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2 Views

而後,夜凌按照得到的信息,輕易的掌控了這個次元複合空間。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夜凌掌握這個空間的一剎那,外界,圍坐在獄方周圍的黑衣人,突然發現整個獄方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接着在一衆黑衣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獄方突然消失,完全失去了蹤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年輕人,站在他們面前,正是夜凌。

那個全身裹着黑衣的黑袍人在夜凌出現的一剎那,好象感受到了什麼,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身體微微顫抖,神色略顯激動。

夜凌環視周圍,突然嘴角一勾,冷冷地道“爲了對付我,你們還真是煞費苦心,出動六個SS級高手,和十二個S級異能者,你們黑獄還真是看得起我啊!”

“哈哈,閣下說笑了,我黑獄只不過是想結交一下這個星球上最具潛力的天才而已,並無絲毫冒犯之意,如果有,還望海涵”黑袍人對夜凌能夠認出他們就是黑獄的人,略微感到驚訝,不過隨後立即將神色調整過來,和夜凌打了個哈哈。

“只是想結交我,而不是想把我抓住,解剖研究一下,這和你們一慣的作風可不一樣啊。”夜凌冷笑道,眼神也越來越冷。

黑袍人搖頭道“說是結交,自然就是結交,怎麼會有其他的想法,不過閣下這麼說顯然是對我黑獄有些誤解啊”

“誤解,呵呵!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說對嗎”夜凌對着黑袍人冷冷地嘲諷道。

面對夜凌的挑釁,黑袍人毫不示弱,道“閣下對我們的誤會很深啊,看來我很有必要帶你去我們黑獄總部看一看,改觀一下你對我們的印象啊”

夜凌嗤笑一聲道“你們這般當**還立牌坊的嘴臉真讓人噁心!”

夜凌說完也懶得再跟他廢話,話已經說道這份上了,誰都明白戰鬥不可避免,所以夜凌對着黑袍人就是一拳揮出,依靠地磁場的扭轉,拳頭上攜帶的力量不下萬噸,空間都出現了細微裂痕,黑袍人面對夜凌的拳頭,同樣一拳打了過去,兩拳相接,一聲悶響,巨大的衝擊波從拳頭相接處傳出,周圍的建築物全部被這股衝擊波,撞成了一片廢墟,甚至整座島嶼都被這股衝擊波從南至北,犁出了一道貫穿南北的數百米深的溝壑,海水洶涌進來,整座島嶼被一分爲二!

攻擊被擋,夜凌並不意外,畢竟這黑袍人是SS級異能者,如果連他的一拳都擋不住,那SS級異能者也就太廢了。

一拳無功,夜凌再次欺身而上,雙拳連連揮出,兇猛的拳勁不斷迸發,黑袍人也毫不示弱,遊刃有餘地阻擋着夜凌的攻擊,時不時還能抓住機會反擊一下,而每一次反擊都能打亂夜凌的進攻節奏,看起來黑袍人的打鬥經驗十分豐富,至少夜凌在這一點上還是稍遜一籌的。

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在豐富的經驗也得跪!數十分鐘之後,黑袍人在夜凌的瘋狂攻擊下,體力不支,漸漸落入下風,而夜凌卻是越打越順手,將黑袍人代入了自己攻擊節奏之中,這時黑袍人別說反擊了,就是躲避夜凌的攻擊都極爲吃力。

又是一個閃身,夜凌抓住黑袍人的失誤,一個瞬移來到了黑袍人身前,然後對準她的胸口就是一拳,黑袍人來不及反應瞬間被打進了海水之中,濺起的水柱有數十米之高,可以見夜凌拳頭的力量有多大了。

“嗯?怎麼是女人?”夜凌眉頭微皺,剛纔拳頭上反饋回來的觸感明確告訴他,這個黑袍人是一個女人!

就在夜凌思考之間,突然一道十幾米粗的水柱沖天而起,直衝夜凌而來,水柱夾雜的巨大力量,讓夜凌一時都感到有點心悸,不過夜凌也不是吃素的,雙手向前一推,一道炙熱的白色火焰從掌心蜂涌而出,迅速在空中形成一天數十丈寬的火龍,在空中張口就把水柱吞了下去,如此聲勢驚人水柱在火龍面前翻不出一朵浪花。

這時黑袍人也從海水裏面飛了出來,只不過此時的摸樣絲毫沒有了之前的陰森和恐怖,被海水打溼的黑衣裹在她身上,完全把她平日裏隱藏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呈現了出來。

“你該死!”

黑袍人的聲音清脆冷冽,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沙啞老成,看來這是她原本的聲音,夜凌聽起來還感到很舒服,至於說這聲音裏所攜帶的凜冽殺氣,則自動被他忽略,黑袍人想要殺他,只怕還沒有這個能力!


黑袍人放出一句狠話之後,雙手側舉,兩道數十米粗的水柱順着她掌心的方向匯聚而來,好似被她吸起來一般,而後雙手向上,沒過頭頂,兩道水柱同時纏繞在一起,形成一條更爲巨大的水龍,然後兇猛的超夜凌飛了過去。

這次洶涌而來的水龍不知道比剛纔的水柱厲害多少倍,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不過水龍再浩大,夜凌臉上也絲毫不見慌張之色,手一推,直接將剛纔吞下水柱的火龍推了過去,水火雙龍在空中相接,雙雙泯滅,四散的火焰和水氣,頓時遮蔽了整片天空,在眼光的照耀下,好似火燒雲一般,美麗而又殘酷。

夜凌抓住水火雙龍泯滅的機會,在黑袍人後繼乏力來不及反應之時,再次瞬移到她身邊,直接開啓了暗噬,特殊的能量波動瞬間爆發,迅速涌進了她的身體。

“啊…”黑袍人的身體頓時一僵,異能完全無法使用,從空中掉了下去,不過夜凌在半空就將她收進了私人空間。

做完這一切,夜凌回頭掃視着那些開始四散逃跑的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回來的時候空間內已經多了十數個S級至SS級異能者囚犯,這些囚犯將最終稱爲他獲取源點的來源,同時也是研究現實世界異能者的實驗材料。

“還有一個!想跑?”夜凌探查了一番之後才發現,這些人裏面竟然還少一個,少掉的那一個就是擁有空間異能的那個銀鬍子老者。

對於這個把自己弄到這裏的人,夜凌當然不會放過,所以仔細在空中探查了一下空間的波動之後,排除自己引發的,然後幾乎是瞬間就確定了那個銀鬍子老者的逃跑方位,緊接着夜凌開了一道空間門就追了過去。

這時,島國,一處看起來是唐宋風格的院落內,一道空間門突然出現,身形狼狽地銀鬍子老者,從中跌落了出來,然後還沒有說出一句話,仰頭噴出一口鮮血,就暈了過去,幾分鐘之後,幾名路過的侍者發現了他,立刻將他擡進了屋內。

一番救治之後,銀鬍子老者終於醒了過來,但他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讓圍在他身邊的族人立刻離開這裏。

“父親,爲什麼”作爲銀鬍子老者的大兒子,妹尾小三很不理解自己的父親,這個妹尾家族的族長,妹尾出生,爲什麼要讓他們放棄這個家族世世代代的聚集地,這在他看來是非常愚蠢的行爲,即使他注意到自己的父親受了重傷,可能會有仇家找過來,但這裏是大阪,有SS級異能強者守護,妹尾小三堅信仇家不敢找過來。

“混蛋,你懂什麼!快點離開,再不走就完了!”

妹尾出生知道自己的兒子打的是什麼注意,但他知道那個大阪的SS級守護者是不可能擋住夜凌的,在島上的那場天崩地裂的大戰,他想起來就有些後怕,所以他現在非常想讓族人們離開,免的夜凌找來,一個也活不了。

但是已經完了,就在妹尾小三磨磨蹭蹭收拾東西的時候,夜凌已經到了。

站在妹尾家族的院落中,看着這座唐宋風格的建築,夜凌心中突然多了一絲憤怒,一絲感慨,這種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作爲後輩的我們沒有傳承下去,反而讓這些畜生傳了下來,不得不說這真是一種民族的悲哀,傳統文化的悲哀!

“不好,他已經到了”妹尾出生發現夜凌出現在眼前,瞬間就想開空間門逃走,可他突然發現,自己完全開啓不了空間門,方圓數裏空間都被夜凌控制了。 “想走?不覺的有點天真了嗎!”夜凌臉上掛起一絲獰笑,瞬間來到妹尾出生的身前,一拳打穿了他的胸膛,猩紅的鮮血從中滋出來,妹尾出生瞪着眼睛,一句話也沒說出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吞噬!”妹尾出生的S級空間異能,對於夜凌還是有一點作用的,雖然夜凌擁有空間異能,但吞噬了妹尾的異能,也能夠增長他空間異能的威力,甚至是提升等級,所以在妹尾快要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夜凌將他的空間異能吞噬了過來。

“父親,父親!”

這裏發生的動靜終究是被妹尾小三感知到了,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不過還是晚了。

妹尾小三抱着妹尾出生的屍體,確認了他死亡無誤之後,擡起頭,眼神極爲平靜地盯着夜凌,絲毫沒有至親之人去世之後的悲痛。

“閣下已經殺了家父,妹尾家族其他族人與您無仇,還望您高擡貴手!”

妹尾小三表現的很誠懇,聲音平和,眼神平靜,絲毫沒有欲殺夜凌而後快的憤怒,不得不說他掩藏的很好,沒有表現出一點對夜凌的殺心。

“哈哈,如果說你不是島國人,或許我還真會放過你們,可誰讓你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卑鄙陰險的民族呢!這些話你還是到地獄去跟你父親說吧”

夜凌冷冷一笑,然後就想解決了他,他那副虛僞的嘴角實在是上夜凌厭惡。

正在夜凌欲動手之時,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突然從背後傳了過來,夜凌渾身汗毛乍起,瞬間離開了原地,在回過頭之時,發現不知何時一個手持***的老者正站在哪裏,一雙倒三角眼緊盯着夜凌。

“川藤君,是這個該死的支那人殺了我父親,請您一定要殺了他,我願意將妹尾家族的一切都交給您”


此時的妹尾小三臉色猙獰,一雙血紅的眼睛緊盯着夜凌,其中的殺意快要凝成實質,恨不得一口吞了夜凌,哪裏還有之前的平靜,不過就在他想要從地上想要站起來之時,突然一道細細的血線從他的眉心出現,

隨後妹尾小三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眼球轉動,不可置信地望向了川藤。

“妹尾家族的一切,我會好好接收的”川藤的目光略帶嘲諷,語氣中不帶絲毫的情感波動。

妹尾小三聽此,一股深深的絕望和憤怒在眼中爆發,站起身來撲向了川藤,不過還沒走出一步,整個身體就從中間一分爲二,倒在了兩邊,猩紅的鮮血很快涌出,混合着內臟器官,沾滿了整個地面。

“很久沒有高級的華夏異能者趕來我守護的地方了,同樣也很久沒有華夏異能者能夠躲過我的劍了”川藤沒有因爲妹尾小三的死,生出那怕一點愧疚之感,在他看來這種螻蟻不值得他浪費感情。

川藤的目光緊緊放在夜凌身上,就好像是獵人尋找到了讓他感興趣的獵物一般。

“哈哈,劍?就憑你手中這種刀不刀的玩意,也配稱劍?”夜凌面對川藤獵人一般的目光,氣勢絲毫部落下風,雖然在他的感知裏,這個川藤是實打實的SSS級異能者,但夜凌有把握幹掉他。

“死!”聽到夜凌如此嘲諷他的劍道,嗜劍如命的川藤眼神一寒,當頭對着夜凌,一刀乾脆利落的斬了下去,速度之快,簡直有點超出夜凌的想象。

刀未至刀氣先臨,凌厲的刀氣在夜凌的身上斬出了道道血痕,夜凌自知這一刀不能硬接,所以揮手一個能量防護罩減緩了一下刀下降的速度,然後瞬間提起超級速度,躲開了這一刀。

“看來,你的刀真的很不準啊!”夜凌看着一刀落空的川藤,發出陣陣冷笑,眼睛裏充滿了對他的蔑視。

一刀再次落空,川藤怒不可遏,手持***再次欺身,對着夜凌連續劈出了三刀,完全封住了夜凌的走位,夜凌不得不和川藤正面交鋒,硬接這三刀。

叮…一聲輕鳴,左邊來襲的刀氣被夜凌用拳頭擊散,但金屬化後的堅硬無比的拳頭,還是被刀氣切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擋住了一刀,還有兩刀,並且這兩刀留給夜凌反應時間都小的可憐,又是一拳擋住當頭的一刀,抹去致命威脅,而另外一刀夜凌來不及抵擋,所以結結實實劈在了他的後背上,一道尺許長的傷口出現,滾燙地鮮血打溼夜凌的上衣。

但這時川藤見夜凌受傷,得理不饒人,再次提刀而上,夜凌不得不忍住疼痛,從空間中拿出弒,硬接川藤的攻擊,不過因爲夜凌對劍運用的不熟悉,再加上受傷的緣故,所以夜凌招招被川藤壓制,幾分鐘之內便滿身傷痕,隨時都有致命的危險。

好在因爲夜凌有超級自愈能力的緣故,傷口能夠快速恢復,所以在面對川藤的瘋狂攻擊之下,慢慢的堅持了下來,並進入了自己的攻擊節奏當中。

“刺斬!”打鬥之中,川藤好像抓住了夜凌的一個破綻,一刀刺進了夜凌的小腹之中,鮮血順着刀身流出,川藤的臉上出現了幾分獰笑,不過還沒等他得意幾秒,夜凌臉上同樣出現了一抹恐怖的笑容。

“不好!”川藤一驚,瞬間就想抽身而退,但夜凌怎麼可能給它機會,反手就是一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砍掉了川藤拿刀的右手,同時一道粗大的鐳射光束從雙眼放出,狠狠地打在了川藤的胸膛之上,將其遠遠擊飛,沿途的一切都被摧毀。

一擊得手,夜凌怎麼會放棄這以傷搏命換來的機會,一個瞬移來到川藤身邊,對準川藤又是一道粗大的鐳射光束。

“混…”川藤還沒放出狠話,再次被鐳射光束擊中,重重地撞在了地上,撞出了一個數十米深的大坑,石土四濺,夜凌抓住時機,雙手猛地凝出淡紅色的衝擊波,瘋狂地向川藤丟去,一點喘息的機會也不給他,一時間川藤陷入了夜凌的猛烈攻擊之中,無法反抗。

夜凌手中的衝擊波不停,時不時還來個鐳射光束,川藤所在的地方片刻之後,就被夜凌砸出了一個深大千米的深坑,海水早就倒灌進來,不過又立刻在衝擊波和鐳射光束的超高熱量之下蒸發,同時劇烈的戰鬥也引發了海底地震,整個大阪都受到了影響,交通癱瘓,無數間房屋倒塌。

這麼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各國**的注意,不過各國**的反應卻極爲不同,島國自然立刻派人過來支援救災,而米國爲首的西方國家則是全方面收集夜凌戰鬥時的數據,而華夏龍組則是看着火力全開的夜凌沉默再沉默,末了,一聲嘆息表達着他們的後悔!

“八嘎!”就在夜凌瘋狂攻擊川藤的時候,島國的支援也到了,一個巨大藍色水球從遠處朝着了夜凌撞了過來,看其表面和空氣摩擦產生的炙熱水汽,這個水球蘊含的力量絕對不小。

水球夜凌自然注意到了,不過他絲毫不放在眼裏,身體輕輕一扭,一輪巨大的紅色衝擊波立刻從身體上飛出,直接將來襲的水球從中一分爲二,接着餘勢不減,朝水球飛來的方向射了過去。

香間見衝擊波飛來,大驚失色,其上蘊含的能量可不是她這個SS級水系異能者,能夠硬接的,所以香間立刻海中挪來了上千噸海水,在她正前方組合成了一道厚厚的水牆,衝擊波射進其中,最終被擋在了離她不足三米的地方,緩緩消散。

香間深深鬆了一口氣,但這口氣還沒完全鬆下來,一道紅色衝擊波突然在她脖子前方出現,然後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輕而易舉穿過了她的脖子。

“怎麼會?”香間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而後脖子一歪,整顆腦袋緩緩掉在了地上,各國見到這一幕的強者,齊齊感到脖子一涼,倒吸了一口涼氣。

“去查,這是什麼異能?我要知道它的所有數據和特性,”超能協會的會長道森見到夜凌這種詭異的異能,腦門上直冒冷汗,他可不想某一天不明不白死在這種異能手裏。

與此同時,各個組織的領導人也下達相似的命令,他們必須把這種異能的數據拿到手裏,否則的話,如果有一天他們碰上這種異能恐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解決掉一個,夜凌也停止了狂轟濫炸,不是因爲川藤死了,而是因爲他已經非常累了,他必須要節省體力,來應付下一波的戰鬥,因爲在他感知中還有兩個和川藤一樣的存在,正在往這裏趕來。

夜凌進入坑中,將早就昏死過去,不醒人事的川藤收進空間,然後立刻坐在原地開始休息,恢復剛纔戰鬥消耗的能量,大約恢復了六七成的時候,那兩個來支援SSS級島國異能者也趕到了這裏。

“八嘎!”來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很有特點,摸樣極爲平凡,屬於放在人堆裏絕對找不到的那種,但從兩人身上散發的能量波動和殺伐之氣來看,這兩人決不是善茬,死在他們手中的人絕對不少。 “將川藤君交出來”兩人在環視一週之後,發現並沒有川藤的身影,所以立刻要求夜凌將川藤交出來,他們可不認爲川藤在剛纔的攻擊之下,已經灰飛煙滅了,要知道想要殺死一個SSS級異能者,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做到的。

夜凌看着摸樣狠厲的兩人,嗤笑一聲,道“你們覺得可能嗎?不過我可以送你們去見他們!”

夜凌冷笑一聲,率先出手了,一道巨大的衝擊波從手中迸發,直衝兩人而去,超高的溫度,恐怖的速度,在衝擊波的邊緣空間都出現了一絲絲裂縫。

衝擊波飛來,兩名老者臉色不變,似乎沒有把夜凌的攻擊當回事。

“雕蟲小技”酒井肥大的臉上,露出一絲蔑視的笑容,而後身體極速膨脹,瞬間變成了一顆巨大的肉球,直徑竟有數十米,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緊接着肉球直接對着衝擊波撞了上去,砰,原本無往而不利的衝擊波,在接觸到龐大的肉球之後,肉球一陣凹陷,竟被反彈了回去,並且其上的能量更是增加了一倍有餘。

“竟然是酒井和長下這兩個老混蛋,不行,我必須要出手了,”龍組地下基地內,一個身穿麻衣,袒露胸膛的壯碩老者,看着屏幕上夜凌的攻擊被反彈回去的畫面,眉頭微皺,拿着酒葫蘆的手也是緊了緊,周圍站着的龍組長老們也是心揪了又揪。

反彈攻擊?夜凌眉頭微皺,不過片刻卻又鬆開了眉頭。

“系統,將能量吸收升級爲SS級”這個以前被夜凌忽視的從肖身上得到的異能,這是才他重視起來,以前在X戰警世界,夜凌只關注那三大異能了,卻把這個異能忽視了。

一股巨大的能量從腦海深處散至全身,能量吸收異能瞬間晉升爲了SS級,而那個能量提升了一倍的衝擊波,在能量吸收之下,不但沒有給夜凌帶來絲毫傷害,還給夜凌恢復了不少能量,一時間夜凌找到了對付酒井的打法。

酒井見自己反彈衝擊波被夜凌如此輕易接下,眼睛之中閃過濃濃的疑惑,同樣見到這一幕的人也疑惑不解,最後衆人只得將原因歸結到夜凌這個異能的特性上。

“支那人,受死吧”酒井變成的肉球朝夜凌狠狠地撞了過來,從其周圍撕裂的空氣來看,這一撞蘊含的能量極爲驚人,不過夜凌卻並沒有懼怕的意思,身體在一陣咔咔聲響之中,迅速變成銀色,這個得自鋼人的異能被夜凌發揮到了極致。

肉球撞來,變成金屬人的夜凌,擡手一拳打了上去,接觸點迅速凹陷,夜凌只覺的一股龐大的能量瞬間灌注進體內,然後手臂一疼,被遠遠的彈飛了出去,在地面上撞出了一個大坑。

“嘶,好疼!”夜凌看着已經摺斷的右手,倒吸了好幾口涼氣,不過好在因爲有超級自愈能力,斷掉的手臂在幾秒之內便恢復如初。

“不行,這樣下去我雖然能夠抗住他的攻擊,但估計也得疼死,”看着又撞過來的肉球,夜凌略微一思索,身體極速變大,頃刻間,便變成了一個百米高的巨人,緊接着再出一拳,雖然依舊被肉球反彈的力量彈飛,但是手臂卻沒有骨折,被反彈到身上的力量也被完美吸收。

“再來,”夜凌這次竟主動開始攻擊起肉球,雖然依舊被彈飛,但夜凌卻樂此不疲,並且狀態越來越好。

這是守在屏幕前的各國異能組織的人都看傻眼了,怎麼會有越打越強,越打狀態越好的事情發生呢,這麼怎麼可能,這簡直是違背了物理學定理,各大異能組織領導人震驚的同時又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當中,他們以後要用一種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夜凌呢?

“八嘎!八嘎!”酒井怒火中燒,自己攻擊了半天,竟然沒有給夜凌造成一點傷害,反而讓夜凌的狀態越來越好,這簡直是對他這個SSS級異能者的最大侮辱,他知道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在關注這裏,如果他不能狠狠給夜凌一點顏色的話,那麼他的臉將會丟到全世界去。

酒井變成的肉球突然在撞向夜凌的時候改變了方向,朝天空飛去,在飛到快要離開大氣層之時,又改變方向,藉助地心引力,猛烈地向夜凌所在的地方狠狠的撞了下去。

龐大的空間壓力,使得夜凌在面對酒井的撞擊之時根本無法移動,更別說開啓空間門,但如果不離開的話,絕對會在酒井的含怒一擊之下,不死也會重傷。

“不好”各個異能組織的領導人感受到酒井攜帶的力量,紛紛臉色大變,他們明白一旦讓酒井撞擊到了地面,那麼這股力量絕對造成大規模的地底塌陷,引發全球性的災難,他的威力等同於小行星撞擊地球!

不過當他們有所行動之時,已經晚了,酒井變成的大肉球結結實實的撞到了夜凌所在的地方,轟隆隆,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下一刻,密密麻麻的裂紋開始以撞擊點爲中心向四周蔓延,不斷擴大,最終形成了一條條寬約數百米的裂谷,數秒之內就將大阪所在的本州島四分五裂,洶涌的海水倒灌進來,將整個本州島變成了上千個小島,無數島國人遇難,所有的工業設施被毀,就連島國天皇也成了落湯雞。

但這並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數秒之後,大規模的地底塌陷開始,整個本州島在一分鐘之內損失了百分之八十的陸地面積,而後撞擊引發的海底地震和火山噴發開始,島國其餘三島開始陷入巨大的災難之中,建築被毀是小事,關鍵是人員傷亡大的驚人,不過好在島國的異能者及時出手,所以相比本州島,其他島嶼的情況還可以接受。


接下來撞擊的影響進一步蔓延,巨大的海嘯開始在太平洋沿海國家出現,遮天蓋地,如果讓其上岸,絕對會造成大量傷亡,這個時候各國的異能者開始出動,大部分有驚無險的將海浪攔了下來,其他的一些小國則是受災嚴重。


酒井看着四分五裂的本州島,眼睛血紅,但眼睛裏有的卻不是悲傷自責,而是無窮無盡的憤怒,因爲他剛剛發現他的攻擊落空了,他並沒有打中夜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