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71 Views

所以,在用GPS搜索到警視廳的路後龍七就迫不及待的往那邊開去。一到達警視廳門口,他連熄火都不高興,立刻提槍上馬,幹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夏羽斐等人的吉普就在他的車後面五米處,結果就看到那輛日本的小車震得那個厲害啊。

蘇大少吞了吞口水說道:“這車的避震系統看來還真不錯。”

夏羽斐翻了翻白眼,懶得理他。

沒過五分鐘,從警視廳裏走出了兩個警察,猛烈的敲着龍七那輛車的窗戶。

結果就看到龍七連褲子都沒穿好,就竄了出來。一手一個,乾淨利落的解決了這兩個倒黴蛋。

本來夏羽斐等人以爲龍七一定要解決了纔會出手,想不到這麼快就出手,也就麻利的下了車。

“怎麼這麼沒用啊?五分鐘不到就完事了?”蘇大少調侃道。

“滾!老子根本就沒上,要不然怎麼可能五分鐘,五個小時還差不多。”龍七喚出自己的火龍墜,褲子的拉鍊都沒拉好,就衝進了警局。

對方這次可是都有槍的,所以幾個人當然不會大意。都是拿出了火器,或者喚出了自己武器。

孫甲第經過龍七車的時候,往裏面憋了一眼,結果很遺憾的搖了搖頭。那個小妞已經被龍七抹了脖子,丟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了。

進入警視廳後,一場單方面的屠殺也就開始了。沒有幾分鐘的時候,警視廳已經只有五個活人了。

“真不過癮,這地方也就相當於一個派出所。明天我們換個地方!”龍七抹了抹身上的血漬,說道。

“走吧,不要給人發現了。”龍三率先走了出去。

一行人快快樂樂的回到了駐地,居然發現兩個一下飛機就不見蹤影的女生回來過。不過只是留了張報平安的紙條就走了。


反正對於她們兩個,幾個大男人都很放心,也就各自回到房間先去沖洗了。沒辦法,身上都是幹掉後的血漬,不衝一把實在是難受。

等到夏羽斐沖洗完出來,發現四個同伴正圍着電視機看倭國的成人綜藝節目。還開了瓶紅酒,慢慢的享受。

不過孫甲第可不懂享受,喝個紅酒就和喝涼白開一樣,一口一杯。

“看這個幹嘛?看看天朝的電視臺,說不定有這幾天的消息。”夏羽斐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紅酒,很是寫意的窩在單人沙發上說道。

龍七立刻調到了cctv-4,想不到還真有這邊的消息,評論如下:“最近倭國國內發生了一系列的恐怖活動,估計是前****成員對米國最堅定的盟友倭國發起的報復。米國CIA發言人稱:正在周密的調查中。同時,阿富汗的美軍已經開始了又一輪的掃蕩活動。並且,已經有兩個激進的***組織發佈聲明,對以上活動負責。”

“切,居然還有這樣的傻子,喜歡替人背黑鍋的?”孫甲第一臉鄙夷的說道。

這時,畫面一轉,播音員說:“根據倭國東京的最新消息,在不久前,東京一處警局遭到不明武裝份子的突擊。包括警局局長、副局長在內的三十九名警員全部身亡。詳細情況我們還在等前方發來的消息。”

幾個人嘿嘿一頓傻笑,孫甲第很是激動的吼道:“我上電視了!我上電視了!我成民族英雄了!”

結果被龍三狠狠的拍了下後腦勺道:“幹嘛呢?怕別人不知道是不是?”

孫甲第這才安靜的坐在一邊竊喜,嘴裏還叨唸着:“爺爺,我給您長臉了。我打鬼子打的上電視了。”

衆人一陣鼻酸,確實六十多年前的那場戰爭給予天朝兒女太多的傷痛,這樣傷痛不是一代兩代人能撫平和忘卻的,同樣也是不可忘卻的。

接着,cctv-4數落了一通倭國最近5天遭受的損失:“人員傷亡一千九百二十三人,被炸燬大樓四十二棟,十萬噸級的貨輪被炸燬二十一艘,倭國的橫濱港已徹底癱瘓,六輛押銀車被洗劫,十六個金鋪被打劫,同時包括倭國青年社等一批右翼組織幹部被刺殺。。。”

幾個人瞪大着眼睛,一時之間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許久後,龍三才喃喃道:“草,想不到那羣傢伙比我們要狠的多了。我們除了殺幾個人根本沒有什麼大動作啊。”

“是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啊。”蘇大少接口道。

龍七狠狠的喝光了手中的紅酒,咬牙道:“乾脆這樣,明天打兩發炮彈到東京的皇宮去!”

“成!把那個狗屁的天皇給俘了!讓他跪在地上給我唱征服!”孫甲第提議道。

衆人都不可思議的看向孫甲第,結果把這貨嚇得又卷在了沙發一角,一副楚楚可憐的摸樣。

“行啊!小子!這個辦法好!”四個男人一起狂叫起來。

“啊?”孫甲第滿臉驚訝,隨後傻笑起來:“我還以爲,我又說錯話了。”

“行,晚上的時候我們再四處騷擾一下。東京皇宮的那兩發炮彈,我要加一個毒氣彈進去。”夏羽斐優雅的舉起手中的酒杯,仰頭一飲而盡道。

凌晨三點半,五個夜貓子再次出籠。依舊是那輛改裝的三菱吉普,在夜幕中緩緩的向天皇皇宮駛去。

幾個人來到的皇宮門口,偷偷摸摸的解決掉了二十來個警衛。結果看着兩百多米外的廣闊的庭院不知如何是好。

“鵝滴親孃咧,這地方咋就那麼大捏?大哥,你說着天花到底在哪裏啊?”孫甲第感嘆了下後,轉身問夏羽斐道。

“是天皇,不是天花。”夏羽斐翻了翻白眼。

“切,我看這矮子的天皇也不會在了。這個時候那麼亂,估計早就躲到什麼地方去了!要不我們就在這裏朝裏面盲射算了,總能打掉幾個人。”

“也好!”龍三的領導才能這時發揮了出來,他看了看錶說道:“夏先生,把120毫米的迫擊炮都拿出來。兩分鐘內我們打二十發炮彈進去,另加五個毒氣彈!快快快,我估計這裏一打響,三分鐘內就會給圍個水泄不填。”

幾個人一點頭,夏羽斐就把迫擊炮給準備好了。這些東西都在他的幻界之境中,要拿出來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一分三十秒後,二十發高爆彈,五發毒氣彈都精準的集中目標。低悶的炮聲中,原本幽靜而美麗的皇宮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火海與人民慌亂的驚恐聲。

幾個人根本沒多看自己的傑作一眼,立刻跳上了車,撒丫子跑路。 巡警把身份證抵還給兩人,說了句:“最近危險人物太多,你們也小心。”走遠了。

夏羽斐和孫甲第微微一笑,繼續往前走着,孫甲第還哼着他老家的黃色小調。

胡亂逛了一個小時左右,忽然一家紋身店出現在前方。說到紋身,還得回去說說剛來東京的時候,龍三在酒吧露出的那條鴿子血紋的盤龍。

夏羽斐是看過就看過了,但是孫甲第卻看的羨慕不已,這幾天不時的嚷着以後一定要紋一個更加厲害的在背後。

夏羽斐停下了腳步,對孫甲第說道:“甲第啊,你不是一直說要紋身麼?前面就有一家,你可想好了,是不是真的要紋?”

“紋啊!只是這矮子能紋好麼?”孫甲第問道。

“你也看到上次幹掉的幾個日本黑道的,身上那個紋身的精美了。你說能紋的好麼?再說,如果紋的不好,回去用激光洗掉,然後再找高手重新紋就好。”夏羽斐提議道。

“成!就這麼說定了。”孫甲第興奮的說道。

夏羽斐點了點頭,又將手放在孫甲第的頭頂,淡淡說道:“爲了方便,我會讓你學會倭國語,但是在龍三他們面前還要裝着不會,知道麼?”

“哎!知道!”孫甲第對夏羽斐的話沒有任何疑問,對於他來說夏羽斐說的話就是聖旨。從夏羽斐救了他母親的那一刻開始,自己的命就是夏羽斐的了。

下一刻,孫甲第就覺得腦子裏被塞進了很多生澀的詞語,猶如泄堤的洪水一般,涌進了腦中。孫甲第一時頭痛難當,抱着頭蹲在地上低嚀了好一會。才恢復了平常的摸樣。

“會了?”夏羽斐淡淡一笑。

“還成,就是舌頭有點轉不過來。”孫甲第回道。

夏羽斐點了點頭,往前走去,“走吧,去看看那家紋身店怎麼樣。”

這是一個門面大概10米寬,大堂有50多平米的店子。裏面幾個傢伙正挺在按摩牀一樣的東西上讓人在背後扎針。

兩人走了進去,夏羽斐朝孫甲第使了個眼神,後者會意,惡狠狠的問了句:“有活人沒?”

一個正挺在牀上的傢伙擡起腦袋就罵:“八嘎!老子這麼多人在,你眼睛瞎了?”

孫甲第根本沒有跟他多廢話,右手握起拳頭,砸在店面的柱子上,整個拳頭沒了進去。

周圍全部安靜了下來。剛剛那個囂張的傢伙馬上賠笑道:“這位是哪位大哥的手下啊?那麼神勇。”

出來混的,實力就是一切。兩個人懶得理他,對着一邊畏畏縮縮的紋身師傅問道:“你們這個鋪子手藝最好的是誰?”

那個四十來歲的紋身師傅鞠了個躬,恭恭敬敬的說道:“是上井雄男老師傅,不過,他已經很久不給人紋身了。”

“很久?”夏羽斐挑眉,繼續說道:“我這個小兄弟想紋身,上半身全紋,多少錢?開個價吧。”

紋身師傅估算了一下,回道:“如果以前沒有圖案的,全新的,根據花紋的複雜程度,最複雜的要四十萬元。”

四十萬元?摺合天朝幣也就四萬塊不到。對於現在的夏羽斐來說可真是便宜到家了。不說這次的任務全部是爺爺們報銷,就算是孫甲第從酒吧拿來的那些美金也夠花銷的了,而且夏羽斐身上還有一張黑色金卡。

夏羽斐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如果非要你們的上井師傅動手,你們要多少錢?最好是開個價錢,不然,我帶人砸了你這個店。”

這時候,裏堂傳來了一聲咳嗽,一個七十來歲極其瘦小的老頭走了出來,說道:“不管你是跟那個大哥的,就是山島組的組長,對我也是客氣得很,年輕人,不要太囂張。要我親自動手做半身的紋身。也是四十萬,美金,”

老頭說話的神情,就好像是在看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般,或者當兩人只是小流氓,拿不出那麼多錢。

“四十萬美金?”孫甲第咂舌道,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紋個身居然要那麼貴,輕輕的拉了拉夏羽斐,小聲的說道:“大哥,我不紋了,貴死了。”

想不到夏羽斐二話不說,隨手不知道從哪裏就變出了十疊厚厚的美金,往桌子上一丟:“這是十萬,算第一筆錢。明天我就帶剩餘的過來。你準備好所有的器具,我兄弟向來不要次品,只要最好的!”

那老頭揚了揚眉,說道:“就算放眼整個倭國,紋身的技術我也是排在前兩名的。你放心,絕對是最好的。”又看了看孫甲第問道:“不過,小子,你忍得住麼?最好得,就是最痛的,起碼要半個月的時間。”

孫甲第哈哈大笑起來:“小爺可天生對痛沒感覺。”

回到駐地,蘇大少那一組已經回來了,看到兩人就問道:“去哪裏找樂子了?居然比我們還晚。”

夏羽斐大致說了下今天的事情,龍七哈哈一笑道:“甲第,你去弄。弄完了如果效果不錯,我也去弄一個。如果效果一般般我們就去砸了他的場子。”

孫甲第很興奮的點了點頭:“哎!我也是這個意思,不過我想紋完了就咋了他的場子,把那四十萬美金搶回來。”

“行啊,小子!變聰明瞭。”蘇大少調侃道。

衆人又是一頓歡樂,龍三對夏羽斐說道:“夏先生,龍九和葉小姐去了北海道。說是和那邊的葉家人會合。”

夏羽斐淡淡的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隨後就回房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夏羽斐提了三十萬美金,找到了上井的店子,昨天那幾個黑道上的人早就躺牀上已經讓人刺上了。

上井守在一堆的針啊,小碟子什麼的旁邊,淡淡的開口問道:“什麼圖案?”

夏羽斐挑眉,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吧?

“什麼圖案你不需要預備一下麼?”夏羽斐問道。

想不到上井這個老不死的一臉的驕傲道:“我紋了五十八年,什麼圖案對我都是一樣的。”


夏羽斐淡淡一笑,這老傢伙還真的有值得驕傲的地方。他讓孫甲第自己說圖案的摸樣。

這個圖案早就在孫甲第的腦中盤旋着了,如今興奮的說道:“嘿嘿,就要兩條黑龍,奪一顆血紅色的火球,其他的隨便你發揮。”

夏羽斐接口道:“搞得好,我再給你二十萬。搞不好,哼哼,就算山島老大在這裏,我都砸了你的店!”

上井很牛B轟轟的說道:“準備好你的二十萬吧,年輕人。”

脫掉了上衣,上井的眼睛一亮,看着孫甲第的身材彷彿在看一件藝術品:“好,好材料。肌肉極緊,皮膚極細密有彈性!好,我紋了五十八年,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好材料。放心,我一定給你紋出最好佳作。”

孫甲第躺在牀上,咧嘴一笑,聽着老傢伙讚美的話根本沒啥反應。

上井又對着周圍的紋身師招呼道:“來來來,你們沒客人的,過來看看我是怎麼弄的。”

想不到他這話一說,那些有客人的紋身師和死了親媽似的,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這個,難道有錢賺還不好? 旁邊幾個黑道上的也是羨慕不已,衝着孫甲第說道:“小子,你真夠運氣。我們是提了錢,上井師傅也不給紋的。”說了一陣子,那幾個傢伙開始扯和自己幫會有關的事情了。

夏羽斐閒來無事,拿了本雜誌在邊上喝茶看書,順便聽聽這些幫會小頭目的八卦。


“這次去支那的兄弟,真是虧。居然被他們的**軍給看住了,什麼動作都不敢做。**軍說什麼反恐怖演習,反恐怖,演習,你放大口徑火炮在他們旁邊,什麼意思?”

另外一個傢伙說:“都是大哥們的錯,弄得目標太大了,現在那邊的兄弟出去撒尿,都起碼兩個條子跟蹤。根本沒辦法動手。”

“噓,噓,你不要命了,敢說大哥。。。”

夏羽斐聽着心裏狂笑不已,心想,你們矮子也就這種腦筋,幾千人聚在一個工業園區裏,外面一圍,看你們怎麼動彈。我們就不同了,少則幾個多則一百,弄得你們全國雞飛狗跳的。

。。。

接下去的半個月,孫甲第就躺在那個椅子上,任由上井那個老頭在他身上施爲,每天基本都是五個小時以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