂眸不語。

「齊嬤嬤這些時日可安分?」韶華卻在想著,齊嬤嬤究竟是何人安插過來的。

「表小姐回來,也有齊嬤嬤的功勞。」鄭嬤嬤輕聲道。

「那便等著吧。」在沒有查出齊嬤嬤背後的主子是誰,她如今還不能動她。

即便是要出手,也要確保凌家還會不會有其他的細作。

「大小姐,沈家三公子……」鄭嬤嬤說著,便將手中的書信遞給了她。

韶華抬手接過,等看過之後,愣住了,「提親?」

「正是。」鄭嬤嬤道。

「他這是何意?」韶華不解。

「難道是沈三公子發現了什麼?」鄭嬤嬤疑惑道。

「應當不是。」韶華在想著,沈煜不可能發現的,那麼,他為何會突然前來凌家提親呢?

算算日子,也是尾隨她而來。

難道在回來的時候,她露出什麼破綻?

韶華思索了半晌,「凌家早已表明了態度。」

「老奴擔心,老爺有什麼把柄落在他的手裡頭。」鄭嬤嬤看著她道。

韶華垂眸道,「等他來了再說吧。」

「是。」鄭嬤嬤也覺得此事兒有些突兀。

此時,淼城的一處客棧內。

沈煜一襲白衣,不染絲毫風塵,依舊蒙著面紗,只露出一雙狹長的雙眸。

他端坐與軟塌上,一側的香爐內飄散著裊裊青煙,不一會,便聽到有人推門而入。

他氣定神閑地看著手中的書卷,等那人走近時,他才抬眸看去。

「你這樣的舉動,未免過於大膽了。」俞若寒撩起衣擺,瀟洒坐下。

他頭也不抬,雙眸盯著書卷,唇微動,「是與不是,我也要來試試。」

「看來你還是不死心。」俞若寒嘆氣道。

「倘若是真的,你不覺得她隱藏的極好?」沈煜這才緩緩地放下書卷,看向俞若寒道。

「倘若不是呢?」俞若寒接著道,「你當真要娶?」

「凌霄不會同意。」沈煜直言道。

「你明白便好。」俞若寒的也不知為何,得知沈煜跟著凌家人前來,便馬不停蹄地跟過來了。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只覺得此次沈煜倘若真的試了,那麼一切便脫離了原有的掌控。

只不過,看著沈煜那不露一絲的神色,他也只能暗嘆。

在沈煜入淼城時,凌霄便知曉了。

他佯裝不知,不過是在試探沈煜。

接連幾日,沈煜都待在客棧裡頭,足不出戶。

而凌家,卻也熱鬧的很。

韶華回來,老夫人自然開心的很。

接連幾日,都讓韶華陪著她。

這一日,柳冰月被攙扶著前來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見她面容憔悴,整個人也清瘦了許多,多有不忍。

「你不好好養著,怎的過來了?」老夫人看向柳冰月。

柳冰月低聲道,「聽說表妹回來了,原本是要過去的,只可惜身子不爭氣,今兒個好些了,便過來了。」

韶華見柳冰月腕間包紮著白絹,羸弱不已,比之從前,少了些許的靈氣。

看來在柳家,她過得並不如意。

韶華低聲道,「表姐,我正想著過去看你呢。」

柳冰月嘴角掛著淺淺地笑意,「倒是讓表妹費心了。」

這般客氣,與之前判若兩人。

口氣中帶著的卑微,任誰聽了,都心生憐惜。

老夫人也明白,柳冰月回了柳家,依著她那性子,必定不會好過。

這不,才去了數月,便被折磨的不成。人樣,差點丟了命。

柳氏於心不忍,便讓人將她帶回來了。

回來時,柳冰月是被抬回來的。

柳氏親自去瞧了,想著當初,柳冰月為了救自己,差點丟了命,為了這,她也不能讓柳冰月再回柳家受委屈,故而便決定讓她留在凌家。

待她身子好些了,便親自尋一門好人家,讓她風風光光地嫁過去。

只不過,在柳冰月看來,重回凌家,不過是第一步。

接下來,她會讓原本屬於她的東西,一點點地重新回來。

柳冰月也不過說了幾句話,便有些體力不支了。

老夫人便讓她先回去歇息去了。

「這丫頭,在柳家當真是受了不少的苦。」老夫人年歲大了,在凌雲不在的這些年來,是柳冰月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多少是有感情的,故而瞧著柳冰月如此,便也心軟了。

韶華明白,可是有多少人,因為於心不忍,這四個字,害了自己。

她當初也犯過同樣的錯,如今斷然不會了。

只不過在老夫人這處,她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陪著老夫人小憩之後,韶華才離開。

「大小姐,沈三公子下了拜帖。」鄭嬤嬤低聲道。

稍微微微道,「他倒是沉得住氣,來了這些時日,才下帖。」

「若他再等下去,老爺也該動身了。」鄭嬤嬤笑道。

次日,沈煜便來了凌家。

不巧的是,柳冰月正好去柳氏那處,路過正堂的時候,瞧見了沈煜。

只見他風姿卓卓,宛若謫仙,即便是一個背影,也讓人嘆為觀止。

她何曾見過這般如詩如畫的人,駐足良久之後,才回過神來。

「那位是?」柳冰月輕聲問道。

「小姐,您說的可是那位公子?」一側的丫頭問道。

「嗯。」柳冰月點頭道。

「聽說是沈家的三公子。」丫頭低聲道。

沈家三公子?

難道是京城的沈家?

柳冰月一時間有些心猿意馬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去了柳氏那處。

柳氏見她心不在焉,便問道,「這是怎麼了?」

柳冰月愣了愣,看向她,「沒什麼。」

「我瞧著你也累了,便回去歇息吧。」柳氏輕聲道。

「那月兒告退了。」柳冰月垂眸道。

柳氏微微點頭,柳冰月便離開了。

等她離開,柳氏沉默了一會道,「今兒個府上可是來人了?」

「聽說是沈家的三公子。」齊嬤嬤如實回道。

「沈家?」柳氏蹙眉,想著這沈家的人,為何不遠千里過來?

難道是京城出事了?

柳氏不免有些擔心起來。

「夫人,老奴瞧著那沈家的三公子乃是無雙之人,倒是與傳聞不同。」齊嬤嬤看著柳氏說道。

柳氏卻在失神。

凌霄看向沈煜,「賢侄前來所為何事?」

沈煜溫聲道,「晚輩只身前來,著實唐突了,晚輩乃是為了凌小姐。」

「雲兒?」凌霄看向沈煜道,「可是這丫頭在京中的時候,做了什麼?」

沈煜輕笑道,「倒不是,只是覺得凌小姐生性率直,晚輩斗膽前來提親。」

「提親?」凌霄雙眸閃過一抹驚訝,沉吟了半晌道,「倘若是旁的事情,我許是會相幫,可是此事兒,怕是不能。」

「晚輩乃是誠心。」沈煜看向凌霄道。

凌霄嘆了口氣,「雲兒性子倔強,我早先便答應,這婚姻之事,隨她,倘若我做主了,那豈不是出爾反爾了?更何況……這沈家不適合她。」

在凌霄心裡,凌雲就應該遠離京城,遠離那些紛爭,平安地過一生就是了。

故而他才不允許她前往瞕目山,更是將凌家最隱秘的事情隱藏了起來,只是不想讓她步她生母的後塵。

沈煜見凌霄回絕的乾脆,心知肚明,便也笑道,「倘若凌小姐應允了呢?」

「那我決不食言。」在凌霄看來,凌雲是不會答應的。

故而才會如此地篤定。

沈煜得了凌霄的應允,便笑著離開了。

不過此事兒,沒多久,便傳遍了整個凌家。

柳冰月自然也聽到了。

想到那樣風姿綽約之人,竟然是為了凌雲而來,這心裡便越發的不是滋味。

倘若他瞧見了自己,會不會改變心意呢?

柳冰月如是想著。

而韶華嘴角噙著笑意,「父親這是全然不管了。」

「只要大小姐您不鬆口,老爺自然不會答應。」鄭嬤嬤笑著道。

「是啊。」韶華想起沈煜的見死不救,她怎麼可能跟他再扯上關係。

之前二人也不過是互惠互利罷了。

如今,終究是再無瓜葛了。

只不過,沈煜究竟在算計什麼呢?

這個人,她從來沒有看透過。

故而,韶華也只能佯裝不知了。

沈煜回了客棧,俞若寒在等他。

「如何?」

「回絕了。」沈煜平靜地說道。

「如你所願。」俞若寒淡淡道。

「我倒是想看看這凌小姐會如何?」沈煜低聲道。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俞若寒只覺得他此次前來淼城的目的不單純。

「閑來無事。」沈煜挑眉道。

「凌霄過幾日便要前去南邊。」俞若寒接著道,「我可不去。」

「你私自離京,倘若被皇帝知曉了?」沈煜看向他。

「怎麼?」俞若寒盯著他,「過河拆橋?」

「我不過是提個醒。」沈煜斂眸道,「既然離京了,索性便去南邊。」

「你還真是……」俞若寒起身,無奈地轉身離去。

沈煜也只是靜靜地盯著手中的茶杯,過了許久之後,才放下,那杯內的茶湯已變暗。

柳冰月接連幾日,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抹背影,一時間,廢寢忘食,魂不守舍的。

柳氏看出了柳冰月的心思,未免她因此做出什麼荒唐事兒來,便讓齊嬤嬤將她叫了過來。

「姨母。」柳冰月福身道。

「月兒,這是我相中的幾家的公子,你來瞧瞧。」柳氏為了柳冰月的婚事兒,費了不少的心思,特意讓人舀來的畫像。

柳冰月眸底一暗,輕聲道,「姨母,月兒還不想嫁人。」

「我也只是讓你瞧瞧。」柳氏接著道,「前幾日,沈家的公子過來,那沈家做京中是何等的身份,凌家如何能夠高攀呢?」

「你姨父便拒絕了。」柳氏看著柳冰月道,「正巧,你姨父也提起了你,你如今也到了適婚的年紀,也該給你尋一門好的親事了。」

柳冰月明白,柳氏這是在警告她,讓她莫要痴心妄想。

可是萬一,沈三公子看中自己了呢?

而她自幼便長在凌家,到時候成了凌家的小姐,那不就門當戶對了?

柳冰月如此想著,不過面上不顯,也只是拿過那些畫像瞧著。

珠玉在前,難免瞧著這畫像中的人,如何都無法入眼。

她敷衍了一番,只說身子不適,便回去了。

柳氏見她不死心,也只能幽幽地嘆氣了。

只擔心,柳冰月當真闖出什麼大禍來。

這些時日柳冰月異常的舉動,自然也引起了鄭嬤嬤的注意。

鄭嬤嬤留心了一番,便回來與韶華稟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