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34 Views

林雪兒聽到炎天的道歉,心情很快好了許多,這個冷酷的傢伙,我沒有看錯他,他不是壞人。

Written by
banner

林雪兒心中想道。

突然想道燈怎麼壞了,難道是他用那個像古時候的長槍打壞的?

林雪兒立刻向臥室跑去,但是已經晚了,此時在臥室的炎天拿着長槍已經向臥室的電燈刺了上去。

林雪兒衝到臥室前急忙喊道:“等等,不要刺。”

但是炎天已經刺了上去,只聽一聲爆炸聲,屋子立刻黑暗了。

這個時候的林雪兒真是想要快碰牆去了,對着炎天大叫的說道:“你是不瘋了,你來我家是不是來搞破壞的,你們家的燈是這樣滅的。”

炎天聽着林雪兒的叫喊,淡淡的說道:“身爲一個女子得溫文爾雅,知書達理,不能大吼大叫,還有這個燈應該怎麼滅呢?”

“你看好了,那個燈是用這個滅的,我真是瘋了。”林雪兒崩潰的說道。

說邊拿手機照了一下燈的開關,拿手按了按,炎天看到後,心中驚訝的想道:這個世界真是奇特啊!什麼都感覺很方便,這個世界的燈就非常的明亮,滅燈還這麼方便。

“我現在都在想你到底是不是地球人,是不是人類,怎麼什麼都不知道,還總說一些奇怪的話。”

總裁家的小保姆

“我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炎天心中的嘆息的想道。

耷拉着剛剛取出子彈的手臂慢慢向臥室門外走去,臉上滿是惆然,林雪兒看着炎天走出屋內,就疑惑的問道:“你又幹什麼去呀?不是又要破壞什麼東西吧?”

沒什麼事,就是出看看有沒有血跡,不能讓追兵看到,我現在需要好好養傷。”

炎天邊走邊對林雪兒說道。

炎天走到門前看着沒有見過的門,疑惑的問道:“這個門,怎麼開了,好生奇怪。”

林雪兒聽到炎天的問題,又一次的瀕臨崩潰了,心中想道:“難道他真是像網友說的那樣,是個精神病?”

林雪兒快速的走過去打開了防盜門,然後對炎天無語的說道:“你真是個怪物,你看這不是打開了。”


這個門真是奇特。炎天心中想道。然後快速的走出了屋子,看了看四周,低頭看到門口有些血跡,炎天立刻從戒指裏拿出一塊布,蹲下把血跡擦乾淨了。

把血跡擦乾淨後,立刻走進了屋子,關上了門。

正在這時不下一百號人來到了這片區域,其中一個帥氣的男子說道:“弟兄們,給睜大你們的眼睛,好好看看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特別是血跡,一定要看清楚。”

聽到男子的話,人羣立刻散開,拿着手電筒尋找着蛛絲馬跡,炎天的蹤跡。 現在的H市已經進入了凌晨時間,人們在這個時間是睡眠的最熟的時候。

但這個時候全市的每個地方,每個角落,混混們正在大刀闊斧的尋找着炎天,彷彿就是要挖地三尺也要找出受傷的炎天。

在林雪兒家附近的混混們還在仔仔細細的尋找着炎天的蹤跡。

帥氣的混混頭疑惑的說道:“那傢伙跑哪去了?突然就找不到了。”

“兄弟們估計那傢伙已經向前面跑了,快走,向前繼續追。”帥氣男人大聲的說道。

混混們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林雪兒看着睡在牀上的炎天,“這個傢伙到底是幹什麼呢?外面有很多人不知道在找着什麼,應該就是找他呢!”

林雪兒疑惑的說道。

這個傢伙也真是的,剛剛從外面擦完血跡,一關上門就昏倒了,害的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弄到了牀上。


今夜的H市註定是不平靜的,但炎天卻睡的很平靜,沒有人打擾他。

炎天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發現天已經亮了,得起來上個廁所啦,炎天心中想道。

炎天慢慢的坐了起來,感覺到自己的傷還有些疼,看了看家中的四周,發現沒有人。


炎天心中疑惑的想道:那位小姐哪去了?不管了,還是趕快去廁所方便一下吧。

炎天立刻下了牀,穿上自己那高高的鞋子,炎天的鞋子特別像現在女生穿的鞋子,高高的。

炎天走出了臥室,正要到外面上廁所,門口恰好立的一面穿衣鏡。

炎天看到了自己的樣子,立刻大叫的說道:“我的衣服哪去了,我穿的是誰的衣服了,這麼難看。”

這個時候房門開了,林雪兒從外面走了進來,穿着一身休閒服,顯得特別的陽光,手裏還提着一些菜,像是回來做飯來了。

看到炎天在照着鏡子,看到炎天的樣子,林雪兒立刻大笑起來,前俯後仰的笑着。

“呵呵呵,怎麼樣我的睡衣好看吧?”林雪兒笑着說道。

怪不得看到自己後大叫起來呢,原來炎天換上了林雪兒的睡衣,紅紅的睡衣上面還有着海綿寶寶的圖案,睡衣還有點小,不怎麼合身,炎天穿上後顯得特別的可愛。

炎天看到林雪兒回來了,一回來就嘲笑着自己,還聽到自己穿的衣服是她的。

炎天立刻對着林雪兒憤怒的大叫起來,英俊的臉上都快要扭曲了。

“林雪兒小姐,我的衣服呢?誰讓你把我的衣服換掉,還穿上了你的衣服。”

炎天對林雪兒大聲的質問道。

林雪兒發現炎天真的發火了,笑聲立刻停止住了。

但還是挺起胸脯理直氣壯地對炎天說道:“不要那麼兇好不好,你昨天昏迷了,然後看到你的衣服已經被雨水淋溼了,而且都是血跡,我就把你的衣服脫來下給洗了,然後就換上了我的睡衣。”

聽到林雪兒說給自己洗了衣服,炎天突然神情迷茫了,腦海裏滿是回憶。

炎天心中黯然的想道:從小到大還沒有人給自己洗過衣服,就只有母親,還是在我特別的小的時候,真是想不到啊。


炎天看着擡頭挺胸,理直氣壯的林雪兒,忽然笑了,又是他那迷人的微笑,不過此時的微笑是真誠的。

“謝謝你,林雪兒小姐。”炎天真誠的說道。

接着又急切的說道:“那個我想方便一下,在哪裏可以呢?”

此刻的林雪兒被炎天迷人的微笑,給迷住了,聽到炎天跟着自己說話,就緩緩了神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剛剛說什麼來,我沒有聽到。”

炎天看着臉紅紅的林雪兒,莫名其妙的說道:“林雪兒小姐,你怎麼臉紅了,我剛剛說謝謝你,還有就哪裏可以方便,你可以告訴我嗎?”

炎天邊說邊在原地跳着,一下一下的。

林雪兒聽到炎天的話和看着炎天的樣子,立刻笑盈盈的說道:“走我帶你去,看你的樣子得趕快去廁所了。”

說完便向屋內走去,炎天立刻跟上,林雪兒在廁所前停下了,指着廁所說道:“這就是廁所,快去吧。”

炎天看到後,立刻走了進去,關上了門,可是炎天看着廁所內的設施,是那麼的陌生。

心想道:“這個世界真是奢侈啊! 兇猛甜妻

“可是在哪上呢?是這個大白缸嗎?”炎天看着浴缸疑惑的說道。

“還是這個小白缸。”炎天又指着馬桶疑惑的說道。

炎天還在廁所裏面思考着用哪個上廁所的時候,此刻的林雪兒便做起了飯。

林雪兒邊切着菜邊喃喃說道:“我這是怎麼了,怎麼老臉紅呢?不是會是喜歡上那個怪人了吧?不,不可能,他是大混蛋,我怎麼會喜歡他呢?”

在廁所的炎天正在疑惑焦急的思考着。

“我真是瘋了,我沒被人殺死,現在要讓尿憋死了,不管了,就這個小白缸吧,應該方便不用那麼大的缸吧。”

炎天着急的說道。

炎天上完廁所,走了出來,滿臉浮現的着愜意的神情,加上穿着不合身睡衣,炎天顯得特別的搞笑。

心中默默想道:終於方便了,真是舒暢啊!

炎天閒着無聊,就在林雪兒的房間走來走去,看看陌生的東西。

炎天拿起林雪兒的相框,疑惑的想道: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林雪兒還印在上面呢,真是奇怪。

炎天放下相框又轉身打開衣櫃,發現裏面都是一些奇怪的衣服,炎天看到了林雪兒的胸罩,就拿了出來。

霸寵凰妃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呢?看也不像個衣服,不能就這樣穿着出去吧。

炎天疑惑的想道。

坐到牀上拿着胸罩思考着,就在這時林雪兒走了進來,對炎天說道:“炎天,該吃飯了。”

可當林雪兒說完話,看見炎天竟然拿着自己的胸罩,林雪兒立刻衝到炎天的身邊,搶過了胸罩。

對着炎天惱羞成怒的吼道:“好你個炎天,你本來就是個色狼,我昨天還想是誤會你了,可今天你原形畢露了吧,你這個大色狼。”

林雪兒是真的憤怒了,現在的林雪兒竟然感覺自己很心疼,有種莫名的傷心。

眼眶漸漸溼潤了,晶瑩的淚水在臉劃過一到沒有顏色的線條。

此刻的炎天特別的莫名其妙,從牀上站起來,走到林雪兒的面前。

開口對林雪兒說道:“林雪兒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一進來就說是色狼呢?還有這個東西?還有別哭了,我到底做錯什麼了?。”

炎天滿臉的疑惑,看着林雪兒傷心的哭着,感覺自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連炎天自己的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聽着炎天的話,林雪兒更加的怒了,對着炎天嘶聲力竭道:“你纔是小姐呢!這個僞君子,色狼,做了還不敢承認,真是膽小鬼,你趕快滾,趕快滾。”

說着便要把炎天往外拉,炎天沒有動,心中突然有一種想要抱住林雪兒的感覺。

炎天抱住了拉着自己哭泣的林雪兒,林雪兒見炎天抱住了自己,立刻拼命的掙扎,捶打着炎天,嘴裏怒喊着:“你想要幹什麼?做你的色狼行徑嗎?”

炎天忍受着傷口的疼痛,緊緊的抱住林雪兒。

炎天溫和的說道:“林雪兒,你不讓我叫你小姐,我以後不會在叫了,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發這麼大的火,但我肯定是因爲我剛剛拿的向是衣服的東西。”

“林雪兒,我炎天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這個世界的所有東西我都不知道,因爲我本不屬於這個世界,我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而來的。”

炎天接着說道。聽到炎天的話,林雪兒大叫着說道:“炎天,你騙鬼了吧,還穿越,你看穿越劇看多了吧,鬼才相信你說的話了。”


“我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只要你聽我把話說完,說完我就走。”炎天堅定的說道。

“我不知道我爲什麼會和你說這些重要的事,我們才僅僅認識一天,但是這一天你救了我倆次,我都記在心裏,我來到這個世界,睜開的第一眼就是看到了你。”

炎天接着說道。

“以前的我從小就在殺戮中長大,親眼看見父母被人殘忍的殺害,養成了我從來不相信任何人,我活了已經有20多年但我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朋友,更別提什麼愛人。”

炎天抱着林雪兒傷感的說道。

這是的林雪兒情緒慢慢的穩定下來,靜靜的聽着炎天說話。

“但是昨天來到了這個世界,遇見了你,本來我以爲我我們只是萍水相逢,擦肩而過。”

炎天繼續深情的說道。

“但是就在剛纔,你對我發怒,我沒有絲毫生氣;你哭了,我感覺我當時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當你要拉着讓我滾的時候,我就有一種想要抱住你的感覺。”

炎天繼續的說道。

此刻在炎天懷裏的林雪兒眼淚又一次流了出來,但是這次的眼淚劃過一道莫名的弧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